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情人》

第15章

作者:virginiahenley

接下来的一星期,洛霖忙着打理一切。办公室里已经没有关于他犯罪证据的文件留下。他终止了在苏活的公寓租约,打包好行李,买了去利物浦的车票。那儿到爱尔兰只有四小时的海程。

虽然他不知道未来会如何,但他肯定是比他过去的人生好多了。他急于迎向未来,拋开过去。他已经数个月不曾看到兰儿,对她的思念是一天比一天加深。他环顾着周遭的房间。这是他待在这里的最后一晚了。

敲门声响起。洛霖打开门。来的是波曼宅邸的厨子汤太太。他自然假设汤太太是他父亲派来找他的。

“晚安,汤太太。如果是我父亲派你来找我的,恐怕你是白白浪费时间了。”

“不是的,洛霖少爷。是翡翠小姐。”

“翡翠?”洛霖问,茫然不解。

“她派我来找你。”汤太太低声道,几乎害怕说出来。

“她在哪里?”

“波曼宅邸,洛霖少爷。”

“波曼宅邸?该死地她在那里做什么?”洛霖咄咄逼人地问道。

“她……的情况很糟。她已经回来一个星期。拜托,洛霖少爷,不要说出是我来找你的。”

洛霖抓起斗蓬。“我们走。”

“他们把她安置在仆人区。施医生为她接上断腿。”

“她跌断了腿?怎么发生的?”汤太太一开口都令他更惊惶。

“我不敢说,洛霖少爷,不过她先生的脾气真的很恶劣。”

他们叫了辆马车,尽快赶回波曼宅邸。到达后,汤太太悄悄绕到屋后的仆人入口进屋,洛霖则走向前,用力敲门。讽刺的是,他原以为他再也不会踏进这个家。

贝顿开门看到他似乎很高兴。

“是真的吗?我妹妹在这里?”洛霖追问。

门房带路到厨子的房间时,洛霖的怒气不断上升。当他看见翡翠白着脸躺在床上,挺着个难以置信的大肚子时,他几乎失声哭泣。他握住他妹妹的手。“翡翠,老天!他们究竟对你做了什么?”

翡翠感激地回握住它的手。“洛霖,我怀着双胞胎。”

洛霖无法置信地张大眼睛。“欧席恩拋弃了你!那个复仇狂的混蛋并不满足于利用我来报复他们,他还得利用你,我会杀了他!上帝助我,我会杀了他!”

“不,洛霖!不要再有更多的报复了,我求你!”

“我不知道你在这里。我正要去爱尔兰的路上,”他烦躁地扒了扒头发。“你不能留在这里。但你现在的情况也不可能和我一起旅行。”

她畏缩了一下,掀开被单,露出固定左腿骨折的夹板。“不管我有多么痛恨,显然我必须在这里多待一会儿--至少待到我的孩子生下来。施医生来过两次,他会为我接生。一旦我阵痛开始了,汤太太就会去找他。”

“汤太太暗示是罗杰克害你断腿的。”

“他试图把我推下楼,让我流产。后来是父亲阻止他,并派人去请医生。”

突然间,稍早已经离开洛霖的愤怒及恐惧全都回来了。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他如此无助脆弱的妹妹。

“洛霖,我把小孩生下来,而且脚复原得可以旅行时,我要你带我去威克娄找母亲,她说如果需要她帮忙,一定要让她知道。”

孟洛霖心中的愤怒高涨。他会去爱尔兰,但目的地是来思城堡,不是威克娄。他会要那爱尔兰混帐对翡翠负起责任!欧席恩将孟家弄得破产,自己却逍遥地享受基尔特伯爵的财产及头衔!洛霖发誓要他付出代价。

洛霖的内心挣扎不已。他不想把翡翠留在她狠毒的丈夫罗杰克身边,但他明白自己在这里帮不上忙。翡翠看起来就快分娩了,而他的行动必须要快。洛霖下定了决心。

他亲吻翡翠的额头。“我爱你。试着休息一下,恢复力气。”他离开去找贝顿。

“罗杰克在这里吗?”他咄咄逼问,几乎无法克制他的狂怒。他需要找人发泄怒气,而罗杰克是最完美的对象。

“他不在,少爷,这个星期我们很少看到他。”

洛霖满怀挫折地咬着牙关。“我父亲呢?”

“我正在等他,他通常很晚才回家用餐。”

洛霖走到厨房,将二十镑交给汤太太。“这是我身上所有的钱,如果翡翠有任何需要,为她做到。如果施医生无法在她分娩时赶到,你可以另外找医生或产婆。不要让我父亲知道你有这笔钱,不然他会拿走。”

洛霖打开前门,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好运气。罗杰克正缓步走上阶梯。

生平第一次,洛霖感到噬血的慾望,而那种感觉是醉人的。他等到罗杰克走到最顶端的台阶,一拳用力挥出,重重击在他的脸上。罗杰克往后倒,滚落台阶。他倒在地上,一脚不自然地扭曲。

洛霖举起穿著厚靴子的右脚,毫无悔意地踩在罗杰克的膝关节上,直到听见骨头断裂的声音,接着他俯身揪着杰克染血的领带。“下一次我不会要你断腿,罗杰克,我会要你断掉命根子!你最好不要再碰翡翠一根指头!”

教会洛霖逞勇斗狠的人在莱思城堡孤零零一个人度过这一天。自从他由英格兰回来后,就没有人敢接近他。堡里的大小仆人,由管马厩的小厮到管事的柏克都想知道翡翠为什么没有一起回来,但伯爵阴冷晦暗的表情使得没有人敢问这个问题。

席恩避开了每个人,将自己筑在阴郁沉默的墙后。他对所有接近他的人沉默以对,其它人只好避开他,尊重他想要独处的心愿。

他跨骑在“恶魔”上,视而不见地驰骋在山坡上。冰冷的雨水已转变成冰雹,打在他的脸上,但他依旧疯狂地往前骑。沈浸在自己黑暗的思绪里,他对外界的一切毫无感觉。他将翡翠拋弃在伦敦,但她的影像却纠缠着他不放。在每个清醒的时刻都有她,当他好不容易入睡后,他的梦里则充满对她的需要。他被困在自己编织的牢笼里。他自孟家偷走了她,并使她成为他完美的伴,却在最后拋弃了她!

信任我!他曾一再这样告诉她。而她不只是付出了她的信任,还有她的爱。对自己的极度轻蔑,直至他可以尝到那苦涩的滋味。他无法原谅自己,他的灵魂像是被黑暗吞噬了。

突然间他大声咒骂,随即大笑自己的愚蠢!沉溺在无用的自怜及回忆中无法令他尊敬自己。他了解自己,并必须接受这样的他。说比做容易,我用谎言及背叛回报了她的爱,他再次沉浸在黑暗的思绪里。他没有爱人的能力,翡翠离开他也许会比较好。

终于,浑身湿透、寒冷到骨子里的欧席恩回到莱思城堡。这里恶劣的天气正适合他的思绪,纯粹是因为“恶魔”已经受不了,他才踏上归程。

他为马匹擦拭身躯时,马厩小厮始终离得远远的。他由后门走入葛维史东,再走向厨房。仆人看见他登时做鸟兽散,走道上空荡得只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他走进餐室,惊讶地看见雷蒙坐在火炉前等着他。

“穆罕默德不来就山,山只好来就穆罕默德了。”雷蒙讥嘲地道。

席恩的脸上毫无表情,银眸半闭。

“你为什么避开我?”雷蒙间。

“我不是适合的同伴。”席恩直率地回答。

“她在哪里?”雷蒙追问。

席恩抬起视线,直视着他父亲。“她已经回到了家人的怀抱中--肚子里怀着个爱尔兰杂种。

“为什么?为什么?”雷蒙厉吼道,怀疑他一点也不认识眼前的男子了。

席恩瞪着他的父亲。他的理由应该是很明显的,连三岁的小孩都能明白。“他们藉由你的女人使你受苦,我只是以牙还牙。”

“不要说你做了这么可怕的事是为了我!”

“不是为了你,是为了她,艾琳是我们所有人的灵魂,她是我们生命的中心。我在她的墓前发下神圣的誓言,我要藉由他们生命中的女人来复仇!”

雷蒙抓起火叉,彷佛要用它敲他的儿子。“这种邪恶的手段只是亵渎了她的回忆!你的母亲是所有美好、善良的化身。她正在天堂哭泣你以她的名义做了这样的事。我要我的孙子--她的孙子--就算你不要,”他放下火叉大喊。“柏克,带我离开这里!”

席恩全身赤躶地站在卧室的炉火前,额头忱着橡木壁炉。火焰霹啪作响地跳跃,像是嘲弄着他黑暗的思绪。他已经喝下大半瓶的威士忌,却还可憎的清醒。

“凯蒂!”他吼道,随即明白她不会过来服侍他。自从他由英格兰回来的那一晚,发现摇篮放在主卧室里,他们大声叫骂了一场之后,他就不曾再看过她。似乎是为了惩罚他命令她移走摇篮及所有翡翠的东西,她紧抿着chún。完成他的吩咐,但从此避不见面。

席恩的内心有如刀割。他需要碰触属于翡翠的东西。那份需要是如此强烈,他翻找着抽屉,好不容易才找到钥匙。他快步越过房间,打开门。

房间里似乎还残留着她的香气。他打开衣柜,知道里面放着她美丽的丝料睡衣。他几近虔诚地将它贴在面颊上,但他的手指触及的是某种坚硬冰冷的事物。

他感觉作呕。他的心里大声否认他所看到的。他用力拉开抽屉,将东西带回到他的房里,枕在丝料及蕾丝当中的是他送给她的钻石及翡翠--为了平抚背叛她的罪恶感。冰冷的恐惧啃啮着他的心。他拋下她身无分文地在伦敦,甚至无法养活自己及她的孩子!

洛霖在都柏林下船,租了一匹马,往葛维史东驰去。一路上雨势不断,但那丝毫浇熄不了他心中的熊熊怒火。看见那栋壮观的大宅邸时,他已经准备好大打一架。

已经很晚了,但屋子及马厩仍然亮着灯。他下了马,认出刚走进马厩的高大人影。欧席恩。

洛霖拋下缰绳,并未试图抹去眼前的雨水,挥拳朝吃惊的席恩扑去。他的拳头击中了席恩的下颔,两人一起倒在地上。他们翻滚着身子,洛霖努力要再击中席恩一拳,席恩则竭力避开他愤怒的拳头。

席恩不想伤害洛霖。这个男孩绝对不是从小和费、莫两家人打架长大的席恩的对手。他并未试图还击,他滚到一旁,分开两人,抓了根干草叉站起来,他用干草叉指着洛霖,逼他后退。洛霖不停地咒骂。

“你这个禽兽,我原本很尊敬你的!”

“我原本也尊敬自己!”席恩的语音低沉嘲弄。

“我可以了解你复仇的决心,我甚至可以体谅你藉由翡翠来羞辱他们的做法,但你天杀地不应该拋下她一人,没有保护,我是来找你算帐的!”

“不是翡翠派你来的,”他平板、了无生气的声音道。“她太过骄傲了。”

“是谁教她的?”洛霖恨声道。

“她不接受我的钱,她把它们退回来!”

“老天,她的处境十分危急,她已没有选择!”

席恩握着干草叉的手放松下来。“你该死地是什意思?快告诉我,洛霖!”

“把那天杀的东西放下来!”

席恩丢下干草叉。“回屋子来,你全身湿透了。”他卸下洛霖的鞍袋,吩咐小厮来照顾他的马匹。

洛霖在炉火前脱下湿衣服。席恩给他看那些珠宝。“这些是翡翠的。相信我,直到今天,我一直以为她把它们带在身边,”席愚回想起他们为这些珠宝争吵过。他清楚地记得要她承诺留下它们。你没有属于自己的钱,这串项链可以给你一些财务上的保障,他警告过她。但她的回答接着响起:我亲爱的,你是我唯一需要的保障。

洛霖直视着他。“如果她早知道你带她回波曼宅邸,她一定会带走那些该死的东西!你没有告诉她,对不对?”

席恩几乎想回答:“那样比较仁慈,”但他咽了下来。那并非仁慈,只是比较容易。“今晚我发现珠宝后,我已经派人去曼莫斯召集‘地狱火号’的船员,我们明天一早出航。”

洛霖松了一大口气,至于是他说服席恩,或是席恩自己做决定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要回去接翡翠。但洛霖和他之间还没有结束。终于欧席恩这次是站不住脚的那一方,这种感觉是如此美好。

“你冷酷无情地追求复仇,可曾想过他们会怎么对翡翠吗?”

“那些天杀的孟家人不是她的对手!”

“是吗?他们杀死你哥哥的那一晚,你是他的对手吗?约瑟是吗?”

席恩抓起一旁的空酒瓶,往壁炉砸去。“翡翠是他的女儿,她对他应该是珍贵的!”

“珍贵?”洛霖笑了。“明显地她从不曾告诉你她和我父亲在一起的生活。她一再被责骂、惩罚、控制,无时无刻,直到他让她精神崩溃!她在父亲的命令下嫁给罗杰克,因为她无法反抗!她过的是监禁终生的生活!”

席恩的血液发冷,翡翠从不曾抱怨过得不好,但他就是知道。翡翠和他一样被剥夺了每一分的自由。因此他一直以解放她的桎梏为乐。看着她逐渐觉醒,变回他们初识时那名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情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