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情人》

第07章

作者:virginiahenley

凯蒂让麦太太及她的助手在一间会客室等。麦太太很兴奋被基尔特伯爵请来葛维史东,并且非常好奇这位订做衣服的女士的身分,然而凯蒂始终守口如瓶。

席恩带着翡翠进来。凯蒂告诉他裁缝已经来了,席恩点点头,要她们等着,便拉着翡翠上楼去。

翡翠被拉得气喘吁吁,不明白席恩要带她去哪里。他们来到三楼的一个大房间。房间的四壁都是架子,架子上堆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布料,琳琅满目,美不胜收。

“看看你喜欢什么,”席恩邀请道。“如果拿不到用楼梯。我一会儿后回来。”

木梯架在架子上,就像图书馆里一样。对一名女性来说,这儿有若阿里巴巴的洞穴般神奇。翡翠喜悦的目光扫视着周遭,喜不自胜。她架上楼梯,兴奋地摸着那些吸引她的布轴。

席恩回来时已经换了衣服。“你还没有挑出什么?我以为会看到一堆小山般的布料。”

“每一疋布都如此地美丽。”她的眼里闪耀着光彩,但她仍然没有伸手取任何一卷布料。

“要不要来件实用的棕色绵布做骑马装?黑色的格子而做家居服,这块白色的缎料当做晚礼服?”

他望着她眼里的光芒逝去。

“我想骑马装确实要实用一些。”她喃喃道,试着表现出高兴的样子,但却彻底地失败了。

“实用,但阴暗、丧气,更不用说丑陋不堪!”

她不确定地看着他。“你为什么要嘲弄我?”她低语道。

“我是试着刺激你说出你心里的想法,及选择能够取悦你自己的事物--不是为了取悦别人,也不是为了取悦我,而是你自己,翡翠!尽量地奢侈、浪费、放纵你自己。或者你不知道怎样放纵自己?”

内心一个秘密的角落里,翡翠知道她一直就想要恣情放纵。她抬高下颚,指着一卷孔雀蓝色的丝料,而后是翡翠绿的。席恩逐一拿下来。轮到细绵布时,她在浅绯色、杏黄色、熏衣草色及淡蓝绿色之间难以抉择。她望向席恩,看见了他嘲弄的银眸,毅然决然地道:“全部都要。”

她看见他的笑容,明白他正乐在其中。“拥有一件rǔ白色的骑马装会太不实际吗?”

“不实际得邪恶。”他取下了那卷布料。地板上已堆了一叠小山般的布料。

翡翠的手指占有地抚过一卷浅橘色的亚麻料。“我不想太过贪婪。”

“为什么不?我慷慨地出借自己,你可以取任何如想要的一切。”

在他的鼓舞下,她选择了一卷缩满银线的雪白纺纱料。她手抚着那柔软的布料,赞赏着它的美丽。接着她大胆地选了一卷大红色的料子,知道它可以和她的黑发互相映衬。

当她认为已经放纵够后,她谦逊地向席恩道谢。他将所有的布料拖到她的卧室,堆在床上。

“麦太太可以待在你的隔壁房间。看来她至少要做上好一段时间。我们要用午餐了吗?”

“噢,我太过兴奋得没有食慾。我们不能直接开始吗?”

“你可以做任何你想要的事。对美丽的女子而言,迫不及待是一项令人兴奋的特质。”

翡翠屏住气息。席恩也有好几项令人兴奋的特质。他看着她的眼神,更不用提他话里的暗示,都令她的心跳加速。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她让麦太太为她量身,描述一些流行的款式。麦太太熟悉伦敦及巴黎的流行,翡翠也加上一些自己的建议,其中有些颇为大胆。麦太太明白到这位女子拥有自己的主张,知道怎样的颜色及式样能够衬托出她的美丽。

伯爵探头进来。“麦太太,我可以和你说句话吗?”

麦太太看着英俊、迷人的伯爵,不由得心跳加快。尽管她的年纪不小,伯爵实在太富有魅力了。

伯爵递给她一疋富丽的布料。“你想你能够用这块大红色的天鹅绒设计一件晚礼服,及内衬着白色缎料的斗蓬吗?”

“当然可以,爵爷。”

“我已经要凯蒂找来六、七名比较擅长针线的女仆帮你。当然,你也会需要一些工作桌。另外还需要些什么,和甘太太说一声就好。”

“谢谢你,爵爷。你太过厚爱了。”

基尔特伯爵想了一下又道:“对了,麦太太,你能够缝一副天鹅绒面具,掩饰她的身分吗?明天晚上我想要带她去看戏,而我不希望全都柏林的人知道她是孟威廉的女儿,特别是她才刚刚新婚。”

麦太太眨了眨眼,无法相信她竟能幸运地听到这么一件大丑闻。全爱尔兰的人都知道孟威廉,他是海军大臣的弟弟。她想象她的顾客听见这件消息时,嘴巴会张得有多大。基尔特伯爵不但纳孟威廉的女儿为情妇,而且还公开地和她住在一起!

次日下午,楼上的两个房间,及楼下的一个已经变成了裁缝室。当席恩走进来时,翡翠注意到房间里的每个女性都停下手上的工作,凝视着他。她无法怪他:席恩太过英俊迷人了。他对她也有同样的影响力。

翡翠在心里微笑。今早她并没有给他机会拉开她的被单。他由相邻的房门走进来时,她已经起床,并且衣着整齐了。瞧见她抢先了他一步,席恩的chún角反而扬起了笑意。翡翠的笑容漾得更开。如果席恩希望她大胆,她会的。

“我想要和伯爵一样的紧身马裤及白衬衫,”她告诉麦太太。她自睫毛下拋给席恩一个诱人的目光,觉得十足地女性。随即她忘记了诱惑的事,热切地间席恩。“今晚你真的要带我去戏院?”

“如果那取悦得了你。”他执起她的手,送至chún边。

翡翠几乎隐藏不住心里的兴奋。“你等着瞧我的礼服,你会无法相信那是我!”

“如果我们要去都柏林,我们该出发了。凯蒂在楼上等着你。”

一个小时后,翡翠不得不承认凯蒂是最优秀的女侍,她可以用一根梳子创造出奇迹。翡翠知道她一辈子从没有显得这么高雅过。红色天鹅绒礼服躶露出她的肩膀及大半的*峰:天鹅绒面具并未隐藏她的身分,反而使得她看起来更诱人。

她听见他醇厚的声音,自镜前转身。“你准备好了吗,美人?”

席恩的英俊令她屏住气息。黑色燕尾服搭配着浆白的衬衫及领巾,更显得他英俊非凡,气势十足,真正是个伯爵。他像磁铁般吸引了她。慾望像野火般窜过她的血液。

她想要他抱着她,进到他的卧室,亲吻一整个晚上。他走向她,为她披上斗蓬,执起她的手

“走吧。”他低沉的语音道,她的chún角不由得逸出了一声轻叹。

他扶她上了马车,坐在她的对面。“我想要尽情地欣赏你,掏饮你的美丽。”

被困在如此亲昵的空间里令她的心跳加快,脉搏急促。她看着他银色的胖子变得氤氲,爱抚过她全身,缓缓地、性感地由她的双眸来到她的chún上,她挺立的双峰。翡翠发现自己也正同样这么做。她的视线贪婪地流连在他的chún,来到他有力的大手上。她渴望他的手及chún占有她。两人之间的性张力急增,直至翡翠几乎要兴奋得尖叫出声,而后席恩低沉的语音粉碎了两人之间的紧绷

张力。

“你今晚想要看什么?戏剧,歌剧,还是听音乐会?”

她解释了她对剧院彻底地无知。“我相信能够带给你的乐趣,也能给我同样的快乐。”

她的话令他笑了。“我保证你会的。”他亲昵地喃喃。翡翠怀疑他谈论的并不是戏院。他用眼神和她做爱,用言语挑逗她,但唯一付诸实行的亲昵举止只有亲吻她的指尖。

翡翠渴望地做得更多。她闭上眼睛,想象他的chún覆上她的。他一定知道她想要被亲吻吧?她再次睁开眼睛时,暮色已盈满车内,光线黯淡,但她感觉得出他撤退离开了她。他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慾望是因为她是禁果吗?

席恩看见翡翠闭上眼睛,将慾望隐藏在低垂的睫毛。他知道她微噘的chún角渴望着一个吻。他对她的渴望愈来愈深,她也愈来愈敞开自己,摆脱了她父亲的影响。但他要翡翠对他的需要更加迫切。等到她的需要转变成疯狂的渴望,他将会占有她--包括她的身躯及灵魂,并使她成为他的。

到了戏院后,席恩买下了最好的包厢位置。灯光熄灭之前,他们成为所有观众注目的对象。男性公然地赞赏那名美丽的女子,羡慕她身边的伯爵,女性则把目光专注在她身上,赞美她的礼服及爱人。

席恩可以看得出翡翠陶醉于众人的赞美之中。那给了她自信,使得她更加美丽。灯光渐暗,管弦乐队奏起序曲,幕升了土来。席恩看着翡翠倚向前,专注地看着舞台上的表演。他似乎无法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她是如此地美丽--她名义上的丈夫一定很懊恼失去了她。今晚他们出现在都柏林戏院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回伦敦。他可以想象出孟威廉及罗杰克受到的羞辱,并感到深深

的满足。

歌剧结束后,席恩带她到附近的餐厅共进香槟晚餐。他带她到隐蔽的座位,倾听她诉说多么喜爱今晚的歌剧。这一次席恩不是坐在她对面,而是比较亲昵的旁边位置。他倾听着她的谈话,看着她眼里闪动的亮光,深深地被诱惑。跳跃的烛光映在雅座里,更增添浪漫的情趣。

他喂她喝香槟,他们的手指交缠。“你知道今晚的你有多么美丽吗?瞧瞧你自己,”他朝墙上的镜子点点头。翡翠抬起视线,看见镜中两人亲昵的景象。他俯身亲吻她的躶肩。“是什么使得你如此地璀璨耀眼,我的美人儿?”他喃喃低语。

“因为我是如此地快乐。”

他们离开餐厅时,他为她披上斗蓬,右手轻轻一带,让她靠向他的胸膛。他低下头在她耳边低语。“今晚我们不会大老远回葛维史东,我们在城里的寓所过夜。”

翡翠感觉像香槟泡沫流窜在血液中。马车辗过都柏林的街道,她心里的兴奋及期待遽增。他不再叫她“爱尔兰姑娘”,改称她“我的美人儿”。她爱极了他对她说的话。他曾在今晚告诉她他爱她吗?她全心希望是今晚。那将再完美不过了。

席恩用钥匙开门,挥手要仆人退开。接着他抱起了翡翠,上楼到卧室里。

翡翠伸臂环住了他的颈项,因慾望而虚弱不已。当他放下她时,她的身躯轻微摇晃--并非因为香槟的作用,而是因为他坚硬身躯的感觉。席恩点亮了灯,但翡翠并未留意到这间高雅的玫瑰木套房。她的眼里只有席恩一个人。

他握住她的手,带着她走向镜子。“我希望你看见你自己,我的美人。”

在翡翠的眼里,镜子里的一对男女是深爱着彼此的。他轰立在她身后,黝黑有力的他映衬着她热情奔放的红色天鹅绒。他取下她的斗蓬,任它坠落在地毯上,继之是她的面罩。他取下她的发夹,让瀑布般的秀发垂落。

“你是道地的爱尔兰美人。”他道。

生平第一次,翡翠确知自己是美丽迷人的。

席恩带着她在梳妆怡前坐下。“我想要服侍你入睡。”他沙嘎地道,银眸在镜子里催眠般地锁住了她。

翡翠怯怯地垂下眼睑。“我没有衣服可以穿著睡觉。”她的声音低若蚊鸣。

他将一瓶香水推向她。“这应该足够了。”

翡翠的双峰剧烈地起伏。她看着他拿起一把银梳,他的手悬宕在她的头发上。

“当我第一次看到你时,你的黑发恍若云雾般,引诱我去碰触它。我可以梳它吗,翡翠?”

她无言地点头,身躯因期待而战栗不已。银梳梳拢过她的头发,所到之处带来了触电般的栗动。他的另一手插入她的发中,碰触、爱抚着。他撩起一绺在鼻端轻嗅,在面颊上摩挲。接着他拂开了她颈后的头发,在那儿印下了一个吻。

翡翠倒抽了口气,感觉到他的手指解开她的晚礼服。她在天鹅绒礼服下未着寸缕,而她纳闷他是否已猜到了她的秘密。他的chún游移过她的背,沿着她的脊椎窜来一阵战栗。她闭上眼睛,品味那份感受。

翡翠猛地抬起视线,他的手自后探入了她的礼服内,捧住她赤躶的双峰。在镜子里看见他对她这么做更增添了她的兴奋。他的眸子以她从未目睹的炽热锁住了她的。银色的眸子因为慾望而变深,其中倒映着她性感的身躯。他的手指抚弄她的*头,直至它们像红宝石般挺立。她的腿间有一种不熟悉的潮湿,一声呻吟从她的喉逸出。

翡翠的衣衫已褪尽。她娇喘吁吁地看着镜中赤躶的自己,在汹涌的情慾里没顶。席恩有力的大手抱起她,她的头埋在他宽阔的肩上,由着他抱她走向床。

他将她放在床上,她的黑发如云般披散在枕上。他低下头,他的chún印上她的。

她已经等这个吻如此地久!她的chún欢迎着他,放浪地拱起身躯。他快要逼疯她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情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