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胜利》

第二章

作者:judithmcnaught

峡谷客栈位于西港郊外,大型吧台如以往的周五夜晚般人潮拥挤。柯凯蒂偷偷看一下手表,然后望向正在喝酒喧哗的客人,搜寻一张特殊的脸孔。但枝叶茂盛的盆栽及自彩绘屋顶悬挂下来的灯挡住了她的视线,使她看不清楚大门入口处。

脸上笑容依旧,她把注意力转回周遭的人。“所以我告诉他别再打电话来。”魏嘉玲对他们说道。

一个男人要挤到吧台去拿酒时踩到凯蒂的脚,伸手掏钱时手肘又撞到她,却没有道歉,凯蒂也不敢奢望。这里的每一个男人及女人都是来寻求解放的,男女平等,谁也无需理会谁。

端起酒离开吧台时,他注意到凯蒂。“你好。”他说道,停下来对她裹在蓝色紧身洋装下玲珑有致的身材投以感兴趣的眼光,从披肩的闪亮红发、新月般的秀眉到长而卷的睫毛下瞪着他看的蓝宝石般的眼睛,然后大声地下结论:“很好。”她的面颊线条优雅,鼻子小巧玲珑,看到他不停地打量她,凝脂般的肌肤泛起一片红晕。“太好了。”他补充道,没看出凯蒂脸上的红晕是生气而非高兴。

虽然凯蒂痛恨他这么看她,也无权责备他,毕竟是她自己要来这种地方的。这地方压根儿便是个单身酒吧,只在旁边装饰着一个小用餐区,增加一点尊严。

“你的酒呢?”他问道,懒洋洋地审视她美丽的脸庞。

“我没有酒。”

“为什么?”

“我已经喝过两杯了。”

“呃,要不要在点一杯,跟我坐到那个角落去?我们可以认识认识。我是个律师。”他补上一句,好像透露出他的职业,她就会迫不及待地抓起一杯酒,跟着他屁股后面走。

凯蒂咬住嘴chún,故意露出一脸失望状。“哦。”

“怎么了?”

“我不喜欢律师。”她拉长脸说。

他没有生气而是惊讶地说:“真可惜。”而后耸耸肩,挤回人群。凯蒂瞧见他在两名妙龄女郎旁边驻足,其中一位回以深感兴趣的眼神。她心中涌起一股嫌恶,嫌恶这里所有的人,尤其是她自己。私底下又有点为自己的粗鲁感到不安,可是这样的地方使她不得不保护自己,她一跨进门口,热情的天性便自动收敛了不少。

拿名律师想必马上便忘了凯蒂的存在。他干吗要花上两块钱帮她买杯酒,然后费劲地引诱她?何必如此费事呢?如果凯蒂或屋里任何一个女人想要认识他,他会很乐意顺水推舟。而且如果她够诱人,他甚至可能邀她到他的住处——当然是开她自己的车——以便她尽情享受在即将到来的性爱中,她也是主动之一方的感觉。之后,如果他还没有精疲力竭,会请她喝一杯酒,然后送她到门口,让她自己开车回家,谁管她住的多远?

如此简单,如此直接。没有牵绊,没有承诺。今天的女人当然也有拒绝的权利,她可以不跟他上床,不用担心她的拒绝会伤到他的心,因为他对她并没有任何感情。他可能会有一点生气,因为自己浪费了一、两个小时,但随即便会转向其他乐于配合的女人。

凯蒂抬眼再次搜寻若柏,内心后悔没选其他地方碰面。店内音乐开得太大声,加上此起彼落的笑闹及喧哗声,显得更加嘈杂。她看看四周围的人,面孔各异,却同样的不安、无聊、渴望。他们都在寻找什么,却一直没找到。

“你是凯蒂吧?”一个不熟悉的男性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凯蒂吓了一跳,转身看到一张带着自负笑容的脸。“两个星期前我在超级市场遇到你和嘉玲。”

凯蒂倦极了,笑容不复平日灿烂。“你好,肯恩,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我说,凯蒂。”他说话的神情仿佛突然想到什么好点子。“我们何不离开这里去安静一点的地方?”

他家或她家,看哪里近。凯蒂清楚这种公式,觉得恶心透了。“你想做什么?”

他没有回答,也无需回答,反而问她:“你住哪里?”

“离这里几条街的绿村公寓。”

“有室友吗?”

“两个女同性恋者。”她一本正经地撒谎道。

他相信了,而且没被吓到。“真的?你不觉的不便吗?”

凯蒂张大眼睛故作天真状。“我爱死她们了。”他马上一脸厌恶的模样,凯蒂更加开心。

他几乎立刻恢复正常,耸耸肩道:“太可惜了,待会儿见。”

凯蒂见他扫视全场,找到下一个目标,然后挤过人群走过去。她受够了,拉拉嘉玲的手,打断她和两名英俊男士谈论在科罗拉多滑雪的事。“嘉玲,我要去一下洗手间,然后就走。”

“若柏没来?”嘉玲心不在焉地说道。“四处看看吧,还有很多人和他一样出色,你可以随意挑。”

“我要走了。”凯蒂坚持道。嘉玲耸耸肩继续聊天。

洗手间要从吧台后方的走廊出去。凯蒂挤过人群,踏入相对显得安静的走廊时,送了一口气。若柏没来她不知使该觉得轻松还是失望。八个月前她疯狂地迷上他,迷上他的机智与温柔。他拥有一切——金发、俊俏的外表及自信、魅力和可靠的未来——因为他是圣路易最大的证券经纪商的继承人。但是他已婚。

想到最后一次见若柏的情景,她就难过。享受完美妙的晚餐且跳了一场舞之后,他们回到公寓喝了一点酒。整晚她一直在想若柏拥她入怀后会发生什么事,这次她将不会阻止他和她做爱。这几个月来他不下百次地告诉她他爱她,也表现给她看,她已无需再矜持。事实上,她正想采取主动时,若柏头靠到后面沙发上叹气道:“凯蒂,明天报纸的社交版会有我的报导,不只我,还有我的太太和儿子。我已经结过婚了。”

凯蒂心碎地叫他滚蛋永远别来找她,也别打电话。但他还是打了。在公司凯蒂拒绝接他的电话,回到家也是一听到他的声音便挂断电话。

而那是五个月前的事了,之后凯蒂很少让自己回想他俩在一起的时光。直到三天前她接到若柏的电话,他的声音依然令她全身颤抖。“凯蒂,别挂电话,情况改观了,我得见你和你谈谈。”

凯蒂选这个地方见面时,他曾强烈抗议,但她态度坚决。这地方是公共场所,又够吵,他便不能用柔情攻势,而且嘉玲每个星期五都会来,必要时可以当她的精神支柱。

洗手间得排队等候,几分钟后凯蒂出来,心不在焉地在肩带式皮包中掏车钥匙。一群人挡住进吧台的路。这时旁边的公共电话,有一个男人以略带西班牙腔调开口说:“对不起,麻烦告诉我这里的地址好吗?”

凯蒂正想往前挤,听到这话转身看到一个高大男人正不耐烦地抓着电话。“你再跟我说话吗?”凯蒂问道。他肤色黝黑,浓密的头发和玛瑙般的眼珠一般黑。这里的男人总是令她联想到ibm的业务人员。但这个男人穿的是褪色的李维牛仔裤,白色衬衫的袖子挽到手臂上,显然和他们并非同类。他太……粗犷。

“我是问你,”他重复道。“能不能告诉我这里的地址。我的车子除了问题,要叫人来拖吊。”

凯蒂报上街名,回避他高傲的脸上那眯起的黑眼。高大黝黑、全身散发男性魅力的异国男人也许会吸引某些女孩,但吸引不了她。

“谢谢你。”他回道,手移开话筒,向对方重复刚刚听到的地址。

凯蒂转身准备离去,迎面却对上一堵身着深绿色毛衣的宽阔胸膛挡着她的路,凯蒂的眼睛直瞪毛衣上的鳄鱼标志说:“对不起,借过一下好吗?”毛衣听话地移开。

“你要去哪儿?”毛衣的主人客气的问道。“时候还早嘛!”

凯蒂抬起深蓝色的大眼睛望着他,看到他的脸上堆满赞美的笑容。“我知道,但我得走了,不然午夜一到我就会变回南瓜。”

“是你的马车变成南瓜,”他笑着纠正,“而你的礼服变成破衣。”

“这件衣服手工这么差,连在灰姑娘时代都算过时。”

“聪明的女孩,”他鼓掌。“射手座的?”

“不对。”凯地说完从皮包底层拿出车钥匙。

“那你是什么座?”

“小心慢行。你呢?”她回击。

他想了一会儿答道:“综合的。”他的眼睛意味深长地滑下她玲珑的曲线,指关节轻触凯蒂洋装的丝织衣袖。“我碰巧喜欢聪明的女人,而且不会觉得倍受威胁。”

凯蒂忍住建议他去向贝乔斯医生调情的冲动,礼貌地说道:“我真的得走了,有人在等我。”

“幸运的家伙。”他说。

凯蒂走出外面,闷热的下也令人觉得失落和沮丧。她走到入口的遮棚下停住,一颗心突然怦怦跳了起来,一辆熟悉的白色轿车正闯过街角的红灯开进停车场,在她旁边煞住。“抱歉我来晚了。上车吧,我们到别的地方谈。”

凯蒂由敞开的车窗端详若柏,汹涌的渴望令她心痛。他依然风度翩翩,但原本自信的笑容现在已被不安所取代,令她芳心大乱,决定动摇。“时间太晚了,而且如果你太太还在,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

“凯蒂,我们不能这样在这里谈。不要以世间晚刁难我,我的飞机误点了。请你当个乖女孩吧!我没时间和你争吵。”

“为什么没时间?”凯蒂追问,“老婆在等你?”

若柏低声咒骂,然后突然加速,把车子开进大楼旁阴暗的停车处。他下车倚在门边,等凯蒂过去找他。凯蒂心不甘轻不愿地走向前。

“已经好久没见面了,凯蒂,”他等到她走到他面前时说道。“你不亲我一下吗?”

“你还是已婚吗?”

他的回答是急切地将她拥入怀中,饥渴地吻她。然而他很清楚她只是被动地接受他的吻,他回避问题等于告诉她他仍是已婚。“别这样,”他在她耳边大声喘气。“几个月来我心里想的只有你,我们离开这里到你家好吗?”

凯蒂呼吸不稳地答道:“不行!”

“凯蒂,我爱你,而且为你疯狂,别这样疏远我。”

她头一次注意到他的呼吸中带有酒味,他见她前居然得喝酒壮胆令她不觉一阵心痛,但她努力保持平稳的语气。“我不要和已婚男人发展不清不白的关系。”

“在知道我已婚之前,你并不觉得和我在一起有什么见不得人。”

现在他开始用甜言蜜语的攻势了,凯蒂无法忍受。“拜托,若柏,别这样,我不能原谅自己破坏另一个女人的婚姻。”

“这个婚姻早在我遇见你前就已经完了,甜心,我告诉过你的。”

“那就离婚。”凯蒂绝望地说道。

即使在黑暗中,他脸上的苦笑依然清晰可见。“施家人是不离婚的,我们学会各自过生活,不信你可以去问我父亲和祖父。”他痛苦地说道。尽管餐厅的门开开关关,人们来来去去,他的声音却一直很高亢,两手滑下她的背扣住她的臀,压向他坚挺的胯间。“凯蒂,只有你能让我如此兴奋。你没有破坏我的婚姻,它早就毁了。”

凯蒂忍无可忍,这令她觉得污秽、肮脏,试着挣开。“放开我,”她嘶声道。“你不是骗子就是懦夫,或许两者都是,而且——”

若柏两手圈得更紧,她不停地挣扎。“我讨厌你这个样子!”凯蒂喘不过起来。“放开我!”

“放开她。”暗处一个略带腔调的声音说道。

若柏抬起头。“你算老几?”他怒气冲冲地质问从旁边冒出来的这个家伙,一手仍抓着凯蒂的手臂。“你认识他吗?”

凯蒂的声音满是屈辱与怒意。“不认识,但请你放开我,我要走了。”

“你要留下。”若柏咬牙道,然后转头对另一个男子说:“你走,或者要我帮你上路?”

那男人的声音变得极度有礼,几乎令人害怕。“你可以试试看,但是先放开她。”

凯蒂的执拗再加上这个出乎意料的阻挠使若柏忍无可忍,他把所有的怒气都发在这个陌生人身上。他放开凯蒂的手便一拳挥向对方的下巴,砰的一声后是一片沉默,凯蒂张开泪光盈盈的眼睛,发现若柏已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打开车门。”陌生人坚定的声音不容争辩。

凯蒂听话照办,若白被塞进驾驶座,头垂在方向盘上,好像喝醉酒睡着似的。“你的车呢?”

凯蒂直瞪着他,“我们不能丢下他不管,他也需要看医生。”

“你的车呢?”他不耐烦地重复。“我可不想待在这里,万一有人看到而且打电话报警怎么办?”

“噢,但是——”凯蒂一边朝她的车子匆匆走去一边抗议,最后固执地停在驾驶座门边。“你走吧,我不能走。”

“我没有打死他,他是被吓昏了,几分钟后就会醒过来,顶多掉几颗牙齿,脸上肿起来而已。我来开车。”他半强迫地推着凯蒂绕过车头坐到驾驶座旁的乘客座上。“现在你不适合开车。”

他坐进车子时,膝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温柔的胜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