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落定的尘埃(散文)》

美女一种

作者:董懿娜

一件东西倘要让人在认识上愈加觉得它的珍贵,比较适用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永久地失去,那就印证了那一句“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古训;另一种是看着它从你身边一点一滴地逝去却无法挽回的哀痛。

那些承担着历史和旧梦的老房子在这个日愈发达,快节奏高效率的都市里,正在被更为高耸和摩登的建筑物所替代或掩盖。它们不属于前卫也不属于喧闹和时髦,它们是安静甚至是落寞的,在这个城市里颇有些迟暮美人的味道。我供职的单位正好是这些迟暮美人中的一个,那是一幢很肃穆的欧式住宅,它的原主人曾经是沪上显赫一时的人物,很多年过去了这幢楼依然给人颓败的辉煌之感。这里昔日的宽敞被间隔成各种各样的办公室,比起那些现代化的智能化大楼恐怕要拥挤得多了。而那种灰色的基调木质的内饰给人一种静穆中的华贵,只是岁月荏苒,旧景不复,墙已处处斑驳,窗户和楼梯都已黯淡。楼下的花园已杂草丛生,园中胡乱地扯着些绳子挂着各样的杂物。胡乱地想象着几十年前的这里,这幢楼的主人或忙碌或休闲地将每一天的时间和空间都扩到极致,那时他们恐怕是不会想到今天这里人去楼空的。一切的繁华皆如水中月镜中花。

据有关方面统计,此类欧式建筑大约只剩不到一百幢,随着城市的规划,它们会愈益减少,有什么方式能够弥补呢?

迟暮美人虽是到了晚景可终究还是美人,它们零星地如游丝般地存在于这个都市的血脉里,不仅是上海文化的积淀和缩影,更多时候是种依恋,这是曾经亲历过旧上海繁华或是从小说中读到过旧梦的人们对扑朔迷离的往昔不可遏制的追恋。在那些星罗棋布的大街小巷中埋着成堆成堆的故事,一不小心就会抖落出一段摄人心魄却不容质疑的片断。

当夕阳西下,一天的忙碌如尘埃落定,散落在这个城市的那些迟暮美人们就会渐渐显露出其处世不惊、端庄、华贵的本质。让人无端地生出爱慕来,是带着敬畏与惋惜的爱慕,幽幽的却也久挥不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未落定的尘埃(散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