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情人》

第02章

作者:virginiahenley

阳光下,翡翠躺在洁白的沙滩上,微风吹拂着她的黑发。某种甜美的期待盘旋在她体内,她的心里满溢着幸福,因为他即将来到她身边。

她闭上眼睛,嘴角拂过蝴蝶羽翼般的轻触。她微微一笑,缓缓睁开眼睛。他跪在她身前,目光炽热地打量着她,银眸里满盛着笑意。她持住他的目光,缓缓起身,跪在他身前。

没有言语的必要,渴望着碰触,他们同时伸出手,指尖拂过彼此的面颊、喉咙、肩膀。翡翠的手拂过他的心口,感觉到其下的跳动。他是完美的男性,她的爱尔兰王子。他俯下身,嘴chún靠近她的,但在即将接近时,翡翠醒了过来,渴望灼痛地呼唤着他的名字。“席恩,席恩。”

孟翡翠掀开被单,翻身下床,穿好衣裳,按照她父亲不在时的惯例,来到她母亲的房间讨论一天的计划。

琥珀深爱着她的女儿,立刻察觉到她女儿的心事。“亲爱的,你今天似乎不太一样。”

翡翠的脸红了。“我作了个梦。”她解释道。

“梦中有你的王子吗?”

翡翠点点头,双臂抱胸,似乎第一次察觉到她的*峰。

“好极了,我想你已经长大了。你的白马王子长得怎样?”

翡翠童稚的脸上闪过狂喜。“他是爱尔兰人。”

“那么你必须好好看守着你的心,亲爱的,因为他绝对是个邪恶的流氓。”

琥珀在她女儿的额上印下一个吻后,下床走到落地窗前打开,出到阳台上。她看见海面上有一艘船正由利物浦的方向航来。她沮丧地认出了那是她丈夫的船“海燕号”。琥珀迅速地回到房间。

“我们必须改天再探索你的水晶洞穴了。你父亲回来了。去找洛霖,告诉他不要离开,赶快回来。我们只有时间穿好衣服。”

翡翠到洛霖的卧房时已经看不到他了。她毫不犹豫地下楼出到马厩。洛霖刚刚骑上他的威尔斯小马。翡翠的哥哥不像她是爱尔兰的黑发绿眸。不幸地,洛霖继承了他父亲的棕发及苍白的肌肤。

“你不能离开,父亲回来了。”翡翠气喘吁吁地道。

洛霖的脸上闪过强烈的惊慌。有那么一刻,她以为他会骑马就跑,但他似乎被定住在原地,无法动弹。

“我要怎么办?”他绝望地问,脸上变得毫无血色。

“在船只进港前,我们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你必须换好衣服,戴上假发。我可以帮你结领巾。最重要的是,洛霖,试着隐藏你对他的恐惧。”

“那对你比较容易,翡翠。回到伦敦后,母亲会送你去圣文伯女子学院就读,但我却必须跟着父亲加入海军,在那里他可以二十四小时地使唤我!那会是地狱般的生活!”

“我恨抱歉,洛霖,如果能够,我愿意和你交换位置,”这不是翡翠第一次想她应该被生为儿子,洛霖生为女儿。“母亲会安抚他的脾气,她一向可以。来吧,我们必须赶快。”

不到一个小时后,孟威廉注视着他穿著整齐的一对儿女。他的视线停留在他美丽年轻的妻子上。她热切地走向前欢迎他,鞠躬行礼,敞低的领口下的*峰挺立而出,一览无遗。

“欢迎返家,爵爷,我们非常想念你。”她撒谎道。

孟威廉注视着那对丰满的*峰,开始想象稍后抚弄它们的情景。他执着她的手起身,想象着要她卑躬屈膝地满足他的一切。

威廉瞇起眼睛,再次看向他如雕像般站立不动的一对儿女。翡翠穿著一件洁白素净的洋装,就像个乖巧的小女孩。“你是个乖女孩吗?”他严厉地问。

“是的,父亲。”翡翠以清朗、坚定的语音回答。

她抬起的下颚显示她并没有被吓倒。孟威廉转向他的儿子。“你的表现呢?”他的语气更加严厉。

“很--很好,父亲。”洛霖低语道。

“这正是我所害怕的,你这个没胆量的孬种。十六岁的你应该已经由天使岛的一端交媾到另一端了。”

洛霖的脸庞胀得通红。他父亲轻蔑地笑了。“等你进了海军后,我再好好启蒙你。”

费琥珀诱惑的语音响起,将孟威廉的注意力引离开他儿子身上。“我希望你今晚能够留下来过夜,爵爷。”

噢,是的,孟威廉想着。我的爱尔兰游戏会需要玩上一整夜。他自外套口袋里取出信。“我临时决定由利物浦过来,带来欧家的庆祝会的邀请函。”

“庆祝会?”琥珀的语音一窒。

“欧雷蒙每年都为他的儿子召开生日庆祝会,人们争相被邀请参加。今年我考虑带我的家人去露面。”

希望在琥珀的心中涌起。结婚十八年来,威廉始终不允许她回爱尔兰。她警告自己不能怀着太高的期望,因为失望必然接踵而至。但她已不由自主地想象回到爱尔兰,再次见到所有的费家人。还有约瑟。她闭上眼睛一晌,控制着自己的渴望。

威廉看见她悠然向往的表情笑了。“我们上楼好好计划这次的拜访。庆祝会在下星期日。我打算搭乘“防卫号”。我曾往当天早上绕过来接我的家人。”

琥珀对她的丈夫绽开个妩媚的笑容,温驯地挽着他的手臂。她知道他会对去爱尔兰一事要求很高的代价,但她愿意偿付!

翡翠的心狂跳,无法相信她所听到的。想到可以再见欧席恩令她为之晕眩,而且还是去参加他的生日庆祝会!

“噢,洛霖,我绝不穿著这种小女孩的服装去爱尔兰。”翡翠哀鸣道,厌恶地比着身上的衣服。

“他绝对不会带我们去的,”洛霖平板地道。“他轻视爱尔兰人,认为他们是次等人类。”

“母亲会说服他的。他抗拒不了她的魔力。”翡翠向他保证。

“他们会上楼好几个小时。”洛霖道,他的表情像是要吐。

“你看不出来吗?她将他留在楼上,为了防止他虐待我们。”

洛霖衷心感谢翡翠太过纯真得不明白他们母亲的牺牲。他希望自己也能一样,罪恶感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父亲说你应该交媾?那是什么意思?”

洛霖皱起眉头。“我不能告诉你,那会吓坏你的。”

“我不会吓坏的。而且如果你不告诉我,我要怎样学到东西?算了,我去问母亲。她什么都懂。”

“不--翡翠,不要去间妈。我会告诉你。交媾是……脱光衣服……和女孩子……睡觉。”

尽管翡翠稍早的保证,想象那个放荡的画面确实令她吓坏了。“我不相信你。”她软弱无力地道。

邀请函肯定会在曼莫斯造成騒动,特别是席恩亲自送过去的。席恩的外祖父,基尔特伯爵费安德所住的曼莫斯城堡距离葛维史东约十二哩路。伯爵拥有美丽的基尔特郡数百亩的土地,包括莱尔河在内,一直到菲勒河的汇合处,形成了被称为“鲑鱼跃”的瀑布。

一群费家的年轻人聚集在瀑布旁,看着那些美丽的鲑鱼奋力跃上瀑布。那些女孩看到席恩高兴地尖叫出声,围住了他的马匹。男孩也同样热切地招呼他。席恩深受所有费家人的喜爱。

所有的人几乎同时开口说话。“你回来了,席恩?”“什么风把你吹来的,席恩?”“有事吗,席恩?”

“你们看不出我回来了吗?”席恩笑着下马。

“你的生日快到了。你要什么样的生日礼物,席恩?”一名大胆调情的远房表妹靠着他的手臂,似乎他的靠近令她太过软弱得无法站立。

“不要独占他,菲娜。留一些给我们。”费丽亚喊道。

“不要为我大打出手,每个人都有份的,”席恩揶揄道。“这个星期天在葛维史东有场庆祝会,你们全被邀请了。”

女孩再次地尖叫。

“你不会邀请‘所有’的女性吧?”罗瑞无法置信地问。

“每一个。”席恩肯定地道。

女孩们格格轻笑,讨论她们想要给席恩的生日礼物。

“我会和你们每个人跳一支舞。”席恩道,抚弄着站得最靠近的两名女孩的发辫。

“你答应和我们跳舞?”她们异口同声道。

“不是刚刚说过了吗?”

席恩在众多费家年轻人的簇拥下走进城堡。工人的锤子声及凿东西声音传来。他的外祖父总是在整修这栋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中古时代的城堡。

费安德离开工人,迎向前欢迎他的孙子。“席恩,我必须说每次我看到你,你都变得更加英俊了。”

“我本来也要这么说的,外祖父,但被你抢先了。”

祖孙俩热情地拥抱。“进来,我们好好喝一杯,庆祝你的生日。我真无法相信你就要满十九岁了。”

席恩将马匹交给罗瑞照顾,跟着外祖父走进大厅。众多的费家阿姨迎土来欢迎她们心爱的外甥。

“亲爱的席恩,见到你真好,”玛娜喊道。“艾琳和她那个魔鬼般英俊的丈夫相处得还好吧?”

“她从不曾抱怨。”席恩笑道。

“别管玛娜,”她孀居的妹妹玛姬道。“她的起司早在放到捕鼠陷阱之前就变得太硬了。”

席恩知道这是在比喻玛娜是个老处女。

“太阳也早就离开你的窗子了,玛姬。”玛娜反chún相稽,针锋相对。

不断有费家女性过来拥抱他、亲吻他。席恩几乎无法越过大厅。

“让这个孩子呼吸,好吗?”他的外祖父大声道。“不然你们得在他生日前就埋葬他了。”

“你们全部被邀请参加庆祝会。”席恩愉悦地道。伯爵终于拉着他进了图书室,坚定地关上门。

“女性一直就是曼莫斯的诅咒;全都是姊妹及女儿。”

席恩降低音量。“庆祝会在星期日,货也在同一天到达。”

基尔特伯爵为自己及外孙各倒了杯威士忌。“我很高兴你父亲不是要约瑟送信来。他的名誉必须要洁白如雪。约瑟是下一任基尔特伯爵,而我不希望他牵扯上叛国的事。他和月光船长不会有关联。”

“我哥哥知道他必须做的事,但我随时愿意和你一起战斗。”席恩道。

费安德为他的外孙感到深深的骄傲。“席恩,你继承费家人及欧家人之中最好的一部分。你有着恶魔般的头脑,钜细靡遗,无往不利。你拥有一切--智能、胆量及魅力--但我不能让你和我一起战斗,为了艾琳。那会让你母亲心碎,”伯爵喝完了威士忌,暗示这个话题已经结束。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把货移到葛维史东?”

“同一晚,用载运费家人往返庆祝会的马车。”

伯爵点点头,表情严肃。“当个爱尔兰人真不容易。”

席恩咧开chún笑道:“直至你考虑另一种选择。”他欣赏地抚过那些皮封面的书籍。

“等到我死后,这间图书室就是你的了。约瑟可以留下法律及政治的书,但我希望你拥有其它的。”

“这些书就像我的老朋友。”

“你已经读完了大部分,历史、神话、民间故事--用盖尔语为的。我知道你会好好珍惜它们。”

他们打开图书室门。六、七名费家女孩徘徊在走道上,等待她们的猎物。现在席恩已经十九岁了,可以开始找妻子,而费家人不正是最好的选择吗?就算他无意被婚姻铐住,只想要来段一夜情,费家人不也是最好的选择?席恩另在曼莫斯停留数个小时,但已经有七名热情的少女试图引诱他上到隐蔽的塔楼!

席恩委婉地拒绝了这些邀约。他的母亲禁止他招惹家中的仆人及娘家的女孩,但这绝对不表示将满十九岁的席恩过着禁慾的生活。偶尔他会找佃农的女儿,但他更偏好在都柏林恣意寻欢。他外祖父在都柏林有一栋华丽的宅邸,随时欢迎他去住。席恩善用了这栋屋子,猎艳名单遍及黄狗酒馆的女侍、瑞弗街上的鞋店店员,斯玛戏院的女演员,及驻都伯林长官贺爵士芳心寂寞的英国妻子,而且她们绝对没有抱怨!

在天使岛上的夏屋里,孟琥珀比所有的费家人都更热切期待着这次的庆祝会。

她已经做了她丈夫所要求的一切,甜美地、卑微地迎合了他每个要求。但爱尔兰及约瑟值得。琥珀感觉像飘浮在欢愉的云端上,屏息而期待不已。她已经想象着她会穿去庆祝会的衣服,还有翡翠的。她们会是庆祝会上最美丽耀眼的一对。

“我们星期日什么时候出发?”她热切地问。

“你误解我了,亲爱的琥珀,”威廉冰冷的回答令她由云端摔到地上。“你不可能去的。”

她的心绞痛,似乎停止了跳动。

“你不可能真的认为我会让我的妻子参加那一群醉鬼举行的狂欢会吧?”

“但他们是我的家人,威廉。我的伯父是基尔特伯爵。”

“那正是我娶了你的原因。但欧家人的聚会恨可能堕落成为狂欢会。我不会让我的珍珠暴露在那一群爱尔兰醉鬼面前。对那些好色的爱尔兰人来说,你太过诱人了。”

琥珀的嘴里像是嚼着灰。恳求只会令他更加得意,两地的回答仍然会一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情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