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胜利》

第十九章

作者:judithmcnaught

嘉西拿出最后两只皮箱放上劳斯莱斯,凯蒂转身看着站在客厅中的碧莉。“我很遗憾,”碧莉在她的耳边轻语,并和她拥抱道别。“真的非常遗憾。”

艾迪上前,伸出手。“旅途愉快。”他说这话的态度比以往更冰冷。

嘉西打开车门,凯蒂坐入后座。她看着车内豪华的白色装潢,还有那曾一度令她着迷的镶金边的各种小机关。这是瑞蒙的车,当然啦,凯蒂悲伤地想。难怪当她被这辆车迷住的时候他看起来那么地犹豫——他失去了他的车子。他输掉了所有的东西——甚至是她。

发现嘉西还没关上门,她抬头看他。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的汇票。凯蒂忧伤地呆望着那张汇票。那是一张面额三千五百美元的支票——比她付出的还有多出五百元,显然瑞蒙并不相信她的话。

凯蒂觉得难过极了。这一切并不全是她的错啊!如果不是瑞蒙骗她,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夫,她也不会害怕跟他结婚,她也不会觉得自己什么都必须付一半的钱,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她羞辱了他,而他现在就要把她送走了。

她想着想着,此时车子已渐渐驶离碧莉家的车道。她是怎么了,居然让瑞蒙就这样把她送走!这不是她开始表现顺从的时候,这也不是她该害怕和胆怯的时候,可是她却这么做了。凯蒂恐惧地想起昨天他那气愤的表情,还有他对她说的那些气话。但令她记忆最深刻的却是他的威胁:“再骗我一次,我会让你觉得你的第一任丈夫想个圣人!”一瞬间,他好像真的气的足以做出任何事。

凯蒂咬住嘴chún,努力地想鼓足勇气请嘉西带她回去向瑞蒙解释。她“必须”去找他。她惊惶地告诉自己,瑞蒙决不会象大卫那样对待她。当瑞蒙威胁她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不论如何,她不会再对他说谎了,因此他没有理由——

没有用的,她心里明白。她要去找他,跟他解释,可是她却不敢单独面对他的怒气。她被粗暴的鞭打给吓怕了。

她需要有人陪她去面对瑞蒙。凯蒂的双手开始因恐惧和决心而微微地轻颤了起来。

这里没有人能帮她,而且一切也都太迟了。瑞蒙恨透了她的所作所为。不,他是“爱”她的。而且,如果他真爱她,他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放弃她的。

他必须听她解释,凯蒂急切地想着,此时劳斯莱斯正开过村子,停在路边等候一群观光客过街。天啊,一定得有人跟他解释!就在这个时候,她看见雷神父正好传过广场朝教堂走去,他黑色的长跑被温柔的午后微风吹的一飘一飘地。他朝车子看了看,自车窗看到了她,然后慢慢地转开脸。雷神父一定不会帮她的……不过,这也难说,或许他会呢?

劳斯莱斯又准备上路了。凯蒂找不到那个可以降下玻璃的按钮,于是她用手敲窗,并高喊:“停车——请停车!”不过,自嘉西由后照镜中传来的眼神来看,他并没有听她的话。瑞蒙很显然命令嘉西把她送上飞机,而嘉西打算绝对的服从。她想打开车门,可是车门已自动锁上了。

她急中生智地以手掩嘴地叫道:“停车,我快要吐了。”

这招奏效了!嘉西连忙下车,并扶她出来。

凯蒂挣开他的手。“我现在觉得好多了。”她边说边快速地穿过广场朝教堂跑去,她要去找那位曾经想帮她向瑞蒙说明一切的人。她朝后看了一眼,发现嘉西还站在车子旁边,显然以为凯蒂大概临时发了什么宗教狂了。

跑到石阶下方时,凯蒂犹豫了。她的胃紧张地纠在一起。雷神父现在一定非常看不起她,一定不会帮她的。他曾经明白地叫她回美国去。鼓足勇气,凯蒂打开橡木大门,进入阴凉、闪动着烛光的阴暗中。

她巡视着圣坛和摆满了以红色罩子罩住的烛火的小凹壁,并没有看到神父。然后,她看到了他。她并没有如她想象地做着一些神职的事,而是独自坐在教堂前方的第二排座位上。他的头低垂着,连肩膀也向下垂,凯蒂不知他是否在祷告。

踩着犹豫的脚步,她原来薄弱的勇气此刻也几乎快消失无踪了。他一定不会帮她的,雷神父比艾迪更有理由讨厌她。转过身,凯蒂开始往回走。

“小姐!”雷神父严厉的声音象条鞭子般地令她僵住了脚步。

慢慢地,凯蒂转过头来面对他。雷神父此时已离开座位,站在走道中间,表情比以前更加严肃。

她吞下喉中的哽咽,试着将空气吸如紧绷的胸中。“雷神父,”她恳求地唤着他。

“我知道你心中对我又怎样的想法,可是我并不怪你。直到昨晚我才知道为什么由我来付钱会让瑞蒙蒙羞,特别是在这个村子里。昨天,瑞蒙知道我所做的事,他好生气。我——我这辈子还没见过有人生过这么大的气。”她哽咽地继续说。“他要把我送回去。”

她看着他,希望从他脸上看到一丝同情或是安慰,可是他只是用锐利的眼神审视着她。“我——我不要离开,”她哭着说,双手无助地举着,泪水滂沱地滑下脸颊。凯蒂觉得自己没脸面对神父,她徒劳地想抹去如断了线般坠落的泪珠。“我要留下来跟他在一起。”她用力地说。

“为什么呢,凯蒂?”神父温柔的说。

她惊讶地抬起头,他从未如此温柔地叫过她。透过泪雾,凯蒂看他向自己走来,他的脸上慢慢地泛起一抹微笑,照亮了他的整张脸庞。

他停在她的前面,柔声地问她:“告诉我为什么,凯蒂。”

神父温暖的声音慢慢地溶解了她心中的那块寒冰。“我留下来是因为我想嫁给瑞蒙——我不想在逃避婚姻了。”凯蒂如孩子般坦白地说。她以更有力的语气告诉神父:“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让她快乐,我知道我能,而他——他也使我感到很幸福。”

雷神父慈爱地笑着,然后凯蒂高兴地发现神父又重新问她他星期一时曾问过她的问题。“你会把瑞蒙的需要放在第一位吗?”

“会的。”凯蒂喃喃地回答。

“你会全心投入这桩婚姻,将它视为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吗?”

凯蒂顺从地点着头。

“你会以瑞蒙为荣,并尊重他的意愿吗?”

凯蒂急切地点着头说:“我会是你见过最完美的妻子。”

雷神父努努嘴。“你会服从他吗,凯蒂?”

凯蒂看着他。“你以前说你不会要我保证这一点的。”

“如果你现在要求你呢?”

凯蒂将自己平生的信条和未来的幸福在心中暗暗地衡量了一下,她直视着雷神父说:“我愿意向你保证。”

他的眼神中充满了笑意。“事实上我只是问问你罢了。”

凯蒂松了口气,“好极了,因为我也没办法保证永远守得住这个诺言。”她紧接着问:“现在你愿意替我们证婚了吗?”

“不。”

他慈祥的声音使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不?”她复述,“为——为什么?”

“因为你还没告诉我,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的那件事。”

凯蒂感到心口紧缩,霎时面色惨白。她闭上双眼,内心想要趁此刻将这番话再说一遍,却又不自觉地试图将它自脑海中抹去。“我……”她哑声道。“不行,我做不到,我想说,可是我……”

“凯蒂!”雷神父紧张的唤着她。“来,坐下!”他很快地说。并轻轻地扶她在身旁的长椅上坐下。他坐在她身边,慈祥的脸庞充满忧虑和关切。“你不必说你爱他,凯蒂,”他立刻安慰她,“我看得出来,但至少你总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你承认你爱他会令你感到如此痛苦和难以启齿吧!”

凯蒂苍白的脸上带着无助惊恐的神情转头看着神父,轻声说道:“我一直忘不了上回我说出这局话的情景。”

“孩子,不管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不能象这样让它成为你内心的负担,你难道没有和其他人谈过吗?”

“没有,”凯蒂的声音嘶哑,“谁也没有。不然我爸爸早就去把大卫——我的丈夫杀了。在我爸妈从欧洲回来以前,那些瘀伤就已经好了。女佣安妮也答应永远不提那晚我回家时的狼狈模样。”

“你能试着将所发生的事告诉我吗?”他柔声问道。

凯蒂注视着垂放在她腿上无力的双手。如果把事情说出来能把大卫从她脑海甚至生命中连根拔除,那么她决定一试。起初她是断断续续的诉说,然后恐惧就化为激动、痛苦的字句如激流般涌出。

当凯蒂说完,她神情疲惫地靠在椅背上,感到惊讶的一切的事、甚至痛苦,都已消失殆尽。听着自己大声诉说大卫的种种,使她了解瑞蒙和大卫之间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一点也没有。大卫向来是个自私自利的虐待狂,而瑞蒙则爱她,保护她和供养她。甚至在她激怒和羞辱瑞蒙时,瑞蒙也从未对她动粗,过去发生的,就让它留在过去。

凯蒂看了雷神父一眼,觉得他似乎已肩负了她全部的负担。她脸上有种惊骇的神情。“我觉得好多了。”她柔声说,希望能令他高兴。

“瑞蒙知道那晚发生的事吗?”这是她开始诉说事情原委以来神父第一次开口。

“不知道,我说不出口。况且,我一直认为这件事不会困扰我,我已几乎忘了大卫这个人。”

“其实它正确确实实地困扰着你。”神父驳斥了她的话,“而且你一直想到他,不管你自己是否知道。要不然你大可面对瑞蒙,看他是否如你所想的不是他自己所说的那种人。你没有面对他,是因为你心里害怕你可能会发现的事。由于你过去的惨痛经验,你便自以为是的假定瑞蒙的秘密会和你以前在另一个男人身上发现的秘密一样可怕。”

他沉思了几分钟,然后又回过神来。“我想在你们结婚之前告诉瑞蒙比较好。由于过去的回忆,很有可能当你再次经历夫妻间亲密行为时会感到嫌恶。瑞蒙需要有心理准备。”

凯蒂露出微笑并坚定的摇了摇头。“我和瑞蒙在一起时,不会感到厌恶,所以不需要担心。”

“也许你是对的。”神父突然面露不豫之色,“即使你真对婚姻性生活感到恐惧,我相信以瑞蒙对女人的经验,他会有办法应付这类的问题。”

“我相信他绝对可以。”凯蒂对神父保证,并对神父生气且责难的表情感到好笑。老神父精明的目光转移到凯蒂的笑脸上。“也不是很确定啦。”她立刻改口。

他点头应许。“你让他等待是对的。”

凯蒂感到她的脸颊因羞愧而涨红,雷神父也注意到了。他扬起白眉,从金边眼镜顶端盯着凯蒂。“或是瑞蒙让你等待?”他精明的改口问。

当一些游客走进教堂时,他们两不约而同地转过头去看。“来吧,我们还是到外头把话讲完比较好。”他说。他们走下台阶站在教堂外的广场上。“你现在打算怎么办?”他问道。

凯蒂紧咬下chún,抬眼望着对街的商家。“我想,”声音里有着明显的迟疑。“我可以把我在那儿买的东西都带回来,在当着众人的面说瑞蒙不肯……不准……”她停顿一下,“我留下那些东西。”

雷神父纵声大笑,对街几个从店里拎着包裹出来的村民转头注视着他俩。“准许和服从……情况很乐观了。”他笑着对她摇头说:“我不认为瑞蒙会希望你那么做。他不会牺牲你的尊严来换回她的。你或许可以建议你想那么做,那将让他相信你已经真正后悔了。”

凯蒂带着喜悦的目光看着神父,“你仍然认为我不够温顺,而且不敬重权威吗?”

“我真心希望是这样的,”他面露微笑看着凯蒂闪露喜悦的面容。“因为瑞蒙相当明白地对我表示过,他并不想娶一个象猎犬般听话的女孩。”

凯蒂脸上的笑容顿失。“他现在也不想娶我吗?”

“你和他谈的时候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凯蒂想了一会儿,摇摇头。“本来我来教堂时是想请你那么做的。昨天我被他的愤怒吓倒了,他威胁要让大卫像个圣人。”

“瑞蒙有没有要伸手打你?”

“没有。”

雷神父的嘴chún抽动了一下,“如果他在昨天那样激怒的情况下都没有打你,我确信他永远都不会那样做的。”

“我想我一直都很清楚这一点,”凯蒂承认道。“可能是因为想到大卫的关系,才会让我在昨天和今天这么怕瑞蒙。”

雷神父把手背在身后对着山峰、晴空、村庄和村民露出赞许的微笑。“凯蒂,只要你愿意,生命可以是非常美好的。但是你必须和它谈妥交易。你付出就会得到,然后你再付出就会再获得。当人们只受不施时,生命就不再美好。然后他们就变得头脑简单,更费力地想要抓住一切,却一次比一次更失望和痛苦。”他朝她笑笑。“既然你不担心瑞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温柔的胜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