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落定的尘埃(散文)》

朴素的情谊

作者:董懿娜

十六岁的那一年我是个初三的学生。

十六岁的那个初夏我正在忙碌地准备考高中,意外地患了阑尾炎,且因为误了时间以至阑尾穿孔,动了个不大不小的手术,焦灼而痛苦地躺在医院里。想着我的同学们正在日以继夜地复习备考,心理上的压力以及伤口愈合过程中的苦痛日夜纠缠着我,消瘦和忧郁成一种凄苦之状映在我的脸上。每天躺在病床上望着天花板,连日打点滴的手已经肿了起来,伤口时不时地作痛,无法看书复习更无法去学校上课。

只有到了每日的黄昏,同学们总是相约来探望我,替我补课陪我聊天。那时候,男生与女生的关系总像是云雾绕山,甚至有些别扭,很少有男孩女孩单独相处的胆子。所以班里的女孩总是要成群结队来看我而且还要拽上好几个女生同往。

那时班上有三个男孩是属于令老师特别头疼的人,成绩都属于班内末流且顽皮成性,待班上的同学都来过之后我还未见到他们的身影。他们不来的原因一则是怕在病房遇到老师,二则是没有女生愿意陪他们来。

那是手术后的第六天,大约是深夜十二点左右。那三个男孩子出现在我的病床前,我被他们的来访惊醒。他们每个人的手臂上都划了浅浅的伤痕,因为已过了探访的时间,他们是翻墙进来的。带着时鲜的水果和一个会唱歌的绒毛玩具。他们的眼睛在那个黯淡的病房里闪着一种朴素诚挚的光。他们挑了一个不会有人来访的时候来向我这个在病中最需关心的人送上祝福和安慰。我们几乎不能多说话,邻床的病人都已入睡,看管病房的护士一再催促他们快走,他们的手上又要多一道伤痕,因为他们不得不再翻墙出去。我还记得他们走出病房以后我的睫毛上湿漉漉的。

后来,我们每个人都在自己新的人生道路上飞跑。时间久了,哪怕是同窗好友若不联系,那个名字就成为与某个人像联系的符号了,只知道有的人一直比较顺利,有的却是一路跌跌撞撞地摸索。

我念大学二年级的时候得知,那三位男孩中有一个因偷窃自行车而被判入狱二年。从初中毕业到那时已有五年的时间了,岁月真是具有最无形巨大的力量,当初那个虽不优秀但纯朴诚挚的男孩在时间的漩涡里居然变成一个少廉寡耻的小偷,有谁会想到他曾经也是一个老实本份具有爱心的人呢?其余二位一个念了医科大学,另一个随了父亲去了加拿大定居。好不容易在校庆的时候,分散在各处的同学重又聚首,那时便对往昔纯真年代多存了一份怀念和再也无法追回的遗憾。

往昔的人,往昔的事总像是残花落叶,无论当初有多少美丽,时间总会让一切张扬沉淀下来,有的成为记忆的一部分有的就真的随风而逝了。

现在的我就要大学毕业了,偶尔还会和花季时节的朋友通电话聊天。那位男孩也已经出狱又开始了新的生活,只是我们再也没有见过面,后来的几次老同学聚会他执意不愿再来。其实有好多同学都在为他祝福,但愿他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天地,一切可以再来过。

我永远记得多年前的那个子夜,三张黝黑的挂着汗珠的脸和脸上亲切的笑容质朴的神情。我也永远相信人的生命中最初总有一些纯真、善良的可爱,有的人可以保持它并且更加深刻广泛地理解它诠释它,有的人则远离了它。

花季的如烟往事里会有各种各样的回忆沉淀下来,那一份朴素的情谊总让我回想起来心存感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未落定的尘埃(散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