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情人》

第16章

作者:virginiahenley

席恩不在“地狱火号”掌舵时,就是在甲板土来回踱步。他们抵达伦敦码头时,他走过的路至少可以跨越半个英国。他知道他是在和时间竞赛,并一再希望能够在翡翠生产前抵达。他想要带她离开波曼宅邸那个疯人院,带她到他们在公园路上的美丽屋子。他们曾在那里度过如此美好的时光!最重要的是,他想要在她生下它的孩子时在场。他知道他必须补偿他对她所做的一切。每个人的生命都会有个转据点,某个认清自己的时刻,而这就是他的。

“地狱火号”下锚时已经是凌晨两点。三点时,黑色大马车载着他们到了孟家的波曼宅邸。席恩率先跳下车,大步奔上阶梯,握拳用力捶门。

贝顿由睡梦中惊醒,匆忙出来开门,心想是他的主人回来了,但出现在门口的并不是孟威廉,而是他最痛恨的敌人,他显然正打算像上次一样不待邀请,径自闯进屋里。

“你不能进来!现在是凌晨三点!”

席恩克制揍人的冲动。“让开,”他平静地道。“我拥有这栋屋子的地契。现在它属于我了。”

贝顿说不出话来。他后退一步,不只让欧席恩进入屋内,还包括陪伴他前来的一男一女。

“立刻带我去见她。”他平静地命令道,但语气里蕴涵着致命的威胁。”

“是的。这边走,爵爷。”贝顿的脸庞羞愧地胀红,因为这栋屋子的大小姐竟住在仆人区。

席恩走进那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房间,一颗心沉到了谷底。他来得太迟,没有赶上翡翠的生产,由房间的样子看来,似乎一切都太迟了。他们的到来吵醒了坐在床边熟睡的仆人,但被绑在床上的女子甚至没有动一下。一名婴儿--他的孩子--伏在她的rǔ房上熟睡着。

“点亮灯。”席恩命令那名仆人。

他来到床边跪下,握住翡翠软绵绵的手。灯点亮了,照出他所恐惧的事。翡翠病了,她的脸色苍白如纸。他拂开她额间潮湿的发,感觉到她的热度。

他是如此愤怒他心爱的女士竟躺在脏污的被单上。他听见身后的柏克惊呼出声。“天呀:”这一刻他只想冲出去杀了翡翠的父亲及她名义上的丈夫!他们居然如此对她!但他强自压抑下嗜血的渴望,现在他唯一能想的是翡翠及他们刚出生的孩子。

他听见身后凯蒂颤抖地吸气道:“我们需要牧师。这个小女孩刚刚吸进了最后一口气。”

她的话令他立刻采取行动。他夺走凯蒂怀中的女婴,俯望着她微青的脸庞。他迅速地低下头,开始度气给她。“我们不需要牧师,今晚不会有人死去!”

小女婴开始轻浅地吸着气,自鬼门关前救了回来。席恩将女婴交还凯蒂。他解开系着翡翠足部的布条,急切地道:“我们必须带他们离开这里。”

熟睡在母亲胸前的男婴醒了过来,大声啼哭。席恩硬将他抱离母亲温暖的怀抱,塞到柏克手上。

“替我开路。”他道,将翡翠抱在坚定有力的怀中。他抱着翡翠下楼,出了前门,他感觉像是得回他最珍贵的宝物,而且那是因为无知才丢掉的。

他极其温柔地将翡翠放在马车座位上。

翡翠睁开眼睛,随即又闭上,喃喃道:“不要又来了!”

她的话刺伤了席恩的心。他知道她的情况并不适合移动,然而他担心的不是她的腿,而是她的生命。他知道翡翠是在为他犯的罪付出代价,而他想要大声痛骂上天的不公平。

柏克将他抱着的男婴交给凯蒂,登上了驾驶座。席恩伏在马车地板上,尽可能静止不动地抱着翡翠。由波曼宅邸到公园路这段路大约只有数分钟,但席恩却感觉像是数小时。

他们的到达立刻唤醒屋子里的仆人。席恩召来所有的仆人,分派他们工作。管事去找医生,其它人在各个房间里生火、煮热水,及准备床铺。

席恩将他珍爱的人放在雪白的被单上。他沙嘎地喃喃。“不会有事的,吾爱。相信我!”他的银眸扫过翡翠及婴儿,并决定事情的优先次序。他痛苦地转向凯蒂及柏克。“代我照顾她,”他痛恨将翡翠交给其它人照顾,但他别无选择。他的小女儿更加需要他。“我需要威士忌。”他告诉柏克。

席恩抱着婴儿到客厅的炉火前。他小心地解开包裹着她的布料,看见他奄奄一息、肤色发青的小女儿,他冰冻的心像是融化了。

柏克送来了威士忌。席恩倒了一些在掌心,在火前烤暖,而后开始揉在婴儿的肌肤上。

他先由她小小的胸部开始,再翻过她的身躯,按摩她的背部。他温柔的手指抚弄她的手脚、臀部,再从头由她的肋间开始,藉此刺激她的血液循环。

一个小时后,女婴身上那可怕的青色开始褪去,代之以骇人的红色。席恩咒骂自己太过笨拙了。他揉得太用力了。

他将婴儿抱在臂弯里,走向厨房。“这里有牛奶吗?”他问女仆。

“农夫每天送新鲜的牛奶过来,爵爷。”

“我需要消毒的布料,亚麻料的最好。”

女仆开始烧水,离开去取一堆亚麻布料回来。布料在热水中烧煮时,她道:“夫人生了双胞胎,你可能会需要个奶妈,爵爷。”

“为什么我没有想到呢?你能够帮我找一个吗?”他急切地间。

女仆微笑,很高兴主人接纳她的建议。“引介厨子及仆人的职业介绍所也提供这种服务。英国女人从不亲自喂奶,爵爷。”

席恩端着一杯牛奶及干净的亚麻布巾回到起居室的炉火前。他倒了点威士忌到酒里,用亚麻布巾沾湿。他扳开婴儿的嘴巴,开始一滴、一滴地喂他的小女儿。

突然间她呛住了。席恩全身僵住并吓坏了。他翻转她的身躯,开始拍打她的背部。一小块黏液由她的喉间掉出来。他的女儿接着吸了一大口气,开始抽抽噎噎地哭泣出声。

“好女孩。爸爸的小女孩。乖,该用早餐了。”

柏克走进起居室。“老天,听到这声音真令人安慰--如果我能让这个小伙子闭上嘴。”

“厨房里有牛奶,早上我们就可以找来奶妈。那个天杀的医生来了吗?”

“他会在天亮后到。有钱的医生一向自己订规则。”

席恩炽热的目光搜索着柏克。“她怎样了?”

“凯蒂说她失血过多。翡翠非常虚弱,而且筋疲力竭,但至少现在她已经干净了。”柏克没有告诉他翡翠仍发着高烧,而且呓语不断。

席恩一滴滴地喂他的女儿牛奶,辛苦地喂完了四分之一杯后,才认真细看了他的另一个孩子。他是个男孩!他拥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至少今晚是。

过去他那些可笑的信念现在全消失无踪。席恩低头看着他臂弯中的小女儿,知道天地之间确实存在一个慈悲全能的上帝。他对自己过去的愚蠢摇摇头。此刻,拥着他命若游丝的小女儿,他开始诚恳地对上帝祈祷,敞开他的心,接受上帝的爱。

过去他是个多么自以为是的猪呀,竟坚持他的心里已没有爱存在。这一刻,他的心里满盈着爱,受泉涌而出。他深深爱着这个女子及他的孩子。全心全意地以他的灵魂来爱他们。他的爱是永恒的,永无止尽:他的爱取之不竭,并且永不终止。

当他的小女儿终于睡着后,他紧紧地抱着她。他并没有欺骗自己。她生存的机率并不高。她太过瘦小、也太过脆弱。她会需要不断的爱及照顾,即使那样,也无法确保她能活下来。他的母亲就是双胞胎之一,而她的的挛生哥哥并没有存活下来。

席恩抱着熟睡的女儿进到卧室,将她放在大床上。他的手搭上凯蒂的肩膀。“你去睡个觉,休息一下。我来接手。”

凯蒂拒绝离开。

“凯蒂,我是认真的。你累得倒下来对她并没有用处。”

“我再过一会儿就去休息,”凯蒂让步道。“现在已经有一堆干净的亚麻被单可以替换。我也要女仆把法兰绒被单撕成长条,当做尿布。”

“谢谢你,凯蒂。”

“我还要你那个花俏的法国大厨做大麦水。对病人来说,再也没有比大麦水更好的东西了。但你相信吗?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做!天杀的大笨蛋!我现在要去监督他,确定他没有搞错。”

席恩坐在翡翠旁边,随即惊惶不已。她的脸已不再苍白如纸,取代的是可怕的潮红。她紧闭的眼睑浮肿。她不断地在枕头上摇着头,喃喃呓语着听不懂的话语。他的手背轻触她的面颊,证实她正发高烧。尽管凯蒂已为她擦拭过身体,她的热度并没有下降。席恩决定再做一次。

他端了盆微温的水及海绵放在她床边。席恩一直对她说话。“显然是凯蒂为你换上这件素净的睡衣,但现在我必须脱下它了,我的小美人。你会比较凉快,而且只有我知道你偏好躶睡。好了,这样好多了。”他触及她腿上脏污的绷带。如果他为翡翠擦完身躯,那个天杀的医生还没有来,他会自己取下绷带。

他无比温柔地用海绵擦拭她的脸及喉咙,一遍又一遍,直至它们的温度降了下来。而后他擦拭她的肩膀及手臂。他注意到只要他一直对她说话,翡翠就会平静许多。他擦拭她的双峰,注意到怀孕更增加了她的美丽,它们变得更加浑圆、丰满,平滑如缎,玫瑰色的蓓蕾润湿。

“你是如此的美丽、翡翠吾爱,我的爱尔兰美人。一日一你复原得可以旅行,我就要带你回家,你做得实在太好了,吾爱。你说过会给我一个儿子,现在不但给了我儿子,还有一位美丽的小女儿!”

他温柔地擦拭她刚刚生产过的小腹。“没有妊娠纹。感谢妲娜的灵葯!”

他擦拭她没有受伤的那只脚,温柔地用亚麻布巾拭干。他感觉她的体温似乎下降了一些。

他打量着她右脚上脏污的绷称,并下定了决心。“我会试着不伤害你,吾爱。我会努力不再伤害你。”他在航海时曾多次接过断骨,在这方面并非生手。

他解开绷带,手指抚过她并未红肿的大腿。她并没有畏缩。显然她的大腿骨并没有受到伤害,不需要用夹板固定。但她的小腿就不然了。它由膝盖肿到了足踝。明显地,她折断的是胫骨。席恩只能祈祷它不是复杂骨折。他温柔地拭过伤处,擦干,再将亚麻被单撕成许多长条,一圈圈地绑在骨折处固定住。

医生终于姗姗来迟。布医生先自我介绍一番,敷衍地检查了一下翡翠的伤腿,结论是伤处被处理得很好。

“大多数断骨会自然愈合,也有的不,”布医生高傲地道。“如果她六个星期内不动到伤腿,它应该会愈合。”

“她发着高烧,医生,我应该怎么帮助她退烧?”

布医生量了翡翠的脉搏及温度。“产褥热是极常见的。一般来说,得到好的照顾及保持干净的人比较有机会复原,疏忽照顾的产妇致死的机率较高。但有时却刚好相反。”

席恩必须压抑住勒死布医生的冲动。他只会发表一些陈腔滥调,明显地无意做任何事。他继续发表席恩早已熟知的高论。

“这次的生产比较复杂,因为牵涉到双胞胎。她极可能大量出血。如果她没有恢复--”

席恩截断他的话。“她会恢复的,布医生。告诉我怎样才能让她较快恢复。”

“你可以试着让她喝点东西,我也会给你镇静剂。既然我在这里,我最好也看看婴儿。”

突然间席思不希望他对他的孩子发表他的高论。“这样就好了,医生,我应该给你多少诊疗费?”

布医生瞄了大床上那名瘦小的女婴一眼。“我倒觉得看起来并不好。基尔特伯爵,你是个聪明人,我相信你能够面对事实。双胞胎通常只有一个会存活下来,另一个则无法保住。即使是一般健康的婴儿,死亡率也很高。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这名婴儿不可能活下来,有时候死掉反而是一种福气。”

“出去。”席恩简洁地道。他闭上眼睛。老天,你一定要这样考验我不使用暴力的决心吗?

“柏克!”他大吼。

柏克应声出现,将怀里抱的小少爷放在床上。

“送医生出去--在他的骨头还没有被我拆散之前!”席恩平静地道。

席恩祈祷昏睡中的翡翠没有听见布医生的话。他知道她听得见,她一直对他的说话有反应。他试着以自信的语气安抚她,尽管他心里一点信心也没有。“我们的孩子就在身边,和我们在一起。他们已经吃饱了,现在正在小睡。我要喂你喝些东西,你的嘴chún好干涩。”

他会先用冷水。如果她喝下去了,再改换大麦水。他在床边各放了一杯,而后开始思索怎样她才不会呛到。他取走她的枕头,小心地坐在她身后,背抵着床头板。他尽可能温柔地抬起她的肩膀,直至她半倚在他胸前。

翡翠的头自然地偎着他的肩膀,彷佛她找到了最舒服的位置。席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情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