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霜美人计》

第九章

作者:carolemortimer

“你打算让我在台阶上站一整天吗?”珍娜没好气地说,“还是你要请我进去?”

黛安只是呆呆地看着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她已经好几年没有见到珍娜了,确切地说,是五年。现在她跑来这里做什么?为什么选在这时候?不可能只是巧合而已!

“说真的,黛安,”她的继母对她毫无反应深表不满。“我以为你念的那所贵族学校,会把你教得比较有教养些!”她径自从黛安身边擦身而过,踏进室内,身后留下一股高级的香水味。

她好奇地打量经过的房间,不以为然地皱着鼻子。走进起居室,她看见室内没有家具,只有一件大的麻布袋和一小块地毯铺在地上。“我想,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品味。”她嘲讽地转身看着黛安。

黛安跟在她后面,尚未从惊讶中清醒过来。这些年上天一直厚待珍娜,虽然已经三十七岁了,但毫无疑问她仍然是个美丽的女人:身材娇小,有一种柔弱的气质,但事实上刚好相反,她的感情有如钢铁般坚强,尤其是在遇到挫折的时候!她的金色卷发垂到肩膀,眼睛是深蓝色,脸上就算有任何岁月的痕迹,也被高明的化妆技巧掩盖了。

黛安??那时她还叫黛碧??和珍娜最后一次碰面是在十六岁,当时她的举止还有点笨拙,常常不听使唤。当时的她完全缺乏自信,因为体重过重,曲线平板,如果说过去五年珍娜只改变一点点,那么黛安可以说是脱胎换骨,现在她已经可以自信地面对珍娜了。

珍娜上下打量她一会儿,虽然她穿的是宽松的运动衫,却依然显得优雅。“看来丑小鸭变成天鹅了!”

她从来就不是什么丑小鸭,只是发育慢一点而已,那只是珍娜试图贬低她的方式罢了。不过她并不打算逞口舌之快,这几年的磨练,使她浑身散发出一种冷静的自信,和她的身体一样成熟。

她冷冷地看着珍娜,“你要什么,珍娜?”

“一杯咖啡好了,谢谢你。”珍娜在一张舒适的高背椅上坐下,如丝缎般光滑的腿交叠着;她的皮肤在白色洋装的衬托下呈深褐色。“我只是顺道经过而已。”她耸耸肩说。

黛安没有移动。“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明明知道。”她叹了一口气,对于她们之间虚伪的寒暄感到无奈。

蓝色的眼睛冰冷起来,“至少你能给我一杯咖啡吧?”珍娜无动于衷地说。

黛安定定地凝视她的眼睛,尖锐地说,“我不欠你任何东西,哪怕只是一杯咖啡。”

怒火突然在那双蓝眸里闪动,“你欠我……”她突然停住话深吸一口气,“飞机上的咖啡太可怕了。”她有点疲倦地说,“我记得煮咖啡是你的专长之一。”

想到从前学校放假的时候,珍娜和迈可邀请她到他们的别墅度假,但是却把她当成高级女佣般使唤,珍娜应该不只记得她咖啡煮得很好而已,灰姑娘也不过如此!只不过珍娜并不是童话故事里的后母,她只是一个自私的女人。

“总之,”珍娜轻声说,“我们有很多话要谈,不是吗?”

不,珍娜在这里出现绝非偶然,一定是看到报纸上她和瑞斯结婚的消息才找来的。看来珍娜除了与生俱来的狡猾之外,还非常聪明!

黛安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是吗?我没什么印象。只是今天早上我也还没喝咖啡,就煮一壶吧。”

“那太好了。”珍娜哈哈着。

黛安笑一笑,然后离开起居室走进厨房,就像走进一个避难所一样。她颤抖着叹了一口气。她先花几分钟稳定情绪,然后才想到要煮咖啡。

显然珍哪知道她和瑞斯的关系,但她来此的目的却令人费解,因为珍娜做任何事都是有目的的。

当东尼抓她的脚,她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陷在低落的思绪中,她低头看着那只猫。那双聪明的眼睛,似乎也写满了对她处境的同情。

“她是从过去来的鬼魂,东尼。”她轻声告诉它,然后俯身摸摸它的耳朵,开始煮咖啡。她可以机械化地做这些事,让思绪继续神游。

经过这些年后,再见到珍娜的确像见到过去的鬼魂。然而不久之前,她还待在过去的阴影里,和痛苦共存。现在珍娜出现了,就算她想暂时不告诉瑞斯真相都不可能了,一旦珍娜知道这种情形,一定非常乐意亲自告诉瑞斯。事实上,黛安认为她根本就是为了这个理由而来的!

“说她是复仇女神很恰当,东尼。”她心情沉重地告诉猫咪,一面准备装咖啡的托盘。

“你在对猫说话吗?”走道上传来挪榆的声音,黛安抬头一看,发现珍娜正好笑着看她。“我听见你说话的声音,”她解释自己出现的原因,“还以为你另有访客,而且不愿意让我碰面。”

瑞斯。她指的是瑞斯。如果瑞斯在这里碰见珍娜,一定会怀疑她们的关系,一旦知道她们不是朋友……瑞斯很聪明,不至于连二加二等于四都搞错。就算珍娜没有先发制人,他一看也明白了!只不过今天早上他们没有机会碰面,因为瑞斯在上班,而且知道她今天早上要休息,好参加下午的摄影展。

“不过,”珍娜继续说,“你一向对动物充满感情,不是吗?”

她们都知道那是指一匹小马,是黛安七岁生日时父亲送的礼物,后来和其它东西一起拍卖了,好偿还父亲遗留下的债务。当时黛安太伤心,所以没有注意小马不见了,几个月后才开始心碎。

“咖啡煮好了。”黛安捧起咖啡盘,准备回起居屋。

珍娜让她先走,然后跟在她后面,她的细跟鞋子踩在木质地板上。“十分有趣的室内布置。”她坐下后说道。黛安倒了咖啡,然后抬起头来。

“你不会是来批评我的公寓的。”她说道。

“是吗?”珍娜唤了一口热咖啡,“不是,或许不是。”她轻轻地说,“瑞斯晓不晓得你嫁给他只是为了报复?”

黛安的脸色苍白,她早就料到了,所以应该有心理准备才对,然而她却觉得呼吸困难。

珍娜看着她,对于自己刚刚说出的话不以为然。“我猜对了,是吗?”她胸有成竹地说,“瑞斯没想到模特儿仙女、他美丽的未婚妻黛安,其实就是哈黛碧,对吗?”她嘲弄地问道,从黛安脸上的表情她知道自己说对了。

黛安困难地咽了一口气,“我和瑞斯的关系不干你的事。”

“哦?你错了,”珍娜自信地笑着,“你知道,我刚结束一场混乱的婚姻。啊,对了,我和迈可离婚了。”她咬咬嘴chún,“经过这么多年,我终于决定不再忍受他的生活习惯。不过不幸的是,他叫我签过一份婚前协议,也就是说,如果要离婚的话,我只能得到很少的赡养费。”

“那就别离婚。”黛安毫不同情地说。不过她有点讶异,珍娜居然会走到这个地步。她无法想象迈可到底做了什么事,令珍娜非跟他离婚不可。

珍娜那双深蓝色的眼睛变得冰冷。“事情没那么简单。”

“迈可什么都不关心。”黛安鄙夷地说。

“你该不会又想旧事重提吧?”珍娜急躁地叹着气。

她的眼睛闪动着绿色的光芒,“你知道他想强暴我,一个十六岁的无辜女孩。”

“哦,别说得那么难听,黛碧,”珍娜脸色难看、冰冷地回答,“迈可不需要强暴任何女人,无论几岁,所有的女人都排队等着他。”

“那么那些不想排队等他的女人呢?”黛安质问。那天的记忆几乎像父亲的死亡一样令她难忘,此时她也无法原谅珍娜的态度。

珍娜那天待在房间里,说她头痛,其实根本是因为隔夜的宿醉。黛安则在泳池旁边休息。当迈可企图亲近她时,她不禁大吃一惊。

哦,意大利男人或许很迷人,而且就像许多拉丁男人一样,有点煽情。他从黛安一抵达便开始调戏她。

不过那一次他直接动手动脚,事情发生得太快,她只能尽力推开他,然后逃回别墅,她的嘴chún还残留着他强迫的痕迹。

然而当她跑去告诉珍娜时,珍娜居然不相信,或者说不愿意相信。她只把整件事当成丰富想象力的产物。

黛安一点都不想吸引迈可,事实上,那次假期其余的时间,她一直待在房间里,而且把房门反锁起来。从此之后,她不再接受珍娜和迈可的邀请,因为珍娜对她缺乏信任,使她觉得被出卖了。

“我不是来这里谈论过去的,黛碧,”珍娜说,“我来的目的是,由于离婚,所以我目前手头上缺少现金。我相信,在瑞斯把结婚戒指套进你的手指之前,你最好……”

“不!”黛安严厉地打断她的话,眼神充满痛苦。“你这是在勒索,珍娜,而我……”

“多么丑陋的字眼。”珍娜故作夸张地瑟缩一下。

“勒索是丑陋的字眼,”她鄙夷地看着珍娜。“正好形容一个丑陋的人。”

“我所要求的,只是请你给我一点钱,直到我和迈可的问题处理清楚。”珍娜不为所动地说,“你不必……”她的话被门铃声打断了。

“你还有其它访客?说不定是情人吧,黛碧?”

“别开玩笑!”她忽然站起来。无论是谁按门铃,她都必须尽快打发压走,和珍娜之间的问题愈早解决愈好。

珍娜点点头,露出微笑。“据我所知,这太危险了,亲爱的,我想象得到,瑞斯一定是嫉妒心非常强的未婚夫。”

“是吗?”黛安反问。

珍娜的笑容更深了。“这件事情我们以后再讨论,你先去应付客人吧。”她皱着眉倾听第二次门铃声。“这家伙真是个不死心的小魔鬼!”她弹一弹衣服上的灰尘,一面抬头看着黛安。

黛安转身去开门,身体忍不住剧烈地颤抖,她不敢相信这种事会发生在她身上。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要是她不去接近瑞斯……

她不会被珍娜的离婚所愚弄,她相信珍挪一定还隐瞒了更多事情。

但是,无论珍娜和迈可离婚真正的原因为何,总之,珍娜来此的目的是要钱。不,是勒索,黛安这么认为,这的确是勒索!

她打开门,摇晃得差点站不住,台阶上居然站着瑞斯!她觉得太阳穴似乎被猛击了一下。

“黛安!”瑞斯轻声叫她,不过并没有把她拥进怀里。“我必须来见你,”他的脸色非常苍白,“昨天晚上我没有向你解释。”

昨天晚上?她茫然地瞪着他。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他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夜晚,在心中反复想着目前的困境,然后在早晨穿上衣服到办公室,但他明白这一切只是在逃避而已。他必须去见黛安。

历经几个小时的良心挣扎,他无法想象在欺骗之下和她结婚,他一点都不愿意。

他彻夜未眠,其中经历了各种情绪??罪恶、痛苦、温柔、爱。但是最严重的是恐惧,这是他从未体会过的。他害怕失去黛安。

但黛安似乎并不比他好多少。她的脸色也非常苍白,而且眼中有一种烦恼的神色。

他想把她拥进怀里,但是她避开了,他不禁紧张起来。难道她已经猜中真相了吗?她知道了?哦,天,他们必须谈一谈!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瑞斯。”她困惑地摇头,看起来非常脆弱,“而现在也不是谈话的好时机。”

他知道她今天下午有事,但是事情愈快解决愈好,他现在就想和黛安谈清楚。“我必须现在和你谈,黛安。”他轻声地告诉她。

“不!”她尖着声音回答,随即做一个抱歉的手势。“你不了解,瑞斯,”她颤抖地说,“现在不方便,我……有客人。”

他皱起眉,更紧张地盯着她。她刚纔开门看见他时,表情就很古怪。不过,他以为她也是为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而沮丧。但他现在明白,她之所以挡在门口,显然是因为不想让他进去。

她不愿意让他见到屋子里的人?到底是谁使她这么紧张?

嫉妒淹没了他,像一把利刃刺在胸口,他毫不费力地推开黛安走进去。万一在屋里的人是克理……

“瑞斯!”黛安跟在后面叫着,慌张地抓住他的手臂,“瑞斯,你听我说,事情不是像你想的那样!”

他正试着不要去想!他走进起居室,却发现里面站着一个女人,不禁搞胡涂了。他最后一次见到这个女人,是在十二年前,但是她并没有改变多少,还是一样美丽。

哈太太,不,她现在应该不是哈太太了,因为她在哈先生死后不久就再婚了,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似乎是嫁给一个意大利人。不过,这个女人嫁给谁又与他何干?他只想知道她来的目的,怎么会出现在黛安家里?她们该不是朋友吧?他认为珍娜和黛安是不同典型的人,但是其实,他对这个即将结婚的女人又真正了解多少?

黛安真想马上消失,真希望地面裂开将她吞噬过去,不要留下一点痕迹。现在这两个人都碰面了,他们可以一起研究她为何和瑞斯在一起了。

可是他们所有的结论都是错的。因为无论她最初的动机是什么,现在都动摇了。从今以后,她可能再也见不到瑞斯。

“黛安?”他严肃地问。

珍娜也看着她,当她意识到不能以此勒索黛安时,不禁愤怒起来,她用眼神向黛安保证她会报复。

然而当她转向瑞斯,冷酷的愤怒就转换成迷人的微笑。“别那么疏远的样子,瑞斯,”她说道,“我们是老朋友,还记得吗?”她以温暖的眼神注视着他。

黛安把他们联想在一起,感到很不舒服。

“是的,瑞斯,”她窒息地说,“你不记得了吗?”

“珍娜,”他点点头,对于是否记得她这个人不置可否。不过这个女人代表什么,他倒记得非常清楚。“我不晓得你们互相认识。”他的眼睛瞇起来。

“哦,是的,”珍娜回答,“我想你已经有很多年没见过黛碧了吧!”她意味深长地说,“不过她现在已经长成美人了,不是吗?”

“黛碧?”瑞斯蹩起眉头,“但是我……你……”他停顿下来,事实真相开始在心中浮现。

黛安再度想对他解释,事情并不像他所想的那样,但是她看见瑞斯的表情,知道自己的身分终于暴露了。

哈黛碧!

瑞斯感到一阵景眩,他现在才知道黎黛安的真实身分居然是哈黛碧!

十二年前的那一幕清晰地回到眼前:他和哈瑞德碰面,试图和他讨论财务状况,但却发现徒劳无功,最后在哈瑞德的盛怒之下离开哈家。

当天他直接开车回伦敦,一路上还暗自责怪哈提德太顽固。然而当他回到公寓,晚间新闻却报导了哈家发生枪击命案,哈瑞德伤重死亡。几个小时前,瑞斯还试图和他讲理,突然之间他就死了!

珍娜歇斯底里地打电话告诉他,说哈瑞德的死并非意外,而是自杀,当时他九岁的女儿也在房间里。

瑞斯现在明白了,黛安就是那个九岁的小女孩,有关她的一切现在都真相大白了??飘忽的冷漠,疏离的自我保护,那都是因为黎黛安就是哈黛碧的关系。

而哈黛碧有理由痛恨他。

黛安静静地注视他,知道他还记得当天发生在她父亲书房内的事,就像自己还记得一样。现在他完全明白,她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了。

他露出受伤的表情,因为他想到黛安并非因为爱他而接受他。这场面原本是黛安一直期盼的,不过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如果她告诉瑞斯她爱他,他一定以为只是另一种欺骗的手段……

她转而注视珍娜,看见一抹得意的微笑挂在嘴角,然后再转向瑞斯,只见他的眼中充满幻灭。

黛安知道她再也忍受不了,她必须逃走。她曾经是绝不临阵脱逃的人,但这次她必须逃跑,必须马上远离这一切。

她转身奔跑,眼泪咬住她的喉咙。瑞斯跟在后面叫她,但她只想逃跑,并不在乎跑到哪里,只知道要尽可能地远离瑞斯和珍娜!

街上拥挤的人群对她来说只是一片人海,有些人停下脚步注视她,认出她是谁,但是她只想不停地跑!

她甚至没有看见汽车,没有感觉车子撞上她的身体。当她的头撞上地面,她只感觉到黑暗带来的轻松……

------------------

網站浪漫天地製作

掃描 & ocr: dreamer

排校:竺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霜美人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