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情人》

第10章

作者:virginiahenley

--------------------------------------------------------------------------------

“半月号”趁着早潮离开了伦敦,但它并非直接航向爱尔兰。中午时,船在席恩的命令下靠岸。

“天使岛!”翡翠看见那熟悉的海岸线,喜不自胜地喊道。

“这个岛上有许多你美丽的回忆,”席恩微笑道。“今天我想要创造更多的回忆。我要它是永难忘怀的珍贵回忆。我希望日后回想这数个小时,它会是我们生命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他们远离船员,手牵着手,在温暖蔚蓝的海水里游泳,寻找他们的水晶洞穴。他们无言地卸去衣衫,彼此知道最神圣的仪式需要躶裎来完成。他们的感官及思想里充满了彼此。

他们惊异地探索着洞穴,触摸像钻石般闪亮的洞壁,膜拜闪耀着彩虹色彩的水池。席恩看着翡翠在七彩的虹光下展露着地无瑕的美丽,银色的眸子里盛满着欣赏。

翡翠看着席恩黝黑、有力的身躯,被他的靠近迷醉了。席恩教会了她如何去感觉,如何欣赏色彩及声音的美丽,如何生活在当下这一刻,不去想过去或未来。

当他执起她的手,两人一起踏入水池时,他们彷佛也踏入了魔法的领域。翡翠感觉到她的肌肤紧绷,血液兴奋加促,她的身躯被唤起,心里满溢着爱意。和他在一起……是如此地神奇、完美。

他们像孩童般互相嬉戏。翡翠爬到了他背上,手臂环着他的颈项,像五年前骑着她的海豚一般,让席恩背着她深深潜入水中。他们在水下玩耍、亲吻。世界消失了,只剩下他们独处在这个亲昵的乐园里。

最后席恩抱着她回到岸边,深深地拥住她。翡翠心中满溢着爱及信任,她低语道:“只有你能拥着我,让我如此地自由。”

无须言语,他们小有灵犀地离开了水晶洞穴,到灼热的太阳下。白色的沙滩发出诱人的召唤。翡翠躺在沙地上,悠闲地伸展四肢,让沙的热力渗入体内。

翡翠闭上眼睛,知道她不可能比现在更加快乐了。席恩是她的全世界。她无法想象不认识他,不曾碰触他颀长有力的身躯,或听见他深沉的语音呼唤她的名字。没有了他,她也将失去自己,变得不完整。而她也相信这样深刻的爱会持续到永恒。

翡翠感觉一种甜美的期待在体内筑起,被拂过肌肤的海风搧得更高。超乎幸福的喜悦涨满了她全身,因为她知道他很快会爱她。

她一直紧闭着眼睛,直至她感觉恍若蝴蝶羽翼般的吻轻触她的chún角。她绽开笑靥,睁开了眼睛。他蹲在她身前,热切地打量着她,银眸里盛满了笑意。她锁住他的目光,缓缓起身,跪在他身前。

他们已无须言语,碰触彼此的渴望深渗入血液里。他们同时伸出手,指尖梭巡过彼此……面颊、喉咙、肩膀。翡翠的手拂过他的胸口,感觉到指下他强而有力的心跳。他是完美的男性。他是她的爱尔兰王子。

他俯身以chún攫住她的。翡翠贴着他的chún边婉啭娇吟。“席恩,席恩。”

他的chún贴着她的喉间,爱极了听见她呼唤他的名字。“你的肌肤恍若灼热的丝缎。我爱极了碰触、品尝被太阳炙热的你,”他的指尖滑过她的*沟,向下来到她的肚脐,到达她双腿之间,尝到她女性的甜蜜。他以指送到她的chún边。“品尝它。”他坚持道。

她照做了,尝到了自己,佣懒的眸子跟着目睹他流连地舔吮他指上的蜜汁。他对她所做的事总令她感觉到如此邪恶、狂野!

席恩让她躺回沙滩上,她的黑发披散。他的眸子里热情氤氲;他对她感觉到如此强烈的占有慾,已几近着魔。他告诉自己那是因为他们在一起的时光短暂即逝,迫使他全心全意、放纵自己拥有她。

如果--他握紧拳头,制止这个想法。他强迫自己停止思考,他只需要看着她、品尝她、碰触她--这就够了。它必须是。他无须去想必须放弃她的未来,重要的是现在他拥有她。

他教会她活在现在的每一刻,恣情享受人生。重要的是现在他们在一起,而他会让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刻成为一生一世难忘的记忆。他的慾望已澎湃汹涌,但他强自克制住,专注在带给翡翠欢乐之上。

他没有料到她白热的热情。她的变腿圈住她的背、身躯拱得如此高,迎向他肿胀悸动的男性。他教会她纵情地索取她所要的,而她正在这么做--恣意需索他所能付出的一切。这给了他深深的满足。

他知道她的最爱。他一再冲刺、撤出,一次比一次更深,直到她气喘吁吁,扭动身躯,紧攀着他。每一次他撤出时,她的身躯抗议着,但他每一次都重筑更强烈的gāo cháo。

他们从不曾如此灼热过。他们在灼热的沙滩上做爱,炽热的骄阳晒在他们的躶肤上。他们全身都在燃烧,血液像火焰的河流,流注到彼此体内,直至他们的需要彻底地失控。

翡翠眼睑下的金黄灿烂,转变成血红,再转成深紫。她紧攀着火山的高峰,直至她再也无法忍受那炽热的喜悦。他们一起爆发,身躯无法克制地颤抖,他在她体内释放。

他们躺在彼此怀中整整一个小时,亲吻、低诉爱的话语,恍若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人。睡意逐渐袭上了翡翠,她闭上眼打盹。席恩热切地凝视着她的脸庞。他会永远记得这个特别的一天,及最美丽的她。

两人都不想结束这神奇的一天,他们一直流连到太阳开始沉入海平面,才依依不舍地走回“半月号”。

出乎他们意料外的,水手们已经准备了一场丰盛的海鲜大餐,迎接他们的归来。他们在沙滩上生火,烤鱼、蛤蜊及龙虾。太阳、沙滩、海洋及烤鱼的香味为今天划下个完美的休止符。

“半月号”回到葛维史东时,已经是半夜了。席恩和翡翠拥着彼此,她的头枕在他的肩上,一起走回大屋。两人都不希望这一天结束,但太阳、海风及一整天的热情嬉戏已经耗尽了翡翠最后一丝体力。

席恩抱她上楼,为她宽衣时,翡翠只能靠着他打呵欠。他上床躺在她身边,颀长的身躯完美地贴着她的背,一手充满占有慾地环住她的腰间。翡翠的chún角含笑,进入梦乡,知道她从不曾感觉如此美好过!

翡翠一辈子不曾感觉如此难受过!次晨一醒过来,她就靠在床沿,对着夜壶大吐特吐。凯蒂闻声冲进房间,看见翡翠的样子后猛地打住。

“你怀孕了。”葛维史东的管家以一贯的直接道。

翡翠抬起一张苍白的脸。“我也这么怀疑。”话一说完,另一波呕吐又袭了上来。她呻吟出声,再次低下头,将胃里残余的食物吐光。

害喜的症状过后,凯蒂换了床单,帮助翡翠入浴。尽管凯带的嘴从不饶人,她的心地却非常软。事实上,她满喜欢翡翠在葛维史东的。自从费艾琳去世后,葛维史东的心及灵魂似乎跟着她一起死去了。翡翠为这栋大宅邸注入了生命。

翡翠咬着干吐司,啜了口掺水的酒,她的心正在飞扬。她很高兴怀孕,特别是怀了席恩的孩子--然而她也有着忧虑。席恩对她怀孕的事会有什么反应?

干吐司及水酒奇迹般地改善了她的症状。翡翠挑了一件最漂亮的洋装,梳了个美丽的发型后,走到葛维史东的图书室翻看由曼莫斯搬回来的书。

“原来你躲在这里。”

她惊讶地抬起头,看见席恩走进图书室。稍早她并没有听到他的脚步声。

“你穿黄色非常漂亮。太阳将你的肌肤晒成美丽的金色,你小巧的鼻子上多了几颗可爱的爱尔兰雀斑。”

翡翠急于告诉他怀孕的事,但不知怎么开口。“今天你起得早了。”

“你睡得很熟,我不忍心叫醒你。”

“我醒来后一直在呕吐,凯蒂认为我怀孕了。”她脱口而出。

“胡说!”席恩坚定地道。“我猜是吃多了生蚝,”他皱起眉头。“也许是因为太阳晒多了。”

“不管是为了什么,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很好。我希望你今天放轻松,好好休息。昨天的探险对我们两个都够累人的了,”他对她眨了眨眼。“我很高兴看到你享受阅读这种较不耗费体力的活动。”

他想要看她脸红,而她也让他如愿以偿了。“我可以在图书室里待上一年都不厌倦。有太多可以读的东西了:历史、神话、民间故事、传奇、游记、探险故事。你想你的父亲会喜欢它们吗?”

“我相信他会,特别是有你伴随这些书。我相信他已经迷上你了。毕竟,看着一名赏心悦目的美女要比盯着望远镜有趣多了。”

席恩离开后,翡翠沉思着他刚才的话及反应。席恩完全不相信她怀孕,连她也被说服了。然而第二天她继续晨吐,而后连续一个星期都一样时,她不得不重新考虑了。

然而席恩每天都比她早起床,并没有看见她呕吐。凯蒂对他提起翡翠的情况,但他始终拒绝考虑翡翠怀孕的可能性。

凯蒂暗示席恩不愿意面对现实。翡翠开始害怕起来。席恩不可能是不高兴她怀孕吧?这是他的孩子--然而在法律上,她是罗杰克的妻子,孩子无法姓欧。翡翠知道席恩对属于他的人、物怀有多么强烈的占有慾,而他绝对不可能容忍他的孩子姓别人的姓。

或许根本不是为这些原因。也许席恩并不喜欢孩子--或者是因为席恩害怕孩子会占走她的注意力?看来她必须给他时间适应,接受这个事实。

翡翠绽开个神秘的笑。不管席恩怎么否认,她清楚地知道她和席恩已共同孕育了一个生命。

她决定不再和他谈这件事。她会给他加倍的注意力,确定他知道她疯狂地变着他,而且他会永远拥有她的心。再过几个月,等到她的双峰变得丰满,她的小腹突出,孕育着他们爱的结晶,席恩将无法否认他亲眼看见的证据。

翡翠满足地经叹。她发誓会成为完美的母亲。一切是如此地美好,没有任何事能够破坏他们的爱所创造出来的奇迹。

“银星号”抵达了葛维史东。船长费莱特带消息给伯爵,另外一封信则是给翡翠。

席恩掂着手上的信,立刻认出了洛霖的笔迹,而且也猜到翡翠的哥哥写信给她的原因。

席恩在花园找到了翡翠。她的手上抱满了菊花。“嗨,美人儿。你似乎对花非常热情。”

“我从不曾有过花园。我们在伦敦的屋子周遭都是灰色的人行道,只有在公园才看得到花。我从小就爱去摘花。”

“如果那能取悦你,你可以摘光葛维史东花园里的每一朵花。你看过马厩后面的草地吗?那儿开满了紫色的小雏菊。”

“事实上,花朵令我哀伤,”她柔声轻叹。“它们只在夏天绽放,而夏天是如此短暂,转眼间就花叶飘零,严冬旋踵而至。”

席恩将她拥在怀里,试着赶走她哀伤的心绪。“我们的夏日是甜美、灼热的。永远不要后悔或忘了它,翡翠。我们创造的回忆会持续到永远。”他的银眸因慾望而变暗。“今后每当我走到雨后的草地上便会被唤起。你使得每个季节都为我绽放。”

翡翠偎在他怀里,知道她想要永远留在这里。

席恩略微放开她,自衬衫口袋掏出一封信。“这是给你的信。”

她看着信上署名的收信人“费翡翠”,立刻知道是洛霖给她的信。她将花插到花瓶里,走到图书室里看信。信里另外有一封署名给“费兰儿”的信。

亲爱的翡翠:

请代我转这封信给费兰儿。我从不曾对任何女孩有过这种感觉,以后也不会。我的内心痛苦不已,不知道何时能见到她。特别是在父亲的事后,我又怎能要求费家人对孟家人有好感?但我情鸡自禁。

上个月我去赛曼菲为父亲挑选军队要的马匹。当我发现那儿距离曼莫斯不到二十哩路后,我骑马去见了兰儿。过去我从不曾如此冲动行事。和她分隔两地是最球以忍受的折磨,天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再到爱尔兰。

我是如此羡慕你和席恩。我多愿意放弃世俗的一切,换取你们拥有的百分之一的幸福。

爱你的洛霖

翡翠抬起头。席恩刚刚也读完了洛霖写给他的报告,走到她身后。

席恩很高兴刚刚知道的消息。孟家的“海鹰号”及“吉尔特伯”这个星期底会在德特拉港运载五百匹和军方签约的马匹。洛霖告诉他这两艘船和马匹都没有保险。

席恩对翡翠微笑道:“我明天会去一趟曼莫斯。你要一起去吗?”

他怎么知道她要去曼莫斯?她很肯定席恩并未见到信的内容。“你怎么知道的?”她挑衅地问。

他笑了。“凭猜测。我认得洛霖的笔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情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