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情人》

终 曲

作者:virginiahenley

五月末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山渣花开遍了原野,引来了蜂舞蝶绕。今天是葛维史东庆祝的日子,不单是因为小教堂里即将举行一场婚礼,而且婚礼后双胞胎即将以他们父亲的姓氏受洗。

翡翠坐在卧室的镜前,梳着一头如烟似雾的黑发,别上了淡黄色的玫瑰花冠。她对着镜里的自己温柔地微笑,回想着席恩的追求。

他锲而不舍地追求她,极尽夸大之能事地对她谄媚。他对她殷勤眷顾,膜拜她的美丽,赞美她的美德,为的是在他求婚时,她的回答是肯定的。同时他不择手段地引诱她允许他的亲昵。

他不时突然出现在她身畔,偷吻、揶揄、碰触、低语、微笑。她几乎无法说不,但她勉强办到了,拒绝让他越雷池一步!

最后是费神父告诉他们在已经有了两个孩子后,不举行神圣的结婚仪式太过亵渎了。翡翠让步了,告诉神父他可以张贴结婚布告。

席恩呻吟出声。“那意味着至少要三个星期。我无法再忍耐了,你已经折磨我够久了!”

翡翠自睫毛下料瞄着他。“我还没真的开始呢,爱尔兰人!”

在最后斋戒的那个星期,她的梦境变得如此地放荡,令她开始怀疑起她爱人的梦境了。每当他望着她、或听到他醇厚的声音时,她的脸都红了,慾望被撩起。他们每天都在一起,夜里也是,直到他们在各自的卧室门前分手。

席恩带她骑马、出航、游泳,以及去都柏林的戏院看戏。无论他们在何处,他的手似乎无法离开她,而且他们的每次谈话都蕴涵着撩人的前戏意味。他的追求绝对不是温柔的,而是大胆、肆无忌惮的诱惑!

翡翠由镜子里看见身后的门打开,琥珀走了进来。“亲爱的,每个人都去小教堂了。是时候了。”

“母亲,你穿著这件熏衣草色的衣服美丽极了。你准备好送我出阁了吗?”

“早在你十六岁时,欧席恩就拥有你的心了。”

“他是的。”

翡翠挽着琥珀的手臂走过甬道。小教堂里挤满了费家人。穿著绣着爱尔兰蕾丝的rǔ白色礼服,她感觉像十足的爱尔兰人。她看向抱在保母怀里的双胞胎,眼神温柔无比,而后翡翠的眼里只有等在祭坛前的席恩。

虽然他已经又是她初识时那个爱笑的男子,他年轻的面容已经不存在了。高耸的颧骨,深沉的银眸,棱角分明的面容看起来就像古代的塞尔提克战士。当她来到他身边时,他对她绽开个自信、傲慢的笑容。我的爱尔兰王子,我是如此地爱他。

燃烧的蜡烛混合着香料的气味,及她发上的玫瑰香。费神父庄严地述说着婚礼的誓词。

凯蒂抬头看着身边柏克高大的人影。“我最近经常考虑到永久的关系。你曾考虑过吗,柏克?”

“我考虑过,”他问,眨了眨眼睛,而后表情变得严肃。“但谁会要我?”

她抚媚地一笑,甩了甩头。“我也许会--如果我被诚恳地追求。”

凯蒂不是今天唯一想要恶作剧的女性。当费神父询问翡翠是否承诺爱、尊敬及服从席恩时,她甜美的声音清楚地回答“是的,”跟着用只有新郎能够听到的声音附加。“在某些场合里。”

席恩表情严厉地看向她,眼神却背叛地流露出喜悦及热情。她的精神与他相媲美: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他爱怜地有为她套上婚戒,献上毕生最虔诚的物。

“我现在宣布你们为夫妻,上帝祝福你们。”费神父道,准备进行接下来的洗礼仪式。

新郎及新娘由小教堂走到了灿烂的阳光下,走回葛维史东。那里已经摆好了长桌,一场丰盛的婚宴即将展开。

“婴儿在微笑。你看见了吗,席恩?”

他低头看着她,修长的手指梭巡过她的面颊。“他们不是在微笑,他们在嘲笑他们的父亲如此地迷恋他们的母亲!”

天空晴朗无云,纤尘不染。宾客热诚地祝福这封新人,享受着盛宴。他们开怀畅饮,唱歌跳舞,笑声不断,调侃着新郎及新娘,充分展现了爱尔兰人及时行乐的天性!

太阳逐渐西沉,将每个人的影子都拉得长长的。席恩一直在找机会和他的新娘溜回屋里,度过他们的洞房花烛夜,但宾客拒绝放人。最后新郎新娘在众人的坚持下跳了首精彩的捷格舞。舞曲结束后,在众人的鼓掌声中,席恩拉着新娘的手臂就往屋子跑。直到回到主卧室,栓上门闩,他才敢停下来喘息。

他放开她,温柔关心地问:“你的腿还好吧?”

“我的腿好极了。”她喃喃道,仰起头接受他的物。

他的chún轻轻刷过她的。“让我来判断吧!”他喃喃,撩起她的裙襬,探索的手伸到层层蕾丝下。

“噢,痛得好厉害!”

他的手到达她的臀部,轻轻一掐。“爱逗人的小东西,你搞错脚了。”

“我?逗人?才不!”她坚定地道。

席恩的另一手也探到了她的裙下。“过去两个月,你一直厚颜无耻地挑逗我。”

她的chún贴上他的。“并且爱极了其中的每一刻。”

“我们来脱掉你这件结婚礼服吧,我从不曾看过赤躶的伯爵夫人。”

“纽卡尔夫人呢?”

“她是位公爵夫人,而且总是穿著撑箍。”他揶揄道。

“你是恶魔,欧席恩!”

他物住她,深深地、热情地、占有地,让她毫不怀疑她是他唯一渴望的女人--一辈子。“我们必须开始创造回忆。”他协助她脱下礼服。

翡翠以她的身体为傲。她的双峰丰满,小腹变得平坦,肌肤在灯光下闪着珍珠般的光泽。她想在他面前展现她最灿烂的美丽。她离开他身边,全身赤躶地在卧室里走动。他银色的眼眸始终不曾离开她。

翡翠感觉到她的肌肤紧绷,血液沸腾难以遏抑。席恩已除下最后一件衣服,他傲然的坚挺吸引她回到他身边。

他将她举向他,他的脸庞埋在她柔软芬芳的肌肤里。他抱着她走向他们的床,而她知道她再也无法逃脱这名男子的力量。春情荡漾的她融化在他的怀里,知道他们的身躯很快地会在爱里结合,她的柔软灼热迎着他坚定的冲刺。

他将她放在雪白的被单上,将她烟雾般的秀发披散在枕上,他的chún触及她每一吋的肌肤。“我永远的爱,我的心。”他说出他的誓言,氤氲已久的慾望爆发成白热的需要。他用男人可能爱一个女人的各种方式来爱她。

欢爱过后,翡翠餍足地枕在他的胸前,他低语道:“你看见你的结婚戒指里刻的字吗?”

她脱下戒指,就着灯光认出了戒指上的三个字:信任我。

“我爱你,席恩。”她低语。

“爱是由最初的肉体吸引力,到灵魂结合的美丽旅程。”他沉思道。

她的手指梭巡过他的脸庞、喉咙、胸膛,和他的手紧握住,握住了两人的心。

那一刻,席恩清楚地明白到他必须拋开过去,才能够拥抱未来,正如翡翠告诉他的。谁能想到这幺一位娇小的女子竟拥有这样深刻的智能?他崇拜她,再也不会对她有所保留。

翡翠倒抽了一口气,感觉到他抵着她腿间的悸动。他的chún贴着她的耳际,低语道:“你记得你十六岁时掴了我一巴掌的事?”

“记得。”她佣懒地回答。

“我承诺过终有一天我会做出值得那一巴掌的事。”

翡翠的手探入两人的身躯之间。她的手指覆住他的,惊喘于他巨大的勃起,但拒绝让他赢得最后一句话,她叹了口气。“我彷佛已经等了永恒的时间,我随时准备好等着你,爵爷!”

--全书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恶魔情人》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virginiahenley的作品集,继续阅读virginiahenley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