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情人》

第04章

作者:virginiahenley

由葛维史东的庆祝会回来一星期了,翡翠始终拒绝和她母亲说话。

她仍然无法相信,她那温柔娴淑的母亲竟然会和欧约瑟--噢,她说不出那个字。莱思城堡--原意谎言城堡,顾名思义,城堡里的人最擅长的是说谎。欧约瑟是如此,欧席恩更是欺骗的高手!噢,曾经是她梦寐以求的爱尔兰之行成为可怕的噩梦。她在一天内由幸福的云端坠落至绝望的深渊,而她甚至无法对洛霖诉说。

她的父亲在送他们回来后,只在天使岛待了一天,便又离开前往利物浦。翡翠庆幸杰克并没有对父亲说起母亲和约瑟的事,因为父亲并没有大发脾气。事实是,孟威廉正忙着撮合翡翠和约瑟的婚事。

另一方面,在爱尔兰,约瑟和席恩听见他们父亲提起和孟家女儿联婚的事时惊愕不已。席恩和约瑟正在争论该由谁去天使岛运那批弹葯。约瑟坚持前去,因为地想和琥珀见面,席恩则极力阻止。雷蒙误以为约瑟想去天使岛是要去见翡翠,取笑他不久家里就可以办喜事了。

“孟威廉要我娶他的女儿?”约瑟在他父亲离开后,无法置信地道。

“除非我死!”席恩激烈地回答。

“这就决定了。那个女孩给你,”约瑟道。“我要去天使岛,我必须警告琥珀那个老头子的计划。”

席恩无法再反对,但约瑟和琥珀这样藕断丝连下去,他开始怀疑去伦敦是不是个仔主意了。跟着他检讨自己对翡翠的感情,不明白为什么提到她和约瑟联姻的可能性时,他会那么激烈地反对。

他自问自己对她的感情为何。他回想起第一次在水晶洞穴见面时,她彻底迷惑了他。进一步认识她后,他发现她是个慧黠活泼的女孩。席恩震惊于自己对她的占有慾。而后他想起了生日那一天她给他的一巴掌。席恩的眼里闪着笑意,不由自主地揉了揉面颊。也许是因为男人很难忘记第一个打他一巴掌的女人吧!

约瑟航行到天使岛和琥珀会面的那个下午,孟威廉并不在利物浦,而是在都柏林城里接受驻城长官贺爵士的款待。

今天他来找贺爵士是有好理由约。一个星期前,杰克告诉他那些枪枝的目的地是曼莫斯时,他立刻就明白基尔特伯爵和叛军的关联,并知道这是他的大好机会。他要他的女儿当上基尔特伯爵夫人,而等待那个老家伙去世似乎太久了!孟威廉决定来密告这个消息。

离开都柏林堡时,孟威廉得意极了。它的做法真是一举三得!他不只是为他将来的女婿除去障碍,得到了贺爵士的一大笔赏金,而且还藉此报效了他的国家!

琥珀不让约瑟接近她。“你不应该来的。这是错的,我们必须停止见面。”

“不,琥珀,”约瑟将她强拥入怀。“我从不曾对任何女人有过这种感觉。我爱你!”

“我的年纪大得足以当你的母亲。”她悲惨地道。

“老天,你才三十多岁,年轻、有活力得很,却不幸嫁给了个老头子!”

“翡翠一定知道我们的事了。自葛维史东回来后,她一直不肯和我说话,不肯靠近我。她天一亮就离开,日落时才回来。”

“我甚至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琥珀。我不可能答应这桩婚事。”

“我告诉威廉翡翠还年轻。明天我们就要回伦敦,箱子也都收拾好了。明天以后,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

“我会追去伦敦。”约瑟坚定地道。

琥珀知道约瑟有多么固执。她决定用她的身体说服他。

然而她并没有料到约瑟强而有力的说服力。他们激烈地做爱,热情缠绵,彷佛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在一起。他们相拥、倾诉爱语,承诺永恒不渝的爱。

激情过后,琥珀沉沉地睡着了。约瑟却清醒着,凝视着琥珀安详的睡脸。他不敢入睡。他必须监督他的船员运走弹葯,回到葛维史东。

约瑟蓝金色的“硫火号”离开港口时,孟威廉的“海燕号”也刚刚由天使岛外海经过。正在愉快地哼着小曲约孟威廉突然有个想法。何必等到明天再去载他的家人到伦敦?他可以现在就到天使岛,今晚和他美丽的妻子共度一夜。而且明天基尔特伯爵被捕时,他们已经到了伦敦,欧雷蒙比较没有理由怀疑他。

孟威廉下令船只朝天使岛开去。他看见了约瑟的船离开,但假设他是来载走弹葯的。他下了船,朝屋子走去。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看到半个人。威廉猜测是因为明天就要离开,琥珀遣走了所有的仆人。他的脚步声回响在空荡荡的一楼,而后他看见了被丢在楼梯脚落的那件紫罗兰色的睡衣。

他茫然举步上楼,走进卧室。浓郁的性的气息弥漫在室内。他走到床边。琥珀赤躶的身躯依旧柔软丰润,满布着热情的红晕及汗水。

琥珀在睡梦中挪动了一下身躯。她伸展四肢,仍末完全清醒。她听见了脚步声,chún角温柔地抿起。“约瑟?”她喃喃道。

他凝视着她,听着她呼唤的名字,明白了一切。威廉的脸愤怒地扭曲。他拟定已久的计划现在全毁了。这个航脏的爱尔兰姨子毁了他的生活!她不只让他戴绿帽子,而且挑上的是他为女儿选择的丈夫--他刚设计成为基尔特伯爵的人!

汹涌的恨意淹没了他。他抓着她的颈子,将她的脸按在她的爱人的精液上。“你这个航脏的爱尔兰姨子!”他怒吼道。“在﹃我的﹄床上和爱尔兰猪通姦!我要杀了你!”

孟威廉抓起一向放在卧室里的马鞭,没头没脑地朝她打下去,在她痛苦的尖叫里得到莫大的满足。她试着以手臂护住脸,孟威廉改而鞭打她的身躯,毫不放松。

琥珀翻滚到地板上,但孟威廉毫不留情,开始踢她。琥珀的尖叫逐渐成为呻吟,直至最终失去了意识。

“滚回爱尔兰你所属的地方!你再也不会看到你的孩子。”孟威廉再次用力踢了她一脚,吐了口水,离开房间,并锁上门。

他的怒气并未泄尽。他叫他的两个孩子,咒骂他们跑得不见踪影。孟威廉发誓等他找到那两个小鬼,一定要好好管教他们!

翡翠听见她父亲愤怒地喊叫她的名字时,正在水晶洞穴里。听见她父亲的声音,她立刻知道大事不妙。稍早她看见约瑟的船出现在港口,并决定避得远远的。难道是父亲突然回来,撞见了母亲和约瑟私通?

她不敢耽搁,快步跑回屋子:全中恐惧不已。

孟威廉在门口处迎上了他的女儿,愤怒不已。她只穿著一件单薄湿透的长衣,暴露出大部分的肌肤。她的黑发披散在背后,赤着双足。看起来就像个……放荡的爱尔兰姨子!

“进屋子去!穿上衣服!你毫无廉耻可言吗?你母亲就这样放任你在岛上乱跑?”威廉的脸庞胀得通红,手上的马鞭举得高高的。

恐惧使得翡翠定在原地。“现在就进去!”他喊道,马鞭打向她赤躶的腿部。

翡翠移动了。她强抑住一声痛呼,往屋里跑去。她奔上楼,跑向自己的房间,但一直清楚她父亲的脚步声紧追在后。她冲进房间,匆忙穿上衬裙及洋装。她转过头。她父亲高大威胁的身影矗立在门口。

“母亲呢?”她吞咽了一下,低语问。

“永远不准再提到她的名字!”她父亲的愤怒令她惊恐不已。“那个姨子跑掉了!和她航脏的爱尔兰爱人逃跑了!她对我就像死去一样!上船去,我们立刻离开。”

“洛--洛霖在哪里?”她大胆问道。

“我会找到他!”

翡翠惊悚地听着他的脚步声远去后,瘫在床上。父亲发现了母亲和约瑟的事!她不在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母亲不可能拋下她和洛霖离开的!她爱他们!

她战战兢兢地离开房间,溜到母亲的房门口。她转动门把,却发现它锁着。“母亲?”她靠着门边低唤道。

房间内没有任何回答。她蹲到钥匙孔,但看见的只是绉巴巴的床,没有人在房间里。翡翠无法相信。但她父亲说的是真的。母亲拋下她的孩子,和一名年纪足够当她儿子的人私奔了!

翡翠听见楼下的騒动,匆忙溜回自己的房间。她迅速地将衣物收拾到一个小衣箱里,而后撩起裙摆,检视稍早被鞭打的地方。她的脚上已经有一条触目惊心的红痕。

翡翠咬牙穿上裤袜,套上鞋子,整理已经快干的头发。她最后再看这个房间一眼。她曾经在这儿度过多少欢乐的时光,享受着阳光、大海及沙滩,直至她去了爱尔兰那个悲惨的一天。她的世界在转眼间灰飞烟灭!噢,母亲,你怎么能够拋下我们?

翡翠提着衣箱下楼,看见“海燕号”的船员正将大厅里已整理好的箱子扛上船。她的喉咙恐惧地揪紧,听见她父亲怒骂洛霖的声音由马厩传来。当她看见她的哥哥时,她惊骇不已。她父亲用他的鞭子打洛霖的脸,在他的面颊上划了一道可怕的血痕。洛霖的脸色苍白如纸,她以为他会昏倒。

“翡翠。”他看见她哽咽道。

“永远不准你用那个可笑的名字叫你妹妹!鄙俗的爱尔兰幻想!我不允许,你听到了吗?从现在起她叫做翡丽,一个道地的英国名字!”他憎恶地看着他的女儿。“包住你那可憎的爱尔兰黑发!”

“噢,洛霖,你流血了。”她低语道。

“他的名字是洛克;我会将他塑造成真正的男子汉,即使那会杀了他!”他的眼睛危险地瞇紧。“如果让我发现你们和你的裱子母亲密谋欺骗我,我会杀了你们两个!”

翡翠的心痛苦地扭曲。母亲:你为什么拋下我们?

“上船去!我无法忍受看到你们两个!从今天起,我会抹煞你们体内每一丝爱尔兰的坏影响--彻底地抹煞!”

费罗瑞的马匹骑进葛维史东的庭院时已经口吐白沫。“你父亲呢?”

席恩立刻察觉到不对劲。“他去了贝尔佛斯特。哪里不对了?”

“老天!”罗瑞惊慌地道。

“进来,罗瑞。是关于我外祖父吗?”

罗瑞点点头,迟疑着不知道该不该说。

“怎么回事?”艾琳也过来了。

“四名士兵持着逮捕状来抓伯爵。他们搜索了城堡及外围的建筑,在密室里找到了枪枝。”罗瑞还是说了。

席恩衷心希望罗瑞在他母亲面前闭上嘴。

“如果我父亲让他自己出了事,我会杀了他!”

“放心,母亲。我会找到他,将他弄出这个国家。”席恩承诺。

“如果你父亲知道你牵扯在内会大发脾气!”

“士兵仍然留在曼莫斯吗?”席恩间。

“两名士兵留下来等他,另两名带着证据离开了。”

席恩立刻找到潘柏克,告诉他这个惊人的消息。

“该死!你父亲表面上是运布料去北爱尔兰,事实上是为伯爵及汤伍夫送信。”

席恩追问柏克要如何联络外祖父。柏克犹豫了一下,知道雷蒙不愿意他的儿子牵扯在内,但为了伯爵的安全着想,他还是告诉了他。“都柏林汤玛斯街的莫家是一处联络站。”

席恩颇惊讶莫氏兄弟的父亲也牵扯在内,但仔细一想,莫氏兄弟娶的都是费家人。“我要去都柏林。”

席恩震惊地发现他外祖父大剌剌地坐在莫家的前厅里。“外祖父,外面发出了你的逮捕状。士兵在曼莫斯等着你。”

“老天!我一直不希望你牵扯在内,席恩。我恨惊讶你父亲派你来。”

“他没有。他去了贝尔佛斯特。罗瑞来葛维史东通知我们。母亲非常地担心你,我必须尽快带你离开爱尔兰。”

“如果逮捕状已经发出来了,你无法带我离开的。如果那些畜生在你的船上逮捕我,那会杀死你母亲。”

“‘地狱火号’上有个暗舱,”席恩劝道,但他可以由外祖父抿起的下颚看出他的固执。“那就让莫家兄弟之一带你到法国。”

“我是基尔特伯爵,你想我会让那些英国人把我赶离开我自己的国家吗?天杀的绝不!”

“那只是愚蠢的爱尔兰骄傲!你知道我父亲的格言:权宜行事!”

“孩子,如果我们的人民要生存下去,就必须打破英国人的桎梏,而那必须要靠我们这样的人。如果爱尔兰的伯爵不能站稳立场,那又有谁能够呢?”

“我会和你站在一起。”席恩坚定地道。

“你不能!你和约瑟是下一代。如果我们失败了,你们是爱尔兰唯一的希望。如果我们这一代无法革命成功,你们这一代必须尝试用外交的手段独立。答应我你不会把约瑟牵扯进来,你知道他有多么暴躁。”

尽管他外祖父的固执令席恩挫折不已,他知道他必须接受。没有人能够改变基尔特伯爵的决定,也应该是这样。

席恩赶回葛维史东,一心希望他的父亲赶快回来。他安慰他的母亲他已经事先警告了外祖父,他应该暂时平安无事。他没有告诉母亲伯爵的固执,但和潘柏克分享了一切消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情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