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霜美人计》

第四章

作者:carolemortimer

她似乎浑然不觉瑞斯能够清楚地看出她最细微的惊讶表情,但令他欣赏的是,当她意识到他的注视时,便立刻掩饰起来,并且对他露出冷冷的微笑。

上帝,这个年轻女人令人难以置信。他相信自己的做法非常有效。先发制人,提防她接近克理,但她的反应还是冷冷的,似乎事不关己。他对她的欣赏,还有慾望,因而更增加了。

克理就算和别人订了婚,对她的计划也丝毫没有影响。一旦她达到目的,克理可以带着她的祝福回到未婚妻身边去。事实上,只要她的计划成功,她甚至愿意在他的婚礼上跳舞!

可是,谁是克理的未婚妻呢?自从认识他以来,她不曾听说过他和任何女人交往,也没听说他从前订过婚。

克理正瞪着坐在对面的父亲。“那次订婚是你的主意。”

“订婚的人是你,克理!”瑞斯说,“没有人扭住你的手臂逼你。”

克理的脸红了,因为这句话也没错。“我以为你希望……”

“一旦你决定接受了,什么借口都没有用。”他父亲尖锐地说,“直到几星期以前……”他看一眼黛安,继续说,“麦琳非常适合当你的妻子。”

麦琳。这么说,那个未婚妻的名字叫麦琳,的确是一个好名字。黛安忍不住想知道那个女人是否人如其名。应该有可能,因为克理原本打算娶她。他一向喜欢美丽的女人。

可是黛安还是想不通,为什么瑞斯今晚想带那个女孩的母亲来晚餐?除非瑞斯打算娶她,而克理娶她的女儿。这是她唯一想得出的解释,如果实情真的如此,那么另一个疑问又浮现在心中:为什么?

“或许因为我想取悦你,”克理沮丧地说,“你认为我们两个家族联姻,是很好的商业行动,你又知道我一直很喜欢麦琳……”

“显然你喜欢的程度还不足以使她不致蒙羞,她是从别人那儿听到你和黛安的关系的。”他的父亲毫不留情地责备道。

克理难受地皱起眉,“麦琳知道了?”

“她当然知道!”瑞斯不耐地回答,“拜托,你相信她有一点脑筋好不好?”他轻蔑地说,“她已经从瑞士回来一个月了,你只去看过她六次。等到你的照片出现在报纸上,和‘仙女’在一起,她当然明白你都忙什么去了!显然你去看未婚妻的那几个晚上,都是黛安分不开身的时候。”他瞥了黛安一眼,“也许她还有更有趣的事要做。”

“是我工作的时候。”黛安平静地更正。

“或许吧,”他的眼睛闪着银色的光芒。“无论什么原因,”他又转向儿子,“打从麦琳完成学业回来以后,你完全没有尽到未婚夫的责任。”他撇一撇嘴,“所以我带芭碧和麦琳两个人去参观巴黎的流行服饰展,好弥补你的过失。”

克理的脸颊绯红。“我可以……”

“可以什么?”他的父亲毫不留情地质问,“亲自陪伴麦琳,不去美国出差?”他讽刺道,“我相信麦琳只想看见你,但你却坐在黛安身边,看着她昂首阔步地在台上走来走去!”他嫌恶地摇头。“我从来没把你当成傻瓜,克理,但是你表现得却像一个十足的傻子!”

黛安几乎要为克理感到难过,他的确像一个呆子,一面和麦琳维持婚约,一面又和她公开亮相。他应该想到,麦琳会看到他们的合照,然后自行推断出结论,就像他的父亲一样!

谢天谢地,她并没有真的爱上克理,不过她也为麦琳感到难过。克理的表现一点都不像忠实的未婚夫,令人不得不怀疑,他是否会是个好丈夫,如果麦琳仍旧打算和他结婚的话。

黛安忍不住想知道,当她在展示婚纱礼服的时候,麦琳坐在哪里?那天晚上有一个美丽的红发女郎坐在瑞斯身边,不过年纪和瑞斯差不多。或许麦琳听说她要展示,便不来参加了。不过这样解释有点牵强,黛安知道若处在相同的情况下,她一定按捺不住好奇心,想看看未婚夫迷恋的女人长什么样子。

“我要和黛安结婚,”克理笨拙地告诉父亲,然后转向黛安。“我从复活节之后就没有见过麦琳,直到她上个月回来才再见面。”

“很好,显然她一直没有忘记你。”他的父亲不耐烦地说,“可能是你在圣诞节送她的翡翠镶钻戒指提醒了她!”他涩涩地加了一句。

克理的脸变得排红,在这一刻,他真希望从来没有听过麦琳这个名字,或是父亲提起的订婚戒指。

不过在黛安这方面,至少解答了其中一个疑问:既然麦琳去年大半年都待在瑞士,而且和克理没有见面,那就难怪黛安从未听过他提起另一个女人或订婚的事了。

她突然转向康瑞斯,“克理没有错,”她冷冷地说,“我们一起出去过几次,结果被媒体拿去大作文章,不过没什么好让他的未婚妻担心的。”

“黛安……”

“保持风度,克理,”他父亲严厉地说,然后欣赏地看着黛安。“同时避免大家更难堪。”他又加了一句,以阻止克理继续辩白,现在他的视线又停在儿子脸上。

黛安不得不暗自佩服他扭转形势的功工夫,如此一来,如果克理继续催她接受求婚的要求,就对她不公平了。不过她虽然欣赏,却也不屑!因为他显然想利用克理和麦琳的婚姻,好让他自己的事业获利。而且他只想要维持这种婚约,却不管其它人的感受。黛安相信,要是康瑞斯能够从她和克理的关系中获利,那他根本不会阻止他们继续来往!

“你何不现在去看看麦琳?时间还不算晚。”他的父亲轻声提议,“试着安抚她一下,向她道歉,说自己不懂事。”他诡异地一笑,“你可以说明天带她去逛街购物,办公室这边我可以替你请假。”

“这样做想必可以安慰她!”她讽刺道,眼睛闪着碧绿的光芒。

瑞斯若有所思地看着她,轻易地看出她的愤慨。“你大概很意外。”他自信十足地说。

“非常意外!”她尖锐地回答,不过想起继母珍娜的价值观,或许也不那么意外。

瑞斯耸耸肩,“你不了解麦琳……”

“如果你真以为我跑去向她道歉,带她逛街,她就会高兴,那你也不了解麦安琳!”克理生气地打断他的话。“而且我也不想去。”他近乎暴躁地继续说,“你难道不明白吗?我不想娶麦琳,我要解除婚约。”

“那你应该像一个男子汉一样,自己去跟她说!”他父亲严厉地吐出这些话,脸上毫无表情。他定定地注视着儿子,沉默地向他挑战。

克理犹豫地回视他,一面神经质地舔着嘴chún。“你认为呢?”他大胆问道,“如果我这么做好吗?”

喔,克理,黛安怜悯地暗暗想着。远离瑞斯的时候,他表现得完全像一个独立的人,但当他的意愿和父亲抵触时,就像一个不敢与瑞斯作对的人一样。

除了她之外。她会和这个人作对到底,直到最后一分钟!

瑞斯耸耸肩,现在他完全放松下来,自在地靠着椅背。“你何不试试看再说?”

克理更犹豫了,似乎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黛安非常清楚,万一克理胆敢取消婚约使瑞斯受到损失,后果将会如何。

最后克理的目光动摇了,他深深叹了一口气。“我原本希望你见过黛安之后,会改变看法,或许可以使你了解……”

“你是想帮助我改变看法。”他的父亲了解地说。

“是的!”克理深感挫折地回答,“我想等你了解她是一个多么好的女孩,多么美丽的……”

“喔,这我了解。”瑞斯轻声打断他的话,同时瞇起眼睛打量黛安。

克理的表情亮起来。“那么……”

“可是她仍然不适合你。”瑞斯继续说着。

但却很适合他。黛安逐渐明白了:康瑞斯自己想要她!

如果克理不赶快离开的话,瑞斯知道自己将会怒不可遏地命令他离开!

现在他只想单独和黛安在一起,他的意识沉醉在她的每一个动作中,迷失在她优雅的手势里。他甚至希望那双手能够抚慰他的身体。

还有她身上的香水味也令他疯狂,若有若无的香味正适合这个若即若离的美丽女人。老天,实在太适合了。今年欧查理推出一种香水,牌子就叫做“仙女”。瑞斯知道黛安现在搽的一定是这种香水,它的香味使他慢慢忘了身在何处!

“你叫一辆出租车去麦琳那儿,我会送黛安回家。”他高傲地说,一面示意过来添咖啡的侍者把帐单交给他。瑞斯希望自己马上离开,而且是和黛安一起。

克理似乎被他的建议搞迷糊了,黛安平静地注视他,没有显露出任何感情。

天,他多么想看这个女人热情如火的样子,除去冰冷的伪装,配合他的热情!他简直等不及那刻的来临!

“我相信愈早和麦琳讲和,对你愈好。”他坚定地对儿子说,语气毫无商量的余地。

他并不想太自私,尽管大部份时候是!他是真的希望克理会娶麦琳,就算一时不会,过些时候也会。这对年轻人已经认识好几年了,是理想的一对,互相都很了解。所以现在最好让麦琳知道克理的事,否则他会陷入比现在更麻烦的形势当中。

克理仍然一脸反叛,“我告诉你,我不要。我可以自己付帐,谢谢你!”他把送到瑞斯面前的帐单拿起来。

瑞斯扬起眉毛。“是吗?”他轻声问。他并不喜欢这样,但是必须让克理明白,永远明白,是谁在掌管经济大权。天,他自我嫌恶地暗暗嘀咕着,他这是在做什么?难道他这么想得到黎黛安,甚至愿意打击儿子来得到她?答案是,他必须痛苦地承认:肯定的!

好在克理太紧张了,无法不把他的恐吓当一回事。他在付帐单的时候,动作充满了攻击性。

瑞斯为他感到难过,如果是其它的女人,而不是黛安……

然而事实无法改变,瑞斯自己要这个女人,当黛安倾身对克理小声说话,而他听不清楚他们在谈什么时,他的怒气就上来了。

他的注意力又集中起来,因为黛安停止和克理小声交谈,碧绿的眼睛不信任地望过来,如此冷漠,如此平静,但却能够激起他的兴趣!

“既然克理和我是一起搭出租车来的,”她温和地说,“我们很感谢你送我们两个一起回家。”现在她的语气里有一丝挑战。

因为他们都知道瑞斯根本不会这么做,但瑞斯明白这是替大家保留颜面的作法。黛安不费什么力气就办到了。

这同时意味着,一旦黛安好好地坐进他的车子,他送黛安回家的计划就不算落空。他从未傻到相信是自己的外表吸引女人到身边来。很久以前他就知道,金钱和权势对许多女人都有效,而他两者兼备。

“明天。”他再告诉克理一遍,然后摇下车窗加速离开。

黛安松了一口气,显然克理也一样!

“天呀!”他颓丧地说,“比我想象的还糟糕!”

“你以为你父亲会怎么样,克理?慈爱地拍拍你的头,称赞你做得很好,可以一面向一个女人求婚,一面和另一个女人维持婚约?”黛安摇头,“他当然会生气。”她一语道破。

“那你呢?”克理近乎恳求地看着她,“你也生我的气吗?”

她对克理还没有在乎到为他生气的程度,不过如果真的考虑跟他结婚,感受当然又会不同。“我认为,”她小心地选择词句,“你很笨,居然要你父亲和我见面。他当然会提起你已经有未婚妻的事。”

“我根本没想到他会这样对我,”克理难受地嘀咕着,“我以为让你们两个人碰面,就可以勉强他伸出手来接纳我们的关系。”

黛安看得出来,他真的以为只要把一个完美的女孩带给父亲看,便可以轻而易举地更换未婚妻。这个男孩真是不可思议地天真!康瑞斯是操纵者,而不是被强迫接受任何事的人,从来不是。

“可是这么做并没有用,不是吗?”她轻轻地说。

“是的,”他叹了一口气,“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你说我们一起出去没什么好让人担心的……你不打算嫁给我?”他伤心地注视着她。

她用力摇一摇头,“克理,你连向我求婚的权利都没有。”她提醒他。

“你是因为麦琳……”

“当然是因为麦琳!”她不耐烦地承认,“听着,我们共度了愉快的时光,我很喜欢和你在一起,但是我想你必须接受自己已经有未婚妻的事实,所以我……”

“怎么?”克理蹩起眉头质问,“你在巴黎遇到更好的人了,是吗?”

她简直不敢相信!“克理!”

“因为你从巴黎回来以后就变了!你似乎更遥远,更……缺乏感情。”

想到他们最多只亲吻几次,这种质问便显得十分可笑!克理试图以情人的身分责怪她的感情日趋冷淡。

“我没有认识别人,克理,”她温和地告诉他。对付康瑞斯是她现在生命中最重要的事,随便和一个男孩在一起,对他并不公平,而这一切都是康瑞斯造成的。“不过我并不打算嫁给你,克理,”她冷冷地加了一句,“要是我知道你有未婚妻,根本不会和你出去。”

她对自己这句话的真实性并没有把握,因为她一直想通过克理接近康瑞斯。但是克理已经有未婚妻了,虽然他现在并没有认真考虑。他不愧为康瑞斯的儿子,牵涉到自身的需要时,便全然自私。

现在她为麦琳感到难过,而且怀疑麦琳接受克理是否值得。

“为什么!你……”克理似乎深受刺激,“你知道我对你的感觉,是你让我相信……”

“没有什么,”黛安坚定地注视他,“什么都没有。我没有给过你什么承诺。”她摇着头,“我从来没有说过爱你,从来没有给你错误的期望。是你的家族自尊使你自以为是!”她一鼓作气地说着。

“家族自尊,”克理慢慢地重复着。对于她突如其来的批评,觉得有点头昏。

黛安有点后悔这么说,她现在不能太感情用事,因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她难以捉摸地笑一笑。“见过你父亲之后,便晓得你的决心是从哪儿来的了。”但是来自父亲的也只有傲慢而已!“我们相处很愉快,克理,”她耸耸肩,笑容温暖起来。“让我们像朋友一样分手,好吗?”

他的头晕现在被痛苦所取代,他明白黛安是真的要跟他说再见了,他直觉地握住她的双手!“可是我关心的是你!”

“是吗?”黛安调侃道。如果他不是仍然爱着麦琳,那么为什么不解除婚约?可能因为麦琳一直待在瑞士,克理才会忘记她。分离不见得会增进感情的。

他的脸上出现羞惭的神色。“我很困惑,这一点都不好玩,真该死!”他咒骂了一声,黛安则微微地笑一笑。

接着她摇摇头,清醒了一些,嘴角仍然挂着笑意。“我不是在嘲笑你,克理,只是对这样荒唐的事情感到好笑,通常困惑的都是女人!”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苦笑一下,“我知道听起来很笨,”他承认,“但是,我不想失去你,仙女。”

“你可以换一个角度看这件事,”她耸耸肩,“你从未拥有我。”

他蓝色的眼睛因为这句话而瞪大了,然后皱起眉头。“不,”他慢慢地说,“不,你是说我从来没有得到过,是吗?”他难过地问。

黛安凑上前轻吻他的脸颊。总之,她作戏的对象是他父亲,而不是他。“接受你父亲的建议,去看看麦琳,就算今晚不去,也要尽快找时间去。”她温柔地告诉他,“哪怕只是去说一声再见而已。”

“嗯,”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我应该这么做,是吗?”

“至少该这么做。”黛安点头。

“要是我跟她说再见,可以再回来看你吗?”

“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克理。”黛安温和地强调。

他生起气来,“我父亲的计策又成功了!你根本无法想象!”他沮丧地摇着头。

喔,不,她能想象,而且非常清楚!“如果你不想告诉他,那我也不会告诉他。”她不能完全控制声音里的痛苦,但好在克理因为她这句话而松了一口气,因此没有注意到她情绪的变化。

“让他懮虑一阵子好了。”他满意地同意道,对于欺瞒父亲一阵子感到很高兴,同时也了解他和黛安的关系之所以结束,主要是因为他自己犯的错误。

黛安也不想让康瑞斯知道这件事,至少目前还不想。“我希望你和麦琳一切顺利,无论结果怎么样。”她诚恳地说,同时发现自己还是挺喜欢克理的。

他遗憾地望着她,“你不改变心意吗?”他期待地问,“不,”他又自言自语,“天啊,我真是一个大傻瓜!”他自责地说。

黛安轻轻地笑起来,她似乎能了解他内心的挫折,转而安慰他。“每一个人都可能犯这种错误。”

他又皱起眉,“我父亲就不会。”

她立刻清醒了。喔,不!康瑞斯至少犯过一次错。十二年前,他把她的父亲逼入绝境。然而就像所有犯错的人一样,瑞斯最后一定要付出代价!

问题只在于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她的头发随着脚步生动地起伏着,在月光下发出银色的光泽,更甚于原本的金色。

瑞斯坐在阴暗的汽车里,车子就停在黛安那栋公寓的对街上。

他已经坐在这里两个小时了,等待着,等她回家。他想看看她是否会回家,或是和克理一起过夜。

他等待着,时间慢慢地过去,他开始生气,而且难受。只要一想到黛安躺在克理的怀里,他的身体便不由自主地痛苦起来。

不过现在她回来了,她的身影在月光下显得单薄,全身笼罩在银色的月光和黑色的夜色中,她的脚看起来仍然是赤躶的,因为她穿着那双不可思议的透明鞋子。

她从刚纔离开克理的公寓到现在,已经两个小时了,这两个小时当中,那一对年轻人在做什么?喔,天,他开始怨恨自己的儿子,怨恨他和这个飘忽的女人所建立的关系!

黛安的头昂起,步履轻盈。她掏出钥匙开门,完全知道阴暗的街上停了一辆车子,以及在车中静坐的康瑞斯。她感觉得到瑞斯的怒气,她知道这是冲着她、克理、以及他自己而来。

事情开始了。

------------------

網站浪漫天地製作

掃描 & ocr: dreamer

排校:竺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霜美人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