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情人》

第05章

作者:virginiahenley

五年后

席恩望着远方爱尔兰的地平线,眼前似乎变得迷蒙起来。他的银眸里盛满着感情,远方那翠绿的地平线是他五年来所曾见过最美丽的事物了!

他想象着他慈祥的父亲、甜美的母亲,渴切想要插翅飞到他们身边。然而他心中也有着疑虑--父亲及母亲会相信孟威廉的谎言,认为是他杀死了约瑟吗?

不,不会的,他告诉自己。想到孟威廉,他的心里充满了仇恨。事实上,这五年的炼狱生活中,支持他活下来的正是无边无际的仇恨。

他被判服刑的囚犯船是个人间炼狱,每天、每个月都有同伴因熬不过去而死去,但仇恨的火焰令他活了下来。无论食物有多么糟糕,生活的条件多么恶劣,他告诉自己一定要活下去,向孟威廉报仇。

第一年是最艰困的。他尝试了几次逃走,但都被抓回来,被打得半死。之后他学会了忍耐,不再轻举妄动。当他再次尝试脱逃,一定就是成功的时候!他在看守的狱卒面前表现得良好,逐渐让他们放松了戒心,他被监禁的舱房也由最底层调到了最上层,而那意味有比较多逃脱的机会。由于过去在海上的经历,他和其它囚犯被指派潜到泰晤士河底,清除淤泥的工作。他欢迎这项锻炼,那使得他的身躯被磨练得像钢铁般结实。因为食物的缺乏,他变得瘦削结实,但每一吋都是肌肉,没有丝毫的赘肉。而地的心也变得冷硬如钢铁,除了复仇之外,其它的感情已经死去。那个年少轻狂的十九岁的席恩不见了,取代的是能忍、能狠的男人。他对上帝的信念消逝了,取代的是对自己的信念。由炼狱里历劫归来的他已经成为恶魔的化身。

然而,在那些累极入睡的夜里,他却经常会梦见一名有着烟雾般的黑发、爱尔兰翠绿色眸子的女孩骑在海豚上嬉戏,而后海豚化成了他……

在泰晤士河底潜了五年的水后,终于他在淤泥中找到了脱逃的工贝。一把锋利的凿子。他将凿子藏在身上,等到夜里,用刀子凿开铐住它的锁炼,逃离了地狱。

他游过冰冷的泰晤士河,徒步走了五哩路,到了伦敦。他埋伏在暗巷里,耐心地等到一个酒鬼经过。他击昏了他,取走他身上的钱及衣服后,隔日清晨搭上了往爱尔兰的客轮。

孟威廉:你等着我的报仇:席恩对着渐行渐近的爱尔兰大地发誓。在眼苦刑的这五年里,他有的是时间构思他的复仇计划。他的身体及心理都被锻炼得如刀刃般锋锐,而孟威廉即将尝到它的利刃!

船抵达了都柏林。席恩下船,租了匹马,直奔他睽违多年的家乡。

他骑进葛维史东时,第一个看到他的是潘柏克。欧家的管事立刻认出了,尽管他改变许多。

“上帝保佑!”柏克道,画了个十字架,为他的小主人握住马勒。“欢迎返家,爵爷。”

爵爷?席恩想了一下。是的,他是基尔特伯爵,因为他外祖父及约瑟的死。“柏克,上帝与此无关。是恶魔让我逃走的,好让我可以复仇。”

“阿们!”

“你怎么认出我的?”

“我感觉到你的存在。我并非用眼睛认出你。你长大、长高,变得更加冷硬,但你的背挺直如竿。”

席恩的chún色抿起了笑。“他们愈是羞辱我,我的背挺得更直。我父亲呢?”

柏克迟疑了一下。“他在塔楼里,爵爷。”

席恩两步并作一步地登上楼。雷蒙坐在窗口,膝盖上放着一把枪。

“我是席恩,父亲。我回来了。”

雷蒙瞪着他良久后道:“原谅我,我用尽了各种方法要救出你,但姓孟的掌握了一切。”

“他们不再了,”席恩高匹抬着头道。“父亲。我没有杀死约瑟,你必须要相信我。”

雷蒙抬起手阻止他说下去。他的黑眸像地狱里的火焰般燃烧。“你认为需要由你来告诉我吗?我知道是谁杀死了约瑟,及让你在英国人的牢狱里受苦了五年。那个英国猪!”他吐了口口水。“现在你自由了,我们很快会讨回这笔债。”

“毋庸置疑,”席恩承诺。“母亲呢?”

“她在花园里。你知道她有多么喜爱那里。”

席恩再次两步并作一步地奔下楼梯,走向他母亲最心爱的花园。他的目光搜索过璀璨的鲜花,寻找他最挚爱的女性的身影。一开始他并没有看到她,而后他在柳树下发现了她。

他的心像是被插了一刀。他跪倒在树下那个小小的墓碑前。

欧费艾琳永恒的爱

他原以为他已经沉在仇恨的深渊里,但跪在母亲的墓前,他知道不然。整整五年之久,他一直计划着报复孟威廉夺走的两条人命的仇--他的外祖父及哥哥--没有料到他还害死了第三个人。艾琳是葛维史东的心及灵魂,他们所有人珍爱的女性。在他为母亲复仇之前、他无法得到片刻的安宁。他双膝跪地,许下了神圣的的誓言。

柏克的手搭在席恩肩上,试着要安慰他。“她的心完全碎了,因为失去了亲爱的父亲及两个儿子。她已经走了两年。现在雷蒙和我一起住在塔楼。他无法忍受没有她的大宅邸。失去她时,雷蒙几乎发疯。他中风了一次,双腿变得非常虚弱。现在他整天坐在塔楼的窗边,手握着枪,等待孟威廉踏上这块土地的那一天,射杀他--而且发誓他终有一天会来的。”

“一枪射杀对孟威廉太过仁慈了,柏克。首先他必须尝尽生命的苦汁。”

次日席恩待在他的船“地狱火号”上。当他再次到塔楼上见他父亲,他惊讶地发现雷蒙也为复仇做好详细的计划。.

“你被囚禁时我并没有浪费时间,席恩。我一直在等待你脱困回来,为我们亲爱的亲人复仇的这一天,并为此准备了五年。现在每一艘欧家的私人船只上都有费家人,包括大部分的英国海军船上。”

席恩的chún角微笑地抿起。“这确实省了我许多时间。你仍然聪明绝顶,父亲。”

葛维史东的仆人都讶异于席恩的变化。当然,现在他是基尔特伯爵了,他们对待他以应得的尊敬,但私下却不住地谈论着他的改变。

凯蒂在厨房里和史玛丽喝着茶,聊道:“他已经不再是五年前那个爱笑的男孩了。莱思城堡曾经充满了欢乐笑语、人声喧哗,现在却静寂知死。”

“你知道吗?他走路时完全没有声音。我的心为他疼痛如绞。”玛丽回答。

“他变得有洁癖。他一天更换三次被单。我必须另外雇一个女人洗、烫、浆白他的衬衫。”

“不只这样,凯蒂。当他用餐时,那就像个仪式。桌布必须洁白如雪,水晶制的餐贝。,有他的饮食,他对美食狂热。”

“而且他只穿黑色及白色的衣服--就像恶魔的化身!”

“天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地狱!”玛丽喟叹道。“使得他再也无法忍受颜色及航脏!”

席恩浏览了家中的帐簿,发现船运事业在他父亲及柏克的打理下蒸蒸日上。他松了口气。他将可善用这份资产,在财务上毁了孟威廉。

回家后的第三天下午,他去楼上和雷蒙、柏克谈话。他们告诉他外祖父去世后,爱尔兰人民试图起事,但被残暴的英国军队镇压下去。

“现在你是基尔特伯爵了,我想你会继承你外祖父的遗志。”柏克道。

席恩的下颚变得紧绷。“爱尔兰可以等,柏克。对我来说,复仇的事最优先。很抱歉我这么快离开,父亲,但我必须去伦敦办该做的事。”

“的确,”雷蒙开口了。“去吧,孩子。他们的精神与你同在。”

伦敦

翡丽木然地坐在镜前。今天是她的二十一岁生日,但她并不感到兴奋。她的生活像囚笼中的人一样地呆滞,了无生趣,而且已经这样五年了。

想到母亲当年拋下她和洛霖离开,她的心仍然疼痛不已。那之后的生活恍若地狱一般。愤怒的父亲将她和洛霖改名为翡丽和洛克,带他们回到伦敦的波曼宅邸,极力抹去他们身上每一丝爱尔兰的气息!他将洛克带在身边工作,监督着他的每一分、每一秒:至于翡丽,他不准她去学校,改而雇用了一位严厉的家庭教师。

孟威廉在雇用这名女教师时对地下了明确的命令。“我要你抹煞我女儿身上一切爱尔兰特质!我不只要她改变她的外表,包括她的一切:她的穿著、谈吐、书本、音乐、态度,还有她那挑衅的态度!她的母亲是个婊子,因此你必须确定她的贞洁!而且我要她绝对的温驯与服从!”

自爱玛严格地执行了孟威廉的命令。首先是孟威廉憎恶的那一头爱尔兰黑发被剪短,改戴上白色的假发。她衣柜里颜色鲜艳的衣服全被送走,留下的只有白色及粉红色的洋装。她甚至在食物上都被限制,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被监视,无情地纠正、处罚。她被迫每天重复覆诵祈祷词,恳求上帝原谅她的罪恶,远离邪恶的事物。

白太太信奉“不打不成器”的教条,她父亲也全权授予她体罚的权利。翡丽的白天是如此地悲惨,只有在夜里,她会梦到她的爱尔兰王子。而且那些梦总是关于天使岛的水晶洞穴及沙滩,但随着一年一年的过去,地依旧被困在波曼宅邸里,没有访客、没有追求者,更没有欧家及爱尔兰的消息。她的心慢慢地开始变得麻木。她学会了温驯、服从,避免更多的责打。她不再作梦,也不再挑衅,每天像行尸走肉般地过着生活。

她叹了口气,走下楼用餐。她并不期望今天会有庆祝她生日的大餐。

出乎她意料外的,今天的晚餐桌上除了父亲、洛霖、她的堂兄罗杰克之外,她的大伯父,杰克的生父桑德治伯爵也在场。她模糊地注意到罗杰克看她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同--是兴奋。但并没有多加注意。

晚餐后,她的伯父和父亲关在房间里谈话。一会儿后,她父亲送伯爵离开,召她到图书室。

“罗杰克向我提出和你结婚的要求,”孟威廉坐在书桌后宣布,并没有要她坐下。“我看你年纪不小了,罗杰克又是我的左右手,我已经答应他了。我的哥哥桑德治伯爵也赞成这桩婚事。婚礼就订在两个星期后举行。不是很盛大的仪式,两个星期应该够准备了。”

说完,他挥挥手要她退下,彷佛他刚刚告知的是毫不重要的琐事,而不是关于她一生的婚姻,并且不需征询她的意见。

她木然地走出图书室。洛霖神色激动地等在走道上,一开口就问:“父亲说了什么?”

“他要我嫁给罗杰克,婚礼在两个星期后。”

“我就怀疑是如此!罗杰克已经垂涎你很久了。你的回答呢?”

“我能够回答吗?这是父亲大人的命令,我有勇气说不吗?”她的语气里有着难得的讥诮。

洛霖无法回答,知道他也没有勇气对父亲说不,尽管今年他已经二十四岁,而且也长得比他父亲高。他的心中有若刀割。当年勇敢地对抗他父亲的翡翠已经被他父亲抹煞掉了,取代的是胆怯的翡丽。他是如此痛恨他的无能!无论在五年前或五年后,他都无法维护自己的妹妹。他是个彻底的儒夫!

五年来,他一直寝食难安,无数次地后悔欧约瑟被杀的那一晚,他没有勇气反抗他的父亲。如果一切重来,他会毫不退却地站在欧席恩那边,对抗他的父亲。

在爱尔兰时,他是那么敬佩欧席恩,以他为榜样,然而在面临考验时,他却悲惨地失败了。洛霖恨死了自己的儒弱!他很高兴他的母亲逃离了他恶魔般的父亲。天知道他有多么痛恨他!

琥珀离开后的第一年,父亲试着训练他成为海军,但他每天都吐得头晕脑胀。终于他父亲恨恨地改变了主意,改而擢升罗杰克取代他的位置,安插他在办公室的工作,不再出海。他的堂兄罗杰克则一直跟在他父亲身边,深受他的器重,终至有今天的联婚之议!

至于洛霖,他发现文书工作是他的擅长。表面上,他一切听他父亲的,致力于孟家海运事业的拓展,但内心里他真正想要的是孟氏航运倒闭关门!

洛霖由睡梦中醒来,立刻感觉到事情不对劲。当他发现冰冷的刀刃抵着他的腿间时,他更加确定了。

他不敢动,甚至不敢呼吸。刀尖抵着他的下体。

“洛霖小子,还记得我吗?”

他记得那低沉的爱尔兰腔调,彷佛昨天才刚刚听过,而不是五年前。“席恩……欧席恩。老天,这是另一场梦魇吗?”

“就说它是一场活着的梦魇吧,洛霖。”

“你--你想要什么?”

“想一下。我相信答案很快会浮现。”

岑寂中只闻洛霖粗重的呼吸声。终于他开口,打破了沉默。“你想要复仇。”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洛霖。”

“席恩,我很抱歉--那一晚我表现得像个彻底的懦夫。我太害怕我父亲,不敢反抗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情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