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情人》

第14章

作者:virginiahenley

孟威廉已经山穷水尽。这些日子以来,他唯一赖以维生的船运可以说是完了。自从圣诞节以后,他一直避免造访巴多码头的办公室,反而整天窝在家里,喝到酩酊大醉。现在他甚至必须卖掉家具来维持家计。全伦敦的人都会知道他已一贫如洗。

杰克是唯一能够忍受他的陪伴的人。洛霖很少回家,连仆人也尽量不露面。

“这真是哑巴吃黄莲!海军居然没收了我们的船--天杀的海军!你父亲和我掌管海军的,我们就是海军!”

杰克为自己倒了杯白兰地。这是最后一瓶了,杰克知道不会再有更多白兰地了,因为杂货店老板已不接受他们的赊帐。

威廉抬起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望向他的女婿。“你知道向我哥哥求助是多么羞辱吗?”

远比不上我。老天,我是他的私生子,杰克无言地在心里道。当我要了你天杀的女儿,终于成为孟家人时,我以为我羞辱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噩运一直接连而来,从不间断。难以相信这一切损失纯属巧合。我原本不认为奴隶船的失踪和我们在台风中失去的船只有关联,但我突然间感到怀疑了。一定是你父亲和敌人--也许就是纽卡尔那个婊子养的密告的!”

“我甚至不信任我父亲的朋友,更不用提他的敌人。他们同样是一丘之貉!你想他安排的的这次新年的拍卖会会有谁出席?”杰克一点也不想再回到波尔大宅,再次当桑德治伯爵众多私生子之一。

“各式各样的人都有。诗人、政治家、贵族。威尔斯王子自然也会出席,不过我可不想把我的收藏卖给王子,他的财务状况甚至比我们更糟。我比较指望的是戴法兰。他会出钱买各种怪异的绘画或素描。”

“据说他奉行黑弥撒!”杰克低语道。

“的确,戴法兰特别沉迷于亵渎基督教的作品。我相信那一幅十二门徒的画像一定会卖到好价钱!昼中的他们是如此野蛮。”威廉轻笑道。

“我倒认为罗特南的春宫画会责到更好的价钱。虐待的对象只有在女性时才有意思。”

“的确,性虐待是最叫人唤起的。”威廉想象那幅景象,口水像要流出来了。他决定稍后就去找一名女仆纾解一下。

席恩小心地计划这趟旅程,决定在新年前夕抵达伦敦。英伦海峡的天候及风浪始终很配合,直至最后一个晚上。一场挟带着雷电的风暴袭来,将“地狱火号”拋掷在滚滚巨浪之中。

一整个晚上,席恩忙碌地上下甲板,将全副心思放在两名女人之上:翡翠及“地狱火号”。船上没有人入唾,更不用说是翡翠。她哭喊着自己不应该来的。天亮时风暴平息了一些,但海面仍然不平静。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席恩两次命令她到下面的舱房。

她泪流满面。“如果我会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席恩的脾气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他硬是将她抱起,带下舱房。“没有人会死。别可笑了,翡翠。”

她紧攀着他,汲取他的力量及安慰,令席恩几乎失去了男子气概。他拉开被单,为她盖上。“你需要睡个觉,好好休息。”

“我睡不着!”

“你必须!数个小时后,我们就会往伦敦安全登陆。信任我!”话一出口,他几乎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他走到柜子前,取出妲娜给他的瓶子。他倒了半杯酒,送到她chún边。“喝下去,它可以让你平静下来。”

“那是什么?”

“妲娜的特别葯方,从来不会失效。”他看着她喝下加了鸦片的酒,如此地温驯、信任。她的身躯一直颤抖个不停,但她非常坚决地喝完了酒。席恩坐在床边,握住她的手。他看着她的恐惧逐渐逝去,她的眼睑逐渐合上。他的拇指抚弄着她的手,耐心地等待她睡着。

当她终于睡着,他将她的手臂塞到毛毯下,站在床边凝视着她。他的船似乎在嫉妒他对这名女子的关心,猛地剧烈摇晃起来。席恩低咒出声,但在离开翡翠之前,他俯身在她的眼睑上温柔地印下了一吻。

七个小时后,翡翠仍在熟睡,浑然不觉席恩将她抱下船,用她的天鹅绒斗蓬裹着她后,上了马车。

马车转过史特拉街时,雪花开始飘了下来。但席恩一点也不觉得冷,他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他已经说了再见,现在只是要将她安然送抵目的地。他阴郁的思绪全在波尔大宅桑德治伯爵举行的新年拍卖会上。

马车停了下来。席恩生了整整一分钟之久,才踏出最后一步。他打开门,银眸里毫无感情,将那名熟睡的女子抱在怀中。

门房贝顿已经在孟家做了十年事,总是臭着一张脸,但当他看见这名黝黑、危险的男人抱着威廉先生的女儿站在门口时,他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任由那名撒旦般的男子抱着大肚子的小姐走进屋内。

席恩轻柔地将熟睡的翡翠放在长榻上,彷佛那是他最珍惜的宝贝,而后他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贝顿勉强鼓起勇气,追到门口问:“这是怎么回事?”

席恩拎着翡翠的行李箱走回来,放在门口,警告道:“好好照顾这名女子,贝顿。”他由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给他。信是写给孟威廉及罗杰克的,信中明白指出如果翡翠出了事,他会亲手杀死他们,送他们下地狱。

席恩转身消失在雪花中。

贝顿讥诮地喃喃道:“新年快乐。”心里明白这个新年是不可能快乐得起来了。

波尔大宅灯火通明。穿著黑色燕尾服的基尔特伯爵从容地走进室内。大厅里挤满了人,觥筹交错,烟雾弥漫的室内不时传来男性婬邪的笑声。一面墙上醒目地挂满了春宫昼、画及素描,显然是这次拍卖的主角。

基尔特伯爵在一根大理石柱子旁站定,面无表情地打量着室内,评估有多少达官显要出席,对身后猥亵婬秽的春宫画甚至没有多瞧一眼。

威尔斯王子经过他面前,冷淡地打了声招呼后,注意力随即转向他的朋友邱其尔。“我得说孟家兄弟的婬秽收藏足以贴满卡顿宫的每一面墙!”

席恩漠然的目光扫过桑德治伯爵孟伟翰身上,继续寻找他另外两名复仇的对象。他看见孟威廉正在和魏利特说话。这真是人讽刺了。孟威廉不知道魏利特正是造成他今日处境的元凶之一吗?席恩并不惊讶看见魏利特出席拍卖会。虽然他是个保守的改革派,但也是享乐主义者,及春宫画的收藏家。

基尔特伯爵知道他挑的场合再适合不过了。这些败絮其内的显贵人士不但不会同情孟家兄弟的羞辱,反而会落井下石地予以嘲讽。

他的心中狂喜,等待着最合适的出击时刻。不久后,杰克加入了威廉,一起站在王子身边,成为男人注目的焦点。席恩走向前。

“我似乎应该敬你一杯。你的女儿即将生下你的第一个孙子,”他转向杰克。“我知道他无能,因此我代他完成了这项丰功伟业。永远不要低估爱尔兰人。”

大厅内陷入一片死寂。基尔特举高了手。“不必谢我了,绅士们,这是我的荣幸。”

席恩转身走向大门,群众立刻让开让他过去,每个人目睹这一幕都兴奋不已。这桩丑闻足够提供他们数个月闲聊的话题,而且他们绝对会大谈特谈!

翡翠被困在噩梦中,而且似乎她怎样拚命挣扎,就是无法逃出来。她被牢牢箝制住了。

她梦见她回到波曼宅邸,无论她怎么尝试,就是无法醒过来。她挣扎着站起来,有好一晌神智仍不是很清楚,而后她逐渐明白她不是在作梦。她否认这项事实,无法相信。不!这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

她的心绪混乱不已,她以手抚头,试着要厘清脑中的混乱。她惊恐地看着周遭。她最后记得的一件事是在风暴中。我怎么来到这里的?席恩呢?

她坚持相他一齐航行到英格兰,实在无法料到自己会回到波曼宅邸。她肚子里的孩子突然翻了个觔斗。翡翠知道自己要吐了。

她勉强扶着栏杆上楼,走到浴室的水槽旁。她摀着肚子,吐到没有东西可吐,感觉像要把胃全掏空了。那阵呕吐感逐渐地消失了,但她心里却更难过。

翡翠听见有人走近。她挣扎着站起来,猜想是女仆来帮助她。她转过身,迎上罗杰克苍白的面容,看见它愤怒、憎恶地扭曲。

“你这个臭婊子!姓欧的说等你的肚子里怀着私生子时就送你回来!你一点也不知道羞耻吗?不忠的婊子!”

翡翠的脸色苍白如纸。她的双手护着肚子,像是要保护孩子不受他的伤害。杰克在说谎,席恩绝不会对她做出这么残忍的事!

“滚出去!我绝对不会接纳你!我不接受姓欧的杂种!”

翡翠拒绝表现得像只怯懦的老鼠。她挺直身躯,骄傲地道:“你不会有那个机会,罗杰克!基尔特伯爵是个了不起的爱人!你太可笑了,竟认为我会让你碰我!”她转过身,有尊严地离开浴室。

“你别想把他的爱尔兰私生子栽在孟家人身上!我会先毁了他!”

站在楼梯顶的翡翠惊慌地转身,发现杰克已经追了过来,及他邪恶的意图。时间及动作彷佛静止了,她看见他伸出手臂,将她推下楼。翡翠伸手抓住栏杆,拚命地阻止自己跌下去。

她感觉到他的手再次残忍地推向她的背部,她的身躯往下坠落。她倒向栏杆,拚命抓住,但她的脚已滑下阶梯,右脚扭曲成不自然的角度。翡翠听见骨头断裂的声音,痛苦地尖叫出声。

“这该死地是怎么回事?”她父亲的怒吼响起。

在一片痛苦的红雾中,她看见孟威廉可恨的身影站在楼梯底部。肥胖的贝顿站在她身后,对刚刚看到的这一幕瞠目结舌。他试着将另外两名女仆打发走。她们刚刚看到且听到了一切,但他似乎无法把话说出口。

“找医生来。”孟威廉道。他憎恶地看着翡翠,但还是尽了父亲的职责。

贝顿打发一个女仆去找医生,另一个为小姐铺床。

“不能在我的房间!”杰克恨声道。“这个女人不是我的妻子!”

“带她去仆人区。”威廉命令道。

女仆在厨子的房间铺好了床,当杰克走向翡翠要将她抱起时,她对他吐口水。“别碰我,你这只谋杀的猪!”

最后是由厨子汤太太抱她到床上,为她除下衣物,并找来一件她昔日的睡衣。翡翠的脚痛得像是被烙铁烙过,但她最担心的还是她的孩子,不是她的脚。汤太太问了一下她的情况,检视下体是否流血。证实没有之后,两人都衷心感谢上帝。

孟威廉气坏了。如果欧席恩走进拍卖会说那番话时他手上带着枪,那个爱尔兰猪早就死定了,而且没有任何法院会判他有罪!比他女儿所遭到的羞辱更甚的是,他明白欧席恩就是造成他今日濒临破产局面的元凶!当那双银色的眸子盯着他,嘲弄地说出:“永远不要低估爱尔兰人!”孟威廉知道他所有金钱上的损失都肇因于欧席恩的复仇!但天杀的欧席恩不是唯一懂得复仇的人,他会教他一课,让他后悔曾经招惹他!

医生的到来打断了孟威廉的阴谋计划。发现那个女仆竟请来孟家的家庭医生时,他沮丧不已。随便哪个医生都可以接合断骨的。施医生对孟家的事太清楚了,但他很快明自施医生可以成为盟友。

“听说出了意外?”施医生问,由威廉看向杰克。“看起来你们两个似乎部需要镇静剂。”

威廉斜瞄了女仆一眼。“进来图书室谈吧,医生。还有你,杰克。这也关系到你,不管你是多么想撇清。”

威廉关上了图书室的门后道:“我的女儿跌断了腿,需要接骨,但这不是我们担心的事。她怀孕了,而且看起来产期已近,”威廉斜瞄向杰克。“这不是她丈夫的孩子。我希望你除去小孩。”

“除去?我想孟先生不是真的在建议一桩谋杀的罪行吧?”施医生慢条斯理地道。“不过如果你只是希望孩子被带走,那倒是可以安排--只要价钱合理。”

天杀的!做什么都要钱!孟威廉的怒气更甚。他一定要姓欧的付出代价!

“我去看病人。”施医生道。

威廉带施医生去仆人区,似乎一点也不觉得让别人知道他把自己的女儿安置在仆人区有什么好羞愧的。

汤太太刚刚安顿好翡翠。躺在床上的翡翠看见来的是施医生时,畏缩了一下。她还记得小时候几次受伤,他处理伤势总是非常粗鲁,毫不在意他是否弄痛了病人。

施医生俯身望着她庞大的肚子,毫不掩饰眼里的轻蔑。终于他自医葯袋里取出固定骨折的带子,开始拉直骨头。尽管翡翠一直强忍着痛,但终究还是忍不住痛呼出声。

“怎么了?”施医生冷冷地问。

“很痛。”她咬着毫无血色的chún低语。

“当然会痛,骨头断了。”他直率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情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