《批发新娘》

第九章

作者:蕾·莉克莱

“因为……”

这时电话铃响,打断了他的话,托尔哺哺骂了一句,翻过身去接电话。

“喂,什么?要命。不,不,我马上过去。”

他挂完电话,掀起被子,“公司里有点事,我得立刻去一趟。”

“你不会要走了吧?”安淇不可置信地说,坐了起来,拉起被子遮住身子。

他很快地瞥了她一眼,“我的公司有紧急情况发生,需要我去解决。”

“可是…呵是我也需要你,我们的谈话还没结束。”谈话几乎还没起头就结束了。

“宝贝,我知道,我们待会儿再谈。”他用最快的速度,穿上衬衫和牛仔裤,走回床边,吻了她一下,“我们的时间还多得很,公事得无处理。”

她不敢相信她所听到的话,“甚至比我们的事还优先?等会儿,你不能就这样走开。”

“安淇……”

她眼里充满泪水,今晚是他们的新婚之夜,他居然若无其事地离去,她舔舔嘴chún,再度尝试挽留他,“托尔,我求你……”

他好像被软化,但仍然硬着心肠摇头。

“宝贝,我不能留下,你知道为什么我非走不可。”

是啊!她当然知道,是他父亲发生那件意外事件后,多年自律的习惯使他如此。如果类似的事再发生,他绝对活不下去。她很同情他,但却无法改变她的感受。“我明白。”

她勉强挤出这句话。

他依依不舍地亲吻她,“谢谢。我尽量早去早回。”

托尔整夜没回来。第二天早上,安琪起床更衣准备上班,她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禁呻吟起来,没睡好及瘀伤的痕迹,一望便知。

她真想钻回被窝,睡上一星期。结果还是强迫自己走出房子,更糟的是,居然连咖啡都还没喝就得上路。

然后她才发觉昨晚把车放在公司没开回来,终于忍不住大吼一声。管它的,随便邻居怎么想。她走回屋内,拿起话筒拨号,一面喃喃自语,说了些令人听了一头雾水的话,对方已经接起电话,听了一会儿“小姐,我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你是不是要叫车?”

“废话,你不是计程车公司吗?我不是要叫车,难道是无聊不成?”对方挂掉电话不理她。她还不断对着话筒叫道:“喂?喂?”

“你在和什么人讲话?”托尔打开大门,走进来说。

她重重摔下话筒,“你知道现在什么时候了吗?”

“六点半。”

“我不是指时间,我是说,你这么久才回来。”

“我在工作啊!”

“就这样子?你就这样对我?我们第一次同房,你却走了,然后回来还没好话?”

“你今早一定没喝咖啡。”

她一肚子气,而他却以挑舋来做开端,想吵架,太好了。“让我告诉你,我下次会记得…”他疲倦地轻笑,“别担心,一切都很好,我要去睡觉了。”他把车钥匙丢给她,然后打个哈欠说,“开我的车吧!我起来后会自己叫计程车,晚安。”

“你──我──我们──”

她嘴巴张得大大的,看着他走进卧房,刚躺在床上,立刻开始打鼾。她把他的鞋子脱掉,然后替他盖上被子,他脸上挂着愉快的微笑。她走出房间,跟自己生闷气。

她开他的车到公司,一切都很平静,直到她打开银行寄来的通知书。

她惊讶地瞪着通知书,一定是搞错了,上面写着十天之内还清贷款?这怎么可能?

她打电话给贷款经理,紧张地用手指敲着干净、明亮──空无一物的办公桌面。

“我是柯太太,有何责干?”

“我是康氏公司的康──汤安淇,我收到一张偿还贷款的通知,我想,这一定有点错误,你……,,

“请等一下。”

等待令她发狂,银行自己寄了什么通知难道还要找吗?贷款金额这么大的会有几家?该死的,这些资料应该现成在手边才对。

“康小姐?”

“汤太太。”

“汤太太,没错,我们是寄了份通知给你,你是欠我们,呢,上面所写的金额。”

这个巫婆可真小心啊!“我每个月都按时缴款,怎能说过期了呢?”

柯太太笑着说:“你当然准时付款,否则我们早就查封你的公司了,问题是我们并没有贷款给你。”

“你最好给我说清楚一点,什么叫做你没有贷款给我?”

“汤太太,注意你的脾气,生气并不能解决问题。”

贷款经理仍然默不出声,安琪气得直咬牙,她知道那个女人在等她道歉。自尊心有时真是最糟的心魔。“对不起。”她说这句话比愚公移山还难。“你是说?”

“是这样的。”她沾沾自喜地接受道歉。

“我们给你的是信用额度,和贷款有所不同。”

安淇闭上眼睛,“不,我不清楚,请你解释一下两者有何不同?”

“好的,贷款是说我们借钱给你,大家言明利息及借期。”她很正式地替贷款下定义。

安淇心想:我又不是低能儿。她差点大叫出来。“我又不是低……”她将手握成拳头。

“呕,这不就是我父亲和你们所订的吗?”

“不是,他建立的是信用额度,就是说有笔固定金额的钱,他随时可以动用,只要他用了这笔款项,他就必须和你现在做的一样,付利息。期限到时,我们再决定是否把时间再延长一年。”她停顿了好一阵子,才接着说:“你一定注意到了,我决定不再延期。”

不再延期?她对着电话挥拳,真想接她一顿。“你为什么不让我延期?”

“贵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显示,自从今尊过世之后,公司持续亏损。汤太太,老实说,借钱给你可是件冒风险的事。”

“也许有一点你没有考虑到。”安淇说道。

“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我没算到的。”

“我的婚姻,我嫁给场氏超市的汤托尔,你听过他们公司吧?”

她的态度马上做了360度的转变。“既然如此,我们很乐意重审你的信用额度,请你先生来一趟,让我们和他谈谈。”

“你是指和我们谈一谈。”

“不必烦劳你,我和你先生会想个办法解决的,尤其是如果他愿意转到我们银行来开户的话,你看星期一早上九点如何?”

安淇迟迟不愿将碰面敲定,尽管只要她说好,康氏就有救了。“不。”她闭起眼睛。

“什么…好不起,你说什么?”柯太太结结巴巴地说。

安淇叹息一声。“我很抱歉,不过还是谢谢你,我得先和我先生提一下,再打电话通

知你,看什么时候过去。”她不等对方呼叨完就把电话挂上。她站在窗前,皱着眉头,心想,自己为什么没答应呢?她做个鬼脸,就是因为托尔离开房间去处理紧急事件,把生意摆第一的做法阻止了她?她气愤自己犹豫不决,随后离开办公室,走下楼去。一批新到的番茄放在地上,她打开箱盖看到满箱红澄澄的番茄,光看就令人垂涎。

“很漂亮吧!”马可站在她身旁说,“你先生挑的,又便宜又好。”

她楞了一会儿。“托尔挑的?”

“是啊!你该看看草毒,它们甜得让你感动得流眼泪。”

“光谢他流眼泪都来不及了,不是吗?”

马可坐立不安地说:“汤太太,有问题吗?”

“不,没有,我只是不知道我们得靠他帮多少忙?”她定眼看着她的销售经理。“现在不是你和泰瑞负责采购吗?我以为他训练你们,接管采买的事。”

马可惭愧地耸耸肩。“我很惭愧,我们没他那么行。”

“是的,你干嘛做呢?既然托尔是那么愿意替我们做,又那么在行。”

现在她总算清楚自己为何一直烦恼着银行那件事。托尔会再一次替她解困,娇婷说什么来着?他已经一肩挑够久的啦……他需要一个伙伴,而不是另一个包袱。

她不要成为他的负担,不能让托尔来还她欠银行的巨额贷款。她不要托尔因为这笔钱,而被她绑得死死的;她不要和生意竞争,以便引起他的注意。一如当年对他父亲一样,他已经做得太多了。首先,替她解决供应商的纷争,然后训练她如何经营事业,现在又叫他面对她的经济危机,接下来,还有些什么要他做的?她不能,也不要一直叫他伸援手,她不再事事依赖他。那么,她还有什么选择呢?

她大步走回办公室。只剩一条路可走──结束营业,关门大吉。她只能打电话给麦杰克,看他还要不要买康氏公司,至于托尔知道这件事时的反应,只有求老天保佑了。

花了三天的时间才和杰克把合约敲定。

真得感谢托尔工作的成果,因为杰克的出价比前次好很多;只有一个条件,杰克咬得死死的,那就是和汤氏的合约无效。

“和米兰餐厅直接打交道,并不能增加你的利润。”她试着说服杰克不要甩掉汤氏超市。“我希望你能再多考虑考虑。”

他叹口气,“安事,让我跟你说清楚……”他打断她。在他还没开口前,她紧张得不得了。“不行,对不起,米兰对我来说是太有价值了,所以我要坚持自己来,不经过汤氏公司。”

“我……我了解。”她蹑儒地说。

“我可以把米兰的生意撇开,只买康氏公司,可是就不能出那么高价了。”他提出一个新价钱,但这个价钱低得不抵付她欠银行的贷款。

她闭上双眼,心一横说:“杰克,都是你的了,你知道,我只能保证那份合约一年的有效期。”

“一年足够了,我会让他们满意。”他信心十足地说。

“我想,一切都很圆满,接下来,就让我们两方的律师接手处理吧!”

“对,今天太迟了,明天吧。”他笑着说:“我的律师一过九点就不肯办事了。”

她也跟着笑了,“明天一早,第一件事就先处理这档事。”

“我知道这不关我的事,但只是好奇,你为什么又改变心意要卖公司?”

她不介意他的问题,更不介意回答。“我觉得婚姻生活里,有一家公司就已经够烦人了。”

“很难下这个决心呀!”他同情地说:“如果我能安慰你的话,也只能说,能把轻重缓急分得清楚,不失为聪明人,托尔真是个幸运的人。”

你去对他说吧!“谢谢,也许他不这么想,他还不知道这件事。”

“嗅!”一个字包含了所有的意思。

“请你给我一天的时间,不要透露我们的交易,我将感激不尽,之后,就无所谓了。”

“很棘手啊!”他完全明白。“祝你幸运。”

“谢啦!明天我可需要很多好运气。”这句话为他们之间的谈话,写下休止符。

她伸出手,把灯熄了。她真的把公司给卖了。她双手握着脸,任泪水泊泊地流个不停,她为失去康氏而默哀,为失去婚姻而呜咽,托尔失去米兰这个客户,也不会要她了。

她坐直来,擦干眼泪,在告诉托尔实情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既然不能保住米兰这个客户,总要找一个同等价值的客户给托尔作为补偿,这样他才不会什么都没有。

打定了这个主意,她不自觉地拿起话筒。

一个钟头后,她把椅子往后推,今晚能做的都做了,最后只有一个任务。30天后,康氏就要交棒了,托尔必须尽快知情。

“安淇!”

她跳了起来,惊魂未定地叫出声。“你老是在我背后鬼鬼祟祟地出现,真是个坏习惯。”

托尔靠着门框,注视她。“而你总像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就像现在,是不是?”

她心虚地僵在那里,瞪着他说:“你为什么说这些?”

他微笑。“宝贝,你的大眼睛说的。”他笑意加深了。“你有事瞒着我,是什么事?”

拜托,不要是现在,她还需要一点时间。

“人都走光了啊?”

“都走了,只剩我们两个人。干嘛?你有什么安排吗?”

要用计谋分散他的注意力,尽量拖延时间。“我得去看看我们今天闷的香蕉。”

他把头歪一边看着她。“我不知道你在搞什么,但是我还是依你。”

安淇点点头,“我喜欢你这样。”说完就率先下楼。她打开一扇厚重的门,这里就是他们让香蕉早点闷熟的地方,一股热带的暖气充满整个小房间,轻微的乙烯气味回荡在空气中。她从箱盖缝里瞄一眼,相当满意地点点头。

托尔一副大惑不解的样子。“我们可以走了吗?”

“还不能,我得到隔壁去看看,几天前闷的,预备交给娇婷的超市,她明天会派人来拿。”

他叹了口气。“我怎么会娶到这么尽责的老婆?”

她走进一个更狭窄的储藏室,打开第一个箱盖,笑了笑。“好极了,她会很高兴的。”

托尔把手放在她的腰间。“让我也高兴一下如何?”他用鼻尖滑过她的颈背。“我这几天好想你,都是公司里有事要我处理走不开。”

她想了一会儿,故意说:“可惜我们有两家公司要操心,要是只有一家,就单纯多了。”

“可是,就没那么有趣,也没那么赚钱学。我看得出来,你太累了!你操劳过度。”

她把脸颊贴在他胸前,让时间溜过。她好想哭,却笑着说:“我操劳过度?你才是超人呐!两边跑,你是怎么做到的?”

“小事一桩。”他的chún在她喉间上下徘徊着。她颤抖了一下,他催促说:“我们走吧!”

“好,带我走。”她在最后关头想起康氏,退后握紧他的手臂。“等会儿,我…有件事要先告诉你……”

他爱怜地笑着说:“告诉我什么?”

她不能说,她的话会令他温柔的爱意变成冷峻的愤怒。她垂下眼帘。“我要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别客气。”他拨弄她掉到眉间的卷发。

“走,我们走吧!”

她绝望地想,只剩一个晚上了。“好,我们回家去。”

几分钟后,他们回到家。今后,这里再也不是她的家,公司卖了,连阁楼也没法待了。

“安琪?什么事?”他关心地看着她。“你看起来怪怪的,你不舒服?”

她无言地摇摇头,用手坏着他的脖子。她的chún滑向他的下巴,轻轻地咬着,吻着他的嘴,她觉得他身体紧绷,她也一样渴望他,他呻吟了一声,抱起她走向卧房。

“我发现一件事。”他抚摸着她发热的肌肤,喃喃地说。

“什么事?”她紧贴着他,闻着他男性的体味,迷失在他的爱抚里。

他把她放在床上。“我觉得结婚真好。”他又吻她。“我很喜欢。”

她握手成拳。“我也好喜欢。”

“也许……”

“嘘。”她用热chún封住他的嘴,不让他说话。“我们等会儿再谈,现在,好好爱我。”黑暗是最好的保护色。他们热情地拥抱,她在他怀里细细地品尝每一刻,在远离他的躯体后,她要保有这刹那最美好的回忆。

过去几个月承受他给予的许多许多,今晚该她回报了。她要给他最后一刻永恒的记忆。她把所有都给了他,把心交给他。

她进入了一个物我两忘的境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批发新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