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落定的尘埃(散文)》

为爱所困

作者:董懿娜

我想,现在的年轻人都要较我们的父母辈更会宠爱自己。已步入中年的人,肩上的担子实在太重,家庭的、事业的、心灵深处的负荷总让他们在付出的轮回中找不到休憩的角落。年轻人总是在一身轻松的氛围下很早地意识到,人是不是可以首先宠爱自己。

我个人认为,如果抛开自私和惟我独尊等极端而偏狭的观点,那么宠爱自己算是一种值得提倡的现代人的生活观念了。我的一个朋友曾在和我聊天时谈起西方人和中国人在对待“自我”上的不同,而且这种不同好像存有本质上的差异。西方人对“自我”是比较崇尚的,他们认为每一个人都是万物之灵,他们珍惜自己,爱护自己,从不轻易地伤害自己。但中国人常常忽略了自我,祖父为父亲而活,父亲为儿子而生存,而儿女呢?待他们长大为人父母之后这个循环又将周而复始了。

有一阵子,我常在办公室和家中面对一堆空白的稿纸发呆,整个人根本不在写作的状态,连起码的看书的惯性都出现了烦躁不安的停滞。每次穿街而过,看到无数的憔悴的面容,好像每个人都忙,也不知道他们的心中是否也和我一样有想逃的感觉。到了末了就想:也许就该好好宠爱自己一下吧!于是抛开一切,沉沉地睡了一天,还花了一天与最好的朋友约了喝茶再一起去听了一场昆曲,莫名其妙地哭了一场。心情也就慢慢好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的要求也实在是很低,只不过是一二天的时间完完全全地想着自我而已!

当我离开校园进入社会后,我才发觉这实在是一个实质性的转变。在学校的时候,人就像一泓水,没有任何形状,而一旦成为工作中的人你就有了定位,于是人开始觉得有束缚有疲惫。现代的人的劳作很大一部分是为了换取别人心目中的称羡,能干为的是得到叹服,勤勉为的是得到名誉或者酬劳,有了高官厚禄就可以换得锦衣玉食和豪华的居室,有了这一切人就有了一个安乐的栖身之地。这一切本来都没有错,错的是人往往是自顾不暇,在争取获得这一切时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人往往就疏略了自我。到末了,即便你幸运地拥有了一切,你有可能只剩下一颗疲倦得再也不能复原的心或是伤痕累累的一点一滴,更何况,你未必会那么幸运。当一个人带着一颗凋零的心和满是伤痕的往昔去面对一种繁华时,也许除了虚幻以外还会有恐惧的感觉。

对于那些顺其自然、随遇而安的人我总是会从心底里升腾出喜爱之情。没有太多的抱怨,也无需过多的责难,某一个下午或黄昏,在阳光细碎或是阴郁的时候,你是否能突然惦念起这世上有一个人是需要你付出最大的爱心的--那就是你自己。换上一件你最心仪的衣服,梳洗妆扮,暂时先抛下一切的烦恼,或逛街或散步,或咖啡或花茶,或电影院或剧场,或朋友或恋人,一切都是可以的,只要遂你的心意就好。对自己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要能健康地活着有一颗还灵动的心。也许已经很久没有人送你鲜花了;那么就自己到街边的花店里去买一枝吧!宠爱自己的花一样是最娇艳的!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未落定的尘埃(散文)》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董懿娜的作品集,继续阅读董懿娜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