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春》

第02节

作者:陈锐

(十七)

清晨,饲养院里活跃了起来。

二梆子、萧亦农正忙着套车,邬为和旭健赶着牛、马向河边走去。

不大工夫,两挂马车直向连里奔去。

闫立媛,廖小珍,徐晓吟在打扫着马圈,她们把一车车马粪堆起,干得汗流满面。

(十八)

黄河边。

旭健手握水纤用力凿开了冰冻的河面,邬为把马、牛轰起到河边饮着水。

邬为含羞地:“副班长,我一直想问你件事……。”

“啥事?”

“你是团支部委员,我都申请了五次了,为什么一直也没人找我谈呢?一年多了,我总觉得我在马头湾干得挺不错,咋不发展呢?”旭健略加思索笑着答道:“不够条件,组织上还要考验吧。”

“考验,那总得有人找我谈谈,提提优缺点啥的吧?”

“你没别的问题,说实话,主要支部考虑你的社会关系受牵连,所以对你考验时间会长一些,你可要正确对待。”

“社会关系?不就是我爸是旧警察的事?可这与我有什么?再说,我已经跟组织讲明白这事,上封申请我不是决心要跟他划清界限,难道还要我怎么做?非断绝关系不可?”

“这……我很难立刻回答你,邬为,反正你已经向组织表过决心那就接受考验就是了。”

“考验,考验!我他妈的真让我这个爹给毁了!我们一起来的包头兵,就剩下我一个没入团了,别说他妈的在人面前不好说话,就是自己也觉得对不住自己!”邬为愤愤地说着。

“你可别悲观,应该相信组织会正确对待你的。”

邬为喘着粗气:“算爷他妈的倒霉,没摊上个好爹!”说完他吆喝着牛往回返去。

(十九)

黄昏。

两挂大车拖着沙尘回到饲养院,人们从屋里出来,一齐帮着卸着套。

二梆子抖皮祆里的沙子从怀里摸出一叠信:“来信了啊,这半个月一回信还真不少。”

“有我的吗?”

人们纷纷涌向二梆子,争抢着问道。“别急,别急,都有,别急。”二梆子把一封信举起:“旭健的,闫立媛的,廖小珍的,还有一封,”他边看着念到:“邬为儿收。”

“去你妈的!”邬为从二梆子手中夺下信:“你他妈找揍!”

“这信封上写着的吗。”二梆子不甘示弱地反驳。

人们各自匆匆看着信。

闫立媛突然惊呼:“真够缺德的,我这信怎么给拆了?”

二梆子眼一瞪:“嚷嘛你?你们几个都看看是不是都拆了?”

“是啊,怎么都拆封了?”廖小珍,邬为,旭健莫名其妙,一齐嚷嚷着。徐晓吟呆在一旁眼噙着泪疾步回到屋去。

“真他妈不象话,这谁干的,二梆子怎么回事?!”邬为厉声质问。

“不知道。”

萧亦农忙停下手中的活:“大家不要见怪,连里这次开展基本路线教育,为了摸清每个战士的思想和开展思想了解,每封信都拆了。目的是了解社会,家庭及各个渠道对我们每个战士在意识形态方面存在的哪些侵蚀,好对症下葯地开展政治思想工作。”

“不象话,这简直是侵犯人权!”闫立媛高声喊道。

邬为:“扯谈!劳改犯的信也没有这样拆得!”

旭健慾喊又止,气冲冲一头闯进屋去。

廖小珍看完信,脸上浮起了喜色。一直注视着廖小珍的萧亦农笑盈盈地:“看你高兴的,怎么,家里现在怎样?”

“一切都挺好,我妈说她准备参加今年在广州的春季交易会,让我到广州去见她呢?”廖小珍忍不住欢快地说。

“嗅?这倒是件好事,你去吗?”萧亦农试探地问。

“我们都快四年没见面了,我的确非常想我妈……。”她猛觉得话有失口,立刻纠正:“不过,我已下决心跟她们脱离关系。是决不会再去跟她见面的,班长,我准备回信把我的决心告诉她。”

“这当然很好,你的这个决心,如果成为现实,简直可以做为一种典型的事迹在全兵团战友报上发表,让资本主义国家引起轰动,也提高了我们兵团战士的国际声誉和地位还有影响。”萧亦农绘声绘色地说道。

(二十)

二梆子屋里,邬为愤愤地将信揉成一团:“怨我离开了你,我他妈到这还受着你的牵连!”

二梆子边擦着脸:“怎么啦?”

“给,你看看就知道了,说我不孝,丢下他一人不管了,可我有啥法子,在家连个临时工都干不上,我不走,不来兵团行吗?”

“这叫嘛事?这会可真苦了老头!”二梆子连连摇头叹道。

(二十一)

女生屋。

闫立媛连蹦带跳地从炕上跳下:“这会我可有了出路了,真是老天爷有眼。”

廖小珍进屋愣住了:“立媛,怎么高兴?”

“我爸爸妈妈都解放了,这不,今年又要到非洲使馆去工作了。我是独生女,小珍你等着瞧吧,外交部一定会把我们这批对外有影响的子女全要回去,说实话,本来上面就是让我们走,形势起个带头作用,白在这呆了两年,马上这就要熬出头了,对了,你那有信纸吗?”

“有,不过,你可要注意影响,要是连里知道你不安心扎根,会不会……?”

“放心吧,我才不怕这些呢,我是干部子女,是中央直属部门管辖的子女,他们恐怕谁也拦不住我,哼!”闫立媛趾高气扬地说。

(二十二)

马棚里。

晓吟神情沮丧地走进马棚,正准备给马槽里添草,突然传来隐隐约约的抽泣声,她循声望去,只见旭健边看着信在低声地抽泣着。她呆住了,慌乱中她轻轻地离开马棚向宿舍走去。

(二十三)

晚上,伙房里,人们转在炕前吃着晚饭。

萧亦农:“副班长怎么还没来?”

“可能在牛圈呢?”二梆子漫不经心地答。

萧亦农把手中的饭一放走出屋去。

闫立媛:“他倒底怎么啦?刚才我见她的脸色很难看。”

“我好象也看出他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廖小珍补充道。

徐晓吟沉思片刻:“他……他刚才在马棚里哭过。”

“嘛玩?”二梆子一楞:“哭嘛?”

“不知道!”晓吟摇摇头。

邬为霍地站起:“找他问问不就是了。”

二梆子放下碗:“别急,听我说。”他紧跟着也出了屋。

(二十四)

二梆子屋。

二梆子从旭健的被子底下把信找到了,展开一看:“旭健,你走了近一年了,自你走后,咱娘的病就变得更厉害了。大夫说:‘咱娘的心脏病非常危险,让住院动手术,’可咱家这个情况,哪还有能力给娘治病呢,自你走后,家里剩下我们姐四个,深感家里没个男人的苦楚,几个小妹妹见娘病成这样子,只知道哭,帮不了我一点忙,我到单位去借钱,可单位不借给临时工,所以,我真是愁坏了,弟弟,我已到了结婚年龄,可为了咱娘和咱这个家我都拒绝一来提亲的眼下万般无奈,咱娘的病非治不行,所以,我选中了一个比我大十一岁的人,答应跟他结婚。因为他可以帮助咱娘治病,可因为他家是资本家出身。几个妹妹都害怕,咱娘也死不同意,我真是不知该怎么办好?所以只好来信跟你商量,求你劝咱娘,治病要紧,不然的话,她会很快……姐姐。”

二梆子眼里噙满了泪:“够惨得,邬为你说怎么办?”

邬为不知所答。

二梆子从自己褥子底下摸出钱点了一遍:“我这还有八块钱,你有吗?”

邬为搜遍全身:“给,这是七块多。都拿去。”

“你说,跟她们说不说?”二梆子问。

屋外敲门声:“能进吗?”

“进吧。”邬为答道。

廖小珍,闫立媛,徐晓吟一齐进了屋。

“你们找到他了吗?”闫立媛问。

“给,你们看看吧。”二梆子把信递给了闫立媛。

她们三人看完,闫立媛问:“怎么办?”

徐晓吟转身出了屋,一会进屋把一个钱包塞给了邬为:“这里有二十多块钱,你们帮我给他吧?”

邬为感激地盯着她点点头。

闫立媛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给,我这人没有存钱的习惯,这六块是我这个月的津贴。”

“等一下。”廖小珍说着疾步跑出了屋,不大工夫进屋把只袋子递给邬为说:“这里面有一百多块钱,我留着没用。都拿去吧。”

邬为将钱拿出一惊:“这是……?”

“是美元。”廖小珍认真的说。

“美元能行吗?”邬为楞楞地问。

“大佬!可以到银行换吗,先寄去再说”二梆子着急地说。

“我知道,我是说……。”邬为语不成句地。

“没关系,这是我妈妈在我临走时给我的,来兵团前我把整数全留给了学校,这点留下我一点都没用,快,先给他妈妈寄去。”

邬为把所有的钱一齐塞给了二梆子:“那好,就这么办,二梆子这事全交给你了。记住要保密。”

二梆子边穿着皮祆,拿起手电:“我现在就去。”

“去哪?”闫立媛不解地问。

“过黄河,到临河县城去。”二梆子答。

“你疯啦,黄河上到处都有亮子,万一掉下去?”邬为阻止着二梆子。

“你就放心吧,天亮前一定赶回来。”二梆子说着推门出了屋,“冬冬,冬冬!”

冬冬闻声疾奔到二梆子跟前,他很快就消失在黑夜中。

邬为冲着着黑暗里:“二梆子,当心!”

远处亮起一道手电。

邬为眼里盈着泪喃喃地:“这来回七十多里路……。”

(二十五)

白天,连队里。

一排排干打垒的营房前全连男女青年整齐的列着队在听连里点名,在他身旁摆着的一张桌子上放满了邮包和几张报纸朱连长的皮帽和胡茬上已结满了霜:“……搞路线教育,就是要结合本连队的实际情况,也必须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因为,我们只有抓住路线教育这个纲,才能推动我们连队的思想建设,才能使我们牢固地树立起扎根边疆干革命的思想,这是革命的需要也是阶级斗争逼使着我们必须这样做的!今天点名的第二个内容,我想重点讲一讲扎根问题。”他从桌上拿起一张报纸探舞着:“大家可能都看到了兵团战友报报导了我们连廖小珍同志的事迹,她身为一个华侨,又是在资本主义国家长大的,可她在对待扎根边疆问题上给我们做了个榜样。而且她还勇敢地向她那资产阶级家庭进行挑战,做到彻底决裂。这就是我们边开展路线教育中所取得的成就,也是我们连在培养造就无产阶级接班人的工作中所取得的可喜成绩。所以,我建议团支部应重点考虑廖小珍同志的组织发展问题,多吸收这样的好同志加入自己的组织。”

队列中人们把目光汇向廖小珍,她站立不安地忙低垂下头。朱连长接着说:“但是,也有的同志身为革命干部家庭,却不能为爹娘老子争气!不安心边疆建设以干部子女耍矫气,每天都在想离开边疆,对这样的同志,我们不但要提出批评,而且坚决不能助长这种思想的漫延。因为,我们不但要对她个人负责,而且更重要的是要对我们整个阶级负责,决不能让她象有的人那样,自己是资产阶级小姐,图安逸,追求享受,不是来边疆认真改造自己的世界观,反而把我们战天斗地艰苦奋斗的边疆生活描述的一团黑,一身是资产阶级出身,就应该有压力,可是,她却根本就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再加上她一个本来就不怎么样的家庭,我们大家在报纸上看过的全国有名的大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思想拉拢,这样的人她怎么能进步?又怎么能为边疆建设作出贡献呢?!我这里有一封信,本我想在这念念,但是,为了给这个同志改正错误的机会,我暂时先把它保存着,我想等这个同志改正错误后,认识提高了,她会来找我要的。”他说完信高举起装进口袋里。

徐晓吟盯着朱连长的手,不由地浑身一颤,险些倒下,闫立媛忙扶着徐晓吟,她紧咬着chún低声地:“咱俩今天算是倒霉透了!”朱连长:“有人说,连里拆信是犯法行为,我认为这种说法不对!连里这样做,正是为了防止来自家庭,社会对我们同志在思想上的侵蚀,搞思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寒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