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胜利》

第三章

作者:judithmcnaught

闹钟在第二天早上八点种响起,打断她深沉、疲惫的睡眠。她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星期六也设定闹钟,径自伸手按掉吵人的声音。

她在此醒来时已经九点钟,亮丽的阳光刺痛她的眼睛。哦,糟糕!瑞蒙再一个小时就会到了……

她跌跌撞撞下床冲进浴室,打开莲蓬头。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的心愈跳愈急,事情却似乎愈不顺。吹风机吹了半天头发,受伤的东西老是掉,而且她好想喝杯咖啡。

她七手八脚的打开抽屉,换上海军蓝的宽松长裤及同色系的白条纹上衣,头发拨向后面用红、白、蓝印花丝带扎起来,然后随便赛几件过夜的衣服到袋子里。

九点三十五分,凯蒂关上公寓大门走进五月清爽的早晨中。整栋公寓安安静静——单身公寓周末的狂欢后一贯的宁静。

凯蒂匆忙走到车旁,把行李袋换到左手,再肩上的帆布袋里找钥匙。“该死的!”她轻声诅咒道。把行李放在车边的地上,狂乱的找钥匙。两眼紧张地注视街上来往的人车,半期待会看见那辆卡车开进来。“放哪里去了?”她着急地低语,神经已经绷到极点,一只手突然搭上她的手臂,令她尖叫起来。

“在我这里。”她耳边响起低沉的声音。

凯蒂既害怕又生气地一旋身。“你竟敢偷窥我!”她愤怒地叫道。

“我是在‘等’你。”

“骗子!”她嘶声叫道,两手握拳。“你早到了几乎半个小时,还是你根本不会看时间?”

“这时你的钥匙,昨晚我不小心把它们放在口袋里。”他伸手把钥匙拿给她,外加一朵长柄玫瑰。

凯蒂小心地拿走钥匙,甚至碰也没碰那朵玫瑰。

“拿去。”他静静地说,手没有收回。“送给你的。”

“你该死!”凯蒂气急败坏地说道。“别管我!这里不是波多黎各,我也不要你的玫瑰。”他依然很有耐心地站着,不理会她的话。“我说了我不要!”凯蒂沮丧地大叫,弯腰要拿行李,却不小心将花打落地上。

美丽的花朵掉到水泥地上的情景使凯蒂心头掠过一丝罪恶感,怒气一下子转成困窘。她瞥向瑞蒙,只见他高傲的脸上莫测高深,既非生气,也非责难,只是深深的遗憾。

凯蒂无法再看他的眼睛,垂下目光,心里却更加羞愧,因为她发现瑞蒙不只买花送她,而且也仔细打扮赴约。昨晚那件破旧的牛仔裤不见了,代之以干净的黑色宽松长裤及白色针织衬衫,刚刮过的脸散发一股浓浓的古龙水味。

他真心想讨她欢心,实在不该受此待遇,而且他昨晚还救过她。凯蒂看着躺在脚边的玫瑰,惭愧的泪水刺痛她的眼睛。“瑞蒙,我很……很抱歉。”说完,她弯腰捡起花,两眼乞求地望着他的脸。“谢谢你的花,如果…….如果你还没有反悔,我愿意和你一起去逛动物园,昨天我答应过你了。”停下来歇口气后她又继续说:“但希望你了解,我并不想和你……交往下去,所以不要对我太认真……”凯蒂不解地住了嘴,因为他眼里有着幽默的光芒。

他幽默地涩声道:“我只是送你一朵花,邀你逛动物园,又没向你求婚。”

凯蒂也不由自主地笑了:“的确。”

“可以走了吗?”他提议。

“可以,但我得先把行李提回家里。”她伸手要去拿,但瑞蒙避她更快。

“我来拿。”他说。

他们走进公寓,凯蒂接过行李袋走回房间,但瑞蒙的话使她停住脚步。“刚刚你是想避开我吗?”

凯蒂在房门口转身道:“不完全是。经过昨晚发生的事,我觉得自己需要远离这是非之地一下。”

“你想去哪里呢?”

凯蒂苦笑,可爱的眼睛闪闪动人。“跟一般独立自主的美国女人碰到无法解决的难题一样——跑回家找父母。”

几分钟后他们离开公寓。走过停车场时,凯蒂举起手中昂贵的相机说:“这是照相机。”

“我知道,我们波多黎各也有。”他好笑地同意。

凯蒂一阵大笑,自我鄙夷地摇摇头。“到现在我才知道自己是个丑陋的美国人。”

瑞蒙在一辆拉风的别克轿车旁停住,为她拉开乘客座的门。“你是个漂亮的美国人,请进。”

看到他们是要开轿车去,令凯蒂既松了一口气又感到惭愧。但坐卡车颠到动物园也不合她的风格。“你的卡车又抛锚了吗?”他们平稳地开出停车场,加入周六购物的车阵中时,她问道。

“我想你会比较喜欢坐轿车,所以向朋友借了这部车。”

“其实我们可以开我的车。”她主动提出。

瑞蒙脸上的表情告诉她,他觉得如果是他提出约会,就该由他提供交通工具。知道自己说错话,凯蒂转而打开调频广播网,然后偷眼打量他,他魁梧的体格与黝黑的皮肤令她想到一名西班牙职业网球选手。

虽然园里挤满了假日的人潮,凯蒂和瑞蒙在动物园还是玩得很开心。他们并肩走过宽阔的柏油路,瑞蒙买花生让她丢给熊吃。在飞禽区时,一只巨嘴鸟向她俯冲过来吓得她抱头尖叫,瑞蒙则哈哈大笑。

她陪他走进爬虫区,压抑住自己对蛇的恐惧,眼睛只盯着路,不敢看任何地方。

“看那边,”瑞蒙在她耳边低语,朝她身边大型的玻璃窗点点头。

凯蒂吞咽一下。“我不用看就知道那里有棵树,而那表示一定有条蛇盘绕在那里。”她的手心开始冒汗,感觉好像有蛇爬上她的肌肤般恐怖。

“怎么了?”瑞蒙突然注意到她脸色不大对劲。“你不喜欢蛇?”

凯蒂嘎声道:“非常不喜欢。”

瑞蒙摇摇头,拉着她的手臂快步走出去,凯蒂一到门外便深吸一口新鲜空气,跌坐在长椅上。“这些椅子想必是为我们这些恐蛇症的人设的,否则我们一定会昏倒在地。”

瑞蒙咧嘴笑道:“蛇对人类很有帮助的,它们吃啮吃动物、昆虫……”

“拜托!”凯蒂鸡皮疙瘩全起来了,举起双手抗议道:“别再形容它们的菜单。”

瑞蒙幽默地看着她,继续说道:“事实上,它们对生态平衡真的很有用,而且重要。”

凯蒂有些不稳地站了起来,好奇地问:“真的吗?嗯,我可想不出任何它们能做,而其他不这么丑的动物做不到的事。”

看她优雅的脸上满是嫌恶,瑞蒙笑道:“我也想不出来。”他承认。

他们继续往前走。这是凯蒂所有的约会中最安静、最愉快的一次。瑞蒙彬彬有礼,下楼梯或下坡时都会扶她一把,无限殷勤。

他们走到可爱动物区时,凯蒂已快用完第二卷底片了。她拿了一把瑞蒙手中的爆米花,倚着墙一颗颗丢给鸭子们吃。不经意的姿势使宽松的长裤在臀围附近绷紧,毕露的曲线提供瑞蒙一个养眼的好机会。

一无所知的凯蒂转过头来问他:“你要拍张照片吗?”

他忍不住想笑。“拍什么?”

“这个岛啊。”凯蒂回道。搞不清楚他为什么笑。“底片快用完了,我打算两卷都给你,这样洗出来后,你就有来圣路易一游的纪念品了。”

他惊讶地看着她。“这些照片都是为我拍的?”

“当然。”凯蒂答道,又抓了一把爆米花。

“早知道是给我的,”瑞蒙微笑道。“我就不只照熊、长颈鹿这些动物了。”

凯蒂疑问地扬起眉毛。“你是要照蛇?我教你怎么用,你自己进去拍,我在这里等你。”

“不,我不是要拍蛇。”他领她继续走下去。

回家的路上,他们在一家小超市前停了一会儿让凯蒂买咖啡。冲动之下,她决定邀瑞蒙进去吃点点心,于是又买了一瓶红酒和一些rǔ酪。

瑞蒙陪她走到门口,她邀他进屋时,他迟疑了一会儿才答应。

不到一小时,他又起身道:“我今晚还有事。”

凯蒂笑着站起来去拿相机。“这卷还剩一张底片,你站在那里我帮你拍,然后你可以把两卷都带回去。”

“不要,留着明天我们去野餐,我再帮你拍。”

凯蒂认真的考虑是否接受他的邀请。今天是她长久以来头一次觉得轻松而无忧无虑,但是……“不行,我真的不能再和你出去,不过还是谢谢你的邀请。”瑞蒙高大、性感、有男子气概,但他黝黑的五官和富侵略性的阳刚气息却让她想退避三舍,此外两人也没有任何共同点。

“你为什么看我一下又移开眼睛,好像宁愿没看到我似的?”瑞蒙唐突地问道。

凯蒂转头看他,“我——我没有啊。”

“有。”他坚持道。

凯蒂本想扯谎,但他洞察人心的黑眸使她改变了主意。“你使我想起一个死去的人,他跟你一样高大、黝黑而强壮。”

“他的死令你悲痛逾恒?”

“令我如释重负。”凯蒂强调地说道。“在他死前,好几次我都希望自己有勇气杀了他。”

他轻声笑道:“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居然又过那么黑暗悲惨的生活?”

尽管有过这么一段痛苦的回忆,但个性鲜明的凯蒂依旧回他一抹轻快的笑容。“黑暗悲惨总比一成不变、乏味的人生来的好吧。”

“但你还是觉得乏味。”他说道。“我一认识你就看出来了。”他握着门把看着她。“明天中午我来接你,吃的我负责。”见她既惊讶又犹豫不决,他又笑着说:“而你则负责为我的无理要求好好训我一顿。”

直到那天晚上,凯蒂因无聊而提早离开朋友喧闹的宴会,才认真地思索瑞蒙离开前说的话。难道这几个月来她愈来愈烦躁、不安是由于生活乏味所至?换睡衣时她反复思考着。不,她的生活决不乏味,有时甚至是应接不暇呢。

凯蒂蜷缩在客厅的沙发上,手指心不在焉地摸着腿上那本小说的封面,蓝眸显得心事重重。如果她不是生活乏味,那她最近是怎么了?最近她愈来愈常问自己这个问题,而且愈来愈沮丧,因为答案总不知在何方。要是她知道自己的生命中缺少什么,就可以想想办法了。

什么也不缺,她坚决地告诉自己。她对自己的不知足感到不耐烦,于是在心里一个个数出自己应该快乐的理由:二十三岁,拿到大学文凭,有了高薪又具挑战性的好工作,即使没有薪水,她父亲几年前帮她设的信托基金也够她吃穿的了。她有漂亮的公寓、一整柜的衣服、姣好的外表足以吸引男人,而且有要好的男女朋友。活跃的社交生活、体贴的双亲。她拥有……一切!凯蒂坚定地告诉自己。

她还需要什么来使自己快乐呢?“一个男人。”嘉玲会这么说。

一抹淡淡的微笑在凯蒂嘴角浮起。“男人”和她的问题没关系。她认识十几个男人,缺乏男伴绝不是她不安、空虚的原因。

凯蒂一向痛恨自怜,于是制止自己再陷入其中。她何其幸运,根本没有理由不快乐。全世界的女人都渴望有自己的事业,为独立自主而奋斗,梦想能有财务自主权,而她——柯凯蒂——在二十三岁时便什么都有了。“我拥有一切。”她坚决地告诉自己,然后打开腿上的小说,书中的文字在她眼前一片模糊,她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喊着:这还不够,它根本不代表什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温柔的胜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