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落定的尘埃(散文)》

乡村记忆

作者:董懿娜

刚刚踏上人生的第二个本命年,我正迎来生命中最宝贵的时光。在有限的弥足珍贵的岁月里享受着单独的快乐。从前年开始,我中学里和大学里的同学一边在埋怨着婚姻是围城的同时一边就像排了队似地纷纷成为新人,我开始一次次地赴宴,直到前些日子最好的女友也订下婚约,而且我被指定为伴娘。亲朋好友也愈益关注我的生活,以中国人特有的热情和让你不知该如何应对的热情。总之最关键在于想让我明白在对优秀和幸福的抉择时一定要高度明智。

我还记得小时候听大人讲故事的情景,那时所听到的最美的地方就是天堂。后来有人把美满的婚姻也比作天堂。幼时的我对天堂的理解是:天堂一定很美,要不去的人为什么没有一个愿意回来的呢?想到即便是得到幸福也将是要去走一条不归路,总有些莫名其妙的惶恐。

当我真正长大时才明白,要去承担一个人的感情或者是将自己的情感托付于一个人都不是件简单的事。爱或被爱是一种近乎于奢侈的幸福,我可以不在乎很多东西,但我珍惜幸福,而真正的幸福实质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无数的琐碎、平凡去一丝一毫得以慢慢兑现的。我从没怕过爱情是一个美丽的谎言,怕的是即便是真挚的爱也有着无可弥合孤独的裂缝。

过完二十岁生日以后至今的岁月,我都忙着成为一个父母师长眼中优秀的孩子而不敢懈怠,读不完的书,求不尽的完美,生活被忙碌压成一张薄薄的书签。寂寞也是要有空间得以舒展的,而我的寂寞刚一抬头还未来得及张扬就被压回了头。我一边咀嚼着单独的洒脱一边吮吸着孤单的寂寞,一来一去时间就在不经意中流过了。我以为,人的一生的每个阶段都有着属于它的美好的东西,我相信爱情是存在着的,那些不信爱情的人是不相信曾经有过但现在已不复存在的人。这样不是太过简单就是太过贪心。在我可以无限接近爱的内核的时候将尽全力去做,如果有一天当我跨进婚姻的界线都无法企及爱的本质,我也不会去否定爱情,只会埋怨自己。

有的时候和朋友聊天,我才会觉得自己的心态就像一个飘摇的风筝。飘啊飘的,而那个线团不知道散落在哪一个不知名的角落。终有一天这个线团会被一个人不经意地遇到,就在那一刻,于千百人中的那一个,那一时,那一地,他能拾起那个线团然后以耐心以沉静以爱开始收线,这只风筝开始回来,那一刻,她会真正明白:风筝飞得再高,那根细线将是她的全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未落定的尘埃(散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