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霜美人计》

第六章

作者:carolemortimer

“天呀,你看起来真吓人。”克理走进瑞斯豪华的公寓阁楼,一见面就被瑞斯的样子吓着了。

瑞斯懒散地随他走进起居室,“感谢我最亲近的人对我下的评语!”

克理无所谓地耸耸肩,然后跌坐进一张高脚椅里。“我只是实话实说,不信你去照照镜子。”他皱着眉看着父亲,“你很少有这副样子,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瑞斯叹一口气,正如克理所说的,他也知道自己看起来糟透了,但是经过漫长的一周,他并不想再听这种评语。“没忙什么。”他当然不可能提到黛安,以及黛安对他说的话。

克理怀疑地看他一眼,“嗯,如果没忙什么变成这样,那我建议你小心一点。”

他看起来很可怕,他自己知道。他的体重减轻,由于缺乏睡眠的缘故,眼睛下面出现了黑眼圈,而且脸色苍白。但是他的样子还不如内心的感受来得可怕。

认识黛安之后的那几周,他试着尽量遗忘,把时间都花在平常爱做的事情上,或者和数不清的女人在一起,那些女人就算没有黛安美丽,至少比她通情达理。有时候加班到深夜,累得一倒下就睡着了。

然而这些做法都不能把黛安赶出脑海,这一次她说得更明白:永远不想再见他!他决定一星期不工作,待在公寓里阅读一些平常想读的书,看一点电视或录像带,但是对黛安的迷恋却一点都没有减轻。

“你真会安慰我,克理!”他苦笑着说。

他的儿子不以为然地看着他。“你宁可我欺骗你,说你的气色很好?”

“我宁可你根本没来。喔,请别介意!”瑞斯无精打采地说,一面在克理对面的高脚椅上坐下。他身上穿着棉布长裤和一件宽松的衬衫。“什么事,克理?”

他的儿子苦笑了,“没事,听说你一星期没上班,特地过来看看你是否还活着!”

他扬一扬眉毛,“到现在才来?”

克理不以为然地耸耸肩,“我到昨天才知道你没有上班的……”

“我猜你也没有去。”瑞斯从克理的表情知道自己说对了。

“老板的儿子总有一些特权。”克理耸耸肩,“我请了一星期假,和麦琳在一起。”

“你们两个现在怎么样?”瑞斯问道,虽然克理的表情似乎很愉快,但是他怀疑,这是因为克理仍和黛安恋爱的关系!

“很好,”克理漫不经心地回答,“我跟麦琳说你一个星期没上班,而且回避每一个人,她也觉得你可能生病了,我们应该……”

“很有趣的猜测,克理,”他虚弱地叹口气,“我一个星期没上班,是因为我需要一个人……〞

“你早就需要一个了,”他的儿子说,“为什么现在才突然想到?”

“你和麦琳决定结婚了吗?”他不理会儿子的问题,自顾自地发问。

克理凝视他好几秒钟,但似乎看不出什么,只好不再追问,只耸耸肩膀。“我们决定同情您老人家,并且邀请您和我们共进晚餐。”克理咧嘴笑着说。

瑞斯苦笑起来。克理的确是最恼人的孩子。当他决定沉溺在悲哀里时,克理不该到这里来试着取悦他!然而他必须承认,至少对自己承认,他已经觉得比前几天好多了。

克理倾身向前,他感觉到父亲的虚弱。“来和我们一起,”他怂恿道,“芭碧说如果她走得开,也会一起来。”

或许他的确该出去走走,借此舒缓压力。以往,当他处在人群中时,总是必须记住自己是康瑞斯,而且相处的人当中,并没有他要的安淇儿。多年以来,他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也影响了他的人际关系。

黛安不是安淇儿,也不想再见他,当然更不可能和他在一起。唉,该死的她!

“好吧,我会去。”他勉强同意。光是想到黛安就够令他气馁的了,他的确该出去好好散散心。

然而两个小时后,当他抵达聚会地点,第一眼看见的便是黛安!

而且她不是一个人!

黛安几乎也同时见到他,她站在会场的另一端。

这一类聚会??嘈杂的音乐,喧哗的人声,人们谈着生活上的琐事,事业上的成败。这种聚会正是黛安最痛恨的!

但是查理要求她来,穿上他所设计的礼服亮相。因此,事实上,今晚的她是在工作。

上星期她没有再收到康瑞斯任何消息,但是今晚却在这里碰到他。瑞斯远远地向她注视时,她觉得他似乎不太高兴。然后瑞斯向克理及麦琳告退,大步朝她走过来。

他的眼睛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你和欧查理是什么关系?”他出其不意地质问。

啊,她又开始无法呼吸,有一剎那她以为他开始怀疑了。“职业上的相互尊重。”她冷冷地回答,一面看着查理和一位女士交谈。那位女士正要求查理为她设计一套礼服。

“还有呢?”瑞斯追问,他的嘴chún不悦地抿成一直线。

“我喜欢为他工作,”她尖锐地强调,一面迎视着瑞斯冷酷的眼神,“就像今晚一样。”她轻声解释,她知道如果继续谈下去,结果会正好和当初的期望相反。

“是吗?”他的语气不大肯定,不过脸上的怒气已经减轻了。

“是的。”她勉强自己露出笑容。“麦琳和克理一起来吗?”她望向另一端的那对年轻人,他们正站在一起说话。

瑞斯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是的,他们似乎和好了。”他沙哑地再加一句,“所以今天晚上离他们远一点!”

他仍然不肯定黛安和克理之间的关系,黛安也意识到这一点。克理的体重减轻了,他或许仍在为父亲的阻挠而生气!

黛安的嘴chún涂成动人的红色,和她身上穿的礼服颜色相同。“我不可能整晚都假装没看到克理,”她摇摇头,“这里有许多人知道我们是朋友,这样反……”

“我并没有要求你假装没看见他,”瑞斯打听她的话,“只要你别在麦琳面前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黛安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个女孩,不错,麦琳很年轻,而且非常冷静。她是卡顿夫人的女儿,刚完成学业。身材修长,不过没有黛安高。及肩的金发自然地垂下。她穿着一件黑色名牌服装,但不是由查理设计,显得年轻而优雅。

不,黛安不相信瑞斯在乎这个女孩,她认为他在乎的是自己,只有他自己!

她转头重新注视他。“麦琳看起来很能保护自己。”她说道。

他轻松了一些,但黛安发现他似乎更疲倦了,不仅苍白,而且眼角有皱纹,是因为她吗?她希望如此。

“没错。”他赞同地点头,“你要喝一杯吗?”他问道,一位侍者端着盘子走过他们身边,盘子里放着香摈酒。

她看到查理仍在和那位女士谈话,想必正在讨论他所设计的服装。黛安从经验中得知,只有工作才能使查理如此高兴!

黛安再转向瑞斯。“好啊。”她耸耸肩,看见他银灰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碰面是难以避免的。他们握着酒杯向克理和麦琳走去,他们正在和一群人谈笑。克理愉快地上前拥抱她,亲切地吻一下她的chún。她没有拒绝,因为她想让他的父亲失去平静,虽然还不确知麦琳的反应……

“幸好我不是善于嫉妒的女人。”麦琳上前对他们说道。

黛安好奇地看着她,现在她知道卡顿夫人和麦琳的相似之处了,特别是眼睛。麦琳虽然年轻,但和母亲一样,并不是傻瓜!只要看她如何处理克理对黛安的迷恋就知道了,大多数女人遇到这种事都会大惊小怪,或是大发脾气,但是麦琳只坐下来等待这段恋情过去,似乎知道它必然会过去一样。或许从长远的眼光来看,她拥有更多吸引克理的特点,不仅是一张漂亮的脸孔而已!

“幸好。”黛安苦涩地重复着,这两个女人互相交换一个了解的眼神。

黛安用眼神告诉她,她只借用克理一阵子而已,麦琳则用眼神回答,尽管她担心过一阵子,但最后还是圆满结束,克理也因为以前的不忠而变得更体贴。从她们交换的眼神还可以看出,这两个女人有一天或许会成为朋友!

瑞斯看见这两个女人在交换眼神,不禁感到惊异,就连芭碧,在从事化妆品业多年之后,变得老练而且有点尖酸,都对模特儿仙女的冷艳深具好感。难道这位仙女会向每一个遇到的人下蛊吗?

黛安到底有什么魔力,能使男人和女人都被她吸引?

他要是知道答案,或许晚上就能睡得着了。

克理现在站在黛安身边,手臂环绕着她的腰,瑞斯对这种亲呢的动作感到难受。麦琳或许没有显出任何醋意,但是瑞斯知道自己的修养设这么好。他巴不得亲手修理他的儿子!

“燕会办得不错吧,爸?”

瑞斯发现克理正期待地看着他,不禁想起,愈早和凯西商量克理的婚事愈好,这样可以避免让他注意到自己正在追求黛安。

他挺一挺胸,“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他很快地说,“我还没有向燕会的女主人打招呼呢。”

他立刻大步离开。过去他很少如此失态,自从黛安闯进他的生命以后,他做了许多生平第一次的事。

“你说得对,克理,”麦琳注视着他的背影说,他一点都不像原来的地了。”

“是不像。”克理若有所思地附和着,然后突然疑问地望着黛安。

她也回看他。“你父亲生病了吗?”她礼貌地问。

“不完全是,”克理慢慢地回答,目光仍然在她脸上巡视,“只是和平常的表现不一样。”他心事重重地说。

虽然黛安觉得康瑞斯仍然和平常一样傲慢,但无法否认他的行为的确很反常。

她耸一耸肩膀,“我听说男人到了这个年纪都会这样。”

“这个年纪?”麦琳一脸迷惑。

黛安点点头,“中年危机常发生在许多年近四十的男人身上,造成许多家庭的困扰。”她若无其事地说。

接下来的几秒钟,这对年轻人只是呆呆地望着她,回想她说的话,直到她扬起眉毛露出椰榆的笑容,克理和麦琳才爆出笑声。黛安自己也忍不住笑了,然后她看见远处一双银灰色的眼睛愤怒地盯着她,笑容才从chún边消失。

“中年危机!”麦琳笑着重复一遍,“我的天,我还没见过比他更严重的病患!”

“喔,我不晓得……”克理拉长了声音。

黛安调回目光注视克理,发现他也正看着自己,眉毛询问似地扬起来。她看得出来,他似乎猜到了父亲反常的原因。

“不,我不相信他得了这种病,”麦琳肯定地摇摇头,“瑞斯没有病,一定有其它的事情困扰着他。”

“或者是其它的人。”克理轻声说。

“可能是工作上遭遇困难。”麦琳接口,然后转向黛安,“妈咪告诉我,你放弃了卡顿化妆品的合约,”她好奇地说,“我希望你的决定不是因为克理和我的关系……”

黛安再度见识到麦琳的冷静与自制,克理若想摆脱这位聪明的女孩,将会很困难。显然麦琳已经在瑞士学到不少的东西。

“绝对不是。”黛安立刻回答。

麦琳皱起眉头。“现在许多高级模特儿都接受化妆品公司的合约,那不是一条成名的路吗?”

“仙女认为应该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情。”

克理轻快地告诉她。

“据我所知,”她转向黛安,“在模特儿这一行,一纸合约就代表一大笔钱,是吗?”她感兴趣地问。

“黛安相信有更多的东西比钱重要。”一个拉长的声音嘲讽地说。

黛安慢慢地转身,看见瑞斯,刚纔一直没有发觉他的存在,直到听见声音才晓得他就站在背后。她往旁边站开让他加入。“如果我不这么认为,就会接受卡顿化妆品的合约了。”她意味深长地指出。

“或许吧,”他做了一个无所谓的手势,“也可能你心里有更高的价码。”

黛安因为他的误解而同情他,在他的生命中,真的没有任何东西超过金钱和权势的价值。任何男人,无论是不是生意人,如果拥有和康瑞斯一样的财富,都不该将另一个人逼上绝境,好从中获得更多的钱和房产,除非他是康瑞斯……

显然他在找她拒绝的原因,而且自认已经找到了,这是唯一使他相信,她之所以拒绝卡顿化妆品合约的原因。

她耸耸肩,“我不需要更高的价钱。”她平静地告诉他。

他嘲弄地咧嘴。“你只要‘对的东西’?”

显然他倾听他们的谈话已经有好一会儿了,不过黛安认为他应该没有听见有关中年危机的批评。要是听见的话,他恐怕会更不客气。“也不尽然,”她平静地说,“卡顿的新系列化妆品,听起来正和我的理想相符。”

“那么……”

“然而,如果我要签合约的话,”她继续说,“我必须确定你没有参与其中!”她的头骄傲地抬起,仿佛在挑战。

麦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克理的眼睛则不可置信他睁得大大的,显然他根本没想到黛安和他父亲签约的事,现在他知道了。回想他们上次用餐时的尖锐冲突,签合约的事显得特别古怪。

黛安望着瑞斯,看见复杂的表情掠过他发黑的脸。他欣赏她直接挑战的勇气,而且是当着如此特别的观众!

这么说,黛安已经知道是他在幕后操纵了,而且不止卡顿化妆品一家公司而已。瑞斯恼怒地意识到这个事实。很好,他已经知道她拒绝的原因了!但是他想问的事情太多,哪怕是当着克理和麦琳的面。难道这个女人注定永远扰乱他的心绪吗?他的直觉告诉他答案:是的!

“那是你拒绝合约的唯一原因吗?”他的视线停在她脸上。

她毫不迟疑地点头。“当然。”

“在商场上,做决定绝不能感情用事,”他缓缓地说,“应该分析形势,再做反应。”他耸耸肩膀,但她的反应使他蹩起眉头,只见她的脸色苍白起来,眼睛大而深,颜色逐渐近乎黑色。这是怎么回事?

无疑地,他说错了话,不经意地伤害了她。但是他奇怪是什么引起她的痛苦?他了解模特儿的生涯可能很艰苦,特别是像黛安这种顶尖的模特儿,尤其在最初几年,就像其它的行业一样,可能很难判断谁可以信任,谁不可以信任。年轻女孩追求名气和财富的心理,使她们总是成为被欺骗和占便宜的对象。或许,在这四年的职业生涯中,黛安也有过如此痛苦的经历。

瑞斯想修理那个伤害她的人!

“我对卡顿化妆品所做的决定,并没有感情用事,”她告诉他,脸颊仍旧是苍白的,

“我从一开始就拒绝了,我之所以和卡顿夫人见面,是因为经纪人要求我去。我知道,你就代表了卡顿化妆品公司。”她眼睛直直地盯着他。

瑞斯发现她又恢复正常了,就像从来没有难受过一样。

他受不了和这个女人之间的关系,过去他一向知道何时该避免损失,何时该继续前进,但是黛安却破坏了他井然有序的生活。

------------------

網站浪漫天地製作

掃描 & ocr: dreamer

排校:竺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冰霜美人计》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