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胜利》

第二十章

作者:judithmcnaught

艾迪的手扒过他零乱的黑发,他望着凯蒂那张反映其内心紧张正不断升高的苍白脸庞。“警卫说他三个小时前离开大楼,也就是九点时。嘉西开着劳斯莱斯接他走的,但是他们两人却没有回在马雅圭斯的别墅,瑞蒙也不在圣胡安的老家中。”

凯蒂焦虑地咬着嘴chún。“你认为嘉西是否可能告诉瑞蒙我没走,所以瑞蒙拒接电话?”

艾迪的眼光充满责备。“如果瑞蒙知道你还在这里,他一定不会避开你——他会像四十个恶魔一样从天而降,相信我。”

“艾迪,”碧莉带着不悦的口气说。“你吓坏凯蒂了,她已经够紧张的了。”

艾迪把手插在后面的口袋里,停止踱方步,站着看凯蒂。“凯蒂,我不知道他可能在哪里。他既不在他的房子,又没去拉斐家,我想不出他可能选择在哪里过夜。”

瑞蒙也许会决定,躺在那个经常和他一起出现在剪报照片的美丽女子的臂弯里过夜。一想到这个可能性,嫉妒的刺痛简直一发不可收拾。凯蒂试着想甩掉它。“我很确定他会回小屋,”她说。“你确定他不在那里?”

艾迪强调说:“我告诉你,我去过那里了。当时只有十点半,睡觉又太早,但是里面没有亮光。”

凯蒂悲惨地弯下头,双手手指在膝上扭着。“如果事情反过来,我一定会回到那里——那是我觉得最接近他的地方。”

“凯蒂,”碧莉以同情的坚定说:“我知道你现在认为他在哪里,但是你错了。他今晚不会去找别的女人。”

凯蒂因为心神恍惚,并未看到艾迪对他太太发出的怀疑眼光。“你到小屋时敲了门吗,艾迪?”

艾迪把头转向她。“我为什么要对一栋空荡荡的黑房子敲门?还有,瑞蒙如果在,他一定会看见开上车道的车灯,他会出来看是谁来了。”

凯蒂光滑的眉毛皱了起来。“我认为你应该敲门,”她坐不住了,所以站起来,然后说:“我要去小屋一趟。”

“凯蒂,他不在那里,但是如果你坚持要去,我和你一道去。”

“我不会有事的。”凯蒂保证。

“我不要你单独面对瑞蒙,”艾迪坚持说。“我看到昨天他盛怒的样子,我在场,而且——”

“我也在场,”凯蒂轻柔地提醒他。“而且我确定我不会有事,他今天不可能比昨天更生气。”

艾迪伸手进口袋掏出车钥匙拿给她。“如果我有一分钟认为他在那里,我就会和你一起去,但是他真的不在那里。你一定得等到明天才可能见到他。”

“我的父母明天就来了。”凯蒂绝望地说。她看着墙上的钟预示不详地发了滴答声。“过了午夜——正确地说,现在是周六早晨,而我要在周日结婚——那是明天。”

想到艾迪曾提到瑞蒙会看到车灯开上车道的事,凯蒂在开到剩一百码时关掉车灯。如果瑞蒙在那里,要由她控制场面,最好是关掉车灯。由其她可不喜欢在开口碰上在盛怒的瑞蒙。

前方可见树木摇曳的枝桠透出的微弱光线,凯蒂停车时,心里因狂喜而剧烈跳动。她走上月光下的红砖路,每走一步,膝盖就抖得更厉害。卧室的灯是亮着的!

她摸索着门把,喃喃祷告前门千万不要锁上,因为她没有钥匙。在轻易打开后,她松了一口气。她小心把门带上,然后转身。客厅在黑暗中,但是从卧室开着的门口,柔和的光线流泄到客厅来。

对了,她把毛衣拉过肩膀脱掉,留在地板上,用颤抖的手拉好紧身的肉桂色洋装。这是她几小时前特地换上的,目的除了想吸引瑞蒙的注意力之外,也希望能削弱他的抗拒。这件洋装前面开得很低,微微露出深深的*沟,肩带很细,无袖露肩。她用手梳过长发,开始静悄悄地走了进去。

在卧室门口,凯蒂停下来平息她凌乱的神经——瑞蒙躺在床上,他的手枕在脑后,眼睛望着天花板。他的白衬衫敞到腰际,而且也懒的脱下鞋子。他的侧影是如此痛苦与寂寞,让凯蒂的胸中充满懊悔。她望着他严肃黝黑的俊脸,他充满力量与男子气概的修长身体,她就因兴奋与畏惧交杂而心跳加速。即使是躺着,瑞蒙仍让人觉得像是一个十分难缠的敌手。

她走进房门一步,在他仰望天花板的视线中留下一道阴影。

瑞蒙的头转向她,凯蒂像要凝固一样。

他看着她,锐利的黑眼穿透她,就好像他一点也没看到她似的。

“我没走。”凯蒂空洞地说。

一听到她的声音,瑞蒙以一种流畅但令人惊骇的速度方式猛然坐起来。

他石墨般的五官像一张无法透视的面具,凯蒂紧张的无法注意他的情绪状况,只看到他全身绷紧,准备向她扑来。“我——我不想走,”她结结巴巴地说。他走上前来,凯蒂向后退。“雷神父说他会为我们证婚。”她很快地告诉他。

“哦,是吗?”瑞蒙以低沉的语气说。

他开始走进她,凯蒂又向后退。“我——我会把付过钱的东西送回去还给人家。”他穿过卧室门口进到客厅,向她节节进逼,她又自动地说。

“你现在会这样做了?”瑞蒙轻轻地说着。

凯蒂用力点头,退到沙发,然后绕过它。“我——我看到拉斐的剪贴簿,”她喘着解释,“如果你告诉我,你不想要我付任何东西的钱,我会听的——”她困难地说出这个字。“我会听你的话。”

“我看到你学会一个新字了。”瑞蒙嘲笑说。

凯蒂撞到台灯桌,然后快步绕道旁边。“我会将这间房子布满植物、荷叶边和孩子。”她急切地保证。她的腿背碰到椅子,阻断了后路,一阵无法控制的惊慌自凯蒂喉头冒出。“你必须听我说!我害怕嫁给你,是因为我知道你对我隐瞒着一些事情,但是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而且大卫曾——”

瑞蒙已站在凯蒂面前,凯蒂用手抵着想挡开他。“请听我说,”她叫喊。“我爱你!”

他的手抓住凯蒂的肩头向他身上拉去,其力量之强,使得凯蒂的头猛然后仰。这是她第一次与他这么靠近,近到可以看到那对压抑着无数情绪的眼睛。那是爱——一种强烈的爱,强到令她感到卑微。

“你爱我,”他以异常粗哑的语气说。“而我想你认为,如果你告诉我你爱我,我会忘记所有的一切,原谅你?”

“是的,”凯蒂昵喃道。“我想你会,只——只有这一次。”

“只有这一次,”他好像觉得此事颇为可笑,喃喃的低语。当他把手放在她的面颊上,他的手颤抖着,缓缓滑到后面轻抚她的头发。在将手指插入她如云如丝的长发里时,他发出半带呻吟的笑声。“只有这一次?”他又说了一次,好像那是天下最被低估的事情。他另一只手将她压入怀中,他的chún在吞噬般的深吻中捕捉住她的。

喜悦与宽慰之感在凯蒂心中交集,如同爆竹一般炸开。她把一双手滑上他坚实的胸膛,再环抱他的颈项,热烈的欢迎他的舍进入她的红chún。她把自己紧贴在他坚硬的腿上,瑞蒙欢娱地颤动,双手急急抚过她的肩和背,然后向下而去,让她紧贴着自己。

他移开紧贴住她的嘴,在她的鬓边、额前、眼睛和脸颊上印下无数炽热的吻。“再说一次。”他粗鲁地命令说。

“我爱你,”凯蒂带着令人心跳加速的痛楚语气说。“而且我需要你……而且我要你……而且我……”

瑞蒙的chún狂野地压住她的,让她的话语无疾而终,让她旋转到另一个世界里,在那里,只有他的手、chún和身体的如火般热烈要求。他不断地吻她,直到凯蒂呻吟着紧紧压住他,她的身体因猛烈狂野的情慾而受折磨。

他离开她的chún,俯视她激起情慾的蓝眸。“到床上来,吾爱。”他炽热地昵喃。

凯蒂把她光滑的手摊在他敞开的衬衫里,手指滑到他毛茸茸的胸膛上。但是令瑞蒙沮丧又失望的是,这个在他臂弯里的美女轻声对他说:“不要。”

“要。”他低语,并已经低头,企图用热吻吻去她的抗拒,但是这次她摇摇头。

“不要。”她昵喃着,以渴望的遗憾微笑着解释说:“艾迪一直不让我单独面对你。他让我上来的唯一理由是他十分确定你并不在这里。如果我没有马上回去,他一定会开始走到这里来——保护我免受你愤怒之殃。”瑞蒙在烦恼中皱起眉头,凯蒂抚着他的胸膛,笑容渐深。“而且另外还有两个原因让我想要把这件事先等一等。一个是我们需要把话讲清楚,你曾经一再的要求我对你诚实,而且十分坚持,然后你却故意误导我。我想了解你的动机。”

瑞蒙的手臂不情愿的稍微放松。“另一个原因是什么?”他问。

凯蒂悔恨地转过头去,“明天就是我们结婚的日子,我们已经等这么久,而且,雷神父——”

瑞蒙猛然笑出来,把她抓进他怀里。“我们小时候,艾迪、迈尔和我相信,如果我们做了错事,雷神父会检查我们的眼睛,然后就知道真相。”他抱着她走到沙发,将她放在膝上,手臂搂着她的腰。

“那有没有让你少做一些坏事?”凯蒂挪揄说。

“没有,”瑞蒙露齿而笑地承认。“但是那让我无法享受做坏事的痛快感觉。”

在这间凯蒂为他精心布置的幽静客厅里,瑞蒙向她解释他为何要误导她,而且尽可能简单地,他解释了这一天发生的事如何戏剧性的扭转了他们未来的前景。她聆听甘锡德的事,她的脸因笑声而焕发,她敏捷的心思很轻易就了解了瑞蒙带给甘锡德的压力,和他为甘氏油漆化工公司所制造的混乱。但是当他说完,凯蒂兴奋的得意之情却略微消失。

“凯蒂,你怎么了?”他轻轻地问。

凯蒂环视他们坐着的这间温暖小屋。“真的没什么,只是我会怀念这间房子,我在这里会更快乐。”

瑞蒙触摸她的下巴,把她的脸转向他。“你会更喜欢其它的房子。”

凯蒂疑惑地皱眉。“我以为你才说这些房子都即将被银行接收。”

“现在还是有可能,”瑞蒙说。“但是可能性不大。银行就像清道夫一样,他们一嗅到失败,就会很快地靠拢过来,像要确定他们可以得到剩下的一份。但是如果‘失败’突然显示有复活的迹象,他们就会很快的退开。他们会等着看,他们会考虑,如果我起来了,他们会多得到多少,像我以前也是那样的。我在圣路易的律师告诉我,甘锡德一直向圣路易到纽约的每个人叫喊,我在操纵他的股票,想把他搞垮。银行会听到这番话,然后猜测他们也许低估了我的影响力。他们会继续盘查,继续监视,但是他们将更进一步的退开。等我重新开始整建圣路易的商业大楼,芝加哥银行回嗅出利润,而后决定重新考虑让我贷款该好那栋大楼。”

“所以你看,”他做结论说。“你会拥有你的房子和仆人、还有——”

“还有无所事事,”凯蒂以微弱的笑容结束那句话,“因为你觉得,一个女人的位子是在家里。”

瑞蒙眯起眼睛,“没多久前,你说你在这里会很快乐,为什么在更舒适豪华的房子里,你就不会快乐?”

准备辩论的凯蒂离开他的腿上,走到窗边。她打开窗帘,望着户外一片黑暗时,她可以感觉到瑞蒙正盯着她的背。她试着想出一个能让他明白的方法。“我说我在这里生活会更快乐,”她轻声说。“而我‘很可能’真的会很快乐——因为那将是我们共同努力所创造出来的生活,我会觉得自己有用和被人所需要。我仍然可以觉得有用和被需要,但是你不会让我有那些感觉。”她说。

她听到在身后的瑞蒙站起来开始走向她,她的语气更透露其决心。“你将要开始重建葛氏国际公司,而我的背景是在人事上。我熟悉任何事宜,核薪标准,政府规定和偿薪程序——我可以帮你,但是你不会让我帮。”

他的手搭在她肩上,但是凯蒂不愿回头,继续说下去。“我知道你对职业妇女的看法——你在我们野餐那天就说得很清楚。你说,一个女人若去工作,就表示她的丈夫所提供她的并不能满足她。你说那会伤害到他的自尊和——”

瑞蒙的手把她的肩握得更紧。“回头看着我。”他轻轻打断她的话说。

凯蒂转身,有点期待她会用一个吻安抚她。但是她却以无比严肃的态度俯视她。“凯蒂,一个男人若明知他没什么东西值得骄傲的时候,他便会对自己的自尊特别敏感。”他托起她的下巴,认真而明晰地直视她的眼睛。“告诉一个女人她的‘位子’在哪里,是一个男人希望她能不要太苛求,因为她有权力要求,可是他却没有能力满足她,这是一种色厉内荏的表现。那时我对自己所能提供给你的竟然那么少,感到十分惭愧。但是我相信我可以让你在这里感到快乐满足,过简单的生活,当我的妻子。我一直想说服你这样是最正确的,因为那是唯一的争论点,而且是我所能提供的唯一的未来。我现在会很骄傲,而且很高兴,你能与我一起工作。”

他突然回头,凯蒂跟着他的目光看去。一道微小的光线慢慢移上长长的山丘,射到小屋来,显然是拿着手电的艾迪“正要前来营救她”。

她看着瑞蒙,他不但不为艾迪的即将到来感到恼怒,反而若有所思地对她露齿而笑。

“你在想什么?”她温柔的问他。

瑞蒙俯视她,眼中尽是深情。“我在想要给你什么结婚礼物。”

凯蒂用手臂把他的颈子缠的紧紧的,心里只想说:你就是我的结婚礼物,她以刺痛的温柔想着。“我有哪一些选择?”

“一个婴儿或是一辆法拉利。”他笑着回答,用手臂搂着她的腰。“你曾说,一辆法拉利可以让你的生命充满真正的狂喜。”

“我宁愿要一个婴儿而不要法拉利。”凯蒂笑道。瑞蒙也笑了,但是他会把这两样都给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温柔的胜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