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居岁月》

前言

作者:彼得·梅尔

这本书出版以来,当地发生了一些令人伤感的变化。兰贝斯村那家餐馆的老板苏里瓦去世了,他是伊凤阿姨的丈夫,餐馆了关闭停业。苏里瓦是个可爱的老人,让人留恋,思念不已。

除此之外,普罗旺斯仍象我在书中描绘的那样:夏天,悠缓炎热而愉快;冬天,悠缓寒冷而愉快。我们在这里充实而坦然地住了三年,生活美好,光阴如金。

本书出版后,我的生活发生了一些变化,可谓哭笑不得。喜的是接到很多热心读者来信,甚至有来自美丽的东方古都北京以及英国监狱的信。可是,当读者们出其不意地拥挤到我家门口台阶上时,一系列麻烦事就降临了。他们往往拿着一本书,要我签名,顺便要进屋喝水小憩。我真是受宠若惊;有时我澡洗了一半,他们便突然出现,我披着浴巾出去开门,太尴尬了。

听说法国政府准备把普罗旺斯建成欧洲的加里福尼亚,我希望这不是真的。如果这样,就会引来成群结队的时髦人士,在这里大举土木,建造游泳池;铺网球场,身穿款式高档.色彩鲜明的运动服;手提电话不离身;节食,只饮清水。

我有一种惶惑不安的心情,法国人说不定正在期盼这种情景发生。只有寻求心灵避难所的人们,才希望普罗旺斯永远维持它朴实的本色,一如即往。

不过,现在我朝窗外望去,跃入眼帘的仍旧只是葡萄藤和连绵不断的山峦。只听见邻家农夫由于除草机失灵,脱口而出的咒骂声。到了中午,他会回来吃午饭,让他的妻子去修理这机器。可他自己却带着心爱的猎狗到森林去打猎。

今年夏季干旱,森林惨遭一场火灾,鸟兽大都逃到下阿尔卑斯山去了。然而,猎人总迷信自己运气好。再者,就算找不到一只野兔或飞鸟撞上枪口,总会有明天吧!

圣诞节临近,预订野味,鹅肝,鲜菇的时机已到。也是下定决心,圣诞夜亲赴邻村做子夜弥撒的时候了,那里的主持神父,每年都会在村中挑选一个可爱的初生婴儿扮作圣婴。三年来我们每年都说要去,可每次都让丰盛的圣诞大餐和温暖的火炉缠住了双脚。我们总是饭饱酒足,睡眼朦胧,神志迷离地把头伸出窗外,在清冷的空气中,仰望天空,天空正如圣诞树那样星光灿烂,耀眼夺目。

此情些景,我们为能入往这般美丽福祥的地域,深感三生有幸,值得自豪。今年大约又会旧事重演。--彼得·梅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山居岁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