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茴香酒店》

第二十一章

作者:彼得·梅尔

乔仔最后检视了一次放在他床上的东西,接着清单—一核对。他全身赤躶,四肢与脸晒得黝黑,与白皙的躯干恰成对比。床头几上的塑胶收音机正播放着热门歌曲,dj不时插播简短而令人迷醉的言语,他似乎把在沃克吕兹电台的时间当做自己的生命。终究这是七月十四日,法国国庆,全法国的男男女女都应该有个欢乐的节庆夜晚。

乔仔点燃一根烟,并且根据清单所注明的穿戴整齐。他把项链套在脖子上,感受到钥匙接触到胸膛时的冰凉。他拉起黑色的短裤及黄、红、蓝三色外套,戴上太阳眼镜、rǔ胶手套,还把棉帽折叠起来,塞进口袋里。一件长裤与一件老旧宽松的汗衫。把他从喉咙到脚踝紧紧裹住。倒是薄鞋跟的黑色自行车选手鞋,显得有些突兀,但有谁会在这样的欢乐夜里,注意到鞋子呢?

他再次检视了清单。任何事情都疏忽不得,尤其将军把行动的主宰任务交付给他。很好!他坐在床上,抽着烟,一直等到该与其他人在卡瓦隆车站停车场会会的时间。他并且想着,在马提涅克当个有钱的绅士,不知是什么滋味。在海滩上漫步,还有身材高大的美女陪伴。嘿,这才是生活嘛。

在卡瓦隆郊区闷热狭窄的公寓与混凝土盖成的小屋里,其他人也正端视着手表上时间缓慢的游移,不厌其烦地核对清单,克制着自己,不取酒来镇静自己的紧张情绪。只要开了戒,肾上腺素就开始作用,他们就没空搞犯罪了。不过,等待的心情真糟,而且一直都是如此。

十点半不到,博雷尔兄弟的厢型车便来到车站的停车场。乔仔从黑暗中探出头来。

“怎么样?”

博雷尔兄弟中的哥哥,迟钝而平静地点点头。乔仔爬进厢型车后面。虽然已经稍事整理,不见园艺用的割草机、修剪刀,但木柴与肥料的味道仍然清晰可闻。乔仔坐在博雷尔兄弟放在车上两边做为衬垫的泥土袋上,看着手表,点燃了另一根烟。

其他人陆续来到,巴希尔、尚、克劳德,最后是两手各提一只购物袋的炸葯高手费尔南。他把袋子放进车内,看着他们小心翼翼地处理那两只袋子,不禁大笑失声。“不要怕心脏病发,除非我要它爆炸,它才会爆炸。”

博雷尔启动引擎,暗自乞求上帝,希望路上不会有条子临检,他在铁路桥下右转。一路上没有人开口。

玛蒂尔德餐馆今天晚上生意很好,有很多观光客与当地几个家庭,到此欢度国庆。如果是平常,玛蒂尔德看见收银台旁的钉子上插满了厚厚一叠账单,就感到相当满足,心里想着也许今年他们就可以到国外好好度个假。但是不然,她一直想着丈夫下午告诉她的话。

简直疯狂。这是她的反应。如果他们的行动顺利,他们就可以把餐馆卖掉,宣告退休,将烹煮的烟味与脏的碗盘全数抛在脑后。她又惊吓又愤怒,竟然哭不出来。当他说,不会出差错的,她还提醒他上一次他说不会出错是什么情形。结果换来三年的牢狱生活,这段期间,她都得一个人过,还得带比萨去探监。他曾经承诺,再也不涉入不法清事。他答应过的,现在却又如此。

将军在客人间穿梭,脸上带着笑容,一边帮客人开酒、一边看着手表,还暗中瞥着太太。可怜的老玛蒂尔德,她就是无法释怀,她脸上的表情既愤怒又忧伤,与绝望相去不远。他记起她上次有这样的表情是什么情景。他一直向她解释,为什么他一定得干上一票。他不想一直当个服务生,直到六十岁,虽然他一直略过另一个原因不提——干一票的快感。她不会明白的。带着掺杂着罪恶感的兴奋,他又看了表。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到了。

周末在依斯勒一上一索格停车,简直是场梦魔,而这天又是一年中最困难的一次。博雷尔绕了好大一圈,才在古董商的仓库对面找到一个停车位。车子放在这里,直到星期一他们过来之前,应该都很安全。

这些人下了车,伸展筋骨,紧张得猛打哈欠。

乔仔说:“好了,我们到了。这样的天气,很适合在河里泡一泡,不是吗?”他碰碰挂在脖子上的钥匙。“我们必须确定将军已经定位。费尔南,让我帮你提一只袋子。”

费尔南把两只袋子中较重的一只给他.里头装着火把、铁撬及大楼子。他从没让人提过他称之为爆炸装备组的东西。

他们开始缓慢行动,试着让自己看起来就像任何想在闷热的夜晚里寻欢的好朋友。等他们到达镇中心,银行前广场挤满了人潮,并且传出规律的轰隆隆乐声。在人群之上,他们可以看到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紫色、绿色、红色、橘色——灯光一明一灭,应和着汗水淋漓的鼓手所敲出的鼓声。两位身着紧身黑色亮片装的女歌手,在窄小的舞台上,卖力地舞动着,血红的嘴chún对着麦克风哭喊,而她们身后的吉他手与键盘手抽搐着,卖弄其神乎其技的音乐技巧,头与骨盘使劲地摇晃,仿佛遭电台一般。

巴希尔说:“婊子!真他妈的吵死了!”

“你想干嘛?有半个小时的安静,好让我们静静地行动?”费尔南用手肘轻推乔仔,几乎要大喊,才能在吉他手的嘶吼乐声中被听见。“他们在哪里放烟火?”

他们行进到另一边,来到跨河的小桥上。十来艘平底船,每隔十码,停驻在河面上,往上游延伸,船上装载着火箭与轮转烟火,由穿着官方节庆t 恤的男士守卫着。

乔仔说:“烟火在午夜施放。”他看看手表。“来吧!”

银行后面漆黑一片。等到他们的眼睛适应了黑暗的环境,他们就能够辨认出事物的形状——有树,还有隔着树停放的车子。有对年轻的情侣,和着远方传来的乐声翩翩起舞。他们看见这七个人慢慢地靠近他们,急忙逃开,到光亮的安全地带。

乔仔松了口气,“到了!就像他说的,就在那里。”

将军已经把厢型车靠着栏杆倒好了车,就放在银行后门的左边。乔仔环顾四周,从手提的袋子里取出一支手电筒,照向车子的挡风玻璃,看见脚踏车一部部的停在后面,不禁满意地弹弄着舌头。

他们站在丝柏木的阴影下,看着十码外的河流。在另一边,是一堵石墙。再过去,就是马路、街灯与人潮。

乔仔做了个深呼吸。“好了,我要到那边的路上了。在看到我的打火机亮以前,不要轻举妄动。我会给你们每个人信号,一次一个。如果你们没有看见光,表示有人来了,就要耐心等待。懂吗?”

乔仔将袋子递给巴希尔,往回走,穿过小桥,在下水道入口的对面定位。他在嘴里叼根烟,心里暗自感谢似乎要打破高分贝记录的摇滚乐团,来来回回地盯着马路看。车子没有问题。只有徒步的人才可能看到那堵墙。

没有人了。他转身,擦了打火机,看到第一个人钻进水里,然后潜入下水道。那人应该是费尔南。

路的那一边,有两对情侣。最好还是不要冒险。他看了看手表。他们有的是时间。他看着情侣穿过马路,走向喧闹的摇滚乐现场。其中一位男士还趁着乐声节奏,拍了一下女朋友丰满的臀部。

没有人了。打火机又闪了一下,另一个人钻进水里,接着是又一个。乔仔心想,事情进行的似乎颇为顺利,等等!有部雷诺4 号车正朝向地驶来,并且减速。就着街灯,乔仔看见穿着警察制服着警察帽子的驾驶人与身旁乘客阴暗的脸。雷诺突然停了下来,乔仔的心脏差点从胸膛里跳出来。

警察盯着乔仔,就像条子看人的模样,上下地打量,神情既冷酷又多疑。你这个混球,千万别查验我的证件。别理我。他向警察点点头,“晚安!”

警察转身走了,雷诺汽车也缓缓驶离。乔仔的心脏回复正常心跳,他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肩膀放松了下来。他又闪了打火机亮光,还有两个,接下来轮到他了。

又一闪。差不多了,还有时间,放轻松。乔仔想把香烟拿下来,却发现它卡在嘴chún上。

有人来了,一个人。

那人极其小心地靠近乔仔,喝醉酒的人通常已经不清醒,而由直觉主导行动。他在口袋里掏了掏,拿出一根香烟,然后停在乔仔面前,喷出了一口发馊的茴香酒味。

“有火吗?”

乔仔摇摇头。

那醉汉试着朝他的鼻子挥过一拳,不过没打着。“少来了,你自己也有香烟,你拿香烟做什么?难不成吃了它?”

由于急着要把他弄走,乔仔于是点燃了他的香烟。那人从乔仔的肩膀望过去,眼睛睁的斗大,拼命地眨。大约晚了两秒钟,乔仔试图阻碍他的视线。

那醉汉把一只手放在乔仔的手臂上。“就你和我知道,有人在水里头。”他点点头,露齿而笑,“他们也许想喝水。”

乔仔说:“没那回事,那里根本没人。”

醉汉的脸上写满困惑。“没有吗?”

“没有?”

“那么是天杀的大鱼了?”

乔仔把醉汉支开,让他停留在桥上,他盯着水面,摇摇头。

乔仔又回到筱悬木的阴影下,他看着路面,很快地穿越。他的两脚进入冰冷的水里,湿滑滑的,脚下还有颠簸的石头,他一个箭步,冲入下水道的黑暗之中。

尚说:“真遗憾!你没撞上老鼠。”

他们在下水道里蹲成一列。在那一头的费尔南,递过一只黑色的塑胶袋与一把长针。乔仔戴上手套,阖上入口,用钉子把塑胶袋嵌进石头的缝隙,阻断街灯微弱的光线。他将长索的一端绑在长钉上。

“告诉费尔南,没问题了。”

下水道的那头,有支手电筒,照亮着泥泞的污水及冒汗的墙面。排成一排的人缓缓移动。照将军的说法,从下水道口到保险柜房间的正中央,总长有二十公尺。长索逐次往下交递,直到伸展到二十公尺。费尔南将手电筒交给尚,然后开始用裙子与长针撬开拱型的下水道顶盖。

又老又柔软潮湿的灰泥,很快的就拨开了,不要几分钟,两块大石头便被撬开。一阵小碎石与泥土掉落河里,接着他的长针撬到了混凝土,撼动了他的手。他对着尚笑。这是他最喜欢的部分,最需要技巧的部分,他可以不动到头上的建筑半分,而将混凝土炸开。他把锤子与长针交给尚,取过博雷尔一直小心翼翼呵护着的购物袋,开始安置炸葯。

差十分钟就午夜了,广场的乐团在休息半小时与众人一道欣赏烟火之前,先来段结束前的狂热表演。由市长侄子划桨的私家船上的总指挥,巡视了各艘平底船,确定这些年轻人都已经准备好按照正确的顺序施放烟火,而他自己会从桥上发号施令。开着雷诺过了一个无聊夜晚的警察,在人群中闲逛,好消磨当班的最后一段时光。在下水道的人看着表,等待着。

乔仔说:“两分钟。”

费尔南检视了一下炸葯。“都好了。每个人都退回入口处。有些头上的东西会掉落下来。”

他们费尽艰辛地往回走,回到隧道尽头的塑胶帘幕,在费尔南拿着手电筒照着手表时,静静地蹲着。乔仔心想,耶稣基督,我希望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六十秒。”

两名警察为总指挥清出桥上的空间,还护卫着他。他高举双手。他喜欢把自己想像成烟火事业的卡拉扬(交响乐指挥家),而且占有一席之地。他满足地看着河的两岸,河深六人高度,就等着他放下手臂,启动这由烟火演奏出来的交响乐。他掂着脚尖,希望《普罗旺斯报》的摄影师能够注意到他,当教堂的钟声敲起十二响,宣示午夜的来临,他便以花式的姿势将手放下,同时朝着带头的平底船鞠躬。

下水道的爆炸声,一点都不戏剧化——一声深沉的。响声,大部分的威力都被水所吸收,接着是飞溅的落石。费尔南手指交叉,努力着抬头看。

他将手电筒照向锯齿状的缺口,上面还有烧焦的地毯垂下。灯光照着保险室白色的天花板,费尔南转过头,对着其他人笑。“你们都带好支票簿了吗?”

他们一个挺着一个地爬出开口,站在那里,身上还滴着水,既得意又紧张。费尔南开始研究必须要多少炸葯才能打开保险箱,他认真地巡走每一然保险箱。他说:“先别急着屏住呼吸,我还需要一点时间。”

乔仔脱下湿答答的裤子,真希望自己有根干的香烟。“别忘记,烟火施放到十二点三十分为止。”

费尔南耸耸肩,“这里很可能要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隔着这道墙,外面的人根本毫无所悉。听着,你听到任何声音吗?”

有呼吸声,有人移动双脚时皮鞋发出的声音,还有水落在地毯上的声音,根本没有其他声音。他们位于一个隔音的真空空间。

尚说:“来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茴香酒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