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春》

第01节

作者:陈锐

(一)

马头湾畔,荒野,五间干打垒的简陋土房。马棚、牛圈,由远至近渐渐地在晨曦中映出,这是一个饲养大院,院里停着两挂大车,一只狼狗在不停地舔着大车上的套绳,土房上清晰地写着“屯垦戎边,亦兵亦农,扎根边疆,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白字。

(二)

马棚里,一盏马灯还亮着。

身大貌粗的邬为披着皮袄在不停地筛草给槽中添着,他添完草拿起扫帚在饲养里打扫起来。

“二梆子,天他妈都亮了,还不起?!”邬为边扫着院冲着窗喊。

(三)

屋里,土炕上。

一个干瘦的光头探出被窝在打呼噜。

邬为进屋:“二梆子!还你妈睡?”

光头缩进被窝。

邬为冲过去一把掀起被,一副干瘦的小体格缩成一团。他猛地坐起:“干嘛?”二梆子火了,一把扯过被重钻进去:“大清早的瞎嚷嚷。嘛?也不嫌烦人!”他说得地道天津话。

“喔?又躺下,爷他妈的还真不信这羊上树!”邬为说着跳上炕把被全拖到一边卷了起来。

二梆子霍地坐起,浑身成一团:“你,你妈真缺了八辈德了邬为,我你妈招你惹你了?”他边骂着边披上皮大衣:“行,赶明我值班,我每半小时,叫你一回,叫你一宿都别想睡觉!”

邬为笑了:“好了,快把屋收拾一下,还有隔壁那几间,连里的人一会就到。”他边叠着被说。

“来不来碍我嘛事?哼!又是一批倒霉蛋”二梆子嘟嚷嚷地拖着大头鞋起出屋去。

(四)

饲养院里,二梆子正冲着墙撒尿。

邬为闻声从屋里冲出厉声地:“二梆子,还他妈给爷在院里尿,滚到马棚去!”随声一个苕帚疙瘩打在二梆子屁股上。

二梆子回头一乐:“有嘛?”他边提着裤子抬头见墙上新写得口号,冷地:“嚯,这谁写得?”

“班长一大早写得,”邬为抱起一捆干柴向伙房里走进。

“屯垦戎边,亦兵亦农,扎根边疆,建设边疆,保卫边疆?”二柳吞吞吐吐边念着跟着走进伙房:“行,跟真得一样。我说邬为咱这班长,干这眼皮子活还真行。到底比咱多学了几年啊?”

“你就少说几句风凉话吧。”邬为边点着火冲二梆子说。

“嚯,看不出咱邬为也进步了?明摆着,扎根,这你妈每天没完没了的刮风,就是有根,也你妈让风给拔了。”二梆子脱下皮衣舀勺了半盆水准备洗脸:“哼!傻小子,你懂嘛。”

邬为从大锅里舀了半勺舀水加进二梆子盆里:“别废话,快洗,洗完做饭。”

“吃嘛?”二梆子问到。

“你说吃嘛?窝头。”邬为白了一眼二梆子,只是不停地往灶里添柴。

二梆子边擦着脸叹了口气:“窝头,窝头,一年到头,天天窝头还他妈天天喊扎根?我看你呀,真是窝头脑袋。”

“汪、汪、汪……。”门外,狗在不停地叫着。

(五)

院里,二梆子、邬为从屋里奔出,只见狼狗正冲着远处扬起的一团沙尘在狂叫着,它见主人出了屋便撤腿向前奔去。

“冬冬,回来!”邬为厉声喝了一声。

只见狼狗猛地停步,乖乖地回到邬为身边,不停地摇着尾巴。

二梆子冲着远处定睛一看:“来了。”

邬为望着隐隐约约的马车,脸上泛起了喜色。

远处,一辆三套马车在鞭声催促下匆匆地向五间房奔来。

二梆子眯着眼数着车上的人:“嚯,五六个人呢,还有女的?”

邬为脸上浮着喜色,忙向前迎去。

二梆子冷冷地:“噍你美的,放心吧,打不了光棍喽!”说完他转身回到了伙房。

一辆车停在院里,班长萧亦农从车上跳下,他把马鞭一扎,吆喝着车上的人们:“来,到家了,大家快下车,先活动活动,脚冻坏了吧?”他边拍打着皮大衣上的沙尘又补充说:“行李先放在车上,大家先进屋暧和一下。”

被黄大衣里得严实实的一男三女从车上跳下,不停在跺脚他们并没有立即钻进屋,只顾四下观望着这五间房和它周围的一切。邬为一手担起两个行李热情地招着:“大家先进屋吧,这就是咱连的五间房,咱们饲养班又多了你们这些新的活力,以后有的是时间看,快进屋吧。”

(六)

伙房里,二梆子正挽着袖子在往锅里做着窝头,人们一下子涌了进来。

“二梆子你这窝头做得可比连里的大多了?”说话的是个性开朗相貌出众的姑娘,闫立媛。

二梆子猛抬头,见是闫立媛:“嚯,参赞小姐你也到五间房来啦?您可真是小姐的身子,丫环的命,这算是么回事?”

“去你的,这也是革命的需要,”闫立媛拖着腔补充道:“服从分配。”

“你?不服从行吗?”二梆子话里有话的冷冷说完冲着其它几人:“你们几位也来了,到这扎根来了?这两位女的好面熟,在连里见过……?”

“三排七班的徐晓吟,上海兵。她是四排十班的廖小珍华侨。旭健是一排一班的。”闫立媛向二梆子介绍着。

“噢?知道了。你是青岛兵是吧?听说你在连里饿得常哭,真得吗?”二梆子问。

旭健点点头:“不错,我啥都不怕,就怕饿。”

“好来,咱这管饱吃,瞧,这个大个窝头是你的,”二梆子将手里的一个大窝头放进锅里怪声怪气地:“大伙看好,这窝头姓旭。”人们哄笑起来。

旭健瞪了二梆子一眼转身出了屋。

萧亦农:“二梆子!你这是干什么?他现在是咱们班的副班长了。今后你要注意点,少开这种玩笑!”

二柳楞了,他望着大家缩起头只顾烧火。

邬为进屋冲着萧亦农:“班长,都收拾好了。”

萧亦农:“那好,大家都回各屋把行李收拾一下吃完饭咱们分分工把活干完,晚上开个欢迎会。”

(七)

女生宿舍里。

闫立媛边往炕上铺着行李:“这二梆子,可真够损得,哪壶不开提哪壶……。”

廖小珍:“不知道怎么的,我见他那会样子,可真害怕。”

闫立媛:“怕哈怕?噍他副德性,跟叫化子似的真叫人恶心,还让他做饭,不行,咱们跟班长说,不能让他做饭,我们做。”

“我同意。”徐晓吟低声地随和着。

(八)

马棚里。

旭健在一匹匹地数着马,查看着每一匹马的特征。

萧亦农走近他:“副班长,在干什么呢?”

“这马真多,挺有意思,这些马都能骑吗?”

“都行,这些都是从部队上退役下来的,拉车,干啥都行,只是只老了些,我说,刚才生气了是吧?”

“谁?我?没有。”

“二梆子,就是这么个人,嘴贱,成天没正经,别往心里去。”

“看你说的,我不在乎这些。”

“那就好,走吧,我帮你把行李搬到我屋里去。”

“不,我已经铺好了,跟二梆子,邬为我们仨一屋挺好,有啥事在一起也方便。”

“也好,该吃饭了,走吧。”

(九)

伙房里。

邬为,闫立媛,徐晓吟,廖小珍正围在炕前啃着窝头,二梆子把一切好的一盘酸白菜放在炕上:“各位多多包涵,水在锅里,谁喝自个来。”说完转身出了屋。

萧亦农和旭健进屋,萧亦农:“开饭了,副班长吃吧。”

旭健:“二梆子呢?他怎么不吃?”

邬为:“别管他,他早晨从来就没吃过饭,要不,跟猴似的。”

门外传来声声鞭声和二梆子的吆喝声。

萧亦农对迷惑不解的旭健:“真是的,他早晨从不吃饭别管他,他赶牲口到河边饮水去了。”

(十)

晚上,二梆子屋里,一盏马灯吊在屋梁上,全班人围坐在炕上正开着欢迎会。

萧亦农:“……是革命和边疆建设的需要把我们这七个从五湖四海集中到了马头湾的这五间房里来,虽然,我们是在搞着后勤饲养工作,但这也跟世界革命紧紧地联在一起,不管我们是赶车,喂马,是放牛都是革命的重要工作。我们应该身在马头湾放眼全世界,为保卫祖国边疆,建设边疆……”

“汪汪、汪汪……。”一阵急促的狗叫打断了萧亦农的话。

邬为从炕上跳下:“有人来了。”说着拿手电筒推门出去。

(十一)

手电光下。

连长朱志文正用自行车档住冬冬的狂扑乱咬,他不停地喝斥着:“滚开!滚开!”

“冬冬,回来!”邬为大声吼道。

冬冬立刻回到邬为身边,邬为走近连长定睛一看:“是你呀,这么晚了,连长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们,可这家伙就是不让。”他边说着小心翼翼地一头向屋里扎去。

(十二)

屋里。

朱连长一头扎进屋,人们惊喜地:“连长?”

连长惊魂未定地边脱着军大衣:“真玄那,差点让这家伙咬了。”

邬为推门进屋,冬冬跟在身后,连长一惊边忙喊:“快,快,快让它出去!”

邬为把冬冬赶出了屋:“他不会咬你的,别害怕。”

“还不害怕,你看,这裤子都撕破了。”

人们哄的笑了起来。

二梆子得意地:“这冬冬也是,怎么专咬那些带领章当官的呢?”

“你小子别笑,我看这少不了你搞得鬼。”连长往炕上一坐,一巴掌打在二梆子头上:“没说错吧?”

“说得对极了,我也就能领导个它,”二梆子说着从连长口袋里掏出烟:“抽根行吗?”

连长点燃一支烟:“连里有点事,来晚了,饲养班长,是在开欢迎会吧?”

“刚开始,连长来的正是时候,请你给我们做点指示。”萧亦农说着送上一杯开水。

连长喝了一口水脸上浮起了悦色,灯光下,这个五十多岁的现役干部显得充满了的年青人的活力:“大家随便谈,说实话,我应该送你们几位新同志来,可我这个连长又放不下架子,怎么,有哭着来的吗?”萧亦农:“大家精神都很愉快,本打算让新来的同志们休息一天,可今天大伙铡了一天的草,干得热火朝天。”

“对,就应该这样,我这也是看看你这个班长的能力,要知道,我们二连是全兵团和整个军区连续两年的四好连队,兵团的标兵连就是我们这些战士们的过硬思想打下的基础所取得的。开始,我怕有的同志到马头湾来想不通,可现在这不很好吗。不管怎么样,我们也是一个兵,是兵就应该服从命令,纪律是执行路线的保证吗。我们现在搞路线教育就是要加强纪律观念,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把毛主席交给我们建设边疆,保卫连疆的任务完成好,你们说是不是?”

“是!”

“可能有的同志认为马头湾要比连五艰苦条件可能差点,要知道,让你们几个来是连里对你们的信任和考验,我想你们应该经得起连里对你们的考验,扎扎实实地干好革命工作,对不对?!”

“对。”

“最近,团党委将在我们连试点搞基本路线教育的经验,连里要求你们要紧跟团党委的部署,为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每一个人都要在灵魄深处爆发革命,只有这样我们的党才不能变质,国家才不能变颜色,同时,要在工作中开展斗争和批修,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去磨炼和改造自己的世界观,争取为人类和边疆建设做出贡献。为我们这个四好连队争光。要牢固地树立扎根思想,这方面,你们应该向你们班长学习,一个将军的儿子,都能严格要求自己,扎根边疆干革命,在平凡的工作中取得了很大成绩,被全兵团树为标兵,这也是咱们团,咱们连咱们马头湾的光荣。好了,大家随便谈吧。”

萧亦农:“连长刚才给我们作了指示,下面同志们就连长的指示,可以表示一下自己的决心,也是向全连同志表示一下为今年再创四好连队代表我们的决心吧。”

旭健:“到马头湾来,我决不辜负连队和首长的希望,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扎扎实实地干好本职工作。为边疆建设和连队建设做出贡献。”

邬为:“我没啥说得,领导叫干啥,就干啥。”

萧亦农:“你们几个女同志?”

闫立媛:“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寒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