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情人》

第19章

作者:virginiahenley

翡翠已经听见他说过这句话许多次,但直到此刻,她才明白她一直渴望再听到他说出来。她的手交到了他的掌心,愉悦地让他的手指占有地覆住了她。

他将她拥在他强而有力的怀里,两人静静地站在一起,她的面颊贴着他的胸膛,倾听他的心跳。席恩的手抚弄着她的秀发。“我爱你,翡翠。”

当他开口时,她可以听见并感觉他的心跳,知道他说的是事实。她执起他的手,搁在她的心田。“我爱你,席恩。”

他拥着她,感觉被爱的光环温柔地包围住,彷佛他所有的愤怒、哀伤、恨意都逝去了。像涨满的风帆,他的内心里盛满了深刻不渝的爱。但奇迹般地,他感觉如此地平和,彷佛他重新肯定了自己,而且那和他的财富、头衔无关。

突然间,他感到如此地快乐、欢愉。他将她拥在怀里,抱着她走向床。他解开她的衣服,向她的美丽致敬,对她倾诉他的心。在床上,他举起她柔软的身躯,让她躺在他身上,他的chún碰触她,印下无数个吻,告诉她是她带给他如此的快乐。

“我是全宇宙最幸运的男人,而你是全世界最慷慨的女人了。当你给予时,你付出的是全部。我并不惊讶你给了我一对挛生儿女。给我一个孩子对你是不够的,你同时给了我一个儿子及女儿。我希望你教会我你的慷慨,让我能回报。你可以要求任何你想要的事。”他怂恿她。

“我确实有想要的事,”翡翠柔声道。“你第一次诱惑时,心里怀着不良的动机。这一次我要求你按照传统方式追求我,赢得我。”

席恩呻吟出声。“你这个小狐狸。我已经要进入你体内,我一直最渴望在的地方,突然间你却要求我正式地追求你。”

“纵容我吧!”她贴着他chún边低语。

“海鸥号”驶离了天使岛的码头。现在是凌晨两点,他们大约可以在四点时抵达葛维史东的港口。届时莱思城堡的成员全都在睡梦中,

“海鸥号”上的成员里只有三个人忠于欧席恩,其余的并不忠于任何人,甚至是他们自己。

威廉的计划是重新夺回他的船,“海鹰号”及“海燕号”,并且夺下一艘姓欧的船,和他们谈交易,换回他美丽的妻子琥珀。

但杰克只想要击沈停泊在葛维史东港口的每一艘船。“海鸥号”上装置的四磅重大炮可以轻易办到这一点。大部分的船员赞成杰克的计划,因为它比较没有危险性。他们占有突袭的优势,可以在姓欧的来得及报复之前,摧毁港湾里的每一艘船。

孟威廉和罗杰克分别对水手下了不同的命令,冲突自然发生了。

“再靠近一点。为什么龟缩在这里?”威廉对大副吼道。

“不!留在这里!我们可以由这个位置击沉港口里的每一艘船!”杰克大吼道。

枪炮手开始为大炮装置炸弹,孟威廉气得大吼:“你们该死地在做什么?不能开火--你们会击沉我的船!”

船员变得无所适从。杰克将威廉推到一旁。“滚开,老头子。你已经管事太久了,现在轮到

我了。”

威廉的脸气得胀红,朝杰克扑去,一心想掐住这个小杂种的喉咙。杰克用他的拐杖反击,重重敲在威廉痛风的腿上。老人痛得跌步后退,并明白到一切已失去控制。

威廉愤怒得几近疯狂,走向他放武器的箱子,拿出一把最近型的毛瑟枪。他填装好子弹,走回到甲板,用枪比着罗杰克的头。

“你这个天杀的杂种别想掌管我的船!”孟威廉怒吼道。“重新发出我的命令,不然我就炸掉你的头!”

罗杰克太了解他的岳父,孟威廉是他所认识的人当中最冷血无情的一位。他一辈子都在暗算他的盟友。

杰克命令“海鸥号”靠近“海鹰号”,转述威廉的命令,要三名船员登上“海鹰号”。效忠欧家的那三名船员自告奋勇承担了这趟差事。

“海鸥号”跟着航近了孟威廉最喜爱的“海燕号”。杰克知道这是他逃离疯狂的孟威廉的最后机会。那三名船员奉命登上敌船的同时,他试图由船的另一边跳下海。

威廉毫不迟疑地扣下扳机。子弹由罗杰克的背部穿胸而过。他倒在甲板上,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

席恩蓦地清醒过来,直觉告诉他刚刚唤醒他的是毛瑟枪声。有一晌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而后明白他在塔楼。他跑到可以眺望整个港口的窗户。屋外仍然漆里一片,除了停泊在港口的船只的灯光外,他什么都看不到。

席恩开始穿上衣服。翡翠也在床上坐起来,摸索着要点灯。

“不要点亮灯,吾爱!”

“发生了什么事?”

席恩迟疑了一下,害怕惊吓到她。

“告诉我!你发誓不会再将我摒除在外的!”

席恩迅速地生回到床边,握住她的手。“昨天我得到你父亲的船出现在都柏林港的消息。那正是我离开的原因。我们开船出去找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踪迹。我想这是一次拂晓出击。”

“老天!孩子们!”

“我不认为他们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进到屋子。他们的目的大概是停泊在港口的那些船。”

翡翠开始穿上衣服。“我必须赶到孩子身边。”

“让我去。你留在这里会比较安全。”

“不,席恩,我必须回去。我不能待在这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席恩强抑下跑向码头的冲动。他不能让她认为船比她重要,事实也是如此。“来吧,我带你回去。我们一起去确定双胞胎及其它人安全。”

他们下了楼梯。翡翠紧紧抓着他的手。“一切又重新开始了。”

她语气中的绝望扯痛了他的心。他们走出塔楼时,天际已露出第一线曙光。“不,翡翠,我向你发誓我会尽力阻止更多的暴力。”

他们走进屋子,发现每个人都衣着不整地冲出来。席恩及翡翠上楼要看他们的孩子,在楼梯转角处遇上了凯蒂及琥珀。

“雷蒙又在那里乱开枪吓人吗?”凯蒂问。

“不。父亲手上并没有枪,它们还在塔楼里。”

一脸阴郁的洛霖由卧室走出来。“天杀的!你说对了,没有所谓的无害的敌人!”

席恩握着翡翠的肩膀。“我要你承诺你会确保所有女性留在安全的屋里,”他俯身迅速吻了一下她的chún。“信任我,翡翠。”说完,他和洛霖一起离开了。

琥珀看见她的女儿恐惧、苍白的面容。“是你父亲,对不对?”

“还有我名义上的丈夫。昨天有人看见‘海鸥号’出现在都柏林湾。”

“不用担心,亲爱的。席恩会消灭他们!”

“天呀,我感觉如此地罪恶感!我等于是要他绑着双手出去和敌人作战?”

“什么意思?”

“我告诉他如果他不放弃他复仇和仇恨的心,我会离开他,而他答应我了。他对我发誓,母亲,万一他因为我的要求而不还手呢?他们会杀死他的!”

“席恩够聪明能了解自卫及复仇的区别。”

双胞胎开始哭了起来。凯蒂抱起约瑟,翡翠抱着艾琳。“我先喂艾琳。”她告诉凯蒂。

“我让约瑟含着奶嘴,安静一下。你慢慢喂艾琳。”凯蒂道。也许翡翠有事做就不会担心。

翡翠轻吻她小女儿的额头,在摇椅里坐下。看着娇小的艾琳吸奶,她明白到如果没有席恩的爱及照顾,艾琳早就死了。翡翠拂开艾琳额前的鬈发,泪水刺痛了眼眶。她和一对儿女曾经差点送命,幸好席恩及时赶到,救了他们。讽刺的是,现在轮到席恩可能丧生。翡翠闭上眼睛,开始祈祷。

楼下传来某人的大声言骂及一连串的脏话。“是雷蒙,”琥珀道。“我最好下去看看他,免得他又中风了。”

在“海豚号”的甲板上--过去的“海鹰号”--莫提姆听完刚刚登上船约三名水手的报告“如果不是那几个天杀的守卫没有尽责,你们现在已经是三具尸体了。”他阴郁地道。

“孟威廉要我们重新夺回他的船,但他的女婿只想要炸掉港口里的每艘船!那些大炮已经对准你们,几乎就快发射了!这里差一点就成为火海!”

提姆大声发号施令。就着晨曦微弱的光线,他可以看见“海鸥号”正航向停泊在港口的“海燕号”。提姆命令升锚,炮手就位。“把那头英国猪直接轰到地狱去!”

席恩和柏克、洛霖赶到了码头时,火炬已经点燃通明。费罗瑞驾着“地狱火号”,准备出发迎击敌人。

“打信号旗要莫提姆停火!”席恩对罗瑞吼道。

尽管内心挫折不已,罗瑞只有遵照席恩的命令。

柏克看着席恩脱下靴子,蓦地明白他打算下水。“等一下,席恩。费罗瑞也许会遵守你的命令,但你知道莫家人的脾气有多么暴躁。不要试图游到‘海鸥号’上。就算姓孟的没有射中你,莫提姆船上的大炮可能把你炸成碎片!你教过他对敌人的反击必须毫不留情!”

“柏克,我答应过翡翠我会阻止这一切,如果可能尽量不用暴力。”

“翡翠不明白以暴制暴的道理。”

“我必须尝试,柏克。”席恩道,跃进了冰冷黑暗的海水里。

他游向“海鸥号”,但船正在离开,往港口外开去,显然它刚刚靠近只是为了要派人登上“海燕号”。“海鸥号”故而接近“半月号”,而“半月号”上的船员现在正在曼莫斯休假,没有人在船上。

席恩坚定地往前游。他知道如果不是有多年冬天在泰晤士河潜泳的训练,他绝无法在冰冷的海水里游这么久。

席恩在心里咒骂。孟威廉只需要派几个人上到“半月号”,就可以把整艘船开走。直觉告诉他应该回到“地狱火号”上,下令摧毁孟威廉的船,但内心深处,他很高兴自己选择了荣誉的做法。

他的手终于碰到“海鸥号”的船尾。这里是船上少数有装饰的地方。席恩抓着木雕突起的部分,慢慢往上爬,直至手触及了甲板。他休息个几分钟,让自己喘过气来,而后小心地微抬起头,看向甲板上。

他一点也没有料到自己所看见的。孟威廉握着毛瑟枪,指着掌舵的人。另外有一个人面朝下地躺在甲板上,趴在血泊中,但席恩知道他还没有死,他可以听见伤者粗重的喘息声。席恩知道只要他一登上甲板,孟威廉就会看到他,而且他一定会开枪。

他只有攻其不备了。他聚集全身的力量,突然跃过栏杆。彷佛慢动作一般,他看见孟威廉睁大了眼睛,用枪指着他。突然间一声炮弹声响,主桅被击中,整个倒了下来。木屑纷飞中,又一次炮弹声响起。这次被击中的是“海鸥号”的侧腹。船被炸开个大洞。

“我的船!我美丽的船!”孟威廉哭喊道。

“海鸥号”的船员已纷纷跳船逃生。他们可不想和船一起沉到海里。

席恩夺走孟威廉手上的毛瑟枪,惊恐地看见他跪在甲板上,卑躬屈膝地求饶。

“我不会杀你,那只会弄脏了我的手!”他啐道。

席恩知道“海鸥号”快沉了,也知道如果他不救孟威廉,他会跟着船一起沉下去,但船上还有另一名重伤垂死的男人,而他不认为他能救得了两个人。席恩来到那名受伤的人旁边,翻转过他的身躯。他畏缩了一下,认出是罗杰克。席恩知道如果他丢下他不管,罗杰克会跟着船沉下去,而翡翠会成为寡妇!

罗杰克张开嘴,微弱无力地喊了声“救命”。尽管过去有许多恩怨,席恩不能见死不救。“海鸥号”的船身已经开始倾斜,席恩环顾着周遭,寻找可以充当木筏的木板。看见他的船“地狱火号”开到“海鸥号”旁边时,席恩松了一口气。费家人登上这艘沉船,将孟威廉接了过去。

“罗瑞!帮我一下,”席恩命令道。他抓着罗杰克的肩膀,罗瑞抓脚。但他们一举高罗杰克的身躯,血立刻由他的嘴巴里流出来。他的肺大量出血。

“席恩,他已经死了!我们赶快离开这艘沉船吧!”

她绝对不会相信我没有杀死他!席恩狂乱地想着,跃到了自己的船上。他看见洛霖正冷冷地看着他的父亲。孟威廉淌着老泪,喃喃呓语着他的船、他的妻子及背叛他的女婿。

洛霖走向他。“了解我说他崩溃的意思了?你打算拿他怎么办?”

“我会将他交给有关当局,并希望正义终究能获胜。我相信他会否认杀死罗杰克,但也许我们可以找到尸身及证人。把‘海鸥号’的船员救上船,关起来,直到我们问出真相!”

雷蒙愤怒不已。现在有了琥珀这个听众,他苦涩地咒骂道:“那个英国婊子养的正在外面摧毁我们的船,而我却毫无用处地坐在这里!都怪我这双天杀的腿!琥珀,你知道我坐在塔楼里,等待姓孟的踏上我的土地多久了吗?终于这天杀的一天来临时,我却只能呆坐在葛维史东里!琥珀,你必须帮助我到塔楼!”

“雷蒙,你无法走路,我又抱不动你。所有的男人都到港口去了:家里没有人能够抱你。”

“去找柏克来!他会带我到塔楼!”

“雷蒙,潘先生和席恩、洛霖一起去港口了。相信我,如果有办法,我一定会带你去塔楼。我比你更想要那个邪恶的男人死掉。”

“噢,琥珀,”他恳求道。“我拥有四枝枪,但此刻却没有一枝在手上。我会一辈子咽不下这个羞辱!我发过神圣的的誓言,要在姓孟的踏上爱兰尔的土地时射杀他!”

“雷蒙,你不需要用到枪的。他们不太可能攻进屋子。”

“我们无法确定!姓孟的一定带了很多人才敢来攻击!我听到两声爆炸。我们不知道我们已有多少人丧生!在他们炸沉船后,下个目标就是葛维史东了。琥珀,做个乖女孩替我拿枪来。”

尽管外表非常镇静,琥珀的心中却盛满了忧虑。万一孟威廉和他的人确实攻进了葛维史东呢?她知道如果有枪在手,她会感觉好多了。

“好吧,雷蒙。我去,但如果有人问我,别告诉他们我离开了。枪放在哪里?”

“我一向把枪上膛,摆在塔楼的大窗户旁边。你一眼就可以看到。”

琥珀由侧门溜出去。空气中弥漫着硝烟及沥青的气味,但已有一阵子不再听到枪炮声。她可以听见港口喧哗的人声,但它们似乎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她诚挚地希望所有的危险都已过去了。

琥珀撩起裙摆,跑进塔楼,迅速地登上阶梯。她立刻看见搁在窗边的枪。现在问题来了。她应该把四把都带走,或是带一把给雷蒙,一把给自己?她看向窗外,身躯僵住。

由塔楼的窗子可以清楚地看见港口。她看见一群人正朝屋子走来,而领导者似乎是孟威廉!

她惊恐不已,恐惧及憎恶令她的胃纠结。而后她看清楚孟威廉并是不领导者。他蹒跚地走在前头是因为他被俘虏了。她的恐惧突然逝去,留下的只是恨意。

琥珀拿起枪搁在窗框上,小心地瞄准。她扣下扳机,开枪,枪枝因为后座力重重撞上她的肩。这一道伤又必须记在你身上,孟威廉,但它也是最后一道了。琥珀冷冷地看着孟威廉中枪倒地,其它人大声喊叫,围在他身边。

席恩离开其它人,跑向塔楼。他两步并作一步地奔上阶梯,一路喊叫雷蒙停止开枪。他冲进了塔楼顶的房间,蓦地僵住,席恩的银眸注视着那名有着琥珀色头发的妇人。他们互相凝视了好一晌,没有开口,而后琥珀的chún色满意地扬了起来。

“权宜行事,就不会出差错。”她气定神闲地道。

翡翠听得出那声枪响离屋子非常近。她的身躯剧烈地颤抖,将小艾琳抱给保母。“我必须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凯蒂画了个十字架。“不要出去,孩子。你答应过席思会留在屋子里。”

“凯蒂,我无法什么事都不知道地留在这里,席恩是我的生命,如果他受了伤,我必须赶到他身边。”翡翠冲下楼,奔出大门,朝港口的方向跑去。她立刻看见站在塔楼前的那些人。他们围着躺卧在地上的某个人。天呀,千万不要是席恩:不会是席恩!

她认出了洛霖在那一群人当中时:心跳几乎停止。她赶到她哥哥身边,看清躺卧在血泊中的是她的父亲。他的胸口中枪,已经气绝了。

“席恩呢?”她低语,双chún已毫无血色。

洛霖茫然地看着她好一晌。“他在塔楼。”

翡翠撩起裙摆跑向塔楼。她的母亲错了。这不是自卫,它是复仇。她到达楼梯顶时,席恩也正要下楼。她仰望着他:心中紊乱不已,既高兴地安然无恙,又对他刚刚犯下的暴行深恶痛绝。

“为什么你像要对待一只疯狗般地射杀他?”她喊道。

“因为他本来就是一只疯狗。”琥珀道,由塔楼顶的房间走出来,手上仍然握着枪。

“母亲!”翡翠跑上最后几阶,关心及忧虑驱走了其它感情。

席恩取走琥珀手上的枪,翡翠带着她母亲回到塔楼顶的房间。

“雷蒙派我来取他的枪。他发过誓只要孟威廉踏上他的土地,他会立刻射杀他!我拿到枪时看见了孟威廉,知道我必须这么做。”

洛霖也冲进房间。明白开枪的不是雷蒙后,他忧虑地睁大了眼睛。他走向他的母亲,将她拥在怀里。“已经结束了,他再也无法伤害我们了。”

洛霖的视线梭巡着席恩的。“她会怎样?”

“不会怎样。莱思城堡一向保守它的秘密。”

“谢谢你,”翡翠喊道,投入席恩怀中,她的脸埋在他胸前。“噢,你全身湿透了!”

“那个胆大妄为的傻子一个人游到父亲的船上,明知道他随时可能被炮弹作为碎片!”

“你为了我这么做的,为了阻止更多的暴力发生。”翡翠哭着道。席恩冒着生命危险遵守对她的诺言。

“我到了‘海鸥号’上时,你父亲已经开枪射中罗杰克。你现在是个寡妇了,翡翠。”

“我--无法相信。”她看向她的母亲,蓦地明白在同一天里,她们一起成为了寡妇。

她们松了一大口气。

费家人终于把罗杰克的尸体由海里捞起时,柏克也已经把两副棺材都做好了。

琥珀和洛霖决定将两人的尸体运回英国安葬--那也是他们应该在的地方。待在英国的期间,他们也会拍卖掉一直都憎恶的波曼宅邸。

启航那天清晨,洛霖和妻子及儿子吻别,琥珀则警告席恩。“你不准在我不在时举行婚礼。”

席恩笑了。“放心,翡翠要我追求她。不过不要去太久,我不是个有耐心的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情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