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情人》

第12章

作者:virginiahenley

她换好衣服,走向兰儿的房间。在阳光下骑马对她们两个都会有好处。翡翠打开门,沮丧地发现兰儿半靠在床沿,对着夜壶大吐特吐。

“老天,不。”翡翠柔声喃喃。

兰儿惊惶地抬起眼睛。“我一定是吃坏肚子了。”

“兰儿,”翡翠柔声道。“没有必要对我伪装。你大概是怀孕了。我了解晨吐,我也怀着孩子。”海面平静了下来,风也停了,秋天的阳光再次露面。虽然翡翠并不认为是上帝响应了她的祈祷,当她啜饮着妲娜治疗晨吐的葯汁时,还是虔诚地向上帝致谢。

“老天,我要怎么做?”

“首先是要停止你的呕吐。我去找妲娜拿葯。”

“不,你不能!”兰儿惊慌地大吼。

“她知道我的事,但并没有震惊死掉。”

“噢,翡翠,这不一样。”兰儿呻吟道。

“我先帮你弄一些我的甘菊及玫瑰水。我马上回来。”

兰儿的呕吐终于停止时,翡翠帮她擦拭脸及手。

“我不希望妲娜知道。她会告诉我的母亲,而我会书她羞愧得无地自容。”

“你的母亲是哪一位?”翡翠问,很尴尬自己无法弄清楚所有的费家人。

“费玛姬。”

“老天。”翡翠道,知道这位善良的妇人对道德的要求极高。

“我很抱歉你也有麻烦,翡翠,但没有人敢挑衅伯爵,或对你说一句批评的话。”

“你真该听听神父昨天怎么说我的,而地甚至还不知道我怀孕了。在他及上帝的眼里,我是一名婬妇!你和洛霖都还没有结婚,犯的罪应该没有我重。”

“席恩高兴你怀孕吗?”

翡翠想了一下。“我不知道。唯一确定的是他并未欣喜若狂。他拒绝相信,直至上星期在曼莫斯。”

“男人真是有趣,”兰儿喃喃。“洛霖也不会相信我。我们只做过一次,他会非常生气。”

“该死,兰儿,应该是你生洛霖的气才对!兰儿,费家人迟早会发现的。你不可能隐藏太久。”

“我可以留在这里吗?”

“当然可以,但席思会发现的。”

“老天,他会暴跳如雷!”

翡翠无言地在心中同意。

“拜托不要告诉他?”兰儿恳求道。

“我不会告诉他。”

“也不要告诉洛霖?”

“我不会,兰儿,但你应该告诉他。他必须娶你--尽快。”

“那不是太棒了吗?”

“费家人也许不会同意。他们恨英国人--特别是孟家人。”

兰儿皱着眉思索。“如果伯爵同意,他们就不会反对。翡翠,他回来后你可以试着说服他吗?不要提到婴儿,只说你哥哥应该娶个费家人。你可以巧妙地加以暗示,让他接受这种想法。”

翡翠翻眼向天。老天,兰儿根本不知道席恩有多么执拗,难以劝说!“你觉得好多了吗?我去找妲娜弄些她的神奇葯汁,不过我不会透露我要的是两人份的,”今天早上翡翠明白她们无法骑马了。“我希望你待在床上,好好休息。我会带一本书去雷蒙那儿念给他听。妲娜也会留在那里听。”

翡翠到达塔楼时,妲娜刚刚用葯膏为雷蒙推拿过四肢。雷蒙的望远镜搁在窗框上,显得满足放松。

“我来念书给你听。希望你喜欢这一本胜过我上次读的那一本。”

“书名是什么,美人儿?”他急切地问。

“马可波罗游记。”

“正好可以搧动我的旅行慾。”

翡翠坐在他身边,不久就变得和他一样沉迷其中。她连续读了大约两个小时。终于她合上书。

“我的喉咙干涩得要命。”

“妲娜,给我们倒杯酒吧!”

妲娜倒给雷蒙威士忌,她和翡翠喝的却是尝起来是梨子味道的酒。

“味道真好。你自己酿的吗,妲娜?”

“当然。我在蒸馏室里待了数个小时,和自然沟通。”

翡翠啜饮着梨子酒,一面闲聊道:“我不知道兰儿是玛姬的女儿。”

雷蒙格格轻笑。“玛姬一向最古板保守了。她绝对不会赞成你用梨子酿酒。”

“也不会赞成你酿威士忌,”妲娜附和。“下个月轮她来待一个月。”

雷蒙的笑容逝去。“为什么女人就爱剥夺男人生活中的乐趣?”

翡翠站了起来,轻握他的手。“不是所有的女人,雷蒙,”她拿起他的望远镜,送到眼前。“我们之中有些人是很了解生活乐趣的,”她惊喘出声,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她将望远镜换到另一眼,确定自己看到的没错。“他回来了!席恩回来了!”她将望远镜交给雷蒙,撩起裙摆开始跑了起来。

“我敢打赌我儿子非常了解生活的乐趣!”

翡翠跑下阶梯,出了大门,跑向葛维史东的港口。她气喘吁吁地停下来,看着“地狱火号”停泊在码头边。她在甲板搜寻着席恩高大的身影。他穿著一身黑,站在舵轮前。翡翠拚命向他挥手,他举起手响应。

翡翠迫不及待地跑下码头的阶梯。席恩也已下了船,大步走向她。她欢喜地呼喊他的名字。“席恩……席恩……”下一刻她已被拥在他有力的怀中。她仰起头接受他的物。

“噢,我想念你……我爱你……我是如此地想念你。”她在无数的吻之间道。

席恩举高她的身躯,抱着她转圈。“我应该要更常离开--如果等待我回家的是这么热情的欢迎。”

她假装生气地揪住他的黑发。“我会把你炼在床上,你这个爱流浪的魔鬼!”话一说出,她恨不得割断自己的舌头!她怎么能提醒他生活在铐链里的那些日子!“老天,我很抱歉!”她狂乱地吻着他的脸,为她无心的话道歉。

席恩捧住她的脸庞,望进了她的眼里。“无须在我面前小心翼翼地遣词用字,翡翠。我希望你知道你什么话都可以对我说,”他咧开个笑容。“如果你说得太过分,我只会把你按倒在膝盖上,痛打一顿屁股。”

“我现在的情况你不敢对我凶的。”她俏皮地挑衅。

他低头看着她,摇了摇头。“你还是如此地苗条。我原预期你看起来会像个小布丁。”他再次将她抱起。

“你这个恶魔,放我下来!”

“我给你带来了礼物。”他低声道。

她的手伸到他的黑色皮夹克内,想找出他藏的东西。他咬着她的耳朵低语。“更低,”她惊喘,瞧见了他胯问的突起。“自大的恶魔!”

“我在逗你,是另一种礼物。”他退到一边,好让她看清楚船上的人。

翡翠含笑的眸子离开了他,浏览着船上。她的视线停在倚着栏杆而立,有着一头琥珀色头发的优雅妇人。翡翠的手摀着喉间,身躯动也不动,彷佛看到了鬼魂一般。而后她开始剧烈地颤抖。可能吗?或者是她的想象力作祟?“母亲?”她低语,她的脚不自觉地移动,走向船上。

琥珀看见女儿走向她,举步走下船。

翡翠的脚步加快,直到她们面对彼此。她的绿眸搜寻着母亲的,盈满了泪水。好一晌,两人都无法开口,只能在拥抱中表达爱意,流下快乐的泪水。

翡翠笑中带泪地看向席恩。“你怎么找到她的?”

“我住在威克娄。”琥珀很快地道,指着紫色山脉的南方。

翡翠拭去泪水,心中涨满了感情。她和世上最爱的两个人在一起。她有许多的问题要问,此刻她只满足于凝望着他们。

席恩挥挥手示意她们回屋子里。“不必担心行李。你们母女俩一定有许多话要说。”

她们来到草地上。琥珀停下脚步,浏览宫殿般豪华的乔治亚式宅邸。

“欢迎来到葛维史东。”翡翠带路进到华丽的客厅。和翡翠第一次进到这个房间一样,琥珀坐在靠窗的座椅上,俯瞰着花园。

“我来过葛维史东一次,但只到门口,”琥珀顿了一下,努力不被旧日的伤口吞噬。突然间她们都没有开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你变成了一位美丽动人、生气活泼的女人了。我是如此害怕你父亲会摧毁你的个性及本质。”

“他成功了!”翡翠喊道。“自从你拋弃我们的那一刻起,他极力使得我的生活无法忍受,就像洛霖的一样。”

“我亲爱的,我没有拋弃你们。你怎么能这么想?他几乎把我打死。他发誓我再也不会见到你们。他把我锁在房间里,不给我食物及水,要我等死。”

翡翠惊恐极了。她回忆起往事,清晰得有若昨日。“他告诉我你和你的爱人跑了,但我无法相信你会去下我们。我去你的卧室……门锁着,如没有回答。母亲,我好抱歉我和洛霖把你一个人丢在那里……”

“当时你们无能为力。孟威廉是邪恶的化身,当他疯狂起来时--没有任何人能阻止得了他。”

“我原以为我不可能更恨他了。但现在知道他野蛮地打过你,更加深了我的恨。但你错了,妈。有一个人比他更强。席恩可以毁了他,而且他正在这么做。”

突然间,琥珀是多么地为女儿害怕,翡翠被困在两个力量强大的人之间,而唯一的结果可能是她深受伤害。她并不想吓坏她的女儿。她必须慢慢来,巧妙地警告翡翠防范欧席恩。她明显地深爱着那个男人。

“他告诉我你嫁给了罗杰克?”

翡翠重重数了口气。“说来话长。在你离开我们后--我的意思是我们回英国后--父亲不让我去学校。他雇用了一名可怕的家庭教师,为的是抹煞我体内每一丝爱尔兰的气质。他禁止我说出你的名字,把翡翠这个名字改成翡丽。最后他们终于成功地使我成为拘谨的翡丽。他们改变了我的一切:发型、衣服、谈吐和行为。最后我变成了一只胆小的英国老鼠,躲在波曼大宅的洞穴里。”

翡翠的身躯颤抖,回想起那个阴暗的屋子。“那就像个监狱--不,像个坟墓,而我在里面被活埋。我没有追求者,没有任何的希望。最后父亲命令我嫁给罗杰克,我虽然不情愿,也只有同意,因为我已经没有反抗的精神。”

“是欧席恩救了我,脱离那栋疯人院,及被活埋的命运!”她顿了一下后道。

老天,怪不得她认为他是她的王子,琥珀想着。我要怎样让她睁大眼睛,看清欧席恩只是在利用她?琥珀知道她背负的任务非常艰巨。欧席思不只是危险得迷人--他是如此地机智、自信、富有男子气概--而且冷酷无情。她要怎么让翡翠看清楚事实?我无法立刻赢得她的信任。但如果她需要我,我会尽全力帮助她。

她们聊天时,葛维史东的仆人也陆续找借口经过客厅,目睹费琥珀的风采,直到凯蒂出现,打发走他们。

翡翠很高兴看到凯蒂。“请进,凯蒂。来见我母亲。”

凯蒂自然也有好奇心,她走向前。

“我母亲,费琥珀……甘凯蒂,葛维史东的管家。她一直对我很好。”

两个女人打量着彼此。

原来这就是那个嫁给了英国贵族,而后后悔不已的费家姑娘。怪不得约瑟会迷恋她,最后为她丧命。她非常美丽--翡翠也继承了这份美丽,但翡翠拥有一份她母亲所没有的甜美。

琥珀想着:她不但精明,而且能干,并且明显地不喜欢我,但那并不重要。我的女儿有这样一个人管理这里是件好事。“很高兴认识你,甘太太。葛维史东一定是个巨大的责任。”

“你的女儿将阳光及欢笑带回了这个屋子--在我们原已绝望之后。”

翡翠的脸庞高兴地胀红。“凯蒂,你太过亲切了。”

“你为席恩及雷蒙带来了欢乐。我不能说你取代了艾琳--那是不可能的,但你填补了葛维史东的可怕空虚。”

“凯蒂,你能找兰儿过来吗?我想介绍她和我的母亲认识。”

“她躲在她的房间。我必须要撬开门才能拉她出来。”

“算了,反正我们晚餐时就能见到她。妲娜也在这里。你记得她吗?”

凯蒂嗤之。“有谁会忘得了她?这地方挤满了费家人。我会派人整理熏衣草房给你的母亲住。”

“我记得妲娜姑妈,而且很喜欢她。不过凯蒂似乎并不。”

“他们认为她疯了,因为她觉得自己是一名塞尔特公主,但她一点都没有疯,她非常地睿智。”

“她教会了我如何使用葯草。”

“她才来了这里一个星期,但已经完全接管了蒸馏室。”翡翠真希望能够在被打断之前,两人间谈些较私密的话。地想要知道有关母亲的生活的一切,既然琥珀并未主动提起,她决定等今晚再问席恩。

“上楼来休息一下。你不知道你的拜访让我有多么快乐。如果洛霖也在这里就好了!”

“他来看过你?”琥珀满怀希望地间。

“他和席恩已结成了同盟。他来过这里一次,写过信给我。但我希望他能经常来访。”

琥珀挑了挑眉。“究竟是他学会了和父亲抗衡,或是他学会和我一样阳奉阴违?”

“我想为了生存,两者都有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情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