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情人》

第06章

作者:virginiahenley

“翡翠?”

她听见他叫她的名字时吓了一大跳。她已经待在船上两个晚上,但几乎不曾见到他的面。“你想要什么?”

“我要你不再杯弓蛇影,草木皆兵。我要你拋开你的恐惧,不然它会牢牢抓住你,令你窒息,”他并未试图碰她,好让她没有理由害怕地离开他。他挥挥手,指着广阔的海天一色。“我要你欣赏爱尔兰,享受当个爱尔兰人。”

她可以清楚地看见翠绿如茵的爱尔兰岛自浓雾中浮现。

“在那儿,天空的风暴及狂野的海涛肆虐了无数个世纪。它是个神秘、浪漫的岛屿;超越时空的永恒之鸟。它是天堂及地狱。掬饮它的美丽。它会永远奔腾在你的血液里。深呼吸,翡翠;你闻到了它吗?”

翡翠的鼻翼翕动,吸了一口气。它闻起来是如此地翠绿、生意盎然,深黝神秘。“是的……我闻到的是什么?”

“自由。全世界最璀璨的气味。”

她深吸了另一口气,头顶的天空似乎整个改变了。是的,自由。我确贵感觉到自由,彷佛我刚刚脱离了牢笼。翡翠转头看向席恩。“你一直待在监狱里吗?”她无法置信地问。

“是的。”他深黝的目光始终不曾离开她脸上。

“我父亲和杰克与此有关吗?”

“他们把我关进去的。”

她感到震惊,但又没有。她父亲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而杰克只会巴结附和他。这就是席恩偷走她的理由--为了惩罚他们!她自chún间送出一阵轻笑。讽刺的是,这确实惩罚了他们;并不是因为他们爱她,而是因为席恩偷走了他们的财产。

看着她,席恩明白到她是如此地脆弱,引诱她会像探囊取物般容易。但为了他那黑暗的乐趣,他决定要延长整个过程,从容地品味。他对引诱翡丽那只畏怯的英国小老鼠并没有兴趣。他想要的挑战是精神昂扬的爱尔兰美女翡翠。他要她笑靥常开,自由奔放,敢于和他争辩,大胆无畏。而后他会引诱她--灿烂美妙地!

翡翠耐心地坐在一捆缆绳上,静待船靠岸,下锚。席恩走向她,伸出手。

“来吧,莱思城堡等着你。”

她将手交给他,由他护送她下船。他带着她穿过塔楼下的大门,越过碧绿如茵的草坪,来到了壮观的乔治亚式建筑,一般称为葛维史东的大宅邸前。

葛维史东的管家甘凯蒂在门口等着他们。她对主人行了个礼。“欢迎返家,爵爷。”

席息的目光始终末曾离开他身边的女子。“她是费翡翠,凯蒂,”他的chún色微抿起笑容。“她会和我们住在一起。”

翡翠困窘不已。她试着要抽回手,但席思不允许。他的手指占有地和她的交缠住,微微握紧,给予她鼓励。他很高兴翡翠回握他,骄傲地抬起头。

“她住在和我相邻的卧房,”那对银眸离开了翡翠,对凯蒂眨眨眼。“纯粹是因为这里的景观最好,你知道的。”

他微笑着带翡翠走上楼梯。翡翠别无选择,只有跟上他的脚步。

整个房间布置以黄色的色调,感觉像璀璨的阳光盈满一室。一面落地窗俯瞰着下方繁花盛开的花园,及较远处的树林。更远处是起伏蜿蜒的爱尔兰山峦,蓊郁茂盛,不负翡翠岛之名。

席恩带着翡翠穿过相邻的门,进到他的卧室。凯蒂跟随在后。“如果你厌倦了你那边的景观,那你一定要来这里。”他拥着她走向窗前。

窗外是波涛汹涌的爱尔兰海,随着不同的时节变换着光影、面貌。他看着她的脸庞,清楚她每一刻的心绪变化。

他似乎无法将目光离开她,翡翠清楚地感觉到他的存在。她站直身躯,突然有一股冲动,想要拨乱她便邦邦的发型。她的双颊绯红,甩开了席恩的手,走回到她淡黄色的卧室。她第一次注意到房间里到处都是镜子--墙上、床边、梳妆台上都是。镜子里照出一名穿著古板端庄的英国女子,如此地晦暗,毫无生气。她习惯性地垂下了视线。

席恩再次站立在她身边。她仰起头看他,脱口而出。“我没有其它的衣服可穿!”话一开口,她的脸庞立刻胀红了。凯蒂听了会怎么想。

席恩大笑出声。“毫无疑问地你正在感谢天,像这样的衣服你只有身上这一件。莱思城堡有的是走私自世界各处的衣服。明天你可以挑个痛快。我们有丝料、天鹅绒、蕾丝,你能想到的颜色都有,包括你甚至没有梦想过的颜色。”

“我不能让你为我治装。”她端庄地道。

他耸耸肩。“那么恐怕你必须赤躶着身躯,在城堡里走动了。我会烧掉你这件衣服--当然,除非你宁可享受亲自烧掉它们的乐趣?”

“噢,我会的!”翡翠忍不住道。

席恩的笑容里盛满着赞许。“那就赤躶着身子吧!”

“可耻呀,爵爷!为了自己邪恶的乐趣,不停地逗这名小姑娘脸红。”凯蒂苛责道。

席恩翻眼向天,对翡翠眨了眨眼。“我被女人攻击得不够吗?我一定是疯了,才会跑到英格兰又偷一个回来。”

“你偷走她?”凯蒂惊喘出声。

席恩的视线流连在翡翠的chún上,往下到她的双峰,而后回到她翠绿的明眸。“我实在是无法抗拒。”他道,走回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

翡翠困惑不已地走到窗边。雾已经飘进来了,她轻经关上窗子。“女主人呢?”她怯怯地问,感觉到艾琳并不在屋子里。

“在墓地里安息,上帝保佑她的灵魂。我离开去拿些东西布置房间,等一下就回来。”凯蒂匆匆离开了。

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了。翡翠感觉膝盖发软,再也支撑不住,瘫坐在床上。她的心里剧烈地挣扎,几乎就像是两个人在吵架。

他的意图究竟是什么?翡丽问。

你清楚地知道他的意图是什么!翡翠回答。

我不知道这种事,翡丽端庄地回答。

他要你赤躶着身躯:翡翠喊道。她没有争论下去。最后一个念头已令她全身虚软。

她的心恍若长了翅膀,回到了在天使岛上那段美好的时光。他们曾经那样纯真无邪地并躺在阳光闪耀的沙滩上。当时她就迷恋上那位俊美的爱尔兰青年,他偷走了她的心,再也不曾还给她。五年后再次相遇,他变得截然不同。硕长坚硬的身躯,黝黑雕凿般的面容,及彷佛可以穿透到她灵魂深处的银色眸子--恍若来自地狱的王子,而那黑暗的魅力更加吸引了她。

你就像你的母亲一样地邪恶放荡:翡丽指控道。

也许我是,翡翠梦幻般地回答。

她的手抚过细致的织锦被单。被单上绣着茂密的藤蔓,藤蔓上开着小花,爱唱歌的马儿栖息在枝叶间。她想象着那名付出了如此的心力及爱意,绣出了这一切的女子。

她走到窗边,眺望着窗外。五年前她就被爱尔兰的美丽攫获了。她的心跳突然加快,听见门

被缓缓推开。他来了!

但进来的是凯蒂。她的手上抱着被单及毛巾。

“床早已经铺好了。”翡翠困惑地道。

“算了,孩子!它可达不到主人的标准。他对床单挑剔得要命。它必须刚刚洗过、烫过,不能有一点污渍,用的是最上好的丝料,并且洒上熏衣草香水。”

“我明白了。”翡翠缓缓道,话里的暗示已经很明白了。“主人”将会使用这张床。

“假以时日,你就会习惯伯爵的作风。他要求一切都必须完美。”

“伯爵?”翡翠困惑地间。

“他是基尔特伯爵。你不知道吗,夫人?”

翡翠摇摇头,更加困惑了。

“我去吩咐玛丽帮你端晚餐土来,你一定饿坏了。”

房间里再度剩下她一个人。翡翠坐在摇椅上,回想着他们由欧家的生日庆祝会回来后那痛苦的一夜。“我已经说服了欧雷蒙,让他的大儿子约瑟和翡翠订下婚约。我们的女儿将会是下一任的基尔特伯爵夫人。”她听到父亲对母亲说。

如果席恩是基尔特伯爵,那约瑟一定是去世了。在心里某个隐藏的角落,她总是假定母亲同约瑟私奔了。她有这么多的问题,却只有席恩能够回答。他的家人都去世了吗?来到莱思城堡后,她只看到席恩一人。

翡翠走到两个房间相邻的门口。她迟疑了好一晌后,举手敲门。没有人回答。她战战兢兢地将门轻推开一缝。

席恩的房间空荡荡的。他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在大门的塔楼里,三名男子痛饮着爱尔兰威士忌。

“你离开了整整三个星期,我都开始担心了。”

“你永远不需要担心我,父亲。我嘲笑命运,笑它对我无可奈何!我发誓会摧毁他们,没有任何事能够阻止得了我。”

“但孟家人是如此地狡诈--”

“谈到狡诈,那些愚蠢的英国人只能算是业余的!”

柏克皱起眉头。“你带回孟家的小妞。”

“是的,柏克。”席恩平静地道。

“真遗憾你没有带她的父亲回来,”雷蒙道。“一旦他踏上了我的土地,他就是死人一个了。”

“我还不要他死,父亲。尚未。我在伦敦和贺瑞斯爵士及其它野心勃勃的政客交上了朋友。我告诉他们孟家人将海军掌握在口袋里,并可以肆无忌惮地走私任何东西进出爱尔兰。他们早知道贿赂的事非常猖狂,但没有料到孟家也掺上一脚。我接着告诉他们孟威廉利用他在海军的地位,卖枪给前任基尔特伯爵;而这些枪本来是要用来和法国打仗的。我指出孟威廉能够瞒天过海全靠着他的哥哥桑德治伯爵的帮助,他正好是海军大臣。”

“他们相信你?”雷蒙追问。

“噢,他们的反应是爆炸性的,彷佛我刚刚丢了颗炸弹到他们之中。”

雷蒙喝光了威士忌,高兴地舔了舔chún。“孟家人太过忙着痛恨及轻视爱尔兰人,他们可悲地低估了我们。”

“我也和纽卡尔公爵成了朋友。我们相处得很好,他有一位美丽迷人的公爵夫人。”席恩道,啜饮着威士忌。

“我希望你并不打算以收集别人的老婆为生。我认为偷走姓孟的女儿已经足够了。”

席恩的chún角抿起熟悉的微笑。“她们无法抗拒爱尔兰魅力。”

“纽卡尔能够怎么帮助我们?”

“国王对他言听计从。这一刻他可能正告诉国王陆下孟家人拥有两艘奴隶船。他们太过聪明得不可能把船只登记在自己名下,船登记在罗杰克名下。”

“废除奴隶法案终于通过了?”柏克问。

“国会通过了法案,禁止英国船只从事奴隶交易,柏克,但这无法禁止私下猖獗的龌龊交易。国王及首相非常生气英国船只仍然恶习不改。一但他们知道海军大臣拥有奴隶,他立刻会成为弹劾的对象。”

“然而孟家人是威尔斯王子的朋友。那也许可以帮助他们保住职位。”雷蒙忧虑地道。

“不要搞错了,父亲。统治英格兰的是乔治国王,他的儿子只是桩笑柄。”

“太好了。如果那些婊子养的丢了他们在海军的职权,那将会造成一桩大丑闻,我们就可以报仇了。”

“这只是一部分,”席恩柔声道。“他们会失去在社交界的地位,但仍然保有财富。我打算从财务上彻底毁了他们。我已经对我们舰队的船长下达了新的命令。”

柏克由席恩紧抿的下颚里看出了他的决心。席恩经常微笑,但柏克注意到笑意始终不曾到达他的眼里。

席恩将空酒杯放在壁炉上,伸展四肢。“我必须道再见了。”

柏克陪他走到门口。“小姑娘知道她的母亲住在离这里不远的威克娄海岸吗?”

“不,她对琥珀的事一无所知,而我也希望是这样。”

“你打算强暴她?”柏克直率地道。

“强暴?我要的不只是她的身体,柏克,我打算拥有她的灵魂。”

站在他眼前的野蛮男子已几乎看不到文明的痕迹。柏克知道隐藏在幽默及迷人的表象下,欧席恩是来自地狱的王子。

翡翠一个人用晚餐。晚餐非常丰盛,无论在量及口味上都胜过波曼宅邸许多。每一次卧室的门打开,翡翠的心都狂跳不已,但每次来的都是凯蒂。

“我已经准备好洗澡水了,夫人。请跟我来。”

翡翠已经习惯了服从,温驯地跟着凯蒂到了浴室,并惊讶于其宽阔。触目所见是白色的大理石及镜子。一个银色的篮子里装着肥皂、沐浴rǔ、海绵、及香精,篮子旁边堆着一叠小山般的雪白土耳其浴巾。

她过了好一晌才有勇气脱下衣服。她的手指停留在她偷偷别在亵衣上的银色海豚胸针。突然她知道席恩出席了她的婚礼,而这是他送给她的结婚礼物!噢,为什么他不在她和罗杰克举行那个该死的仪式前带她走呢?现在名分上她是罗杰克的妻子。这一切真是一团混乱!

洗完澡后,她回到了卧室。她没有睡袍,只能穿著内衣睡觉。她坐在床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情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