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情人》

第18章

作者:virginiahenley

琥珀乘坐自己的马车来到葛维史东。豪华高雅的车厢,雄伟神骏的骏马,加上穿著银色制服的马车驾驶,整个排场有若公爵夫人出游。马车上堆满了给她的三个孙子的礼物,包括了她的女儿翡翠及儿媳妇兰儿的礼品。

洛霖抱着他的儿子,骄傲地走进客厅。琥珀亲吻他们父子,突然间开始哭了起来。

“别哭,母亲。这是个快乐的场合。”

“已经如此地久。”地无助的低语道。

洛霖将婴儿交给兰儿,拥抱着他的母亲。

“我知道你会是全世界最好的父亲。”琥珀笑中带泪地道。

“才不,”席恩开口了,挤走洛霖,让琥珀看他的儿子。“我才是全世界最好的父亲。”

琥珀看着这一对父子,不再流泪了。婴儿有着漆黑的头发及银色的眼眸。“他活脱脱是你的翻版。”

“上帝帮助这个小恶魔,”雷蒙自炉火边的椅子道。“这需要好好庆祝一番!由地窖里拿一些最好的酒出来!”

“不准空腹吃东西,”妲娜坚定地道。“我去帮玛丽弄一些点心。”

“我比较喜欢你不说话的时候。”雷蒙揶揄道,惹来了众人大笑。大家开始互相揶揄对方。

“啊,家中的美女来了。”开口的是席恩。

洛霖揶揄道:“翡翠以为你说的是她。”

琥珀眨眨眼睛。“她一直就是个虚荣的小姑娘。”

“我学我母亲的。”翡翠笑道。

“我女儿的美让她的母亲黯然失色。”席恩对琥珀道。

翡翠将女儿抱给琥珀看。她有着玫瑰般鲜艳的红chún,额前垂下几绺鬈发,双眸有如碧绿的翡翠。

“噢,她活脱脱是你的翻版。”琥珀道,随即笑出声,明白到自己刚刚说过同样的话。

“我们一直很担心她,但我想她终于度过难关,开始长大了。”翡翠解释道。

“让我抱抱。我想她不会有事的。你小时候也比一般的婴儿娇小许多,比一先令大不了多少。”

“但她用胆量补足了。”洛霖道。

庆祝一直持续到晚上。葛维史东已经多年不曾洋溢着如此开怀的笑声。凯蒂、妲娜、玛姬及琥珀争着要为婴儿洗澡。

“老天,这里真是太没有规矩了。我说婴儿的外祖母最大。”琥珀道。

“既然我也是外祖母,我同意。”玛姬得意洋洋地道。

“你们全都喝多了。”妲娜道。

“都是你那该死的酒。”凯蒂怪到妲娜头上。

“你甚至不是费家人。”玛姬指控道。

“一名甘家人抵得过三名费家人!”凯蒂道,眼里闪耀着战斗的光亮。

突然间她们一起大笑,大步走上楼。爱伦及珍妮摇摇头。这两名年轻的保母知道不可能抱到婴儿了。

“我送你上床,”席恩道,将翡翠抱了起来。“你仍然不比一先令大多少。”

“但我用胆量补足了。”她道,拉着他的头发。

席恩知道她今天玩得很愉快,但也知道她一定累坏了,需要休息。他将翡翠安置在床上,为她拉好被单后走下楼,知道琥珀正等着他。

席恩为两人倒了杯白兰地。

“干杯?”琥珀轻描淡写地问。

“敬你,琥珀。你卖掉了你的事业。”

她没有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似乎没有任何事能够逃过席恩的眼睛。“如果我还继续开妓院,我似乎无法当个光荣的外祖母,因此我做了荣誉的事。”

“如果你的话里藏着刺,我承认是我活该。”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琥珀坦白地道。

“翡翠没有告诉你我所做的不荣誉的事?”他无法置信地问。“我认为这是我最爱她的地方……她的慷慨无私,”他走到火前,烤暖手上的白兰地,缓缓地告诉琥珀一切。“在这一切之后,她甚至慷慨得把双胞胎命名为约瑟及艾琳。”

“但她并没有原谅你,不是吗?”

他摇摇头。“不,我并没有预期被原谅。我所做的是不可原谅的。”

“那并非是无法预期的。我警告过她小心你,我告诉她你会利用她来复仇。”

“她怎么说?”

“她说她了解你复仇的心。她说你教会了她为今天而活,就算明天一切会结束,她不会后悔和你在一起。”

“她这么说是因为她信任我。我背叛了这份信任,”他无法掩住眼里的痛苦。“我怀疑翡翠想离开我。”

“而你会怎么做?”

“当然是带她回来。我绝不让她离开!”

次日席恩送给翡翠他自己的船。

“过来看看,我已经要‘地狱火号’的船员油漆了好几天。”

所有的人走到了码头上。“海燕号”换了新帆,重新命名为“翡翠号”。“我会给你船员,让你成为掌握自己命运的船长。”

“以后我航行是为了乐趣,或是为了要开始自己的商船事业?”

“翡翠,它是为了你所想要的一切。这是我显示我的就是你的的方式。”

她纳闷他是否已准备好和她分享一切。席恩一直对她隐藏着一部分的内心,现在她发现自己也正这么做。曾经她给予他一切--她的心、她的爱、她的信任。现在她开始对他隐藏自己。彷佛她内心的深处已经冻结了,并拒绝融化。

翡翠绽开个灿烂的笑容。“明天我们要开个首航庆祝会。有谁会来?”

“我不行,”洛霖笑道。“从现在起,我打算一直留在平稳的陆地上。”

“那么明天就只有女士们参加了,”她宣布道。“我们不会航行太远。我们可以到都柏林湾再回来。”

琥珀、兰儿、妲娜及玛姬立刻同意了。“那就说走了。我们今天要做什么?”

“洛霖和我希望趁你在这里时让婴儿受洗,”兰儿怯怯地道。“我们决定叫他安德,以我外祖父命名。”

“太好了,”琥珀道。“我想当外祖母也能够当教母吧?”

一行人往莱思城堡走回去,翡翠却故意逗留在后面,眺望着葛维史东的港口。席恩来到她身边。

“我很抱歉我们没有带双胞胎去受洗。你因为这样心情不好吗?”

“有一点。”她承认。他们两人都不希望双胞胎受洗时姓孟,但也无法受洗为姓欧,于是他们什么都没有做。

“我有个主意。我们让双胞胎受洗为姓费;那是我们双方的家族姓氏。你知道雷蒙最爱说的话:权宜行事。”

“费神父会拒绝的。”她脸庞胀红了,回想起神父对她说的话。

席恩的脸庞变得冷硬。“神父会照我说的做,翡翠。不要怀疑。”

当天下午,全家人聚集在小教堂,为三名婴儿受洗。翡翠明白到席恩一定私下和费神父说过话,订下规矩--他的规矩。在整个仪式当中,费神父不曾以言语或行动表达了对此次不合常俗的受洗仪式的不悦。

看着洛霖及席恩骄傲地抱着他们的儿子,翡翠为了自己即将做的事心情沉重不已。自父亲的身边夺走他的儿子是不对的。她低头看着怀中的小女孩,知道她绝无法忍受和她分开。雷蒙关于权宜的话浮现她的脑海,她明白了那正是她所做的。她让席恩救了他们,照顾他们,直到他们恢复健康,现在她会离开他。

翡翠知道她会永远感激他所做的。她也知道她会永远爱他。但他曾经认为复仇比她及他自己的骨肉重要,只要有机会,他会再这么做。她将小艾琳交给费神父,听着他喃喃:“我命名此婴为费艾琳”时,她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的。

次日翡翠及琥珀站在她拥有的船的船首。母女俩都喜欢立在船首,乘风翱翔的快感。其它女士则偏好有遮蔽的地方,不愿意风扰乱了头发及容妆。

船经过都柏林湾,琥珀终于找到勇气道:“席恩告诉我他对你所做的事。”

翡翠先是惊讶,继之愤怒不已。他怎么敢先告诉号珀他那一方的说词?“该死的他!”

“亲爱的,他并未为自己辩护。”

“那是因为为自己辩护违反他的个性!他一向是主动攻击的一方!但我真的被惹怒了。我会离开他!”

“当你有生命危险,你派洛霖去找他,而他也来了。”

“不,我没有!我派洛霖去找你。在席恩将我拋弃在英国后,我再也不想回到莱思城堡。我们协议过如果席恩伤害我,我会去找你,当你离开时,我会和你一起走。”

“那样做并没有用,翡翠。他会追到你。”

“母亲,基尔特伯爵也许权大势大,但我的去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个人的选择,不是他的。它只能是这样。”

在都柏林湾的另一端,孟威廉如遭电殛般地站在“海鸥号”的甲板上,看着他漂亮的妻子和女儿就站在他最喜爱的船“海燕号”上。他舔了舔突然干涩的chún。就快了,他在心里发誓,他很快地会得回他的妻子及他的船,即使他必须摧毁莱思城堡,杀死城堡里每一个人。

只要莫家兄弟之一回到了葛维史东,另一位一定会在一天内出现。费家人曾经开玩笑莫家兄弟的屁股上黏着磁铁。今天“布莱登号”的船长莫怕特回航了,席恩自然地预期莫提姆也快回来了。

果然,次日莫提姆船长的“海鹰号”--现在被重新命名为“海豚号”--回到了葛维史东。席恩和柏克一整天都和莫家兄弟在一起,检视他们由西班牙及摩洛哥进口的货物。

事情终于做完后,莫提姆拉着席恩到一旁低声道:“鲍尔斯说今早我们离开都柏林时,他看到一艘孟家的船。我并没有看到,但鲍尔斯发誓他确实看到了。”

席恩的眉头皱了起来。“到厨房来,提姆。我们必须和雷蒙谈谈。”

琥珀预定在次日离开。她已经收拾好行李,由洛霖提下楼。表情阴郁的席恩看见洛霖,要他一起到厨房。柏克也在席恩的指示下抱雷蒙过去。翡翠立刻察觉到事情不对劲。

“老天,我最痛恨他们这样。”翡翠气恼地道。

琥珀试着安抚她。“他们只是在谈生意,席恩并无意对我们保密。”

“你不了解他。每当有事情发生时,他们就联合在一起,把无知的女人排除在外。”

“翡翠,你太快下结论了。”

“是吗?席恩的表情已经告诉我想知道的一切。叫洛霖进去更证实了这一点。他又要开始他的复仇了!那就像是他血液里最疯狂的渴望,他根本已经上瘾了!他只为了复仇而活!没多久他就会航行到天知道哪个地方,用某个谎言搪塞我!”

“你的想象力太过发达了。”

没多久,席恩走进起居室,漫不经意地道:“翡翠,我要驾着‘地狱火’出去一趟,不必等我了,爱。我的事情可能要耗上好一会儿。”

翡翠直视着他的眼睛。“你要去哪里?”

“到都柏林的海关。我必须去填一些进口的文件。”

“那应该不会太久。”她固执地道。

“我还有其它事要处理。”他含糊地道。

“那些事就不能等吗?这是妈在葛维史东的最后一天,而且洛霖和兰儿明天就要离开前住曼莫斯了。我希望今天大家能够在一起。”

“提姆要我去看一艘船,洛霖也会一起去。他们至少还要过几天才会离开。”他平板地道。

那是翡翠早已熟悉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如果你走出了这个门,你回来时我已经不在这里了,她在心里道。她走向他,恳求地仰起脸庞。“席恩,拜托,不要走。”

他将她拥在怀中,望进她的眼里。“吾爱,你别胡思乱想了。如果那能让你停止忧虑--我会试着在晚餐前赶回来。”他吻了她一下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洛霖由厨房走过来。“兰儿呢?”

“她在楼上和小安德在一起。你打算用什么谎言来搪塞她?”

“翡翠,别插手男人的事。”洛霖警告道。

翡翠的怒气像气球般被戳破了,取代的是无比的哀伤。洛霖离开了。她转向她的母亲。“我去收拾行李,我们今天离开。”

翡翠对爱伦及珍妮道:“我要带双胞胎到威克娄和我母亲住一阵子,我想要带着你们两个一起。你们愿意来吗?”

两名年轻的保母都热切地点头同意了,翡翠对自己欺骗她们有些罪恶感,但她在心里承诺如果她们待在那里不快乐,一定让她们回来。“谢谢你们。如果没有你们,我绝对无法一个人照顾得来双胞胎。去收拾你们的东西吧,我们今天离开。”

大门前的行李愈堆愈高。凯蒂走向翡翠。“看起来你打算离开。”

“是的,我和母亲一起离开。”

“你不会带走孩子吧?”凯蒂无法置信地间。

“爱伦和珍妮会一起来,我们会好好照顾双胞胎。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凯蒂。我会非常想念你。”

凯蒂强抑下泪水。“你会离开多久?”

翡翠不想伤害她。“我心里没有什么明确的计划。”她柔声道。

“我倒觉得已经够明确了。”凯蒂道,大步走开了。

“我伤了她的心。”翡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情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