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情人》

第08章

作者:virginiahenley

翡翠撩起裙摆,飞奔向她的哥哥。“洛霖,洛霖。你没事吧?”

洛霖的脸色苍白,但他镇静地回答:“我没事,翡翠。”

翡翠用力拥住了她的哥哥,强烈的释然令她想哭。

搭载洛霖前来的“海燕号”上的英国水手,怒目瞪着以费家人为主的爱尔兰水手。气氛火爆,一触即发。

席恩简洁地下命令。“不会有事的,回你们的船去。”费家人朝塔楼的方向瞄了一眼,但遵照了席恩的命令。

“有人试图要杀你!”翡翠用力摇晃着她的哥哥,想要让他明白。

“翡翠,如果欧雷蒙真的瞄准我,我已经是个死人了。”

席恩拍下拍洛霖的背。“你说的对。走吧,我们去喝一杯,给你压压惊。”

他们像好朋友一样地离开了,留下翡翠瞠目结舌地站在原地。一个星期前她自伦敦的家中被带走,然而洛霖似乎一点也不惊讶看到她在葛维史东,而且他和席恩似乎交情还好得很。洛霖经常来这里吗?如果是,为什么会有人对他开枪?该死,她一定会问出来的。

她大步走向塔楼。敷衍地敲了一下门后,径自走了进去。她遇到正要离开的柏克。

“谁在那里乱开枪?”她咄咄逼问。

“只有一枪而已。”他更正道。

翡翠的眼里燃着怒火。“是谁?”

柏克往上一指。“老爷。”

说完,柏克匆匆离开,翡翠登上了石阶。

欧雷蒙坐在塔楼顶的窗子边,手上抓着望远镜。他身边的墙上放着四把枪。

“你差点杀死了我哥哥!”她愤怒地指控,毫不在乎后果。

雷蒙乐得格格轻笑。“我无意杀死地,不然他现在已经死走了。我只想吓得他屁滚尿流。”

“但你没有!你吓到的只有我!你为什么对他开枪?”

“他是孟家人。”雷蒙指控道。

“我也是。”

“不要吹嘘这一点,姑娘,”他明亮的蓝眸从头到尾打量着她。“你的容貌是费家人的,那倒是值得吹嘘。过来窗边,让我仔细看看你。”

她走向前,拒绝让他认为她怕他。

“你看起来就像我的艾琳,怪不得席思会为你着迷。曾经在雨中散过步吗?她喜欢那样。”他的眼神变得十分遥远,似乎回到了从前。

翡翠怀疑欧雷蒙有些心智失常。不然他为什么舍弃葛维史东豪华的宅邸,整天待在塔楼里,身边放着四把枪?应该有人把这些枪收走。她决定今晚要和席恩谈谈。

“去脱掉这身湿衣服吧,美人儿。晚餐你会迟到。”

翡翠感觉雷蒙似乎把她当做他的亡妻在说话了。

“我……我这就去了。”

回到卧室,翡翠脱下湿衣服,换上一件淡蓝色的礼服。她心中存着太多的疑问。相邻的房门打开时,她猛地转过身来。

“吾爱,很抱歉之前我们被粗鲁地打断,但我没有料到你哥哥曾在今天来访。”

她拒绝脸红。“他人呢?”

“当然是在客房,你的隔壁房间。我们要去找他一起用餐吗?”

翡翠咬着下chún。地想要单独和洛霖谈,但席恩已经伸出手臂,她只能让他挽着她离开。他们在走廊下遇到了洛霖,并一起下楼用餐。

席恩为她拉开椅子。“坐在我们之间吧,吾爱?”

洛霖对她微笑。“我从不曾看过你这么容光焕发。”

席恩和洛霖热络地聊着天,将她排除在外。他们谈论船只、货物、航线、海军、政治、上下议院、首相皮特及乔治国王。他们用一种只有他们自己了解的密码在交谈。洛霖会说:你要求我弄到的那个消息及那件事,席恩则说:那椿机密事件,及你的下一个行程,那一类的。

用完主菜后,他们开始闲聊,互相打趣笑闹。话题转到了马匹上。席恩承诺带他去克拉赛马,洛霖则要求拜访曼莫斯及某个叫费兰儿的女人。

翡翠震惊不信地听着这一切。他们怎么敢表现得似乎她根本不在场?她原预期洛霖解释他的来访,席恩则解释他的父亲及那一枪。明显地他们蓄意将她排除在外!

她丢开餐巾,用力一捶桌子,站了起来。“停下来!”

两名男子一起礼貌地看向她。

她挑衅地质问洛霖。“我已经失踪了一个星期。你怎么找到我的?”

“父亲告诉我你在葛维史东。”

“老天!他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我告诉他的,”席恩悠闲地道。“如果你在捅了敌人一刀后,忘了在伤口洒盐,那又有什么乐趣可言?”

“他们派你来带我回去?”

洛霖转向席恩。“事实上,他们派我来协商你愿意出多少钱让她回去。”

席恩笑了。“告诉他们别作梦了。你妹妹和船我都会留下。”

“你并不介意让我回去难以交代,不是吗?”洛霖苦涩地问。

“一点也不。逆境有助于人格的养成。”

“我想孟氏航线只能接受损失一艘船的事实了。”洛霖耸耸肩道。

“事实上是三艘船。这星期又有两艘奴隶船平空消失了。”

“感谢上帝。”洛霖衷心道。

“我可以向你保证上帝与此无关。”席恩愉悦地道。

“该死,你们两个又来了!”翡翠喊道。

洛霖对他妹妹的行为震惊不已。“你在哪里学到这些恶劣的礼貌的?”

“我教她的。我喜欢我的女人狂野任性,我好可以驯服她们。”

她拿起水林,朝席恩嘲弄的脸庞泼去。“我相信疯狂是你们家里的遗传!”说完,她像女王般高傲地离开了餐室。

翡翠在房间里来回艘步。她拉开窗帘,捶着枕头,发泄心中的怒气。她知道席恩擅于操纵人,虽然地无法完全了解他和洛霖的谈话,她推测出他不知用什么方法控制了洛霖,并正利用他来达成报复她父亲的目的。

翡翠知道她无法由席恩那儿问出什么,决定不在这上面浪费时间。她必须问洛霖。敲门声响起时,她高兴地打开门,以为是她哥哥,结果是麦太太。

“我带来了伯爵订做的睡缕及睡袍,夫人。”

“谢谢你,麦太太。”翡翠吓了一跳,不知道席恩远为她订做了这些。

“事实上,睡袍是我自己的主意。只穿伯爵为你订做的睡缕你会冻死的,”她低声解释。“男人喜欢丝的东西,一站也没有考虑到实际的问题。”

翡翠的双颊绯红。“谢谢你。”

“你大部分的衣服都已经完成了,我和美莉明天就回都柏林。一旦伯爵订的其它东西做好后,我们会送来葛维史东。”

翡翠并不知道席恩订了其它东西。他显然喜欢给她惊喜。“谢谢你,麦太太。你做的衣服是如此地合身,而且美丽。”

“哪里,能够为夫人这样美丽的女人服务是我的荣幸。希望以后您还能需要我的服务。再见。”

一会儿后凯蒂进来整理房间时,翡翠问她:“他们还在餐室里吗?”

“不,他们去塔楼搞他们的密谋了。大概会待到半夜。”

翡翠无法明白她哥哥怎么能够和刚刚对他开枪的人在一起谈话。“凯蒂,欧雷蒙……有问题吗?”

“是的,他的脚几乎无法走动。”

“不,我是指这里。”翡翠指了指额头。

“你是说他疯了?不,柏克代替了他的腿,但他的头脑仍清楚得很。”凯蒂以为她找到答案了。餐桌上的混乱显然是因为翡翠在席恩面前批评他的父亲。“对了,今晚不要出去走动。码头泊着三艘船,而你知道那些水手喝了酒后的德性。”

“谢谢,凯蒂。我洗个澡后就上床睡觉。”

凯蒂离开后,翡翠审视着床上的一叠睡衣。她挑选了一件美丽的法国式白色丝料睡缕,披上柔软的小羊毛睡袍,走向浴室。

一个小时后,卧室里的镜子照出了今晚的她是多么地美丽。穿著白色丝料睡衣的她恍若新娘子一般。控制一下自己,少作白日梦了,她轻苛自己。翡翠套上羊毛睡袍,离开卧房,走向她弟弟的房间。她打算在洛霖的房间等他。翡翠蜷在大摇椅上,必要时准备等上一整夜。她决心要问出洛霖所知道的一切真相。

“翡翠,深更半夜地你在这里做什么?”

洛霖将烛台放在壁炉上,点燃油灯。

翡翠等着等着睡着了,但她立刻清醒过来。“我在这里等你,因为我必须要知道真相!”

“你知道了多少?”洛霖犹豫地问。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怀疑’席恩利用你当棋子,逼迫你和他合谋对付父亲。”

洛霖握住它的手。“噢,翡翠,席恩认为他在‘利用’我,但有史以来从没有人这么甘于被利用。席恩认为这是他的复仇,但它事实上是我的!”

“你要怎么做?”

“我们要毁了他们。不要追问我细节,你不知道会比较好。”

“我知道我们都恨父亲,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使得欧家人痛恨父亲至此。”

“席恩什么都没有告诉你?”洛霖无法置信地间。

“席恩始终守口如瓶。他唯一会说的是逼我发笑或追求我的话。”

洛霖放开她的手,在富丽堂皇的卧室内踱了一圈后,回到沙发坐下,重重叹了口气。“当父亲得知欧约瑟是基尔特伯爵的继承人时,他计划将你许配给他。跟着他密告基尔特伯爵提供武器给爱尔兰叛军,犯了叛国罪。父亲知道一切的细节,因为卖给伯爵枪枝的就是他。他决定除去伯爵,好让你在婚后立刻成为伯爵夫人。”

“当英军逮捕了他们的外祖父时,约瑟和席恩被送走,来到伦敦。他们到达伦敦时,父亲已经得知约瑟和母亲是爱人。他气疯了:他推翻了所有的阴谋诡计,计划复仇。

“欧家兄弟到达伦敦的那一晚,父亲带我们所有人去迪梵俱乐部狂欢。我们一回到船上,立刻爆发了一场群架。整桩事是父亲除去约瑟的计划,罗杰克则是共犯。父亲的人抓住约瑟。他愤怒地和他对质,殴打约瑟。约瑟出言讥诮,父亲在愤怒之下,刺了他好几剑,杀死了他。当时席恩被铐在一旁,目睹了这一切。他声嘶力竭地喊叫,试着要阻止父亲,但反而激怒父亲,他吩咐他的人将他揍昏过去。”

翡翠的脸庞变得苍白如纸。她开口时语音微颤。“父亲在席恩面前杀死了他哥哥?”

“这还不是最糟的。席恩醒来后,父亲随即以他杀死自己哥哥的罪名逮捕他。由于一切在海军的军舰上发生,父亲迅速地安排了一场军法审判,他一手主导判决,罗杰克是证人。我很羞愧地说当时我太过害怕父亲了,并没有开口在法庭上为席恩辩护。

“他被判决在囚犯船上服役十年。事实上就是死刑判决。一般人在囚犯船那种人间地狱根本捱不了数个月,但欧席恩活下来了。仇恨及复仇的心令他捱过了五年,直至他有机会逃脱。”

翡翠的身躯轻颤,眼泪刺痛了眼眶。她的喉间哽咽,像是窒息一般。

“你还好吧,翡翠?”

她无法开口回答。

“我很惊讶席恩甚至能够容忍看到我,及和我这个孟家人谈话。他如何能够忍受碰触你?他一定非常爱你,翡翠,才能拋开你是孟家人的事实。”

翡翠的手摀着喉间,试着要抒解那难以忍受的哽咽。

“他刚好在你的婚礼前数个星期逃脱。当天晚上他就带走了你--法律对他并无意义。特别是英国法律。”

“为什么你从不--”她的声音破碎,无法再说下去。

“为什么我从来不告诉你?因为我知道你爱他。我既不瞎,也不聋。你曾经称他是你的爱尔兰王子。我不忍心让你伤心,翡翠。母亲离开后,你的生活已经够悲惨了,我无法再增加你的不愉快。”

翡翠的身躯簌簌颤抖。听完洛霖的话,她打心里憎恶自己姓孟!她的父亲简直就是邪恶的代名词。她下定了决心,从今天起,她不再是孟家的女儿,而是爱尔兰的费家女人!

洛霖倒了杯爱尔兰威士忌给她。翡翠摇了摇头,喉问的哽咽令她无法吞咽下任何东西。她的手轻抚过哥哥的面颊,而后她推紧身上的睡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轻悄无声地来到和席恩相邻的房门前,背倚着它。她喉问的疼痛似乎扩展到她的心、她的全身。她低头看着门缝下渗出来的灯光熄灭。这一刻,她是如此地需要他。他是她生命的最爱,而且她必须告诉他。但最重要的是,她想要付出她无私的爱,而不是“取”。她想要用她的爱紧紧包裹住他。

她看见镜中自己的影像,知道她必须先让自己平静下来。她走到洗手台,用水洗了眼睛后,试着练习做深呼吸。稍稍回复平静后,她坚定地走向门,扭开门把,走进席恩的卧室,走向他的床。

看见她,席恩支肘起身。“翡翠?”

她全心全意想要呼唤他的名字,但她的喉间再次梗住。席恩看见她持灯的手微颤,绿眸里充满了泪水。他起身接过她手上的灯。“怎么了?哪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恶魔情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