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胜利》

第十四章

作者:judithmcnaught

周四一大早,迈尔正和瑞蒙在仔细检查他们合拟的财务声明,这时丽丝未经习惯性的敲门就径自进入瑞蒙的办公室。

“对不起,”她脸色苍白而木然。“有一个人——一个非常无礼的男人——打电话来。我已经两次告诉他你不想被打扰。但是我一挂断电话,他又马上打来,而且又开始对我大吼大叫。”

“他想干什么?”瑞蒙不耐烦地说。

秘书焦虑地咽了一口水。“他——他想要和企图把一些绿油漆倒入他水管的臭王八蛋说话。他指的是你吗?”

瑞蒙的嘴chún一抿,“我想也是。把电话传进来。”

迈尔急切的向前靠。瑞蒙轻按一下电话的扬声器,然后轻松地向后靠在椅背上,拿起刚刚在读的财务声明,沉静的继续读下去。

甘锡德的声音在室内爆开来。“葛瑞蒙,你这混蛋!你一直在浪费你的时间,你听到没有?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付一毛钱,懂了没有?不管你做什么!”对方一点也没回应,甘锡德嚷道:“说话呀,去你的!”

“我佩服你的勇气。”瑞蒙慢慢地说。

“那是你告诉我,你带有更多游击战略的方法吗?你是在威胁我吗,葛瑞蒙?”

“我确定我永远不会残酷到‘威胁’你,锡德。”瑞蒙以淡然又心不在焉的语气回答。

“操你的,你根本就是在威胁我!你他妈的以为你是谁?”

“我以为我是那个要花掉你一千二百万美元的混蛋。”瑞蒙说着,一边把手伸出去,按掉通话钮。

凯蒂很快地在她刚买的家具半价账单上签下名字,然后用瑞蒙给她的钱付另外一半。在她要求要两张收据,现金付的和签帐卡付的各一张时,店员很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凯蒂一点也不在乎,但是碧莉脸红起来,还把眼光转到别的地方。

外头气温暖人心胸,游客沿着圣胡安旧市区阳光普照的街道上漫步。车子停在人行道边,那是碧莉丈夫的车子,全身凹痕累累却十分牢靠,她丈夫让她们用来大肆采购。

“我们收获丰富呢,”凯蒂叹道,摇下车窗让微风吹进闷热的车内。已经星期四了,她们疯狂但成功的购买热已经进入第四天,她虽然累,却很高兴。“即使如此,我仍希望能摆脱或许忘了什么的感觉。”她沉思着,一边回头看塞在车后座的两盏灯和一张茶几。

“有,”碧莉漂亮的脸在发动车子时显得忧郁,然后对凯蒂投以悲哀的微笑。“你忘了告诉瑞蒙这些东西的价值有多高。”她开入圣胡安市中心川流不息的交通里。“凯蒂,如果他发现你所做的事,他会很生气。”

“他不会发现的。”凯蒂高兴地说。“我不会告诉他,你也保证不会说。”

“我当然不会说!”碧莉似乎受了冤枉地说。“但是雷神父每星期日已经说过很多次,重视是丈夫和——”

“哦,完了!”凯蒂大声的呻吟。“那正是我忘掉的事。”她头向后一靠,比上双眼,“今天是星期四,下午两点我要见雷神父。瑞蒙周二做了安排,今早还提醒过我,但是我完全忘了。”

“你现在要去见雷神父吗?”一小时候,她们的车开进村里时,碧莉问道。“现在只有四点,雷神父还没吃晚饭。”

凯蒂很快地摇头。她整天都在想今晚她和瑞蒙要在小屋野餐的事。他在那里和其他人一起工作,她要带食物上去。等那些人离开,凯蒂和瑞蒙就有几小时可以独处——从她到此地后这几天里的第一次独处。

等她们到碧莉家后,凯蒂坐到驾驶盘后面,向碧莉挥手,然后把那辆老爷车转向,开往村落。在那里,她可以在沿途一家商店买野餐要用的食物和一瓶酒。

过去的四天,在她的感觉是奇特而不真实的。瑞蒙曾每早在马雅圭斯的农场以及小屋里工作直到天黑,所以她只能在晚上看到他。只凭着她对瑞蒙品味的认识,她每天为瑞蒙的房子买东西、布置和选配颜色。她觉得好像在度假,借着重新布置他的房子——而不是为自己的——打发时间。也许那是因为他太忙碌,她太少见到他,一旦他们聚在一起,又老是有其他人在旁边。

拉斐和他的几个儿子也和瑞蒙在小屋里一起工作,每天晚餐时,四个男人虽然是兴高采烈,但也真是累坏了。虽然瑞蒙晚上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与拉斐一家人坐在气氛融洽的客厅时,总是让她不离身边,但“彼此一起分享时空”的机会却一直没有出现。

每晚,瑞蒙陪她走回碧莉已经暗下来的家,带着她走到沙发,把她拉到身边躺下。

现在凯蒂每次在白天走过沙发,脸就开始红起来。连续三天,瑞蒙温柔地轻解她的罗衫,把她撩拨的娇弱无力,才柔情地再帮她穿好衣服,陪她走到卧室,用一个最后激情的亲吻静静地向她道晚安。每夜,凯蒂在冰冷的床被上因为渴望而辗转反侧。她所想的正是瑞蒙要她感觉的。但她相信,他永远比她更情慾高涨,所以让他搞的彼此都如此心痒难耐实在很没有道理。

昨夜,意乱情迷之中,凯蒂主动控制情势,建议从她床上拿条毛毯,到可以拥有隐私和不受打扰的户外去。

瑞蒙黑煤般的双眼发出燃烧的光俯视她,黝黑坚毅的脸充满激情。但是他终于勉强地摇了摇头。“雨会打扰我们,凯蒂。这场雨一个钟头前就该下了。”就在他说话时,一道闪电在室外投下一道奇异的光芒,但是雨仍然没有下来。

无疑的,今晚是他一直等待的“时与地”,凯蒂充满期待的认为。凯蒂把车开到一家商店前面,走出车外。推开厚重的大门,她走进这座古老建筑的拥挤内部,眨眨眼适应室内的光线。

除了兼任这小村落的邮局,这家商店还囤积了从面粉、罐头食品、游泳衣到便宜家具等货品。成堆的物品将木质地板塞的只剩下一条窄窄的通道让顾客走动。如果没有工作人员的帮助,凯蒂和碧莉可能要花上数个星期才能买齐必要的东西,不但柜台上堆满商品,墙上高高的架子也一样。

凯蒂碰到以前碧莉帮她介绍的一个瑞蒙的朋友,这个西班牙女孩看到凯蒂便向她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快步走了过来。由于她周一的帮忙,凯蒂才能在一排男性工作裤下找到软厚的毛巾,虽然颜色全是红、白、黑单色。凯蒂把六条全部买了,另外还订了十多条各种大小的白毛巾。拿女孩显然以为凯蒂是来看其他毛巾是否到了,因为她拿着一条毛巾举起,而且遗憾地摇头。由于不会说英文,她全靠肢体语言解释。

凯蒂露齿而笑,指着夹杂铲把的架子,然后走过去挑选。拿这挑好的新鲜水果、面包和包装好的肉类到摆满东西的柜台,凯蒂伸手进皮包找钱。当她抬头看,那个西班牙女孩已经笑着拿给她两张账单,每一张都列了该物品的一半价钱。拿女该因为自己记得凯蒂每次都要账单的方法而感到颇为骄傲,而凯蒂也不想解释,买杂货时不必用这种方式。

当车子颠簸地驶过一片猩红的凤凰木后,迎面而见的景象令她大吃一惊。前院停满了破旧的卡车、两匹马,和另外一辆载满废物的卡车。那些废物显然是从房子里扔掉不要的。有两个人正在换屋顶的瓷砖,另两人正在刮掉门框边缘的斑驳油漆。百叶窗已经修好,敞开在玻璃晶亮的窗边。从周日以来这是凯蒂第一次来到此地,而且她很想知道内部的进展。她很快地看了车子的后照镜一眼,重新涂上口红,并整理了一下秀发。

她走出车外,拍拍名牌牛仔裤上脱落的纤维,然后把格子衬衫塞进腰带。自屋内传出的持续不连贯的敲击声突然停止。当凯蒂跑上已经补充砖快的走道时,那些屋顶上的人全部跳了下来。她看了看表,正好六点,显然,这些人已经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周日那天被瑞蒙打破的前门已经重新装上,剥落的油漆也被刮掉,目前全是光滑的原木色。八个男人拎着木质工具走到门口时,凯蒂闪到一旁。拉斐和他的两个儿子跟在这些男人后面,竟有这么多人在这里工作,凯蒂惊讶地思索。“瑞蒙在厨房里弄水管。”拉斐带着他一贯温暖、慈祥的微笑说。他们走过她身边时都对她露齿一笑。

客厅里用沟槽木板镶成的墙壁已经用砂纸磨光了,原木地板也一样。凯蒂花了一会儿工夫才弄懂为什么房子看起来如此愉快而明亮:原来所有的窗户都被洗的干净而发亮,有些还打开着,让和熙的微风进入,和新木屑的刺鼻味混在一起。一位老人家两手各拿着一把大扳手,向凯蒂客气地触帽致敬,然后走出客厅外消失。水管工人吧,凯蒂猜想着。

投以最后一次赞赏的眼光后,凯蒂慢慢走进厨房。就像其他木制品的表面一样的,厨房柜橱表皮已经剥掉,剥落的丑陋油漆都已被刮掉。金属工具尖锐的撞击声,把她的注意力拉到水槽。一双修长、充满肌肉的腿伸出于地板上。那人的身躯藏在水槽下。凯蒂微笑,甚至没看到被回旋的水管挡住的头部和肩部,就认出一双长腿和结实的臀部是属于谁的。

瑞蒙显然不知道水管工人已经走了,因为他熟悉的西班牙语发出了模糊的命令。凯蒂不确定地迟疑着,然后就像小孩捉弄大人一样,那起一把放在柜台上的扳手,从新装的不锈钢水槽底下把它递给瑞蒙。再扳手被粗鲁地推回她面前时,她几乎要大笑出来,然后他又暴躁地重复同样的命令,这次扳手被不耐烦的摔在槽底。

估计猜想了一下,她向前靠,然后把两个水龙头都打开。水冲下来的同时,水槽底下也爆发出瑞蒙一连串粗野的咒骂声,水流遍了他的脸、头发和赤躶的的胸膛。从地板上抓起一条毛巾,瑞蒙气急败坏地跳了起来,在凯蒂忙乱地伸手关掉水龙头的同时,瑞蒙用毛巾满头满脸地擦着。她带着惊讶的兴味,听着瑞蒙从毛巾背后传来的西班牙文咒骂声。瑞蒙把毛巾掼在地上,一看到她便跳了起来。

他的表情变成一脸吃惊。“我——我想让你惊喜一下。”凯蒂解释,咬着下chún忍住笑。水自他的卷发、眉毛和眼睫毛上滴下来,然后在他宽广胸膛的卷曲胸毛上闪闪发亮。凯蒂的肩膀因忍不住的笑而抖动起来。

瑞蒙的眼中闪过一道光。“我想一个‘惊喜’应该配上另外一个。”他的右手突然伸手去开水龙头。凯蒂还来不及抗议,她的头就被按到水槽里,离哗哗的流水只有一寸远。

“你敢!”她又尖叫又笑。水又被开的更大,她的头被迫更靠近水龙头口。“不要!”她叫道,笑声在不锈钢槽里回响。“水流的地板到处都是!”

瑞蒙放开她,关上水龙头。“水管漏了,”他说,向她扬扬眉,又邪恶地补充说:“我一定要想一些其他的好方法让你‘惊喜’一下。”

凯蒂笑着不理会他的威胁,“我以为你说你懂木工。”她嘲讽道,用手拍拍他坚实的臀部。

“我是说,”瑞蒙自嘲地纠正道。“我会木工的程度,就像你会做窗帘的程度一样。”

凯蒂咯咯地笑,努力装出一副滑稽的正经状。“我做的窗帘已经进步到比你修水管的技术好太多了。”凯蒂还暗暗地补充说,因为缝制的是碧莉和魏太太。

“哦,是吗?”瑞蒙嘲笑着。“进去浴室。”

凯蒂很惊讶,他不但没跟进来,反而伸手拿挂在钉子上的毛巾和干净衬衫。她在浴室门外停下来,心理已准备再度去面对周日住在生锈浴缸里的爬虫类。当她迟疑地打开门,她的双眼睁的老大。

旧浴室的一切装备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现代化的豪华水槽、配有滑动玻璃门的玻璃纤维大浴缸。她试探性地把其中一扇门推到一边,满意地发现它滑动自如。但是莲蓬头却在滴水,凯蒂笑着摇摇头想,瑞蒙对漏水的修补还是不行。她小心地走过去,避开纤维玻璃缸上易滑的水坑,一边伸手想把水龙头关紧。突然,一条冰冷的水柱正对她的脸上冲下,她惊讶的张嘴尖叫,可是叫不出声来。她看不见,摸索地跳出浴缸,她的皮鞋鞋底一滑,让她在冰冷的水柱下跌个狗爬式。

她撑起双手双膝爬出来,湿透的衣服贴在皮肤上,头发和脸不断滴下水。她笨拙地挣扎站起,抓起粘在眼睛上的头发。瑞蒙站在门口,显然极力要忍笑。“你敢笑!”凯蒂严正警告。

“你要肥皂吗?”他恳切地问。“或者是毛巾?”他主动地给她一条老早就拿在手上的毛巾,又从腰间拉出刚刚才穿上的干净衬衫,然后开始接扣子,继续谈话。“那你容许我提供你我身上这件衬衫吗?”

快忍不住要笑自己的凯蒂正想做些无伤大雅的反驳时,瑞蒙说:“奇怪,一个‘惊喜’真的会引来另外一个,不是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温柔的胜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