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情人》

第11章

作者:virginiahenley

曼莫斯宽敞的中古式大厅设计来容纳所有的家人及武士。翡翠和席恩坐在高台上,俯瞰着坐满费家人的大厅。曼莫斯并没有雇用仆人,因为人手已经太多了:年约十余岁的少年、少女陆续将丰富的菜肴送上桌。餐桌上年长的妇人坐在桌首,多数的男女都分开坐。

翡翠看着餐桌上丰富的食物。“这么多食物从哪里来的?”她问席恩。

“曼莫斯一向自给自足,”席恩解释。“曼莫斯有数千亩地。我们养马,畜牧牛、羊、猪,种植马铃薯、芜菁及包心菜。不过如果我在时,桌上就不会有包心菜。”

翡翠看着坐在高台上的他,第一次清楚知觉到他是位伯爵,曼莫斯的领主。和往常一样,今天他穿著一身黑,只在喉间系了条白色亚麻领巾。

“女士们,我需要你们的服务及帮助,”他道,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你们都知道雷蒙住在大门的塔楼。他的腿已几乎不行了。柏克是我船运事业上的左右手,现在他却沦为了保母。你们可以帮助解决我的问题吗?”

费家的女士至都一齐说话,数落雷蒙的缺点。翡翠担忧地看着席恩,但他只笑着眨眨眼。出乎翡翠意料外的,费家的女人在抱怨先后全都热切地自愿帮忙,并争辩谁应该优先。席恩的姨婆辈玛姬、玛丽、及玛娜抬出她们的身分压人。

席恩举起手,所有人立刻安静听他说话。“我认为你们应该轮流,一个月去一次。”

大家同意了。“但谁是第一个?”玛姬间。

“我先去,”开口的是妲娜。“明天一早就出发?”

翡翠害怕地看向席恩。姐娜是席恩的外祖父的妹妹,他的姑婆。没有人敢开口反对妲娜,因为据说她有些疯狂。但她却看见席恩漾开个大大的笑容。

回到了主卧室后,翡翠发表她的看法。“到时候你爸爸会怎么说?”她笑问。

“他会咒骂一大堆脏话。”席恩笑道。

“现在我们觉得好笑,等到我们必须面对他时就不会了。”

“你不会是怕他吧?”席恩挑眉询问。

“我当然会。”她坦白承认。

“但他有全世界最软的心肠,特别是遇到女人时。我的母亲将他绕在她的小指上。任何愚蠢得让那种事发生的男人都无法对抗任何女人。”

他的话暗示他绝不会如此愚蠢。翡翠选择忽略这个警告。刚刚找回自信的她不但相信她可以将席恩绕在她的小指上,并且可以要他为她赴汤蹈火。

“噢,我还以为晚餐永远不会结束,”她整个人偎向他。背部的扣子面对着他。“帮我解开。”

席恩转移话题。他轻轻揽着她问:“你看过这里的浴室了吗?”

他的手一触及她的背,立刻变得僵硬、唤起--他们彻底地运用了粉红色大理石浴缸,整夜缠绵!

席恩在翡翠入睡后仍然清醒着。他的身躯保护地贴着她,一手捧着她的*峰。一个月前她正好盈满他的手,但现在却更加丰满了。她的身躯变得益发柔软,散发着象牙般的光泽。他终于承认她已经怀孕了:正如他所恐惧的,而地想要保护她的心更强烈了。

达成他的目标是如此容易,他有些遗憾他这么快让她受孕。然而在他偷走她时就已经预料到这种结果了,遗憾、后悔并没有用。虽然放弃她会像是切断自己的手脚,他知道他必须付这个代价。他在母亲的墓边许下了复仇的誓言,并不容打破。

他的心坚定地甩开了所有的悔恨。他至少还有数个月的时间。他甚至还不能想未来,他必须为了今日而活。女人怀第一个孩子时应该是她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他在心中无言地发誓。他会用最温柔的体贴照顾她度过这几个月!

他醒来后已是清晨,翡翠正低声呻吟。他抱着她到浴室,手抚着她的腹部,让她在水槽里吐个够。终于她吐完后,他扶她坐在大理石浴缸旁,为她洗脸。

“我很抱歉。”她低语道。

“永远不需要向我道歉,翡翠。”我才是应该向你恳求原谅的人。

他抱着她回到床上。“好好休息一下,”他迅速地穿衣。“我去找妲娜。她对葯草非常熟悉,应该可以帮助你。”

没多久,席恩已经带着妲娜公主回来了。“正如我所怀疑的!”她喊道。

“我能做什么来帮忙她?”席恩问。

“你做得还不够吗?”她指着门口。“既然你是造成她这一切悲惨的原凶,我认为你最好离开。她无法去大厅面对那些油腻的火腿,当然那阻止不了你。”她指控道。

翡翠的目光迎上席恩的,其中闪烁着笑意。“我已经觉得好多了。”

只剩下她们独处时,姐娜对她绽开个灿烂的笑容。“啊,小姑娘,我有这么多可以教你的。第一课:罪恶感是个可怕的武器。你几乎可以用它来对付所有的人。现在,关于你的晨吐。我有许多的处方:你要甘菊、薄荷、或大麦水?”

“由你决定。”

姐娜很高兴。“勇敢的小姑娘!”

“不算是,”翡翠低语。“我猜到了你的秘密。你只是装疯。”

老妇人显得惊慌。“圣母玛丽亚,答应我你不会告诉那些费家人!当然,席恩知道,他一直是个精明的小恶魔,但其它人都认为我疯透了。”

妲娜离开去拿抑制晨吐的葯汁回来,她还带回来一罐杏仁及玫瑰油。“把玫瑰油擦在你的小腹、双鋆及大腿--每天都擦。这可以防止丑陋的妊娠纹。”

“丑陋的妊娠纹?抱歉,我真的很无知。”翡翠坦白承认。

“幸好我要和你们一起回葛维史东。你可以骑马了吗?”

“是的,我已经不再呕吐了。你会骑马吗,妲娜?”

“当然会,我还是个中高手呢!”

席恩用完餐回来,很高兴看到翡翠恢复了。他帮她穿上一件rǔ白色的骑马装,剑眉蹙起。“亲爱的,你想要邀请一位年经的费家姑娘一起去葛维史东吗?我偶尔必须离开处理事情。有人和你作伴,你也许会比较快乐。”

“我想邀请费兰儿。”她犹豫地道,观察席恩的反应。她知道他故意用兰儿作饵,引诱她的哥哥。

“兰儿很好。”他附和道。

翡翠纳闷如果席恩知道洛霖已经偷偷咬下了他设的饵,是否还会认为兰儿很好?“她会骑马吗?”

“亲爱的,她是基尔特的费家人。她骑起来像风一样。”

“很好。她可以和你的‘恶魔’并骑,我和妲娜一齐慢慢晃过去。”

他挑了挑眉。“妲娜?真有你的!”

树叶似乎在一夜之间由绿色转变成灿烂的秋色,回葛维史东的路上,太阳展露出它温驯的一面。他们到达后,妲娜检视过花园,随即宣称将蒸馏室据为己有。

翡翠安排兰儿住在洛霖住过的房间,由于妲娜坚持要亲近自然,住在绿色的房间,唯一的选择只剩下西翼凯蒂的隔壁房间。她纳闷严肃的凯蒂会怎样和行事有些疯癫的妲娜公主相处。

清晨翡翠睁开眼睛时,床上已堆满了夏日最后的玫瑰,席恩站在床边,凝视着他创造出来的这幅绝美的画面。他端给她一杯混合了甘菊、薄荷及玫瑰水的葯汁,翡翠感激地喝了下去。妲娜的配方是如此地神奇。翡翠满足地数了口气。

“多么美丽的醒来的方式。你一定是摘光了葛维史东的每一朵玫瑰。”

“出自妲娜公主的命令。她打算蒸馏它们,我决定在那之前以玫瑰的美丽包裹住你。她也坚持即将有一场风暴来临。”

“也许她指的是等你告诉雷蒙她在这里时。”

“父亲喜欢你,我想由你来告诉他最妥当。”

“你这个恶魔!你觉得这很有趣,是不是?”

“的确,”他坦白承认。“而且我完全信任你的巫术。”

一个小时后,风雨刮了起来,翡翠不自觉认为有巫术的是妲娜了。将兰儿安顿在图书室里,她决定一探虎穴。她已经知道雷蒙搬到塔楼住是因为无法忍受没有艾琳的生活,他避开费家女人则是因为他瘫痪的腿。骄傲令他无法面对她们。

她和妲娜裹着温暖的斗蓬,冒着风雨奔过草坪。她们登上塔楼时,席恩及柏克正匆忙下楼。

“懦夫!”翡翠对着他们的背影喊道。她和妲娜摀着chún,避免忍不住会大笑出声,让雷蒙听到。

雷蒙坐在他最喜欢的窗边,裹着一条温暖的格子披肩,手上抓着望远镜。看见翡翠,他英俊的面容绽开欢迎的笑容,随即又在看见费妲娜后逝去。

“这是怎么回事?”他问。

“你一定记得你太太的姑姑费妲娜吧?她慷慨地提议和我们同住一个月,帮忙照顾我们。她精通葯草的知识,并认为可以调制出让你的脚好上许多的葯。”

“我不需要她!”

翡翠跪在他面前,执起他的手。“亲爱的雷蒙,我知道你不需要,但真正需要帮助的是潘先生,他只是太过骄傲得不敢开口。”

“她是个疯子。”雷蒙狂乱地道。

“我听见了,欧雷蒙,”妲娜大声道,拉了张椅子在他身边坐下。“你知道是你害我疯掉的吗?”

雷蒙和翡翠一样被激起了好奇心,认真地听妲娜说下去。

“当你首次来到曼莫斯追求艾琳时,你是我们这些费家女性所曾见过最英俊的恶魔。当时约有十余名费家女性正值青春年少,而你扰动了我们所有人的芳心。”

“一开始艾琳对你的追求不为所动。她是伯爵的长女,并太过骄傲得无法接受一名商船水手。当时我最大的罪还不是骄傲,而是虚荣。我决定我要你,而以我的美丽,我认为我没有理由无法自艾琳那儿抢走你。然而无论有多少次我对你投怀送抱,你都视若无睹,并且更加努力追求艾琳。”

“为了挽救自己的颜面,我告诉自己你喜欢她胜过我是因为她是伯爵的长女,而你只是权宜行事。当时我是如此疯狂地爱着你,我的心都碎了。我吃不下东西、睡不着,甚至无法清楚地思考。我完全失去了理智。”

“而后我得到这么多家人的同情及照顾,我开始沉溺其中,我也明白它给了我力量。因此在我复原后,我明智地不泄漏出去。我也学到了宝贵的一课。艾琳愈是拒绝你,你会坚决要得到她。她表现得愈高傲,你愈是爱她。终于你的男性气概及强势作为赢得了她。事实上我明白了她打一开始就想要你,她只是在慾擒故纵。”

雷蒙的脸上始终含着笑意,翡翠知道妲娜已经赢得他了。他轻拍翡翠的手。“我会为了柏克容忍她。只是一个月而已,又不是无期徒刑。”

“花园里有蓝色的艾莉斯吗?”妲娜问。

“是的,但花已经都开完了。”

“我需要的是花茎,它是温暖关节的良葯。”

“你会让我很快就恢复走路的能力,因为那是我唯一能逃离你的方法。”雷蒙打趣道。翡翠可以看出他已经接受妲娜了。

“小姑娘,你能带我去蓝色艾莉斯生长的地方吧?”

“当然可以,”她们离开塔楼后,翡翠柔声道。“我被你的故事深深感动。”

“那是一时的灵感。让他认为我们全部被他吸引会令他很高兴。我再利用他的罪恶感获得他的同情,最后再告诉他他最要听的,亦即艾琳打一开始就喜欢他!多么聪明的我呀!”

翡翠惊讶于妲娜的巧计,她认真回想妲娜所说的故事时,她相信那并不完全是虚构的。

白天风暴逐渐增强,并怒吼了一整夜。翡翠睡得很不安稳。黎明时席恩一离开她身边,她立刻清醒过来。她无法置信地看着席恩将干净的衣物折到一个小衣箱里。“你要去哪里?”

“我告诉过你我有事需要离开几天。我并不横越海峡,只是沿着海岸线往北走。”

她最槽的恐惧实现了。“你不可能在这样的天气下出航吧!”

“这只是一场小风暴,不必担心,吾爱。”

翡翠掀开被单,走到窗边。她所看见的更增添了她的忧虑。大海翻腾怒吼着。“外面的风暴一点也不小!”

席恩来到她身后,手搭在她肩上。“它只是看起来比较糟。秋天的风雨就是这样。”

她愤怒地转身,一心想要阻止他,为他的安全而战,但看见他热切期待的眼神时,她的话逸去了。有那么一刻,她考虑利用罪恶感来留下他。她只需要假装身体不舒服。但她可以感觉到他勉强压抑住的兴奋。他明显地已下定了决心。她的身躯轻颤,害怕和他执着的目标对抗。

“你的身躯好冰冷,”他抱起她回到床上,坚定地为她盖好被子。“你是因为怀孕才胡思乱想。我是名水手,我享受征服奔腾的海面,”他抬起她的下颔,让两人的视线相遇。“放心,翡翠,我不会有事的。毕竟,我已经和恶魔订下了契约!”

“地狱火号”埋伏在波恩河口,耐心地等待它的猎物。席恩一如往常带了费家男性及莫家兄弟上船,再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情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