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的胜利》

第八章

作者:judithmcnaught

第二天早上,她睡得太沉没听到闹钟响,起来后赶忙梳洗,到办公室还是晚了十五分钟。

六月三日,星期四。一到办公室,桌上的日历大咧咧地提醒她。

星期四。

这时她能联络到瑞蒙的最后期限。他会在这里待到多晚?到五、六点下班时?或者会工作到很晚?这有什么差别?打电话给他代表她已经准备离职嫁给他,但她绝对做不到。

六月三日。

凯蒂苦笑地啜饮唐那端进来的咖啡。以瑞蒙虏获她芳心的闪电速度来看,她应该会“再度”当个六月新娘吧。

凯蒂重重地一摇头,然后运用自己在离婚后发现的潜能——马上转移自己的心思,完全摒除不愿意去想的事情。

她今天的效率特别好,不只处理完预定要做的事,还见了三个没有事先约好的应征者。

她亲自帮他们做文书测验,重复地告诉他们如何打出标准格式——仿佛那是十分有趣的演讲,并且亲自看表算时间,仿佛这是份吸引人的高难度工作。

最后她走到维琪的办公室,衷心感谢她帮她加薪,并提供她宝贵的建议,然后锁上办公室的门回家。

连在家独处的时间也不好打发,尤其收音机不断传来报时的声音。“现在时间六点四十五分。”

瑞蒙不会在等下去的,时间仿佛在提醒凯蒂。

她生气地关掉收音机,打开电视,不安地在屋里走来走去。如果她打电话,就得说出实情,没有退路可走。也许,他早已不要娶她了,因为她结过婚。也许家教的因素不是关键,他只是不想要二手货。但是,如果他真的想和她分手,又何必留电话号码给她?

电视屏幕此时又再度吸引她的注意。“六点四十五分,升路易的气温是华氏七十八度。”

她不能打电话,除非她准备在只给公司一天的缓冲时间下辞职,她得走进维琪的办公室,对一直善待她的上司说:“很抱歉给你出了这个难题,但是我没有别的选择。”

她甚至没想到她的爸妈,他们会愤怒、伤心。如果她去波多黎各,他们会想死她的。凯蒂打电话回家,佣人回说他们上俱乐部吃饭。该死的!他们怎么可以在她需要他们时不见踪影?他们应该待在家里,思念他们几个礼拜才见得到一面的小凯蒂。如果他们几个月才见得到她一次,还会这么思念她吗?

凯蒂跳起来,绝望地想做点什么。她换上那套黄色的比基尼,坐在偌大的卧室梳妆台前,轻快地梳头。

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放弃一切去交换瑞蒙可以给她的那种生活的傻念头?她一定是疯了!她的生活是现代女性的梦想:高薪的工作,华丽的公寓,美丽的衣服,又不用担心经济问题。她年轻美貌而且独立。

她拥有一切。

想到这里,梳头发的动作慢了下来,她望着镜中的自己。老天,这些真的是一切吗?她再度考虑自己的未来,真要像现在这样过下去吗?人生不应该只有这样,这些不应该就是一切,也不可能是。

凯蒂抓起一条毛巾,走到游泳池,想挥去郁闷的思绪。池边约有三十个人,或在游泳,或在阳伞下休息。唐布雷和几个男孩子在一起喝啤酒。凯蒂向他们挥挥手,他们邀她加入,但她摇摇头。她把毛巾放在角落的椅子上,转身便去游泳。游了二十趟才爬上岸瘫在椅子上。收音机响起:“七点十五分,圣路易的气温七十八度。”

凯蒂闭上眼睛想隔绝外在的声音。霎时瑞蒙温热的chún似乎又在她身上游移,让她狂野地屈服在他双手和嘴chún的饥渴搜寻下。他低沉的声音静静地对着她的心说:我将为你而活……我要不断地和你做爱知道你喊停……我要让你的日子充满快乐。”

凯蒂觉得自己即将窒息。“我们属于彼此,”他曾经说,声音里充满了慾望。“告诉我你知道,说出来。”她说了,她早就明白在心,就如她明白他们不可能在一起一样。

他那么英俊,黑发散发傲人的男性魅力,他的微笑使人神魂颠倒,还有眼睛、下巴——“哦!”她惊呼一声转身坐起,有人拿冰水泼在她身上。

“醒一醒,睡美人。”唐恩笑着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凯蒂挪开让给他更多的空间,机警地看着他。他双眼朦胧,脸色泛红,好像喝了一下午似的。“凯蒂,”他说,眼睛瞥向她比基尼上衣露出的*沟。“你把我迷死了,你知道吗?”

“看不出这有什么困难。”凯蒂说。他的手开始在她的大腿上毛手毛脚,她的笑容顿时僵住,用力挥开他的手。

他大笑。“对我好一点嘛,凯蒂。我会好好待你的。”

“我又不是什么老太太,你也不是童子军。”凯蒂讽刺道,以反讽掩饰她的不安。

“你的舌头很利,红发女郎,但是它除了攻击之外,还可以有更好的事做,比如这个。”他的嘴开始向她压过来,凯蒂退后一步转开头。

“唐恩,”她近乎乞求道。“我不想引起騒动,但是如果你再继续,我会尖叫,那时我们俩个都会很狼狈。”

他退开怒目相视,“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凯蒂说。她不想惹火他,只想要他走。“你想干什么?”她最后问。

“开玩笑,你真的不知道吗?我想要眼前这个有着美丽的脸蛋,惹火的身材,内心却清纯的女人。”

凯蒂正视他的眼睛,“为什么?”她大胆地问。

“甜心,”他挪揄道,眼睛彻头彻尾地打量她。“这真是愚蠢至极的问题,就想有人问一个男人他为什么要骑马一样。还要我说得更清楚吗?”

“你给我滚。”凯蒂低声说。“醉鬼!醉的令人作呕。”

“我没有醉!”他生气地说。

“那么你本身就令人作呕!走开。”

他起身耸耸肩。“好吧,要不要我叫布雷过来?他对你也很有兴趣,或者迪恩,他——”

“我不要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凯蒂吼道。

唐恩露出不解的神色。“为什么?我们不比隔壁的家伙差,事实上,我们比大多数人来的出色。”

凯蒂慢慢挺直身体,他的话一字一句敲在她的脑子上。“你说什么?”她低声问。

“我说我们和隔壁的家伙一样好,而且比大多数人出色。”

“你说得对,”她屏息道。“对极了!”

“那问题出在哪?你为什么拒绝我们!或者,讲得更清楚些,你是为谁拒绝我们?”

刹那间,她明白了,上帝,她明白了。

凯蒂急着绕过唐恩时差点绊倒。“该不是为了那个该死的西班牙猪吧?”他在她身后大叫。

但是凯蒂没有时间回答,她已经跑开了,跑下走道,跑过围藜的门,急着拉开玻璃门时还折断了一只指甲。

她气喘吁吁,唯恐已经太迟,赶忙拨他留在电话旁的号码。铃……她数着铃声,希望似乎随着每一声铃声而渺茫。

“喂。”想到第十声,凯蒂正想放弃时,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请——请找葛瑞蒙先生,他在吗?”凯蒂听到是女孩子接的电话,惊讶地忘了报出自己的名字,因为这电话显然是住宅区的电话。过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对方正在等她报上姓名。“我是柯凯蒂。”

“抱歉,柯小姐,葛先生不在,不过我想他快回来了,要请他回电吗?”

“好的,麻烦你。”凯蒂说。“麻烦你,他一来就告诉他我打过电话,好吗?”

“当然,他一回来我就告诉他。”

凯蒂挂上电话,两眼凝视着它,瑞蒙是真的出去了,还是故意叫那个声音甜美的女士挡她的电话?她告诉他结过婚时,他曾经勃然大怒,也许过了两天,他的热情已经冷却,不再想娶一个被“用过”的女人。如果他不回电话,她该怎么办?该假设他不知道她打过电话而再打一次吗?或者该识相点,知难而退?

三十分钟后,电话响起,凯蒂一把抓起电话屏息道:“喂?”

瑞蒙的声音在电话另一头传来,似乎更加低沉了。“凯蒂吗?”

她的手紧抓着电话,抓的手都痛了。“你说如果我——我想谈一谈,就——就打电话给你。”她停了一下,希望他能说句话化解她的困窘,但他默默无语。她深呼吸,又说:“我想谈,但不想在电话里谈,你能不能到我这里来?”

他的回答再简单不过。“可以。”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变化。

但这就够了。凯蒂看看身上的比基尼,连忙冲回房间换衣服。她犹豫了好久,不只该穿什么,仿佛她的穿着便可以决定他们之间的成败。最后她决定穿一件连帽式的浅桃红色上衣及颜色相配的宽松长裤,吹干头发并且把它们梳得发亮,最后再薄施胭脂。看着镜中的自己,两眼发亮,两颊绯红,不禁祈祷:祝福我吧!

她走到客厅坐下来,不安地折自己的手指。突然间大叫:“威士忌。”瑞蒙喜欢威士忌,但她家里没有。赶忙冲到隔壁,跟邻居借一瓶威士忌,临走前还不敢关前门,怕瑞蒙来了以为她不在家。

真希望回去时瑞蒙已经在家里等她。可惜没有,她走进厨房,按照他们出去时瑞蒙喝酒的习惯帮他调酒——威士忌苏打加冰块。她挑剔地举起酒杯在灯光下审视,到底怎样才算及格?她真傻,干吗这么早就调好酒,冰块一下子就会融干,她决定自己喝掉。酒的味道令人呛鼻,她只好端起酒杯走到客厅坐下。

八点四十五分,刺耳的门铃使她紧张地跳起来。

开门前,她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挤出一抹正常的微笑,然后打开门。昏黄的灯光下,穿浅灰色西装打咖啡色领带的瑞蒙高大而英俊。他直视着她,表情莫测高深。

“谢谢你跑这一趟。”她说,退后一步让他进来,然后关上门。她紧张的不知该从何开口,决定先缓和一下情绪。“请坐,我帮你弄点喝的。”

“谢谢你。”他说完走进客厅脱掉外套,随意便丢在椅背上,甚至没回过头来看她一眼。

这种态度使她忐忑不安,但至少他脱了外套,表示他应该不急着走。她把饮料端进客厅,看到他背对她站在窗前凝视窗外,两手插在口袋。听到她的声音,他转过身。凯蒂这才看到他眼角及嘴角因疲倦和压力产生的皱纹。她关心地看着他。“你似乎累坏了。”

他揭开领带,接过凯蒂端出来的饮料。“凯蒂,我可不是来这里和你讨论我的健康状况。”他坦率地说。

“我知道。”凯蒂叹口气。他好冷漠,遥不可及,而且还在生她的气。“你不打算让我容易过关是不是?”她说出自己的想法。

他的黑眼珠看不出任何感情。“那完全要看你要说什么,我以前讲过,你嫁给我,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诚实使其中一样。但我也希望你能对我诚实。”

凯蒂点点头,背过身抓住椅背支撑自己,因为身后的男人显然不但算给她任何精神支持。她闭上眼睛,紧张的连呼吸都不顺畅了。“瑞蒙,星期二在教堂时,我——我猜到你可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所以我想如果告诉你我是在天主教堂结婚又离婚的,但大卫事实上已经死了。”

他的声音冷冷的,毫无感情。“我知道。”

凯蒂的手紧紧抓住椅子,“你知道?怎么可能?”

“你以前说过我让你想起一个死去的人,他的死带给你解脱。提到前夫时,你又说我让你想起他,我想不可能那么巧我会让你想起两个不同的人,而且你说谎的技巧实在太差。”

他冷淡的语气几乎要扯碎凯蒂的心。“我懂了。”她哽咽道。显然瑞蒙是不要别人的老婆,他根本不在乎她到底是寡妇或者只是离婚。

但就算是惩罚自己好了,她要亲耳听到他说出来。“能不能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我告诉你实情之后,你还这么生气?我知道你在生气,只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而且——”

他抓住她的手臂将她转过来,手指掐进她的肉里。“因为我爱你!”他咬牙道。“这两天你使我宛如置身地狱,我爱你,这四十八小时,我时时刻刻再等你电话,生命随着希望的破灭似乎一一点一滴在死去。”

凯蒂含泪笑着用手指安慰地抚摸他脸颊和下巴紧绷的线条。“我也不好受啊。”

他用力搂住她,热情地吻她,要求她回报以同等的热情,双手抚过她的颈、背、胸部,然后往下游移。瑞蒙呻吟一声攫住她的嘴,舌头配合她火热的摇摆展开攻势。

接着,灼热的吻又落在她的脸、眼睛及粉颈上。“你快要使我发疯了,你知道吗?”他气喘吁吁地低语。但凯蒂还来不及回话,他的chún又兵临城下,使她自愿在这片快乐之海中没顶。

直到他的攻势减缓,她才逐渐浮出水面,全身酥软,脸依在他的胸膛上,心怦怦直跳,耳边亦传来他如打雷般的心跳声。

他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温柔的胜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