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胜利》

第十三章

作者:judithmcnaught

第二天,魏迈尔大步经过被吓了一跳的秘书,打开瑞蒙办公室的门,然后关上。“请把你在圣路易的‘好’朋友甘锡德的一切告诉我。”迈尔讽刺地在“朋友”两字加强语调说。

靠在椅背上的瑞蒙正在专心阅读一些法律文件,不经意地瞥了迈尔一眼。“他不是我的朋友,他只是认识我一个朋友的人而已。”重新开始看那些文件,他说:“九年前他在我朋友开的鸡尾酒会上接近我,对我说他研究出一种油漆新配方。他说用他的配方,他可以制造出比市场上其他品牌更好、更持久的油漆。第二天他那一份新发明油漆的分析报告给我,那是由一家独立的测试实验室所作,而且证明了他的说法。”

“他需要三百万美元开始制造行销,我安排葛氏国际公司借他钱。我还安排他认识我的几个需要购买油漆制造产品的朋友。你会在某处的一些机密档案发现这些资料。”

“只有一部分资料在档案室,其余的我今天早上才从公司的财务部得到。事情并不想你想的那样简单。你父亲派人调查甘公司,发现他是一个二流化学家,并认定他永远也不会有足够的企业观念去行销他的产品,三百万美元将会浪费掉。为了当好一个‘仁慈、亲爱的父亲’,令尊决定给你一个教训。他要财务部把三百万美元先寸进你的账户里,让你私人成为甘氏的债权人。一年以后,当贷款该还的时候,甘氏写信来说,他希望延期。根据财务部门的说法,你当时在日本,因此他把甘氏的信交给你父亲。你父亲说别管这信,而且也别去试图索回贷款,因为那是你的问题。”

瑞蒙懊恼地叹口气道:“不管怎样,贷款都已经还清了,我记得我父亲这样告诉过我。”

“我管他妈的谁告诉过你——事实却不是这样。甘锡德他自己告诉我的。”

瑞蒙猛然抬头,他的下颌因愤怒而收紧。“你打电话给他?”

“哦……对呀……你自己告诉我不要再浪费时间在资料堆里的,瑞蒙。”迈尔提醒瑞蒙,在瑞蒙的愤怒目光下显得有些畏缩。

“去你的!我没叫你这么做,”瑞蒙发起火。躺回椅子上,他暂时闭上双眼,显然是在与他奔窜的怒气挣扎。当他再度开口,声调已被控制住。“即使我在圣路意时,我也没有打电话给他。他知道我有麻烦;如果他愿意帮我,他自己会和我联络。他会把你打电话给他解释为,是我要向他拿钱,才编出陈年贷款这一套卑鄙的伎俩。在九年前,他是一个傲慢的混蛋,除了背上的衬衫,其他什么也没有;我可以想象,现在他成功了会是什么样子。”

“他还是一个傲慢的混蛋,”迈尔说。“而且他从未付过一毛钱。当我解释我想把你贷款给他的纪录找出来,他说就算你要告到法院追索,时间也过期了。”

瑞蒙以自嘲的好玩心理听完这番话。“他的确说对了。注意贷款的偿付与否是我的责任,如果没付,我也应该允许在有限的时间内采取适当的法律行动。”

“老天!你给了这个人三百万美元,在你让他致富之后他却拒绝还钱,你怎么还能这样坐在那里?”

瑞蒙嘲弄地耸耸肩。“我并没有‘给’他钱,我是借给他。我并非本着善意或救济之心而做,而是因为觉得他能制造的优越产品需要资金,而且也因为我希望能赚钱。那是一种生意上的投资,而看好钱财是投资者的责任。很不幸,我没有了解到我是投资者,我以为公司的会计会监督好一切。对甘氏公司而言,既然已不必付钱,他拒绝再付也不再是他个人的事——他只是在保证自己的利益。这就是生意。”

“那是偷窃!”迈尔忿忿地说。

“不,那只是一件好生意。”瑞蒙说,以冷冷的兴味看他。“我想,在告诉你他不会付钱后,他可曾向我问候,并对我的悲惨处境致以‘深挚的遗憾’呢?”

“他敢说才怪!他要我告诉你,如果你真有人家称赞你的一半聪明,你早该在几年前就去把钱要回来。他说,如果是你,或是其他代表你的人再和他联络,想要收钱,他会以騒扰的罪名叫他的法律顾问向你提出控告。然后他就把我的电话挂掉了。”

所有好玩的神情全部自瑞蒙脸上消失,他放下笔。“他什么?”他以相当轻柔的声音问。

“他——他说那些话,然后挂掉了我的电话。”

“现在那是一笔不好的生意了。”瑞蒙以轻柔而预示恶兆的声音说。

他躺回椅背上,若有所思地沉默起来。他的嘴角弯成一抹讽刺的微笑。突然间,他手伸到对讲机边按下钮。在丽丝回答后,他念给她七个名字和七个在世界不同城市的电话号码。

“如果我没有记错贷款的条件,”瑞蒙说。“我用的利率是借他三百万,按照还钱时的利率本息一起还。”

“对!”迈尔说。“如果他在一年里重复贷款,那时的利率是百分之八,他就欠你三百二十四万左右。”

“目前的利率是百分之十七,而他已欠了九年。”

“从技术上而言,他欠你超过一千二百万元,”迈尔说。“但是那不重要,你不可能收到那笔钱。”

“我不想去试。”瑞蒙轻柔地说。他的眼光转到桌上的电话,等着第一通越洋电话接通。

“那你要怎么办?”

瑞蒙愉快地扬扬眉。“我要给我们的朋友甘锡德一个他早该得到的教训。这个教训来自一个古老的谚语。”

“什么谚语?”

“那谚语说,你在攀爬成功之梯时,永远不要故意踩在别人的手上,因为你可能需要他们在你走下坡路时帮助你。”

“你要给他什么教训?”迈尔问,他的眼睛开始闪着愉悦的期待。

“永远不要制造不必要的敌人,”瑞蒙回答。“而这个教训要花他一千二百万美元。”

当电话接通,瑞蒙按下启动扬声系统的按钮,好让迈尔清楚听到双方的谈话。几通电话用法文进行交谈,迈尔吃力地听着,因为他只学了点皮毛,而瑞蒙却说的很流利。然而头四通电话后,迈尔开始了解一点内容。

迈而交谈的每个人都使用过或是曾用过甘氏公司制造的油漆的主要实业家。每个人对瑞蒙都很友善亲切,在听取瑞蒙解释想做的事情时,也表现了兴趣。每通电话结束,迈尔有些惊讶地听到每个人都问道:对瑞蒙“困难的处境”,他们有什么可以帮的上忙的吗?而瑞蒙每次都加以婉拒了。

“瑞蒙!”下午四点半,前四通电话结束后,迈尔叫道。“这些人的任何一个都可以帮你解决你现在的经济困难,他们全部会提供援助。”

瑞蒙摇摇头。“那只是客套话而已,他们依礼提议协助而我也该依礼婉拒,这几十生意。你看。”他带着一抹微笑说。“我们全都已经知道甘先生该学的教训。”

迈尔无法止住笑声。“如果我没听错那些电话,明天法国媒体会报道,法国主要汽车制造商因永乐甘氏油漆而使测试车辆外表斑驳,并且决定使用其它牌子的油漆。”

瑞蒙走到酒柜,到了两杯酒给自己和魏迈尔。“这话对甘氏公司,将有某种程度得致命性。我在巴黎的朋友也告诉我,因为甘氏油漆太贵,他已决定不用它。九年前是我帮他和甘氏拉上线的,掉漆问题其实是因为他自己的工厂人员使用不当,不过当然他是无意中把这件事告诉媒体。”

他把杯子拿到迈尔跟前,拿一杯给他。“那个德国农具制造商会等巴黎媒体宣布后一天,因为看到巴黎媒体的报道,他才会打电话给甘锡德,威胁要取消订单。”

瑞蒙把手插入口袋,向迈尔露齿微笑。“不幸的是,对甘锡德而言,他的油漆已不再顶尖,其他美国制造商也已制造出同样高品质的商品。我在东京的朋友会对东京的媒体说明,他们永不会用甘氏油漆,以防止他们的汽车发生掉漆的麻烦,以回应巴黎方面的宣布。”

“星期四,瓦希拉第公司会从雅典打来,取消它的造船厂需要的防水油漆的所有订单。”

瑞蒙喝了一口酒,在桌子后坐下,然后开始把今晚离开凯蒂后要逐一批阅的文件放进公事包里。

迈尔靠在椅子扶手上,兴致勃勃地问:“然后如何?”

瑞蒙往上看,好像这个话题已不具意义。“然后就凭各人猜测了。我希望其他制造同样良好品质油漆的美国厂商会利用时机,在美国媒体上努力摧毁甘锡德。以他们的效率而定,反宣传可能会使甘氏的股票一落千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温柔的胜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