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胜利》

第四章

作者:judithmcnaught

他们到森林公园野餐,瑞蒙把凯蒂带的毯子铺在一株巨大的橡树下,两人一起享用他带来的法国面包、进口火腿和切薄的玉米牛肉片。

他们便吃边谈,凯蒂微微注意到瑞蒙对她生气盎然的脸庞投以欣赏的目光,和每当她倾身拿食物,披肩的金红发便闪闪发光地垂落时,他目不转睛的样子。但她实在太愉快了,故而一点都不在意。

“我相信在美国野餐一定要有炸鸡。”瑞蒙说道。“不幸的是我不会烹调。如果我们还能出来一次,我就买材料让你来弄。”

凯蒂嘴里的酒差点没把她呛到。“大男人沙文主义的想法。”她笑骂道。“你怎么知道我会烹调。”

瑞蒙侧躺下来,一只手臂当枕头垫着,故作严肃地看着她。“当然是因为你是女人。”

“你——你是说真的吗?”她急急问道。

“真的什么?说你是女人,还是说你会烹调,或者是对你?”

凯蒂听出他问最后一个问题时,变得低沉性感的声音。“说所有的女人都会烹调这件事。”她一本正经的说道。

她的逃避令他的笑容扩大。“我不是说所有的女人都很擅长于烹调,只说女人应该煮饭,而男人则应该外出工作赚钱买食物给她们煮,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凯蒂无言而不敢置信地盯着他,又有些怀疑他是故意刺激她。“我说的话也许会令你意外,但并非所有的女人都生来就很想下厨的。”

瑞萌压下想笑的冲动,突然转变话题。“你的工作是什么性质?”

“我在一家大企业的人事部门工作,做应征工作的人面谈之类的工作。”

“你喜欢吗?”

“很喜欢。”她告诉他。伸手到篮内拿了一颗大苹果。她屈膝靠在胸前,两手抱膝,咬了一大口苹果。“嗯,真好吃。”

“真不幸。”

凯蒂惊讶的看向他。“我喜欢这苹果很不幸?”

“很不幸你这么热爱工作,结婚时你可能会舍不得放弃它。”

“结……婚时放弃!”凯蒂笑了起来,摇摇头。“瑞蒙,幸好你不是美国人,甚至你在这里也不安全,有些女人可能会因为你的老旧思想而把你煮了吃掉呢。”

“我是美国人。”瑞蒙不理她可怕的警告说。

“我记得你说过是波多黎各人。”

“我只说我在波多黎各出生,但事实上我是西班牙人。”

“你刚刚说你是美国人和波多黎各人。”

“凯蒂,”第一次听到他直呼她的名字,一股莫名的喜悦窜遍她全身。“波多黎各是美国属地,当地人一出生就具有美国公民身份。然而我的祖先全是西班牙人而不是波多黎各人,所以我是在波多黎各出生的西班牙裔美国人。就像你是——”他悠闲地打量她红润的肌肤、蓝色的眼睛及闪亮的金红发。“美国出生的爱尔兰裔美国人一般。”

他优越的语气激怒了凯蒂。“事实上你是西班牙裔波多黎各美国籍的沙猪——最差的一种!”

“你为什么要用那种口气对我说话?只因为我认为女人结婚后有义务照顾她们的丈夫?”

凯蒂回他一个白眼。“不管你认为什么,事实是许多女人需要在家庭之外培养其他的兴趣和事业,就像男人一样。我们也喜欢拥有可以引以为荣的事业。”

“女人可以以照顾丈夫和孩子为傲。”

凯蒂愿意说任何话以抹去他脸上令人难以忍受、得意的笑容。“所幸这里出生的美国男人并不反对他们的妻子拥有自己的事业,他们体贴也善解人意多了。”

“他们的确是体贴又善解人意,”瑞蒙语带嘲讽地承认。“他们让你们工作,允许你们把赚的钱交出来,让你们生他们的小孩以后再叫别人来养孩子、打扫房子。然后,”他嘲弄道,“你们还是要煮饭。”

凯蒂愣了半晌说不出话,接着便躺到毯子上放声大笑。“你说的没错!”

瑞蒙在她身边躺下,头枕双手望着天上的蓝天白云。“你的笑声很美,凯蒂。”

凯地咬了一口苹果高兴地说道:“你这么说是因为你以为我已经改变了想法,但事实上不然。我还是觉得如果女人想闯一番事业,她就应该有权去闯。更何况大部分的女人都想要华屋美服,而那些光靠他们丈夫的一分薪水是负担不起的。”

“所以她牺牲丈夫的自尊去获得她想要的华屋美服,向她的丈夫及所有的人证明他所能给她的还不够好。”

“美国丈夫不像你们西班牙人那么骄傲”

“美国男人放弃了他们的责任,他们没什么好骄傲的。”

“胡说八道!”凯蒂断然回答。“难道你愿意所爱的人住在哈林区那样的贫民窟里,只因为你开卡车赚的钱只能住那种地方,而不愿意让她去做她所爱的工作,赚钱让你们俩的生活更加舒适?”

“我希望自己能给她的,便足以使她快乐。”

凯蒂想到某个可爱的西班牙女孩可能会一辈子生活在贫民窟中,只因为瑞蒙的自尊心作祟,就心寒不已。他又懒懒地道:“如果她像你一样以我的工作为耻,我会很不高兴。”

凯蒂听出了他话里的责备,但仍然继续说道:“你难道不希望找一份比开卡车更好的工作?”

他过了很久才回答,凯蒂想他一定是把她归类成野心勃勃、咄咄逼人的美国女人了。“我有,我种田。”

凯蒂支起双肘。“你种田?在密苏里州?”

“在波多黎各。”他纠正。

对他不会在圣路易久留,凯蒂不知是该失望还是宽心。他闭上眼睛,她正好可以肆意地欣赏他浓密微卷的黑发及他的脸。他古铜色的五官带有西班牙贵族的气质,坚定的下巴、挺直的鼻梁透露出权威、自负以及决心。但,凯地微笑地想到,他下巴上轻微的凹痕和长长的睫毛使整体感觉柔和不少。他的双chún坚毅而性感,凯蒂带着一丝兴奋地想象那样的chún贴在她的上面不知会有什么样的感觉。昨天他说他三十四岁,但此刻放松地在休息的他,看起来年轻多了。

她的视线滑下身旁颀长有力的身躯。红色衬衫紧紧包住他宽阔的肩膀和胸膛,短袖展露出他纠结有力的手臂。牛仔裤则衬托出他的平腹、窄臀及结实的双腿。即使正在睡觉,他的男子气概依然丝毫未减,但现在她不怕他了,当面对他承认他的外表令她想起大卫,反而使她忘掉两人间的相似点。

他没有张开眼睛,只是扬起嘴角微笑。“希望你看的还算满意。”

凯蒂懊恼地赶紧把视线转到眼前的风光。“是很满意,公园很美,树很……”

“你刚不是在看树,仙诺莉坦。”

凯蒂选择沉默。她很高兴他叫她仙诺莉坦,这听起来很新奇,强调了他们两人的不同,也中和了他的男性魅力对他造成的影响。她在想什么?要他亲吻她吗?和他更进一步只会导致灾难。他们两人没有任何共同的兴趣,来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社交生活相差十万八千里。例如,明天她要参加在她爸妈装潢高雅的家里举办的烤肉餐会,如果她带他去,他铁定会坐立不安。她的父母如果发现他只是个种田的,春季还兼开卡车,他们可能会明白地对他表示他们不欢迎他来,也不认为他配得上他们的女儿。

今天之后,她不会在跟他见面了,凯蒂下定决心。他们两人不会有什么结果,而现在她对他这种微微的性冲动正好给她一个立即斩断关系的理由,因为这样发展的关系决不会持久。

“你为什么从我身边逃走了,凯蒂?”

他锐利的眼睛搜寻着他的脸,凯蒂专心抚平身下的毯子再躺下去。“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她说着闭上眼睛,希望他能闭上嘴。

他的声音低沉而性感。“想知道我看你的时候看到什么吗?”

她一本正经地说道:“如果你要表现的像个拉丁情圣,我就不想知道。而从你的口气听来,这似乎正是你的意思。”凯蒂试着想放松自己,但接下来的沉默使她无法放松。过了几分钟,她突然坐起来。“我该回家了。”她宣称道,说完便开始收拾东西。瑞蒙不发一言地折好毯子。

回家的路上他没说什么,只有凯蒂为了补偿先前的无礼开了两次口,但他都以简单的字眼回答,使她无以为继。她对自己的势力的想法感到可耻,但也气他不肯让她补偿一下。

他把别克轿车开进她家门前的停车位。虽然才三点钟,凯蒂却只想要今天赶快结束,所以她在瑞蒙走过来帮她开车门前便一把推开车门跳下车。

“我会帮你开车门,”他低吼。“这是基本的礼貌。”

凯蒂首次见识到他生气的模样,但也被他的顽固激怒。“你也许会很惊讶,但是听好。”她像狂风般跑上阶梯,把钥匙插入门锁。“我的手并没有问题,开拿该死的门难不倒我,何况今天我对你那么恶劣,我不懂你为什么要对我保持礼貌?”

瑞蒙听出她生气的话里语带幽默,但她接下来的话终于使她忍俊不住。她扭开门转身生气地说:“谢谢你,瑞蒙,我玩得很愉快。”

凯蒂虽不明白他为什么笑成那样,但总算放下心上一块石头,这代表他已不再生气,但随即警觉到他已经随她走进来关上身后的门,脸上的神情再明白不过。

他半邀请半命令地轻声说道:“过来,凯蒂。”

凯地摇摇头,小心翼翼地退后一步,但背脊已升起一阵回应的颤抖。

“一般开放的美国女人不是习惯以亲吻回报男伴带给她的美好时光吗?”

“并非所有的人都如此,我们有些人只是简单地说声谢谢。”

他的嘴角扬起,眼睛在她饱满的chún上徘徊。“过来,凯蒂。”她仍然裹足不前,他又柔声说道:“你难道不对西班牙人怎么亲吻,而波多黎各人又怎么做爱感到好奇吗?”

凯蒂不由自主地咽咽口水。“不会。”她低声道。

被他天鹅绒般的声音及迷人的黑眼珠催眠了的铠蒂既害怕又兴奋地走向他。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被一双钢铁般的手紧紧锁住,雨点般的吻不停地落在她脸上,快感像浪潮般向她席卷而来。“凯蒂,”他沙哑地低语,嘴chún离开她的,改以亲吻她的眼睛、太阳穴及脸颊。“凯蒂。”他渴望地再次低语,随即又覆上她的chún。

似乎过了永恒那么久他才放开她。凯蒂虚弱颤抖地把脸贴在他强壮的胸上倾听他剧烈的心跳,刚才发生的事使她愕然。她接吻的经验不可胜数,对象也是技巧完美无缺,在他们的怀里她很快乐,但却没有这种浪潮般汹涌的喜悦外加极度的渴望。

瑞蒙的双chún在她闪亮的秀发上磨来蹭去。“现在我可以说当我看到你时想到什么了吗?”

凯蒂想要表现的若无其事,但她的声音却和他一样沙哑。“听起来会像个拉丁情圣的台词吗?”

“会。”

“好吧。”

他的笑声醇厚而低沉。“我看到一个金红发美女,她的微笑像天使。我记得在那个单身酒吧,一位公主不悦地看着她周围的臣民,还有一个女巫告诉一个冒犯她的男人说她的室友是女同性恋者。”他的手指轻轻刷过她的脸颊。“当我看着你时,我认为你是我的天使、公主和女巫。”

他把她视为“他的”的说法将她从梦幻拉回现实。她猛然离开他的怀抱,假装高兴地说:“你要不要到游泳池边走走,它今天开放了,所有住在这里的人都会在那里。”她说话时两手插在后口袋,看到瑞蒙望着她曲线毕露的胸部的眼光,又赶紧移开双手。

他询问地扬起一道眉毛,似乎在问既然他都已经碰过她,为什么还不能看。“我当然很乐意看你们的泳池,见见你的朋友。”

凯蒂再度觉得和他在一起不自在。他是个对她过分感兴趣的外籍陌生男子,此外她还得对她提高警觉,因为她知道男人什么时候想诱她上床,他现在就是。

打开客厅后面的落地窗是一坐面对中庭、为顾及隐私周围用树藜围起来的阳台。阳台上有两张做日光浴用的红木长椅及坐垫,椅子后方及两旁则散置着盆栽,其中有些已在开花。

她走到一茱牵牛花盆栽旁停下,手放在栏杆门上,谨慎地考虑该怎么表达她想说的话。

“你的公寓很漂亮。”瑞蒙在她身后说道。“租金一定很贵吧。”

凯蒂转身,这正好是她把话题转到他们两人出身不同的绝佳时机,希望借此能使他打退堂鼓。“谢谢,事实上租金确实很贵,我住这里只是要让父母放心,因为这里的邻居、朋友都不会是三教九流的人物。”

“都是有钱人?”

“不一定有钱,但至少都是有成就、社会认同的青年才俊。”

瑞蒙面无表情,犹如戴上面具一般。“也许你不要把我介绍给你的朋友比较好。”

看到他一脸冷峻的表情,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温柔的胜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