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春》

第08节

作者:陈锐

(一o一)

夜,女生屋,屋里漆黑一团。

徐晓吟伏在炉上轻声地抽泣着。

门外了阵马车声停了下来,传来了人们的说话声,徐晓吟慌忙抿干泪坐起。

闫立媛进屋点燃灯一惊:“晓吟你啥时候回来也不打个招呼,让我们在连里都找遍了。”

廖小珍:“你怎么啦,干嘛不看电影就回来了?”

“我,我有些不舒服。”徐晓吟吱吱唔唔地答。

“那也该说一声,我还以为你会出了什么事呢?”闫立媛满心不悦地嘟嚷着。

徐晓吟心头一惊,忙躲在炕角处默默地注视着人们。

闫立媛拉开门冲着外边:“二梆子,二梆子!车还没卸完呢?一会来一趟。”

二梆子拍打着身上的土进屋:“嚷嘛?瞧你急的。”他见晓吟一楞,“嚯,你也不言语一声就回来了,真行,独来独往,让我们几个好找。”

“给,今晚咱就试试,我到卫生室,你说有福没福,一个人也没有,瞧,我找到了这葯,还有这个。”闫立媛喜盈盈地把葯和一本厚书递给二梆子。

“赤脚医生手册,从哪弄来的?”二梆子问。

“顺手摸得呗。”

二梆子有些紧张地把葯还给闫立媛:“说实话,我还真不敢帮你摘这个试验……。”

“哼!瞧你那样,有啥了不起的,大不了是死,给我,我就不信”闫立媛边说着翻着手册:“血压高的病状在哪?”

“立媛,你真要吃,别胡来,这样很危险的!”廖小珍忙按着她。

“没事,好多人都这样试过,想回北京,不付出点代价能行吗?”闫立媛满不在首地从墙上知葯箱里摸出血压器和听诊器边捆着胳膊:“来,帮帮忙。”

廖小珍:“不行,你不能胡来!”

“没事,瞧你吓成这样,我有数。二梆子,帮忙量一下。”闫立媛吩咐道。

二梆子边量边说:“这是人家邬为给牲看病用的,让我怎么说你?”

“去你的?”闫立媛笑骂道:“咱他妈的连牲口都不如,马在这干几年还能转业呢……。”

“好,低压70,高压110正常。”二梆子从耳朵上摘下听诊器说。

“那行,我先吃上一片,你接着量。”闫立媛用水冲下一片葯,静心停了一会:“?”

“怎么样?”二梆子问。

“感觉怎么样?”廖小珍神情紧张地问。

闫立媛:“没事,再来一片,”接着又吃了一片。

廖小珍,徐晓吟,二梆子睁大眼静大地注视着闫立媛。

闫立媛:“来,量吧。”

二梆子手渐渐地颤抖起来边量边问:“有嘛感觉?”

“没事,头有点晕……。”闫立媛渐渐地微闭双眼。

二梆子目光紧盯着闫立媛,只见她突然喘起粗气坐卧不安。

“怎么样?”廖小珍紧张地问。

二梆子大惊失色:“我的妈呀,不好,你们看低压没了,高压到了230……。”

廖小珍忙从二梆子手中夺下听诊器:“我来看看……。”

“立媛,立媛……?”徐晓吟惊恐不安地呼叫着已经倒在床上的闫立媛。

“不好,快,快抢救,立媛她昏过去了。”廖小珍语不成句地说,“这可怎么办?”

二梆子慌了手脚忙翻起赤脚医生手册:“这你妈找嘛葯来解呢?”他额头冒出了汗。

徐晓吟抱起闫立媛声带哭腔地:“立媛。立媛,快醒醒……。”

二梆子象热锅上的蚂蚁:“我骑马到连里找卫生员来?”

“别慌,你把邬为的葯箱拿来”廖小珍吩咐着。

二梆子急的直跺脚:“不行,那是兽用葯。”

“没关系,让我看看,”廖小珍接过葯箱把葯全倒在炕上,翻弄着拿起支葯针:“用它,有注射器吗?”

“没有,只有给马打针用的铁注射器。”徐晓吟从葯箱中翻出拿出。

“也行,快放炉上烤一烤。”廖小珍把烤过的注射器又用酒精擦洗了个遍,她麻利地给闫立媛注射上了一支葯:“来,二梆子,你过来帮忙把立媛的裤子穿上,再量一下血压,快。”

二梆子苦楚着脸:“这?晓吟,你来。”

“我抱不动她。”徐晓吟尽全力地抱起立媛的腿。

二梆子羞的闭上眼转过头给闫立媛提起了裤子。

廖小珍给闫立媛量完血压长吐了一口气:“退下来了。”

“真的?”二梆子惊讶地:“嚯,你还真行,嘛时候学得这能耐?”

“在初中时,我学过医,谁知道,今天……,”廖小珍边抿着泪说。

闫立媛动了动身,在炕上翻腾起来。

廖小珍、徐晓吟、二梆子余惊未平地又紧张起来。

“她怎么了?小珍你快再看看,”徐晓吟急得不知所措。

廖小珍:“她可能是胃里难受?”

“这可怎么办?”徐晓吟为难地说。

廖小珍:“没别的办法,如实跟副班长说吧,让他到连里请卫生员赶快来吧。”

“好。”二梆子一头奔出屋。

(一o二)

二梆子屋,灯下。

旭健正坐在炕沿上边烫着脚,边看着书。

二梆子喘着粗气一头闯进:“班副,不好了,闫立媛她,她要玩完了……。”

“瞧你这样,以底怎么回事?慢点说。”

“立媛她,唉,一言难尽,她吃葯了,现在危险!”二梆子语无论句的说。

“什么?”旭健霍地站起拔腿跑出了屋。

(一o三)

女生屋。

廖小珍满面汗水地唤着:“立媛,立媛,你感觉怎么样?”

闫立媛在炕上翻腾着:“恶心,恶心死我了,我想吐……。”

旭健和二梆子闯进屋。

旭健目光如电:“怎么样?你们这是搞了些啥名堂?”

徐晓吟不敢正视地:“她想吐,可又吐不出来。”二梆子目光一亮,转身跑出了屋

(一o四)

二梆子屋。

二梆子进屋端起洗脚水慾走又停,他拿起一个杯子,倒满了一杯洗脚水跑了出屋。

(一o五)

女生屋。

闫立媛俯在炕沿痛苦不已,她想吐,却吐不出来,她连连摇头:“难受死我了,吐不出来……。”

二梆子端着杯进屋揉声地:“来。立媛,把这喝了,准保能吐出来。”闫立媛顺从地喝着,紧锁起眉。

二梆子:“对,再喝一口,来,都喝了。”

闫立媛喝完憋了憋嘴有气无力地:“这是啥?”

二梆子:“这是班副刚烫脚的洗脚水。”

闫立媛:“哇”地一声俯在炕前全部吐了出来。

人们强忍着笑望着二梆子。

闫立媛终于吐净了,她喘着粗气:“水,水。”

徐晓吟忙捧过水,闫立媛连连素嗽着口,她冲着二梆子:“二梆子。你可缺德透了!”说完她扑在廖中珍身上失声痛哭。

廖小珍悲喜交加地:“你应该感谢二梆子才对呢。”

(一o六)

夜,二梆子层,灯下,二梆子已脱衣钻进被窝。

“少不了又是你的鬼点子!”旭健正怒视着二梆子说。

“你怎么嘛事都怪我?真跟上鬼了,不信,你去问问大伙?”

二梆子争辩着蒙头钻进被窝。

旭健提着马灯正要往外起立,回头见二梆子探出头暗暗地发笑。

“笑什么你?”旭健余气未消地问。

二梆子陶陶醉般地:“她还真白呀……。”

“谁?!”

“你傻去吧。”二梆子含羞地一笑蒙头放声笑了起来。

(一o七)

夜。

廖小珍和闫立媛已睡着了,徐晓吟爬在炕沿在灯下正准备写信纸上写道:“邬为,你好?见信如面,你的困退手续连里今天终于同意了,过两天就要报到团里去,等团里批了,到师部盖了章你就可以永远留在包头了。我真为你高兴,邬为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可能我已经……。”她再也写不下去了。极力地控制住自己的悲痛,一会儿,她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葯片倒在手里望着,大颗大颗的泪滴在手中,她刚要吞葯,被廖小珍惊动了。

廖小珍翻身坐起见徐晓吟偷抿着泪,顿生疑念:“你怎么还没睡?”

“我,我睡不着。”徐晓吟慌然无措地掩饰着。

“你在干什么?”廖小珍起身望道。

“没啥,写封信。”徐晓吟忙把葯片仍在脚下。

“是给家里写吗?”廖小珍边穿衣:“也不知几点了,下半夜该我喂马了。”

“你睡吧,我来替你。”

“不,你快睡吧,都快天亮了,”廖小珍穿好衣服从炕上下来,突然,她目光紧盯着晓吟脚下的葯片:“这是什么?”

徐晓吟神色慌乱地:“没,没什么。”

廖小珍捡起葯片目光紧逼地:“这不是刚才扔的那些葯吗?怎么?”

徐晓吟低垂下头,无话可对。

廖小珍吃惊地:“晓吟,我看看你的信可以吗?”

“不,我没写。”

“没写?”

“写了,是我写给邬为的,我写不下去了。”徐晓吟忙将信匆匆撕烂。

廖小珍:“晓吟,不管你怎么想的,反正我觉得,邬为既然走了,你也同意他走,你就不该整天这样愁眉不展的拆磨自己。更不该想不开,……再说,如果连里不批他回去,以后邬为还会回来的,你可千万不要为眼前的这事太过于伤心,更不该出现任何意外!我看,他很有可能走不了。”

“不,连里同意了。”徐晓吟不加思想性索地脱口而出,但马上觉的失口。

“是吗?”廖小珍似信非信地:“啥时候同意的?”

“今天晚上连长说的。”

廖小珍:“原来你去找连长了?是真的,这么说,连长还是很同情达理的吗,晓吟,别难过,我想,既然这样,你们将来不用多久也会以困退条件办回去的,到时候,你如果不愿意回上海,那就去包头,跟邬为将来结婚还是在一起……。”

“结婚?”徐晓吟苦楚地摇摇头。

“怎么,你不相信会有这一天?”

“不,我相信。”

“那就对了,不过,我可告诉你,从今以后不准再胡思乱想,知道吗?”廖小珍命令式地说,徐晓吟点点头。

“好,快休息吧,不早啦。”廖小珍把地上的葯捡起仍进火炉里,她披起棉衣提着马灯走出屋去。

(一o八)

马棚里。

旭健提着灯正给马槽添着草,见廖小珍提着灯走进马棚。

“你怎么这么早就起床啦?”旭健打着哈欠问。

“还早呢,天都快亮了。你怎么还没睡去?”

旭健憨然一笑:“我不困。”

“又在骗人,以后不要你再替我们了,到时间我会起来的。”

“我一直在想,昨晚的事,如果一旦出了问题该怎么办?”

“这事也怨我,我没能很好地制止立媛,她那性子也太……。”

“性子是一方面,她主要是急了,别的连,跟她一批来的都回去了,你说她能不想办法尽早的离开这吗?”

“说来也是,咱们连也太极左了,光为了当标兵连图荣誉,连一点实际都不讲了,这样不但说服不了人们的扎根思想,反而还给大家带来些痛苦。”

“是啊,现在咱们这天天喊扎根,可团里现在天天都有人回城市。那些当大官的子女,不都一个个的溜了吗?谁也没敢出头拦的。可就是咱们连,对这些平民百姓的子女百般的刁难,我一直在想,难道扎根边疆就是要我们这些人去做吗?为什么那些当官的总是这样口是心非。要求别人和对待自己不一样呢?”旭健陷入沉思中”我也曾这样想过,也问过自己,可我不明白,社会主义国家,不是人人都平等吗?可我看一点都不平等,咱们这,就把人已经分成了类,我们这样的是一类,你又是一类,立媛她们那样的又是一类。我发现,象我们这一类的人,既使思想改造的再彻底,决心再大,也不会得到他们信任的,我真后悔,我以前的幼稚。开始,我充满了热情和希望,可现在……。”

“你都知道了?”

廖小珍楞了:“啥事?”

“你真不知道?没什么。”

“不,你应该告诉我,啥事也别瞒我,说实话,旭健我很可能这辈子只有你是我的亲人了,我不希望你对我有什么可隐瞒的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寒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