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情人》

第03章

作者:virginiahenley

翡翠目睹葛维史东壮观的宅邸,屏住了气息。这就是莱思城堡,她带着一丝甜美的期待,在人群中搜索着一张英俊的面容。在遍寻不到后,她鼓起勇气,走近一群年轻的费家人。“你们好,很高兴认识你们。”

好一晌的死寂。女孩们瞪着这名入侵者,目光扫过她身上昂贵的绿色天鹅绒礼服,及丰满高耸的双峰。

“噢,这位可不是英国女王吗?”菲娜讥诮地道,其它女孩跟着一起大笑。

翡翠勇敢地面对这项嘲讽,再次地尝试。“我的母亲是费家人……我是半个爱尔兰人。”

“是哪一半呢?上面那一半?”菲娜慢条斯理地道。另外两名年轻人的禄山之爪摸向她的双峰。

“噢,如果她是爱尔兰人,她一定是小人族来的。”蒂蒂跟着道。

翡翠脸上的血色褪尽。她从不曾如此痛恨自己娇小的身材。

“你叫什么名字?”另一位女孩问。

“这位女士的芳名是翡翠。”一个深沉醇厚的语音自众人身后响起。

翡翠转身仰望进席恩含笑的银眸。突然间她一点也不在乎其它女孩是否残忍地对待她。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只除了他就在这里,对着她微笑,近得她伸出手就可以碰触他。她将一头黑色的鬈发甩到肩后,绽开个灿烂的笑容。“生日快乐,席恩。”

他微笑以对,回想起两人上一次的会面。她对他的崇拜明显可见。席恩的心跳漏了一拍。被一位美丽的女子如此崇拜是很愉快的。他的视线浏览过她绿色天鹅礼服绒下的女性曲线,俯身低语道:“这位时髦的女士不可能是孟翡翠吧?你怎样在一星期内成长为女人的?”

她微笑仰望着他,很高兴他注意到她长大了。

席恩执起她的手,送到chún边,亲吻她的手指。他听见她锐利地倒抽了口气。他看见她的视线落在他的chún上,猜到她生平第一次纳闷男人的吻会是怎样。“我知道你想要做的。”他揶揄道。

“什么?”翡翠惊喘,双颊绯红。

“当然是跳舞了。我有这个荣幸吗?”他伸出手臂。当她接住后,席恩带着她舞过草坪。他俯身低语。“我们必须等到两人独处时再做其它事。”

被拥在席恩强壮的臂弯里,翡翠感觉恍若在飘浮。她的心因为他的接近而欢唱,血液兴奋地流动。这一舞结束时,她恨高兴席恩依旧拥着她,并随即开始了下一支舞。她想要留在他的怀中,舞至永恒。

他的表妹菲娜轻拍他的肩膀。“席恩,你答应和我们全部人跳舞的。”

“的确,”他体贴地道,但在放开翡翠之前,他对她眨了眨眼,低语道:“稍后我们在马厩见。”

费家女性全围到了席恩旁边。他遵守承诺,和每一位都跳了舞。当提琴手演奏出一曲熟悉的曲调时,她们一齐喊道:“跳一支捷格舞,席恩!”应观众的要求,席恩在啤酒桶上跳起他的拿手把戏。

尽管他和周遭的每个人聊着笑着,席恩清楚地知觉到翡翠。他知道她什么时候走向马厩,并立刻摆脱了他的费家表姊妹。然而在他追上翡翠之前,雷蒙拦住他说话。

“你检查过‘防卫号’运来的枪枝了?”

“是的。数量正确,但弹葯短缺。”

雷蒙点点头。“我知道。我们必须自己去天使岛运一趟。”他们加入了孟威廉。他正在和费安德及约瑟谈话。

约瑟发现琥珀并未陪同孟威廉前来失望无比。尽管深深痛恨着这名英国人,他还是来到他身边攀谈,希望能得知琥珀的近况。约瑟开始怀疑他染上爱情这种传染病了。

孟威廉道:“谢谢你的邀请,雷蒙,我也希望你们能到伦敦让我尽地主之谊。特别是约瑟所受的训练是政治上的,他可以有机会参观国会及众议会,由内部做出详细的观察。我可以介绍他认识一些有影响力的人。别忘了我哥哥是桑德治伯爵。他可以出入伦敦每个重要人士的家里,而且他还是威尔斯王子的宠臣。”

雷蒙看向他的岳父,等待他的反应。费安德对英国国会深恶痛绝。

安德对雷蒙微微一笑,以高贵的精神容忍道:“伦敦对约瑟会是无价的经验,不过那恐怕得等到爱尔兰国会和英国国会合而为一的那一天。”伯爵回答。

突然间约瑟非常想要去伦敦,因为琥珀不久就会回到那里。他伸出手给孟威廉。“谢谢你的邀请。我曾经多次随船到伦敦港口,但我一直没有机会享受伦敦的社交生活。”

“今年我会比较早回到伦敦。海军忙着和法国交战的事,要我尽快回去。”

席恩咬着chún,避免自己当着他们的面大笑出声。这一刻约瑟的心思全在他那话儿上。但席恩并不反对造访伦敦。那儿是全世界商船聚集的地方,加上和法国的战事,应该会有机会从中获利。他捕捉到约瑟的目光,两兄弟借故告退,往马厩走去。

“你疯了吗,约瑟?你的慾望明明白白地写在脸上,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孟威廉邀你到伦敦并不是要你和他妻子上床。老天,不要再垂涎禁果了,约瑟。今天下午找个人睡一下吧。我们的周遭全是心甘情愿的女孩。睁开眼睛,看看你的眼前。”

约瑟看着他弟弟走进马厩。老天,为什么他一直没有看清楚在他眼前的事?孟威廉曾往这里一整天,琥珀单独一个人留在天使岛。今天下午我会和人睡觉!他走向屋子,取出他为他的爱人准备的礼物。他在由巴尔干来的货物当中看到那对珍贵的琥珀耳环的第一眼,就知道它们最适合她配戴!

席恩走进马厩,看见翡翠正在赞赏他新获得的骏马。“日安,美人儿。它叫﹃恶魔﹄。”

“我猜它是你的--它适合你。它看起来很危险。”

席恩笑了。“意思是我看起来也很危险了?”

她挑逗地斜瞄了他一眼。“也许。”

“我们两个都温驯如羔羊,”他逗她。“让我表现给你看,”席恩揉了揉骏马的长鼻梁,一手枕着它的颈部,骑到了马上。“要不要上来?”他邀请她。

翡翠迟疑了一下。他怂恿她。“不必害怕。”

她甩了甩一头黑色的鬈发。“我才不害怕。”她一走近马匹,席恩立刻俯身抱着她,让她坐在他身前。“噢:”她屏息地喊道,紧攀着黑色的鬃毛。

他让她坐在他的双腿间。“我不会让你掉下去的,”他的手臂环住她纤细的腰,她的发香沁人他的鼻端。他撩起她颈后的一绺黑发,他的chún印于颈上,感觉到她的颤抖。“今天你是最美丽的女孩。”

席恩突然抬起头,发现有人走进马厩。“该死!”

一名穿著正式的年轻人仰望着他们。“翡翠,我一直在找你。”

“洛霖,这位是欧席恩。”她不好意思地溜下马。

“你一定是翡翠的哥哥。欢迎来到葛维史东。”

年轻人脸庞胀红了。“你--好。我--希望你不介意我参观马厩。我热爱马匹。”

“我当然不介意。”席恩道,试着让这名腼腆的男孩放轻松。原来这就是孟威廉的儿子。他连自己的影子都害怕,怪不得他父亲会吓得他屁滚尿流。

“它真美丽,”洛霖伸手抚弄着“恶魔”的颈子。“你打算骑它赛马吗?”

“也许,”席恩道,下了马匹。“你对赛马有兴趣?”

“噢,是的,”洛霖热切地道。“母亲告诉过我基尔特是爱尔兰赛马的中心,我多么想看到克拉。它仍然和她住在这里时一样吗?”

席恩点点头。“是的,它仍然是绵延五千亩的青翠大草原,看不到栏杆及树。”

“洛霖对马匹很行。”翡翠骄傲地道。

洛霖也比较不怕生了,坦白道:“我喜欢赛马,但我父亲不以为然。他强迫我进入海军,尽管我害怕海,而且上船就吐。”

“太遗憾了,我原本想邀请你稍后参观我的新船。”席恩望向翡翠,无言地邀请她到他的船上。

“谢了,但如果你不介意,我宁可留在这里和马匹相处。”洛霖回答。

“欢迎。改天如果你父亲没有和你同来葛维史东,我们可以一起去克拉赛马。”

“老天,太好了!”洛霖冲动地握住席恩的手猛摇。他没有多少朋友,而他几乎无法相信拥有自己的船的歌席恩会对待他像同辈。

“我最好回去了。”席恩道,借口告退。

洛霖等到他离开后道:“这里真是太棒了。你玩得愉快吗?”

翡翠皱了皱小鼻子。“原本是的,直到你打断了我们。”

“你不应该和他独处的。”

“你并没有给我们机会独处!”

“我很抱歉,”他退让了。“去找他吧。你毋须和我待在这里。”

翡翠刚刚越过一道石墙,只见欧艾琳裙裾飘飘地下了阳台。“噢,你在这里。我到处在找你,亲爱的,”她执起翡翠的小手。“来吧,我想和你私下谈谈。”

翡翠被带进一间华丽的会客室,艾琳坐在俯瞰花园的窗边座椅上,手握着一杯酒。“我是欧艾琳,告诉我我亲爱的堂妹琥珀过得怎样。”

翡翠明白了这位女士是席恩的母亲,及她母亲的堂姊。她大胆地啜了一口酒后,紧接着又一口。她脱口而出。“我的母亲很好,但她十分渴望能够造访爱尔兰的家乡。我父亲不允许……我认为他害怕她再世不会回去英国。”

女孩的纯真坦白令艾琳的心为之疼痛。“她是个美丽的女子,我们无法责怪你父亲的占有慾。”

“她非常想念费家人。我试着和我的费家表亲交朋友,但因为我来自英国,他们认为我是敌人。”

艾琳望着这位如精灵般秀丽的女子,可以了解费家女孩为何表现得像嫉妒的猫。“亲爱的翡翠,她们只是嫉妒你的美丽,害怕你会夺走狮子的心。回去跳舞吧,好好享受。这不是我儿子的庆祝会吗?”

翡翠坦白道:“我在天使岛和你的儿子见过面。”

艾琳看见她脸上的红晕,立刻明白了。这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下了阶梯。她们一起抬头,翡翠误以为是席恩,倒抽了一口气,艾琳也听到了。

“约瑟,”艾琳喊道。“你来的正好。带你的朋友去跳支舞吧!”

约瑟茫然地看着坐在窝边的那名女子。“我正要开我的船出去。”他心急想去见琥珀。

“太好了!你正好可以带她一起去!”

约瑟别无选择,只有照着他母亲的话做。他绅士地挽着她的手臂,出到门外后问:“我认识你吗,甜?”

“不,我认识的是你的弟弟席恩。”

“我就知道,”约瑟松了口气。“漂亮的女孩都爱他。如果你想要的是席恩,你应该可以在他的新船上找到他。”

翡翠的心跳加快,想象欧席恩乘着自己的船英姿焕发的样子。

“但你必须小心保护你的心。”约瑟警告道,带着她往码头而去。

孟威廉看见他的女儿和欧约瑟挽着手臂而行,抵了抵雷蒙的手肘。“他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不是吗?一名英国妻子对约瑟会是一大助力,特别是她是海军大臣的侄女。”

你这头老狐狸。你明知道约瑟是下任的基尔特伯爵,雷蒙想着。“值得考虑,我会和艾琳提,不过你必须知道最终的决定权在约瑟。我的儿子够大得可以为自己的生命做出决定。”

翡翠并不是唯一来找席恩的费家女性。费莉琪决定该是送给席恩生日礼物的好时机,也猜到席恩会去他的新船。

席恩坐在船长室里,写下第一笔的航海纪录。听见敲门声时,他满怀期望地抬起头,预期看到翡翠。但走进来的是他表妹费莉琪。

“生日快乐,席恩,”她道,将一个小包裹交给席恩。“我为你缝了件衬衫。”

“谢谢你,莉琪。”他打开礼物,拿起一件衬衫。

“穿穿看是不是合身。”

席恩微微一笑,脱下了上衣。

莉琪立刻扑进他赤躶的胸膛。“我已经决定不要把自己保留到圣诞节了!”

“那不是太过亵渎了吗?”他笑着打趣道。

翡翠登上船,往船舱走去,她的心兴旧地怦怦跳。“席恩?”她喊道。“你在下面吗?”

不希望翡翠发现他半躶地和莉琪在一起,他严厉地瞪了他表妹一眼,命令道:“什么话都不许说!”他抓了衬衫,离开舱房,坚定地关上门。他一路套上衬衫,拦住了翡翠,带她往反方向走。

“我知道你宁可带我哥哥参观这艘船,但我可以吗?”她的绿眸挑逗着他。

“我知道你会来。”他大胆地道。

“我无法抗拒--”她的chún角微扬。“这艘船。”

“你无法抗拒的是我,翡翠。”

“不,真的,”她否认。“我从不曾看过新船。”她的视线落在他敞开的衬衫领口上,流连不去。就像在她的梦中一样,一阵甜美的期待在她体内升起。

“我敢打赌有许多事是你不曾看过的。”他的手指灼烫着渴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情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