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八卦》

火眼金睛穿墙透壁截裤子看屁股

作者:冯骥才

一年二十四节气,十二节,十二气。立春为节,雨水为气,立夏为节,小满为气,立秋为节,处暑为气,立冬为节,小雪为气。十二节当中,插进去十二气,便是二十四节气。节分气,气连节,节藏刚,气含柔,刚柔相济,气节相接,一年便是春去秋来,暑消霜降,叶凋冰封,跟手又是雪解冰消,天地回暖,大雁排成人字,叼着南边的绿色儿,一路叫着喊着唱着来了。天有冷有热,地有寒有暖,一股大气贯通天地。可天寒地冻天热地裂,是打表面上瞧的,内里未准这样。不然为嘛天凉地洞暖,天晒地窖凉?天地相互之间,一边顺应,一边较劲。不较劲,不动劲,不动不变,不变不活,不活不死,不死不生。天理如此,世间道理也照样一样这样。

今日大暑,赶上三伏,惹惹顶着大毒太阳,脑袋哗哗冒汗,赛打水里捞出的西瓜。拿手一抹,一层水下来。还是蓝眼有根,肩膀头晒冒烟,鼻尖却半拉汗珠子也没有,不怕不叫不难受不当事儿,显出功夫来。两人一高一矮一拐弯儿,进了鱼市。卖鱼的贩子都躲在阴凉地,光着膀子,拿湿布蒙头。盛鱼的大木盆小木桶盖着席子荷叶苇帘子。不盖盖儿的,没活鱼,鸟死朝上,鱼死朝下,死鱼们都翻过身,把雪白肚皮挺出水面。刀鱼娇气,出水就死,一晒就变色,银里透蓝,蓝里透紫,真赛一把刀;泥鳅气足,水不开锅就不死,一个劲儿折腾;王八最有本事,吊在竹竿树权上,脑袋尾巴四只爪子缩进大肉盖里,给太阳烤得赛刚出锅的烤饼,还活。

惹惹咧开大嘴叉哈哈笑道:

“当王八也不错,起码晒不着。”

蓝眼没答话,使手一指,前头一堆人,有的说有的笑有的起哄看热闹,过去一瞧,是件稀罕事儿。一个天下少见的大胖子,坐在一个大箩筐里,叫一杯大秤吊着,大秤挂在大柳树权上。秤杆赛擀面杖粗,秤砣赛水师营的炮弹,大胖子赛一堆肉塞在筐里,大白肚皮儿大黑肚脐儿鼓在上头,好比大肚弥陀佛。两条胳膊架在筐沿,拿把大蒲扇呼呼扇风,直扇得筐晃杆摆秤砣摇,一个鱼贩子踮脚看秤星,叫道:

“恭喜万爷,今儿又长了,三百八了!”

“我不信,你按住秤绳儿,我下来自个儿瞧。”大胖子在筐里叫,嗓门好粗好厚好足。

蓝眼对惹惹说:

“这胖子就是咱要请的火眼金睛万爷。他每使一次眼,就伤一次元气。他怕瘦,天天上秤约,轻一斤重,吃二斤肉。”

说话间,只见鱼贩子捏住挂秤砣的皮绳子,一扬秤杆,“哐当”大胖子连人带筐赛打天上掉下来,砸得地面直冒烟。这一蹲,人在筐里塞实出不来,几个看热闹的才要上去拉,大胖子两眼一合,气贯满身,脑门立时变红,忽一发力,荆条大筐“哗啦”摔得粉粉碎,大胖子身子不笨,一挺腰站起双腿,扭头一瞅秤星,哈哈大笑,笑得浑身肉直扑愣。惹惹从旁瞧出刚头大胖子万爷闭目凝气时,鱼贩子手腕微微一抖,把秤绳住上挪了一截。这一挪真是神不知鬼不觉。惹意本是街面上的人,这些花活窍门全懂。上去说:

“万爷,我也算个胖子了,可您一个顶我两个还富裕。”

蓝眼冲大胖子说:

“这就是我昨儿跟您提过的黄家大少爷,今儿我们请您来了!”

大胖子万爷朝惹惹抱拳拱拱手说:“好说好说大少爷!您那宝贝就是埋地三丈深,我一眼也给您找出来。您瞧那小子——”他手指刚刚戏弄他那鱼贩子说,“他里头穿的是他老婆的红裤权,不信您叫他脱下外边的裤子看,错了我是瞎子!”

鱼贩子一怔,吓得一蹦。

万爷叫道:

“脱下来给大伙瞧,不脱,大伙就扒家伙!”

惹惹来了精神,也叫道;

“大伙上,瞧瞧万爷的能耐!”

鱼贩子扭身要跑,立时给几个汉子按住,鱼贩子求饶叫苦耍横求饶全没用。裤带扯断,一拉裤子,里头果然是娘们儿穿的大红神权。众人大笑,松了手,他便提裤子撤丫子跑,好赛有人宰他。惹惹看傻眼,说:

“万爷,您是在世的二郎神,火眼金睛阿!”

万爷说:

“这不算嘛,真能耐您还没瞧过呢,到您家去再瞧吧!哎,咱得有话在先,我使一次眼,伤一次气,掉一斤肉,你得再补一只鸡吃!”

“蓝大爷早把这话告我,我给您预备好四只活鸡,一码九斤大芦花,保准您吃下去,转天长出十斤肉来!”惹惹乐呵呵说。

万爷听了哈哈哈笑,打树权拉下一件帆布大坎肩,两条胳膊赛大腿,打肩口往两边一伸,坎肩没扣儿,咧怀腆肚子,一手呼呼摇着大蒲扇跟着惹惹就走。惹惹说:

“到我家,您千万别提金匣子的事儿。就说看那母长虫来的。我二叔那院不准入过去,我二婶才答应请您去。我家前一阵子不是闹鬼吗……”

万爷边走边笑边喘气边扇风边点头边说:

“知道知道知道。”

大胖子万爷一气坐散两把太师椅。九九爷叫灯儿影儿把门楼里那条大懒凳搬来,撂在当院,才算坐住。新垫的土软,屁股一压,凳子腿儿还是陷下去半尺,反倒坐瓷实了。

天津卫大宅院的虎坐门楼内,靠墙都摆一张七八尺长大条凳,面宽腿粗。看门的平时坐在凳上守门待客。没事时候多,有事时候少,夏天歇伏,冬天晒太阳,所以叫懒凳。

精豆儿在二奶奶耳边嘀咕两句,二奶奶便笑着说:

“万爷,惹惹说您能截墙瞧见东西,我一听就说非请您来不可。这本事打小听说过,可没亲眼见过。您别单看那母长虫在哪儿,也叫我们见识见识您的本事。”

惹惹说:

“万爷的本事我可领教了。刚头在鱼市,截着裤子把一个鱼贩子穿嘛裤衩都看出来了。”

精豆儿说:

“二奶奶不想听你说,只想自个儿看。”

灯儿影儿在一边笑,好赛不信这肥猪肥象赛的大胖子真有能耐。蓝眼镜片一闪,低头在万爷脖子后边说一句。万爷脸上收了笑,闭上双眼,大肚囊子一鼓一瘪,把全身精气蓄进丹田,跟手脑门有条青筋涨起,鼓一道棱儿,秃脑瓜顶由青一点点变红,赛煮熟的海螃蟹盖。红色接着往下走,打脑门越过后骨红到眼皮,忽然两眼一张,目赛金星,照人眼花。他一跺脚,手一指二奶奶住室,眼珠子赛射出一道光,直冲过去,瓮声说道:

“二奶奶,您柜子上锁的抽屉里,那绸子包儿里,真还有几件好东西。”

二奶奶傻了,禁不住说:

“您怎么知道?”

万爷不答她,却说:“我已经把您那包儿,打柜里移到小圆桌上,您自己进去瞧吧!”声调瓮瓮响,显出元气浑厚。

二奶奶跑进屋看,声音打里头传出来:

“呀,抽屉上锁,东西打哪儿出来的,这不神啦吗?”

万爷坐在院当中懒凳上说:“您别动它,我再给您把这包移回去!”说着,闭目调息运气使气,大伙垂手屏息,谁也不敢动劲儿,怕给这气伤着。只见万爷赛喝口好酒美酒老酒,南瓜赛的大脑袋悠然一晃,眼皮一撩,说,“好,回去了。”

二奶奶打屋里出来,脸色儿都变了,赛又碰见鬼,张着嘴,一口白牙黄牙银牙金牙,话说不出来,惹惹也惊得不知说嘛。

万爷好神气,对大伙说:“惹惹说我截裤子能看见裤衩,你们脑袋虽不摇,心里却不信。信了没劲,不信才好。老爷子—一”他手一指九九爷说,“您里边那条白裤衩干嘛不缝缝?裤裆都裂了。”

九九爷瞪大眼,明明白白是叫他说中了。

万爷又一指灯儿说:

“小子,你这条绿裤衩该洗洗啦!”

灯儿露出一副傻相。

万爷再一指影儿,没指裤子,却指他脚,说:

“你鞋跟下边干嘛掖几个铜子儿?怕个子矮不够高,垫垫?”

影儿脸刷白,直瞅九九爷。明摆着这是偷柜上的钱。万爷把这几人看过说过,才使眼睛向精豆儿,精豆儿赛给钉信,心儿腾腾跳。不知这神通广大的胖子会说出嘛话来。万爷不对她说,却问蓝眼:

“天师,女人肚脐有痣是吉是凶?”

“痣在哪?肚脐眼儿里头还是外头?”

“卧在里头。”万爷瞅一眼精豆地说。

“嘛色儿?”蓝眼又问。

“白的。”

“鼓的还是平的?”蓝眼再问。

“鼓的,赛小米粒。”

蓝眼便说:

“面无善痣,身无恶痣。可是,平痣无事,鼓痣招事,黑痣主吉,白痣主凶,不好!”

精豆儿刚头那股子机灵劲儿登时一扫光。万爷这才对她说:

“大姐,有我万爷在,你们身上有嘛也藏不住。”

这话说得一院子人都赛一丝不挂光屁股站在当院,没人再敢乍刺,精豆儿不觉拿手挡着下体,好赛不挡着,就叫这大胖男人看个底儿掉。随后,万爷使火眼金睛找那雌长虫,手指哪儿,眼找哪儿,如同电光石火,任它铜墙铁壁,一穿就透。看得大伙觉得所有房子都赛玻璃金子。忽然万爷目光停在北面墙上,凝神注目,眼珠子直冒光,惹惹以为瞅见金匣子。万爷却问:

“里院屋中那和尚是谁?”

这话说得大伙全糊涂。

九九爷说:

“哪来的和尚,后院只有我们二爷。清瘦脸,留胡子,可是?”

“对。小手指留长指甲,右耳朵垂下有个小肉疙瘩。对吧?”万爷说。

“是我们二爷,怎么是和尚?”九九爷说。好奇怪。

“身穿士色上衣,正在打坐,屁股下坐个蒲团,不是和尚也是俗家弟子。”万爷说。

“不会吧,我们二爷天天在房里读书呀!正看书吧!”

“不不,合着眼,正入定。”万爷说,“我看他跟看您一样清楚,不信您去瞧。”

九九爷没答话,满心狐疑。一家人好奇怪,二爷天天守在屋里,赶情念经打坐学做和尚。谁也不知怎么回事,也不敢多嘴多舌。这功夫,万爷脑门冒汗流油,头皮由红变白,眼珠子也是光褪神收,好赛快落下去的日头。他慢慢起身说:

“二奶奶,放心吧。您这宅子打今儿干净了,我看见一条蛇道,从您房后穿过里院,绕过后花园假山,打后墙西北角那个缺口走了。现今您院里,狐黄白柳灰一概绝迹,只有百十只大耗子;没一个成精的,安心过日子吧!”

这几句话便把二奶奶说得放心松心宽心开心,立即招呼九九爷将蓝天师和火眼金睛万爷请到前院茶厅,由惹惹做东做主,陪着喝茶吃点心吃零碎,随后喝酒吃菜喝酒吃肉喝酒吃鱼喝酒吃下水喝酒喝汤,再喝茶吃点心吃零碎,才把今天使的精气神全补上。完事拿出四只叽叽嘎嘎乱叫的红冠子大活鸡交给万爷提走。临出门,精豆儿还捧来沉沉两包银子,是二奶奶犒谢二位法师的。蓝眼接银包时,小声对精豆儿说:

“万爷说,您肚里的娃娃是男的。”

要不是蓝眼已然捏着这银包,准掉在地。精豆儿一惊过后,悄悄对蓝眼说一句。

“回头我到您府上去一趟。”

蓝眼镜片厚,神气看不透。

出了大门,万爷不等惹惹心急开口,便对惹惹说:

“太少爷,我把您府上茅坑里都看了,根本就没那金匣子。”

这句话没把惹惹人说死,也把他心说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阴阳八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