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胜利》

第十六章

作者:judithmcnaught

雷神父在祭坛上叫了瑞蒙的名字后,叫到凯蒂的名字时,她抬起头来。她知道神父正在读教会中的婚姻通告。拥挤教堂中的每个人似乎同时转向靠近凯蒂和瑞蒙,碧莉和她丈夫以及魏家家人所坐的后方的座位。

村人当然都知道瑞蒙是谁,这一点也不令人惊讶,因为他是在这里出生的。但是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对他的特别态度。从他陪着她走进教堂的那一刻,他们就一直公开而好奇地看着他。一些村人向他点头或微笑,但是他们脸上也混杂着不确定,甚至敬畏的表情。

当然,瑞蒙在礼拜仪式开始前的态度,肯定地让那些可能想表示友好的人退避三舍。他以高傲、冷淡又客气的微笑向教堂那些好奇的人瞥了一眼,然后在凯蒂身旁坐下,便完全不再理会他们。

凯蒂不安地坐在硬硬的座位上,在听雷神父讲道的同时,她表现出全神贯注的样子,其实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她开始猜测,命运是否卯足全力的设计着,不让瑞蒙和她有丝毫单独相处的机会。在过去的七天里,他们根本不曾,正如瑞蒙所预言的“分享彼此”的机会。

在周五,当凯蒂还在瑞蒙臂弯里,高兴地享受他迷幻葯般的感激之吻当作他的“花束”,一堆乌云卷过天空,遮掩了太阳。起先是小雨丝丝,后来很快变成倾盆大雨。虽然这方面不尽如意,他们还是和碧莉夫妇玩牌,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周六天气放晴,男人们整天在小屋里工作。虽然已接上水电,天黑后瑞蒙仍让他们在屋里工作,小屋也不适合做约会地点了。周六晚稍早,碧莉的丈夫艾迪向瑞梦建议,凯蒂可能会喜欢到附近的磷湖一游。

凯蒂很惊讶在所有人之中竟会是艾迪建议他们出去度个浪漫的假,还提供他的车开到位于西南岸的风景区。她无法想象艾迪扮演邱比特,尤其是她知道他满心不喜欢她。这个谜团在瑞蒙向凯蒂建议,而她也欣然同意时揭晓。“那就成了。”艾迪说。“碧莉和我会很高兴让你们同行。”显然他的用意是想有效避免在艾迪带碧莉那湖边时,瑞蒙和她有时间在他们的家里单独相处。瑞蒙挺了一脸惊讶,凯蒂可以看出,他对他的朋友很恼怒。

虽然如此,那夜出乎意料地顺利。在开始的八十公里的平坦道路上,瑞蒙陪着凯蒂坐在后座,沉默而若有所思。凯蒂知道她是因为艾迪而不快,于是对他展现一个最灿烂的笑容,瑞蒙很快地也对她笑,忙着回答凯蒂对于沿路风景的种种问题。

磷湖之行对凯蒂而言是一个神奇的经验。同样沉重的乌云,带来雨水并使大部分的游客远离湖畔,也遮蔽了月亮。在租来的汽艇上,凯蒂和瑞蒙仍坐后座,凯蒂不时地把脸抬近瑞蒙的脸,迅速交换一个偷来的吻,然后坐下看着船尾余波发出的粼粼绿光。在瑞蒙示意下,他靠在船边,将手伸进水里。在她抬起手时,一层同样的粼粼绿光也映上他的手臂。甚至从水中跳中的鱼儿也在它们的身后留下一道光。

至于瑞蒙,他在船上悠闲的靠躺着,象是顺应三名游客的当地人,不过也还颇能自得其乐。如果他有比看凯蒂快乐更快乐的事,那就是阻挠艾迪想在船尾和他的妻子私下浪漫一下的愿望。每次艾迪示意瑞蒙和凯蒂改坐前座时,瑞蒙都以一句善意的话拒绝:“我们在后面这里很舒服。”

在将近深夜时,看来恼怒的人变成艾迪,而瑞蒙则露出满意的笑容。

雷声响起,传遍了阴暗的教堂,接着几道闪电照亮了美丽的彩色玻璃窗户。凯蒂苦笑着,又是一个因气候而被迫进入室内的一天,也将是另一个瑞蒙和她甚至无法单独谈话的夜晚。

“我们有美好的一天可供购物,”碧莉在第二天早上八点半,端一杯咖啡到凯蒂卧室做了这项宣布。“太阳出来了。”她高兴地补充说,然后在床上坐下。她啜饮着咖啡,看着正要付雷神父之约的凯蒂。

“我看来够庄重了吗?你觉得如何?”凯蒂问,拉直有着中国式衣领的白洋装上的金质腰带。

“你够完美了,”碧莉笑道,“你看来就象平常一样——漂亮!”

凯蒂转动双眼,笑着接受这项赞美,一边准备出门,并且答应与雷神父的会面一结束就赶快回来。

十五分钟后,凯蒂笑不出来了。她被钉在座位上,在雷神父锐利的审视下开始脸红。

“我问你,”他预示不详地重复,“瑞蒙是否知道你用你的钱、你的信用卡,去付房子家具的钱?”

“不,”凯蒂焦急的承认,“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们等会儿再谈那个,”他以低沉,愤怒的声音说。“首先我想知道的是,你是否知道瑞蒙是在离开多年后又重回这个村子?知道很久以前他因为更远大的理想而离开?”

“是的——为了一盘已经失败的生意。”

她的承认使得雷神父看来更生气。“那么你知道瑞蒙一无所有地回到这里,是为了东山再起的吗?”

凯蒂点头,感觉好像斧头即将掉落,虽然她不确定要从哪个方向掉下。

“你知不知道,小姐,一个男人不能衣锦还乡,而是以失败之姿回到他的出生地,需要多大的力量和勇气?你是否了解,在他必须面对所有当年认为他该成功归来的人,如今却是落败而回时,对他的自尊影响多大?”

“我不认为瑞蒙觉得落败或羞辱。”凯蒂抗议道。

雷神父一掌拍在书桌上。“不,他本来不觉得羞辱——但是他将会,而这全是因为你!因为你,全村的每个人都会说,他有钱的美国女朋友付了毛巾的钱,好让他可以擦手!”

“没人知道我付了所有东西的一般价钱!”凯蒂冲口而出,“除了你——没有别人。”她马上修正以保护碧莉。

“没有别人知道,除了你和我。”他严厉的嘲讽。“当然,还有比莉小姐,还有村里此刻正在向另一半不知情瞎扯的好事者!我讲的够明白了吗?”

凯蒂悲哀地点点头。

“碧莉显然并未对艾迪说出实情,不然艾迪早就向瑞蒙说了。你以迫使她为了你欺骗自己的丈夫!”

凯蒂焦虑地看着他努力控制自己的脾气,“柯小姐,是否有极小、极小的可能,瑞蒙不会反对你所做的事情?”

凯蒂实在很想抓住这个借口,但是她的自尊使她决不屈服。“不,我曾向瑞蒙提过,我向分担一些费用,而他——他对这个意见不大高兴,”她看到神父的眼睛眯起。“好吧,他很坚决地反对。”

“那么,”他以令人惧怕的语气说,“瑞蒙告诉你不要这样,但是你还是做了,而且狡猾地做,是吗?你违背他。”

凯蒂火大起来。“不要对我用‘违背’这个字眼。我不是一只饱受训练的狗。第二,我‘狡猾地’为了瑞蒙花了一大堆‘我自己的’钱,而我认为那是善意的行为,而非一种罪行。”

“善意!”他生气地叫出来。“那就是瑞蒙对你的意义吗——一项慈善事业,一个同情的对象?”

“不!当然不是!”凯蒂的双眼因真正的惊吓而睁大。

“如果你付了一切东西一半的钱,那么你就是花了他负担得起的两倍金钱。你竟然骄纵到必须得到马上就要的东西,一分钟都不能等?”

和他的态度相比,凯蒂觉得西班牙著名的宗教法庭一定就象一阵微风。她无法闪避他的问题,而且她一定不能告诉他,她这样做是不要让自己觉得有义务嫁给瑞蒙。

“我正在等你的答案。”

“我很想给你一个,”她悲惨地说。“可惜我给不出来,我这样做的理由都不是你所想象的,这太难解释了。”

“若要了解则甚至会更难。事实上,小姐,我不了解‘你’。碧莉是你的朋友,但是你毫不犹豫的就拉了朋友参与你背叛的行动。你在艾迪的屋檐下生活,非但不回报他的好客,还逼迫他太太误导他,却一点也不感到懊悔。你相嫁给瑞蒙,但是你背叛、欺骗、羞辱他,你怎么可以对你所爱的人做出这种事呢?”

凯蒂的脸开始失去血色,雷神父注意到她惊愕的表情,在沮丧中摇摇头。当他再说话时,他的声音虽然专注,但是已经礼貌了许多。“小姐,尽管这一切事情都发生了,我仍不相信你是一个自私自利或没有心肝的人。你之所以如此做,一定有一些好的理由,请你告诉我好让我了解。”

凯蒂悲哀地沉默着,只能看着他。

“告诉我!”他说,他的脸既生气又疑惑。“告诉我你爱瑞蒙,而且不了解村人会瞎扯。我会相信的,我甚至会帮你向瑞蒙解释,只要你说出来,我们现在就可以完成你们结婚的一切安排事宜。”

凯蒂的胃痛苦地*挛,但是她苍白的脸十分冷静。“我不欠你任何解释,神父,而且我也不会和你讨论我对瑞蒙的感情。”

他浓密的白眉蹙成雷霆怒视,向后靠在椅背上,他朝凯蒂长而锐利地看着。“你不要谈论你对瑞蒙的感情,是因为你对他没有感情……是吗?”

“我没有这样说!”凯蒂否认,但是放在腿上的紧握双手透露了她内心的冲击。

“你能说你爱他吗?”

凯蒂感觉自己好像被强烈的情绪四分五裂,让她既无法了解,也无法控制。她想说出他等着要听的话,向他保证他有得到答案的权利,但是她做不到。她所能做的,只是以冷冷的沉默看着他。

雷神父的肩膀垂下。当他再度说话,他口气中的可怕绝望,让她觉得泫然预泣。“我明白了,”他静静地说。“象你这样的感觉,你能成为瑞蒙什么样的妻子呢?”

“一个好妻子!”凯蒂急切的轻喊道。

她的情绪之强烈,似乎令他吓了一跳。他再度注视她,好像真的想了解她。他的眼光移至她苍白的脸庞,搜索她的蓝眼,在它们愤怒的深奥中寻找某种东西,因而使他的语气迷惑而温和。“好吧,”他轻轻地说。“我接受这个说法。”

这项惊人的宣布对凯蒂有同样的惊人作用。一种她也无法解释的安心及警戒,突然开始令她从头至尾地颤抖起来。

“如果你告诉我,你已准备要以瑞蒙之妻的身份履行你的责任,我会相信你。你愿意以他的需要为优先,去荣耀和尊重他的——”

“权威?”凯蒂简洁地接下去。“别忘了‘服从’他,”她站起来时叛逆地补充一句。“那不正是你想问的吗?”

雷神父也站起来。“假如我是呢?”他以冷静的好奇问。“你会说什么?”

“就象其他有脑、有嘴、有背脊的女人会对这种令人生气羞辱的建议说出的话!我不会,我保证‘不会’对任何男人臣服。动物和小孩会服从,女人不会!”

“你讲完没有,小姐?”

凯蒂咽了一口口水,坚定的点头。

“那么容许我告诉你,我正要问你,你是否愿意尊重瑞蒙的意愿,而非他的权威。还有,提供你做参考,我也会要瑞蒙做同样的承诺。”

凯蒂的长睫毛在苍白的脸上投下阴影,将她的极度困窘隐藏起来。“我很抱歉,”她以细微的声音说。“我想——”

“不要抱歉,”雷神父疲倦地叹息。他转身走到可以俯瞰小广场的窗边。“而你也不需要再回来这里,”他看也不看她地继续说:“我会让瑞蒙知道我的决定。”

“那会是什么?”凯蒂好不容易问出口。

他的下巴在摇头时很坚定。“在我决定以前,我想静静地考虑一下。”

凯蒂用手抚着秀发。“雷神父,你不能阻止我们结婚,如果你不帮我们主持婚礼,别人会。”

他的背脊挺直,慢慢转身,对她抱以生气与好笑的眼光。“谢谢你提醒我我有的限制,小姐。如果你没有在离开前找到一些新方法跟我做对,我会很失望。你要我对你产生最恶劣的想法,不是吗?”

凯蒂在沮丧的愤怒中看他。“你是最自我中心、自以为是的——”她拉长不徐不疾的一口气,好让自己平静下来。“我不会在乎你对我的看法。”

雷神父在夸张的鞠躬中弯下头。“再度谢谢你。”

凯蒂抓起一把草,然后生气地把它扔开。她坐在一颗大而平坦的石头上,背部靠着树,呆呆地俯看着三里外平缓的山丘和峡谷。夕阳西下,发出金红相间的光芒,但是这幅美景并未抚平她因为早上与雷神父之约而生出来的怒气。即使与碧莉逛街购物六小时也不能。在她右边百码处,那些在小屋工作的男人正要放下工具,回家吃晚餐,然后再回来完成剩下的工作。

凯蒂百无聊赖地猜测,瑞蒙整天到哪去了,但是她对自己和那个爱刺探的神父实在很生气,根本不能再想太多。她想,那个人竟敢诘问她的动机和感情。她对着耸立身前的山头狠狠地怒视。

“我希望,”一个逗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温柔的胜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