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驹》

尾 声

作者:冯苓植

歌者说,我从万马奔腾中看到了胜利!

我回答,是的!塔拉巴特尔和众好汉犹如神兵天降,趁敌人首尾难顾突然发动了奇袭。集中火力打歼灭战,很快便粉碎了鬼子那扩充兵源、以华制华、固缩防守、挟王公以令草原的罪恶阴谋!

歌者说,你立了头功?

我回答,不!我充其量只起了一个少年骑手能起的作用。要知道,没有索布妲姨妈和塔拉巴特尔事前的周密而细致的工作,比如暗中组织亲丁伪军的哗变,暗中策动被裹胁青壮年的暴动,暗中联络其他草原抗日健儿的策应等等等等,只要一步考虑不周,万马奔腾也很可能变为一时的冲动!

歌者说,你的歌到此就要唱完了?

我回答,不!我不能就这样扔下了我故事中的人物,还必须交代他们后来各自的命运。

歌者说,那你就从这里说起吧!

我回答,仅仅是尾声……

后来,硝烟散尽了……

在打扫清理战场时,终于在伤毙的鬼子堆中发现了猪冢队长的尸体。身中数十弹,还被马刀砍去了半个脑袋,到死竟也难得“尽善尽美”。离他不远还倒着小玛力嘎,早被万马奔腾踏成了一堆肉泥。据说是因迁怒于他,而先被猪冢亲手击毙的。天网恢恢!这就是侵略者及其帮凶应有的可耻下场。

而说到温都尔王爷,那就不能不说到老旅蒙商所发挥的特殊作用。几乎就在鬼子于王府掘地三尺时,他就深入虎穴晓以民族大义。刚等硝烟散尽后,他又指出了当时的形势严峻。而温都尔王爷也生怕血腥的报复,便接受了他的建议,随同那“台吉少爷”奔赴山南了。作为主动投身于抗日阵营的“主席”王爷,确实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产生过很大的影响。

至于查干王爷的下场,众说纷纭颇为不一。有人说是出于狡诈,一听枪声惊炸他就只身逃窜了。有人说是出于政策,塔拉巴特尔严加教育后把他放走了。总之,逃归王府后他的身价就一落千丈了,竟也成了日本人寻衅算账的怀疑对象。而其他几位王爷的下场却都好于他,众好汉绝对尊重他们的人格,尊重他们的选择。致使在随后的人民战争中,大多都自觉自愿地投身到人民的一方。

还有一个特殊的人物也必须提到,那就是被猪冢队长已关押起来的大玛力嘎。不堪酷刑折磨,早已气息奄奄。但被救出之后,“保主忠心”却不改变。不顾老迈年高,竟也跟随温都尔王爷投奔了山南。虽也曾屈膝媚敌,但最终还总算保持了晚节。

当然,人们最关心的还是我的阿爸、珊丹。我要告诉大家的是:他们在惊炸的枪声中都幸免于难了!千万不要小瞧单巴。除了使劲地“咬”我的耳朵外,这好像也是他的重要任务之一。当塔拉巴特尔他们犹如神兵天降的时候,他早和潜伏的同伴们拔枪一跃而冲上“主席台”。快捷地犹如猎豹一般,还没等敌人清醒过来,早已带着阿爸和珊丹跃人混乱的人群中消失了。而没过多久,丛莽间便出现了一个马背上的小女卫生员。

后来,硝烟又一次一次散尽了。

在抗日战旗的指引下,好汉们越战越勇,越战越强,终于成长为一支正规的人民骑兵部队。搭拉巴特尔成了使敌人闻风丧胆的指挥官,索布妲姨妈成了充满传奇色彩的女政委。

我和雪驹始终驰骋在战斗的最前列!

从此再没有分开过!

为了新中国!

为了草原!

冲啊……

       1996年5月1日写毕于

              呼和浩特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雪驹》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冯苓植的作品集,继续阅读冯苓植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