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情人》

第13章

作者:virginiahenley

对翡翠和琥珀这对久别重逢的母女来说,时光似乎流逝得太快了。她们整天都在一起,但也很少有独处的时候。

这一天席恩带她们去曼莫斯,琥珀见到了她久违的费家表姊妹、姑妈、姨妈,并受到热烈的欢迎。费家女人聚在一起谈天说笑,琥珀感觉似乎从不曾离开一样。

当天下午,席恩带她们到养马的牧场,要翡翠任意挑选一匹。翡翠被一匹纯白骏马所吸引,兰儿及席恩也同意她的选择。翡翠很喜欢这匹马,叫它“白雪”。席恩跟着要琥珀也挑一匹马。

琥珀婉拒了,不想欠席恩任何人情。

席恩看出了她的想法,咧开了迷人的笑容。“事实上,”他附在她耳边道。“为这些马匹付钱的是孟威廉。我只是替他省了马匹的运费及饲料费用。”

琥珀笑了。“既然如此,我就却之不恭了。”

次日,琥珀知道她们母女相处的日子已经所剩无几了。清晨时她将翡翠拉到一旁。“我已经要求席恩明天带我回威克娄。”

“不!”翡翠喊道。“抱歉,母亲。我知道你有自己的事业要经营,但我不想要你这么快离开。”

“亲爱的,我离开后还是会经常来看你。”

“我甚至不知道你做的是什么生意。”

琥珀迟疑了一下。“那是……服务业。我雇用了一些妇女,做外烩那一类的服务。”

“这一行的生意好吗?”翡翠好奇地问。

“很好,”琥珀坦白地回答。“亲爱的,我必须私下和你谈谈,我们可以去哪里?”

翡翠打量着她母亲的表情,明显地母亲不希望葛维史东的任何人听见她们的对话。“我们可以带那些猎犬出去走走。”

“那太好了,穿厚一点,天气已经略有寒意。”

翡翠披上她镶着红狐毛边的绿色天鹅绒斗蓬。琥珀的喉间硬咽。“这不可能是当年我为你做的那一件。”

“不,我离开英格兰时并没有带走任何东西。席恩要人为我做了这件斗蓬,模仿我在他生日庆祝会时穿到爱尔兰的那一件。他记得非常清楚。”

席恩的狼犬看到翡翠,兴奋地将前爪搭到翡翠肩上。

“亲爱的,小心婴儿!”琥珀着急地喊道。

“你知道了?”翡翠惊讶地间。

“我感觉得出来,你的脸上多了一种光辉。天知道我有多么不希望那是事实。”

“我一直不敢告诉你。”

“你知道的……”琥珀迟疑了一下。“这个孩子会是私生子。”

“不要那么说,席恩和我深爱着彼此!”

“我们出去溜狗吧!”琥珀道,她需要整理一下思绪。

母女俩带领狗群越过草地,走进树林。琥珀审慎地开口。“我知道你爱着欧席恩,任何有眼睛、耳朵的人都看得出来。但他爱你吗?”

“他当然爱我。”翡翠信誓旦旦地道。

“仔细地想想,他曾经说过他爱你吗?他曾经说过如果没有你就活不下去的话吗?他曾经提到婚姻吗?他曾经说过他希望你是他孩子的母亲吗?”

“我已经和罗杰克说过婚姻的誓言了,他又怎么能够提到婚姻?你听起来就像费神父一样道貌岸然。他骂我婬妇,并要我回到罗杰克身边,你也是这样吗?”

“老天,不!我只是希望你在投入敌人的怀抱前三思而行。”她们来到一处石墙前,在石墙上坐下来。

“他们使我相信你是个放荡无耻的女人,被你低下的爱尔兰血统污染。父亲请的家庭教师二十四小时监督我,目的在涤清我身上的每一分爱尔兰特质。我就像是被关在监狱中的犯人。被迫和罗杰克结婚只是换了个狱卒,单是想到他碰触我就令我作呕。”

“而后奇迹发生了。席恩带我来爱尔兰,而我一直知道我爱他。你说我投入他的怀抱是对的。他从不曾强迫我。在他真正和我做爱之前,我已经疯狂地渴望他。和席恩相爱后,我对自己曾那样子想你愧疚不已。如果说你放荡无耻,那么我便是罪不可赦了。”

“也许席恩从不曾说过他爱我,但他用他的行为表达出来他的爱。他从不曾对我严厉,也从未伤害我。他碰触我的双手总是温柔爱怜的。我们确实争吵过--他带我去英国时,我指责他在众人面前炫耀我是他的情妇。的确,他利用我来羞辱孟家人,但最后我们还是和解,原谅了彼此。在他们对他做了那些事后,我可以了解复仇的心。”

“但他的心里极可能除了复仇之外,再也容不下其它,亲爱的。”

“母亲,他教过我为今天而活,因为那是我们真正拥有的。即使这一切曾在明天结束,我不会后悔我们曾经拥有过的每一刻,而且我不会后悔怀了这个孩子。孩子是我和席恩的一部分,或许是最好的那部分。”

琥珀强抑回盈眶的泪水。“正如你是我生命中最好的一部分,翡翠。答应我,如果席恩伤害了你,如果你的美梦变成了噩梦,你会来找我。”

翡翠满怀爱意地拥住她的母亲。“不然我还能找谁?”

当孟威廉得知他在一场爱尔兰台风中失去两艘船时,他指天骂地,责备每个人。当他知道他已经付了钱,但没有买保险的马匹在海上失去时,他几乎发疯了。波曼宅邸的生活对洛霖是愈来愈难以忍受,特别是老头子那疯狂的脾气。现在他已经有经济能力了,他在苏活区找了间公寓搬出去。

洛霖到达孟氏海运的办公室时,孟威廉一如以往地正在咒骂爱尔兰及和它相关的一切,但至少他不再怪罪到他头上了。

洛霖等到他父亲骂得没气了,才提出他的建议。“我们需要买更多船,而我们无法等保险的钱--天知道它们有多慢。”事实是根本不会来,因为洛霖瞒着他父亲没有买保险。“我有一个管道,可以用很低的利息借到钱。我可以做一切的安排,包括购买新船的事。你还记得你上次让杰克买船时发生的事。”

孟威廉的脸庞胀红,回想起他们付钱买一艘早已拥有的船的乌龙事件。

“好,借钱及购买船只的事就全权交给你。”

洛霖离开了,告诉父亲他必须去南贝岛一趟,留下孟威廉一个人在办公室里自怨自艾,诅咒他的坏运气。他不由得怀念起和欧雷蒙合作的那段日子,他们赚的钱多得不知道要怎么花。如果时光能倒流就好了。

洛霖在去南贝岛之前,先去了葛维史东。

翡翠热切地欢迎她的哥哥,迫不及待地告诉他母亲的事。听见他们分别多年的母亲就住在不远的威克娄,并明白母亲当年离开的真相后,洛霖激动不已,更加痛恨孟威廉的残暴。如果时间允许,他会立刻赶去威克娄,拥抱他可怜的母亲。不过既然知道琥珀在那里,以后他随时可以去找她。

洛霖继之询问兰儿的近况。翡翠的回答是带着他到楼上兰儿的房间。“进去问她吧!她有个大消息要告诉你。”

三十分钟后,翡翠回到了门前,听见紧闭的房间里兰儿在哭,洛霖则竭力安慰她。翡翠轻敲门后,他们开门请她入内。

洛霖的脸色苍白,但语气坚定。“我们要立刻结婚,我要她和我一起回家。”

翡翠畏缩了一下。“你不能带她去波曼宅邸。”

“我刚刚搬进了自己的公寓,我们会结婚。”

“洛霖,我同意你和兰儿应该结婚,但不要带她去英格兰。爱尔兰女孩离开家不会快乐,特别是费家女人。”

洛霖叹了口气,知道翡翠说的是事实。他扒了扒头发。“那么我们只有先结婚,暂时分开一阵子了--至少在我和父亲的事解决之前。我的孩子绝不能是私生子。”

翡翠畏缩了一下,这已经是第二次她被提醒怀的孩子是私生子。“你想费神父会愿意为你们举行婚礼吗?”她改而问道。

“噢,他会的!”兰儿热切地道。

“我们现在就去教堂找他!”洛霖道。

“感谢天席恩不在这里,”翡翠叹了口气。“兰儿,我认为我们应该找妲娜一起去。你知道神父有多么古板、守旧,必须有人能压制住他。”

当天下午,费神父高高兴兴地为兰儿及洛霖证婚,宣布他们从此成了夫妻。翡翠很惊讶神父对兰儿的态度是亲切、和蔼的,但一转向她就变得冰冷、谴责。最后她只有拜托兰儿恳求神父不要告诉席恩婚礼的事。

“拜托不要告诉伯爵,神父。我们会在适当的时候告诉他。”兰儿道。

“孩子,你们今天的婚礼深深取悦了上帝。我就依你们的,我暂时不会告诉伯爵。”

兰儿和洛霖依依不舍地道别。洛霖拥抱着他的新娘。“我是如此地深爱着你,兰儿。我很抱歉让你怀孕。该死,我不知道我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洛霖,是我的错。我不知道只有一次就会怀孕。我不希望你因为这样被我困住。”

“甜美的兰儿,不要责怪你自己。该怪的人是我。我才应该知道要防范。但我一点也不遗憾,因为这样,我们才能这么快结婚,我唯一遗憾的是我们必须暂时分开一阵子。但我会写信给你的,如果你需要我,只要捎个信到我苏活的公寓,我会立刻赶来。”

他们俩再次深深地摊吻。

翡翠在码头边为她哥哥送行。洛霖留了张字条给席恩。“他一定会知道我来过这里。告诉他我只是来送一份报告给他。”

“席恩似乎有本领知道发生的一切事。”翡翠回答。

洛霖面有忧色。

“你不必担心兰儿。费家的女人一向很照顾孕妇。她们会联合起来保护她,我也是。”

洛霖恍然大悟。“老天!我一定是瞎了眼睛,该死,你要怎么办?”

她笑了。“我当然会生下席恩的孩子!我留在葛维史东非常安全快乐。你只需要照顾好你自己。”

洛霖再次拥吻了兰儿。“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兰儿。我会常写信的,记住我爱你!”

兰儿含泪目送洛霖的船扬帆启航。她转向翡翠。“噢,我真难相信我结婚了,洛霖就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他真是我的英雄!”

翡翠也笑了。“是的,而且我们都深爱着他。我非常以他为傲。他绝不推卸自己的责任,而且他全心全意爱着你。坦白说,稍早我一直担心席思会在仪式中出现。”

“噢,翡翠,我真的不敢面对伯爵。你不会介意我回曼莫斯吧?我等不及告诉母亲我的婚姻!我那些堂姊妹会羡慕死了!”

“我当然不介意,”翡翠微笑回答。“我会找一名小厮送你回去。保重自己的身体。”

兰儿离开了约一个小时,“地狱火号”也驶进了葛维史东的港口。翡翠刻意打扮了一番。她换上都柏林的麦太太刚刚寄来的衣物,发现这些衣物明显地较宽松,适合她刚怀孕的身材。她突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席恩订做这些衣服时她甚至还不知道自己怀孕,但席恩显然早预期到了。

翡翠梳好头发,系上和她的绿眸相映衬的绿色缎带,她不得不承认她所爱的男人像是个谜,他的内心始终紧紧封闭,她无法进入。

突然间他已经出现在她面前,她所有的疑虑全消失无踪了。只要席恩和她在一起,他总是对她全心怜惜。她感觉被彻底地宠坏了。

席恩沐浴时,她加入了他。仅仅是看着他,听着他醇厚的语音已带给她莫大的快乐。“席恩,我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带母亲来葛维史东。你相信吗?你们离开一个小时,洛霖就到了。他真希望他也能遇见母亲。母亲会非常高兴。”

“洛霖应该很快可以和她见面。”

“他留给你一份报告……他是这么说的。”

席恩接过信,很快地浏览过。“是好消息。我不知道他为何不等我回来,不过他只是去南贝岛。稍后我会出航加入他,”他的银眸梭巡着她的脸。“你看起来累坏了。你还好吧,甜心?”

不等她回答,他抱着她回到她的床上。他温柔地放下她,平躺在她身侧,将她拥在怀中。“我不会这么快走,我会待到你睡着了。要我帮你揉背吗?”

翡翠的脸埋进他喉间。“不,”她低语道。“我只想要静静躺着,让你的爱包围着我。”

席恩等到她熟睡后,才悄悄起身。他望着翡翠熟睡的身影,为她拂开额前一绺散乱的发丝。他的chún色漾起温柔的笑容,这一刻,他知道翡翠是快乐的。

当洛霖看见“地狱火号”出现在南贝湾时,一颗心惴惴不安。席恩发现了他和兰儿的婚姻,赶来追杀他吗?

席恩对他绽开的笑容显示事实不然。他很满意最近夺走了“海鹰号”,及船上所有的骏马。孟氏航运的另一艘奴隶船--也是最后一艘则已永沉海里,船上的水手由欧家的船接收。

席恩拍拍洛霖的肩膀。“你的报告里提到孟氏航运打算贷一大笔款项,而且是出自你的建议?”

“父亲以为贷款只是暂时的,保险会偿付他的损失。”

“你是个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情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