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茴香酒店》

第十二章

作者:彼得·梅尔

他们三个人全身湿冷又打颤地站在旧警察局前。自从赛蒙与恩尼斯在前一天晚上飞抵此地后,雨势就没停歇过——灰色的雨丝,在风的吹袭下,顺着瓷砖屋顶流下,流入窄小街道的排水沟中,发出轰隆轰隆的声响,真是一场普罗旺斯式的倾盆大雨。巴西耶一片沉寂,没有猫,没有狗,也没有人在活动。整个村落被笼罩在阴郁的朦胧之中,而这种情景通常是多晴的地方在没有阳光时会产生的现象。

他们一整个早上都耗在公证人办公室,依据海关的规定,排在冗长的队伍之中,一关关地进行,最后,合约终于拟定,并且签署完成,银行抽了大约五十英镑,他们仔细考虑,觉得还可以接受,旧警察局于是就这样转手到赛蒙的手上。现在,他们得跟妮珂推荐的建筑师见面。他迟到了。

赛蒙自己觉得,必须为这样的天气负责。“恩,我很抱歉,今天可没什么好风景看了。”

恩尼斯望着笼罩卢贝隆的厚厚云层。他说:“这让我想起布莱顿的八月银行节。但是,我要说,这的确是个美妙的地方。有无限的可能。趁此等待空档,我要到楼下瞧瞧。”他快乐地哼着歌,消失了踪影。

妮珂对着赛蒙微笑,“恭喜你,老板先生。”她吻了他冰冷的chún、温热的舌。“不后悔?”

他们身后有人发出咳嗽声,回头一看,门口有位浑身滴着水的高大身影,一边甩着小伞上的水滴。“两位好!”

法兰西·布朗克比其他巴黎建筑师早几年明了,晴朗而美丽的荒烟之地与富裕的客户,提供了在纽利盖办公大楼与公寓以外的另一个愉悦、高利润的选择。他把重心移过来之后,在密特朗上台那几年,倒是过了一段青黄不接的日子,因为当时人们都不怎么花钱。不过,现在已是大有收获,有些人说简直大发利市。由于他的好品味,使得他在账单与估价差距甚大时,得以安然脱身。他的理由是从不延迟完工,而这也就是妮珂选上他的缘故。

他在蓬乱棕发下瘦长的脸,于他们交互握手时显得生气勃勃。赛蒙心想,真是个令人马上喜欢的人,如果他待在广告公司,一定会和客户处得很好。他们一面走过建筑物,这位仁兄开始长篇大论地谈起空间、景观及所有可能性。真是个专业、热诚的建筑师。赛蒙颇为认同这种人,并立即给了这个人善意的回应。他自己也是个销售人员,也立即对具有类似特质的人给予适度的回应。

他们下了楼,发现恩尼斯走来走去,在砂石地上量测。当他看见赛蒙便停下脚步。“你有没有看见那拱型的天花板?那会是餐厅的理想地方。我现在就可以看得出来。这种迷人的氛围,加上绝美的视野……”

“恩,这位是建筑师布朗克先生。”

两位男士握了手,像两只瘦骨磷峋的送子鸟,朝对方点了点头。

“久仰,这位是?”

恩尼斯说:“艾尼斯。”

赛蒙笑了,艾尼斯。他很快的就能入境问俗。很高兴看他如此兴奋。

下午的时光,他们就在房间里缓缓巡视,布朗克解说,妮珂翻译,恩尼斯絮絮叨叨着每一个提议。赛蒙很高兴,他们彼此相处得很融洽。他心想,这样的关系应该能维持很久,他有足够的信心。为什么不呢?不管怎么说,他们彼此都可以获利,根本无需竞争。只要恩尼斯跟妮珂合得来,可以一起共事,就是最重要的事。他看着他们两个,他俩都是金发,举止优雅,赛蒙看着恩尼斯试着用洋经滨法文及比手划脚,向建筑师形容比较复杂的事情,不禁笑了出来。目前为止,一切顺利。

他们的会面以笑容、保证与握手告结。据布朗克自己的说法,他很高兴有这个机会,接下这么一个吸引人的案子,而且是与这么可爱的客户合作。虽然明天是礼拜天,但是他会回到旧警察局,做细部的测量工作。一分一秒都不容浪费。一定要尽全力让工程及早完成。他精力充沛地举起那把小伞,消失在迷蒙之中。

他们跟着他出门,进入空荡的咖啡馆,坐了下来,距离他们三尺遥的窗边还有云朵飘荡。年轻的女孩拉开酒吧后面的窗帘,在他们点咖啡时,打量着妮可身上衣服的价值。

恩尼斯用手帕擦擦他的脸,然后用一根手指沿着眉毛,抹去残留的雨滴。“我要说,尽管天公不作美,我还是可以看见这地方的魁力。我一点也不沮丧。一点也不!”

“恩,等你见到那迷人的景观视野再说吧!”赛蒙转身向着妮珂,为她拨去额前湿漉的发丝。“小姐,你觉得咱们的建筑师能在明年夏天前完成吗?”

她说:“布朗克向以准时完工著称,当然他也是贵得出名。但是如果你雇用十几二十个人,而且周末加班,自然费用较高。”

女孩送上咖啡,对着赛蒙微笑,然后又一扭一摆地回到酒吧。他已经对女孩的父亲提出邀约,在下次来访时喝一杯。让这位仁兄站在他们这边,是很重要的,而且要让他觉得没有将他排除在外?更何况小村落的市长是得罪不起的。

恩尼斯把一块方糖在咖啡里浸泡一下,接着若有所思地轻轻咀嚼。“我知道现在言之过早,但是这件事我们绝不能留到最后一分钟。”他抬头看着赛蒙与妮珂。“我们要如何称呼这华丽而享乐的避难所?我的休闲天地?巴西耶希尔顿?我们必须起个名称。”

赛蒙想,他说的没错。如果他们想让饭店在初夏便能曝光,杂志便需要提早几个月知道一些细节,或至少是旅馆名称。他试着回忆在旅游指南上看过的当地旅馆名称。其中有一两家游憩区,几家农庄、一家农舍。最好避开这些已经是一长串的名称。

妮珂建议,“警察局旅馆?”

恩尼斯附议:“嗯,我们可以让年轻的服务生穿上警察的制服。非常简朴,裤缝车上红条。”

“认真一点,恩,别离题了。”赛蒙摇摇头,“它应该与普罗旺斯有所关连,不仅仅是跟法国有关。要是非常特殊,容易记得的……”

妮珂则说:“而且要让外国人容易发音的。”

“没错,如果可能,要简短,可以令你联想到强而有力的标志。”

妮何不解。赛蒙握握她的手。他说:“抱歉,那是广告术语。意思是一种商标,有些名称就是比较适合当做商标。虽然这只是小细节,但是我们通常会在上面花许多钱——在信纸、餐巾、毛巾、简介、烟灰缸、火柴盒。明信片甚至建筑物本身,秀出其名称与标志。许多饭店会走有想像空间的路线,我则认为我们应该试试比较原创的风味。”

恩尼斯把他的思路大声说了出来,“听听看——薰衣草、百里香、迷迭香、明亮的光线、晴朗的太阳——我知道,这可不是合适提起的天气,但是希望春天可以永恒, 赛尚,米斯特拉尔(frederic mistral,法国普罗旺斯语诗人,曾获一九0四年诺贝尔文学奖)、梵谷……”

妮珂可耸耸肩,“茴香酒?”

恩尼斯倾身靠向她,“什么?”

“茴香酒,它源于普罗旺斯,别处没有的。”

赛蒙说了一句“茴香酒”,还强调语气地重复了一次,“茴香酒。”

那女孩从酒吧那边喊叫着,三杯茴香酒?

恩尼斯说:“你知道吗,我从来没喝过。”

“恩,今天正是品尝的好日子。”赛蒙朝那女孩点点头,“是的,谢谢你!”他看着酒吧后排列整齐的酒瓶。就像其他法国南部的咖啡馆,在这儿,茴香酒总是占有一席之地。他算一算,总共有五种牌子,他认得的有理卡、柏纳及卡萨尼斯,另外的加尼耶与昂利·巴度安,大概是当地的品牌,他从来没见过。他说:“这不是喝茴香酒的理想天气,应该再热一些。那是我对它的想法,那是一种阳光下的饮料。”

那女孩在桌上摆了三个酒杯、一碟橄榄与一瓶侧面扁平的玻璃酒瓶。赛蒙加了点水,看着液体变得晦暗。酒瓶老旧而且有刮痕,以鲜蓝色为底,衬着鲜黄色的理卡品牌。他说:“看见这些颜色了吗?阳光与天空,这就是普罗旺斯的代表,不是吗?”他将酒瓶递过桌子,向着妮珂。“瞧,这就是我所说的商标的意思。”

她研究了半晌,转过头,“所以这就是你的旅馆名称,茴香酒店。有黄色有蓝色。”

赛蒙靠向椅背。这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名字,简短、易记,而且任何一位厉害的艺术总监都可以据此发挥出相当抢眼的图案。况且这与普罗旺斯直接相关。一点也不差。“恩,你觉得呢?”

恩尼斯从嘴里吐出一颗橄榄核,并且把它和其他橄榄核排放在他的面前成一列。“嗯,就算是如我们的朋友乔登之流,丝毫不懂得法文,也可以不用牙齿打架,就能发出这个音。而且我喜欢黄色与蓝色。是的,我觉得非常不错。好极了!小姐!来颗橄榄吧。”

赛蒙对着他们微笑。像这样的一个决定,在广告公司,可能需要花上好几周的时间,开十几次会议,还要有研究报告。他举杯向妮珂,“就是‘茴香酒店’了,敬‘茴香酒店’!”

那天晚上,吃完饭后,他们送恩尼斯回饭店,妮珂和赛蒙坐在厨房的餐桌上,喝着最后一杯酒,翻看着今天记下的重点。明细表一长串,又昂贵,突然之间令人有些却步。赛蒙初始的兴奋之情,已被更实际的心情取而代之。其中可能一步错,步步错。光是整建就可能花掉他所有积蓄,而他必须用股票去借贷。而恩尼斯则赔上了他的工作。要离开广告公司也相当复杂,如果饭店“经营不善,要重作冯妇已经不可能。季格乐(无疑会受到乔登的支持)绝对不会妥协的。

妮珂看着赛蒙边看笔记边皱眉,酒碰也没碰,雪茄早已在烟灰缸上熄了火。

她说:“你看起来又像是广告人了,又累又烦!”

赛蒙把笔记放在一旁,又把雪茄重新点上。他说:“这只是一时之间的冲击,很快就会过去。但是还有天杀的一堆事情要处理。而且这是个新工作、新国家、新生活。”他看着烟气变成一个花环,朝餐桌上方的灯缓缓飞升。“我自然有权利紧张。”他侧过身子吻了她侧面的颈项,“这是我的中年危机。所有成功的中年主管都会经历。”

“你昨天晚上看起来并不像中年人。”妮珂执起他的手,轻咬了他的大拇指根部的肉。

“你真是个无耻而不知满足的女人!”

妮珂伸出她的舌头,“是的,请享用。”

恩尼斯及赛蒙经过了两名空姐及一名晒得一身古铜的座舱长——恩尼斯不以为然地悄声说道:“妆化得太浓了!”并且在一席柔软帘幕前的座位上安顿了下来——这是搭乘马赛往伦敦航班会员舱的推一可见好处。今天天气好多了,事实上,是个美丽的天气,而恩尼斯也第一次由旧警察局看见那迷人似幻的绝佳景观。他欣喜若狂,三分钟都说不出话。之后,便滔滔不绝,午餐时,不断盘算着如何设计饭店的景观,而且因为红酒与兴奋的缘故,显得有些陶醉。他的热情会传染,赛蒙也觉得乐观了起来。这回要向妮珂道别,就更加依依不舍了。他依了她的建议,在她的住处留了一些衣服。他已经开始想念她了。

赛蒙倾听着恩尼斯对于花园里雕像的想法:只要一尊很棒的就好,也许可以活泼一点,仁立在丝柏木之间,运用照明灯,凸显出石雕与绿色植物之间的对比。喷水池怎么办呢?

赛蒙说:“恩,喷水池很好,真的很好。但是在喷水池之前,我们还有很多事干呢。”他对着送上塑胶封装晚餐给饿昏头的乘客的空服员摇摇头。“喷水池、树木与雕像都还算容易。重要的是找对人。‘’

恩尼斯说:“啊!我也正在思索这个问题。”他弯下身,从座位底下的提包里拿出他的备忘录笔记本。在萧氏集团除了送公文的以外,每个人都有一本备忘录,只不过恩尼斯的是鸵鸟皮的封面,那是绿色植物与花草供应商送给他以示感谢的礼物。

“让我瞧瞧。”恩尼斯翻开一览无遗的计划表,一张是本年度,另一张是下个年度。“现在是十一月初,在帕利兹紧锣密鼓的学习两个月,就到了一月中,正是伦敦最可怕的时节。离开最好不过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吉奔太太要冻坏了。她最讨厌冬天。闹关节炎啊!”

“我们也不想让吉奔太太受苦。所以你说,你一月就要搬过来。”

“我会和妮珂与那位迷人的布朗克先生紧密合作,确定所有事情都能完成。”他紧抿着嘴,从他用来阅读的老花眼镜上方看着赛蒙。“而且是妥善完成。你是知道我的。必要时,我会是个严格的人。”

赛蒙笑了笑,记起上一次恩尼斯展现其组织天赋的情形。那一次是把三百位员工搬到新的办公室。不管是谁,从建筑师以下,他一律铁面无私。办公室经理声称上班时间不人道,愤而辞职,而这也是赛蒙惟—一次见到建筑包商差点发狂。而那次的搬迁准时完成。如果恩尼斯能到现场监工的话,旅馆包准能在夏天开张。

赛蒙说:“我们两个的其中一个必须多费心,只不过我要离开公司的难度高一些。”

恩尼斯拍拍赛蒙的膝盖。“亲爱的,别担心,你可以想到理由的。以前你总是有办法可想的。”

“但是以前我从没离开过公司啊!”

“我就是知道,这会比你想的容易。你了解他们每一个人,尤其是我们那位西装会自己站起来的朋友。”赛蒙点点头。乔登一定乐坏了。“他们每个人都会往上升一级,这不就是他们想要的吗?他们也许会假仁假义地流下几滴眼泪,接着他们就会开始争论,到底谁可以接手你的车子。记住我现在说的话。”

恩尼斯相当不以为然,回到自己的记事本上。赛蒙则利用剩余的飞行时间,思索着自己离开公司的策略。他不能存有幻想,他一旦离开。所有该他的钱都会争论不休。他会变成毫无生产力的资源,接着他会听到有关其他广告公司试图减少付给离开的总监薪水的种种传言。而他也会背上弃公司于不顾的罪名,这种事情是可以说而不可以做的。

虽然恩尼斯相当乐观,但事情不会那么容易。为了公司着想,还不能造成公开的不合,以免造成客户的紧张。整件事情必须朝使公司发展成欧洲最大的广告网络的方向发展。很好。他已经想好了新闻稿。赛蒙列出他共进午餐的名单。是该开始启动这可笑机器的时候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茴香酒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