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胜利》

第十章

作者:judithmcnaught

飞机飞在三千英尺的高空,朝西南方而去,阳光耀眼夺目。瑞蒙小心翼翼地伸手探过正倚在他肩上酣睡的凯地替她拉下窗帘,以免晒伤她漂亮的肌肤。这趟飞行特别不稳,很多乘客的脸上开始显露不安。但凯蒂没有,瑞蒙温柔的凝视她的睡姿心里想,在她柔弱的女性外表下,其实蕴藏了无限的勇气、力量和决心。

就连昨天和今天,她的父母亲因为她即将离别而特别伤心,使她愧疚万分,情绪大受影响,但她并未显露出来,反而微笑地承担一切。

星期五她的父母自动提出要帮她处理房子转租的事,而且会帮她打包好屋里的东西寄到波多黎各,然后又坚持她回他们的家度过周末。虽然他一直陪着她,却没有机会独处。

看到凯蒂的心情随着时间的过去愈来愈紧张,瑞蒙不由得告诉自己,如果凯蒂衡量一下觉得和他在一起面对不定的未来无法胜过她父母亲所能提供的安定生活,自己也不能崩溃。他曾自私地想把她拉回公寓,紧紧地拥在怀里,他知道这样她的热情便会胜过理智,幸好,她的决心最后并未动摇。

凯蒂双眼紧闭,长而卷的睫毛在凝脂般的脸颊上画上阴影,这美丽的倩影令他满心欢喜。还好他定的是头等舱的票,座位比较宽敞,凯蒂还以为是航空公司超卖了经济舱的票,才让他们坐头等舱,而他也没有揭穿真相。

想到此,心里一阵懊恼,瑞蒙转头看向另一边的窗外。几个月前,他还有能力带凯蒂做葛氏企业专属的波音喷气机到波多黎各,里面有豪华的卧室、餐厅和宽敞的起居室,全部铺上白色地毯,装潢古色古香。凯蒂一定会喜欢的。也许她会更喜欢他坐到圣路易的私人座机——李尔号,现在正停在圣路易机场的一处停机棚中。

李尔号是他的私人座机,不是公司的,但就像他的其他财产——包括房子、小岛和帆船一样,他都拿出去帮公司设定抵押,现在都赎不回来。今天他们本来可以搭李尔号回波多黎各,让凯蒂尝尝他原来过的奢侈生活,但这又有什么意义呢?只会使他现在的生活显得更加寒碜而已。

瑞蒙疲惫地向后靠,闭上眼睛休息。他实在没有权利叫凯蒂离开原本熟识的公寓及事业,跟他一起到这栋小屋来过放逐的生活。这种做法太自私,但他无法忍受没有她的日子。本来的他连全世界都可以给她,现在的他什么也给不了,甚至不能诚实,还不到时机。

明天他安排了好几场会议,其中一个是跟会计师见面。现在只能奢望他个人的经济状况不要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糟。之后,他就知道自己还有多少立足之地,然后他得想办法对凯蒂解释他的身份及过去的一切。他曾经坚持他们两人间的一切要坦诚,虽然他从没有真正说过谎,但他还是得自始至末原原本本地告诉她一切。想到要告诉凯蒂自己是个失败者,他不禁悲从中来。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但是成为凯蒂眼中的失败者却令他难以忍受。

星期五早上和凯蒂的父亲解释实情就已经够难堪的了,想到那天的情形,瑞蒙不禁莞尔。

瑞蒙走进原先约好的私人俱乐部时,柯雷恩已经满脸怒容地等在那里。“你到底在搞什么鬼,葛瑞蒙?”瑞蒙一坐下,柯雷恩便毫不客气地质问道:“你根本不是什么波多黎各的小农夫,我还一直奇怪为什么觉得你很眼熟,昨天晚上才让我想起时代周刊上刊载了一篇有关你的报道,而且——”

当瑞蒙向他解释葛氏企业即将倒闭后,他的愤怒先是转为惊讶,接着又转为同情。当他主动提出要帮忙时,瑞蒙压抑住苦笑。他解释以雷恩的资本,至少得有一百个人同时投资才能撑住葛氏企业,而不致被它拖垮。

飞机突然一下子往下降,又骤然攀升。“我们要降落了吗?”凯蒂迷迷糊糊地问道。

“还没。”瑞蒙答道,在她幽香的发上印上一吻。“再睡一下,等到了迈阿密我再叫你。”她听话地闭上眼睛,身体挨他更近。

驾驶舱的门突然打开,正驾驶要去洗手间前被坐在他前面的乘客拦下来问了几个问题。当他屈身回答时,瑞蒙看到他欣赏的眼光不停地在凯蒂脸上梭巡。他顿时觉得妒火中烧。

嫉妒——这是他和凯蒂在一起后另一种需要适应的新情绪。狠狠地丢给可怜的驾驶一个白眼,瑞蒙握住她的手叹口气。看样子,嫉妒以后将成为他的常伴了。

光是和她走过机场,看到那些男人目不转睛看她的模样,就足以令他恨的牙痒痒的。一袭墨绿色的丝织洋装衬托出她修长的双腿,再穿上高跟鞋,活脱像个名模特儿。不,他认识的模特儿里没有一个人有凯蒂这般玲珑有致的身材,也没有她高贵优雅的五官。她们只有魅力,而凯蒂则是真正的美。

凯蒂的手挣脱了一下,瑞蒙这才发现他抓得太用力。他轻轻地、性感地用大拇指轻抚她的手掌。凯蒂即使在睡梦中对他得抚摸也有反应,挨得更近了些。老天,他好想要她,光是让她倚在肩上,他已经因慾望而悸动地痛苦不已。

瑞蒙再度靠在椅背上,闭上眼,快乐地舒出一口气。他成功了!成功地让凯蒂和他坐上飞机到波多黎各,成为他的人。他欣赏她的独立聪慧,崇拜她内心的娇柔。她可以说是他梦中女神的化身——自尊心极强却不显得傲慢,出事果断却不会野心勃勃。在性方面,她是思想开放、行为保守,这使他尤其窝心。如果凯蒂曾经任意和其他男人发生关系,他一定会深恶痛绝。正因为她不乱搞男女关系,使他更珍惜她、宝贝她。他知道这是一种不公平的双重标准,尤其是想到自己过去十年来曾经有过的无数的女人,心里略感愧疚。

想到凯蒂知道他的道德观之后会有多生气,他心里顿觉好笑。她一定会指控他落伍、大男人。好笑的是,他怀疑这点正是凯蒂被他吸引的主因。

短暂的快乐很快被几天来在心中盘横不去的疑云取代。他不知道凯蒂被他吸引的原因,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决定要嫁给他。唯一说得通的理由是她可能爱上他了。

但是她没有。

心理上,瑞蒙一直逃避这个事实,但是他知道自己得面对这个事实。凯蒂从来没有一次提起过“爱”。三天前,当他说他爱她时——这是他的肺腑之言——她的反应却好像没有听到。着真是讽刺。生平头一遭,他告诉一个女人他爱她,她却无法告诉他她也爱他。

或许是报应吧!以前多少女人说过她们爱他,他却只是静静不答,或只是微笑,因为他不想许下任何不是发自内心的承诺。

如果凯蒂不爱他,又为何要和他上这班飞机呢?他知道她在性方面受他吸引。从他初次搂她入怀后,他便无情地煽动她内心的*火,迫使她更加渴望他。显然热情、慾望是她对他唯一的感觉,也是她愿意上这班飞机的唯一理由。

不!这不可能是真的,凯蒂那么聪明,不可能只因为性的渴望就考虑要嫁给他。她对他一定还有别的感情。毕竟他们之间一直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精神和肉体都有。如果她真的不爱他,他能只用身体的慾望绑住她吗?就算可以,知道自己对她的爱远超过她对他的情,他能忍受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温柔的胜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