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八卦》

拴红绳的大鲤鱼

作者:冯骥才

人身子五件事:吃喝拉撒洗。

没钱下池塘,有钱进澡堂。天津卫三大澡堂,龙泉池、华清池和福仙池。跳进华清洗龙泉,清清爽爽赛神仙。成天人缠事扰尘蒙土裹烟熏火燎,扎在这池子里,热热水儿舒舒服服一泡,泥一挂,皮松肉软,骨头节睁眼,汗毛孔喘气。所以天津卫人不叫“洗澡”,叫“泡澡”。

惹意一擦福仙油门帘,伙计迎上来问他洗盆洗池。盆池是单人,池子赛涮羊肉的共合锅,大伙一齐涮。惹惹乐呵呵说:

“大池子里挤虾酱,我可不干。没把尘土洗去,倒叫那里头的陈年老泥把汗毛眼儿全堵上了。”

“这是您大少爷有钱,才这么说。”伙计笑嘻嘻,拿喜祥话哄他。哄人都是哄钱。伙计又说,“来个单间吧!”

惹惹打个奔儿,说:

“两人一间的也行。”

伙计瞅他一眼,心里立时明白。嘛价钱嘛人,仰脑袋伸脖子一嗓子贯满澡堂子:

“盆池一位,两人一间——”

另一位伙计来,领他走到一间屋前。花玻璃上拿红油写着“壹拾肆号”。伙计问他怎么侍候,惹惹说:“搓身子修脚剃头打辫全不要。”推门进去,里头雾气蒙蒙热气烘烘水气腾腾,同间一个黑黑小矮个客人,光着身子,面朝里坐在凳子上,一个伙计正给他搓背。惹惹客气一句:

“您了正忙着。”

伙计寒暄两句,那黑客人听见他声,没应声,也没回头。惹惹不再搭话,挂了帽子,几下把衣服里里外外脱得净光净,松开辫子,赤条条走进里间,打开水桶舀几勺热水,兑在大木盆里,一屁股坐下去,水就溢出来一半儿。水也有劲儿,跟手把他托起,直把他两个柚子赛的大膝盖头,大包袱赛的大白肚囊子,带着肚脐眼儿托出水面。惹惹坐在里头一通死泡,足足把皮肉泡软炮松泡胀泡红,再狠搓狠刷狠冲,最后把泥儿土儿味儿油花儿留在盆里,光着两瓣大腚,甩着浑身上下耷拉肉,走到外屋,只见那同间黑客人穿鞋戴帽正要走。他一瞅这人背影,上去抓住这人后脖领使劲一扯,叫道:“你为嘛,为嘛装着不认识哥们儿?”这人给他扯得转过身转过脸,原来是铁嘴八哥!惹惹急赤白脸地说,“不行,这么不行,半辈子的哥们儿要绝交也得说明白,不能叫我糊涂一辈子!”再一使劲,愣把八哥推得坐在对面床榻上,自己坐在这边床榻上。

八哥黑脸黑,没别的色儿。盯着惹惹瞅一会儿才说:

“那我问你一句,为嘛三四个月你没找我一趟?”

惹惹把脑袋耷拉下来,说:

“我没脸找你。你那天的话不错,金匣子是唬弄我,假的……可你也得舍个脸儿给我,不能见面装生人,叫我心里嘛滋昧?”

硬的经不住软的,软的经不住热的。八哥脸皮立时透出红色,眼珠子的光也变柔。可是他把话憋住没说,等着惹惹更有热气儿的话,好赛等酒喝。

惹惹一口气便把这三个多月,怎么在院门口看相碰上蓝眼,家里怎么闹鬼请蓝眼来看风水扒房垫土斩妖蛇,怎么打鱼市请来火眼金睛找宝,又怎么夜里跟踪二叔看见老和尚怪人怪语怪事打树上掉下来成脚脖子,一说一大串,赛竹筒倒豆子水桶倒水,一下全出来。

八哥“哎呀”一声说:

“哥们儿,你怎么撞上蓝眼那小子了?那小子外号叫‘坑人’。还赛块烙铁,一沾就掉决皮。沾紧了,非把你穿个窟窿不可。福神街开油铺的贾三爷知道吧。永裕号,大买卖,也是大宅门,人是个小罗锅儿。前年家里盘灶,灶盘好,憋烟。烧火时,没火苗,全是烟,烟不打烟囱走,全倒回屋子。蓝眼去了,那小子别说,嘴上有点能耐,张口一串一串,听得懂又听不懂,把贾家唬住了。他说人家盘灶看错皇历,犯忌。一倒日子查皇是历,那天正忌作灶修厨。蓝眼说邪气堵在烟囱眼里,拿一捆整根的大长苇子,贴块符纸点着往灶堂里一桶,腾一下,烟打烟囱蹿出去,通了!贾三爷手大,赏他十两银子。完事,老亮告我,这是蓝眼和盘灶那伙泥瓦匠勾好,玩的花活。盘灶时在灶堂里头走烟那眼儿糊块纸,气不通,柴禾不着,自然憋烟。他使长苇子一桶,把纸捅破,气一通,烟也就出去。你说他坑人不坑人?”

“可他也有真功夫,会混元气功,我亲眼见过,那天在他家,他朝我发功,叫我左手长,我一比,左手真比右手长一截!”

“这不算嘛,要说天津卫气功,还得数龙老师。在人家龙老师面前,别说发气一能喘气就不错。哎,你当下还和他联络着?”

“不了,不了,打那天从金家花园出来,我跌了脚,他再没露面,找他,他只说根本没那金匣子,想必是要和我断了。这些天我总寻思,他不安好心。”

“这是你福气。”八哥说,“可是……那金匣子,我想还是有。鱼市那火眼金睛万爷倒真有两下子,截墙看东西绝不假。他也跟咱论哥们儿,他的话,我信。只怕那金匣子早叫你家人吃空了。”

“当下我也不琢磨那玩意儿了。这几个月,纸局赛半死的人,张嘴倒气儿。尹七爷一走,没大钱赚。再一折腾房子,换土铺地,把咱那阵子赚的钱花得精光。我二弟一天不如一天,天天捧着葯罐子。沙三爷开的葯,净是牛黄麝香犀角猴枣安息香羚羊粉冬虫夏草吉林野山参嘛的,都是贵葯,等于喝银子。铺子没人顶事儿,九九爷腿没劲不能跑,影儿懒不肯跑,灯儿笨嘛也跑不来。铺子打早到晚一天顶多卖十张纸,十天卖不出一块墨,跟要饭的差不多了。咱哥们儿干的时候嘛气势?我二婶上月晚上烧香,不知打香头看出嘛来,一头栽倒中了风,这几天嘴才正过来,可下不了床铺,说话含含糊糊赛含块热豆腐。眼瞅这一家子赛后花园,一点点荒了……我总觉得都是我闹的,好好的,找嘛金匣子?拆房砍树,地皮也掀了,祖宗的元气叫我搅乎散啦,不瞒你说,我有点心亏……打这月,我不在铺子里关钱。今早二婶说,后天就是九月十七敬财神,家里要好好吃顿羊肉面。二婶说弄条大活鲤鱼来,最好是挂红绳的。我洗了澡就到鱼市找找去……”

八哥说:

“鱼市上挂红绳的都是假的。这种活鲤鱼得头年祭过神,在脊背上挂根红绳,送到河里放生。第二年再打上来才行……听说。敬过三次神的活鲤鱼,才能跳龙门。”

“哟,这到哪儿去找?”惹惹说。

八哥一跳牙笑了,脸黑牙白,说道:“你找我呀!鱼阎王老麦嘛鱼弄不着,他和咱论哥们儿!”这一笑,没一点皱巴劲儿了。

惹惹心里好快活,可还有点歉意,有点窘劲。

澡堂伙计一推门,一怔,这两爷们儿好怪,脸对脸坐着,为嘛一个穿衣戴帽,一个赤条条光溜溜一丝不挂?身上水珠儿早晾干,红色儿褪去,白白一个大胖家伙。

无水无鱼,有水有鱼,死水鱼死,活水鱼活;天津卫五河交汇,七十二沽布阵,外加上无数湖泊池塘沟渠坑洼河湾港汊。地不连水连,马不活鱼活。天津人嘛鱼没见过没逮过没吃过?汪西颢写过四句诗:

天津古泽国,

水族纷驸罗,

巨细鱼卅种,

下逮蛏蛤螺。

这诗太文,念读听都费劲,这一改就明白了。

天津水做的,

是鱼就能活,

闭眼坐河边,

一抓鱼一个。

八哥带着惹惹,手提个盛鱼使的空水桶,在海光寺西边一大片河汊子里,走了多半天,各踩两脚泥,愈踩愈重,脸上叫花蚊子咬得满是疙瘩,惹惹两眉毛中间鼓起个程亮的肿瘤,来个二龙戏珠,也没找到鱼阎王老麦。八哥叹口气才要说:“家走吧!”忽见远处滩头一钓翁,使竿钩住一家伙,瞧着够沉,竿子打成对头弯,好赛后羿射日那弓。八哥叫道:

“就是他,没错!鱼阎王!”

两人赶忙一前一后一快一慢,绕过河湾,跑到老麦跟前。竿还绷着,线赛紧弦嗡嗡响,可是水下边纹丝不动。老麦不慌不忙稳稳攥着竿把儿。奇了,是鱼为嘛不动,赛钩上一块石头。

惹惹钓过鱼,笑道:

“别是钩在草上了吧1”

老麦赛没听见。打怀里掏出个铜环,从竿子底把套进去,下指捏住银环“当儿”一弹,铜环顺着竿儿飞起,再套着线地滑下去,哧溜入水,约莫钢环刚刚沉到河底功夫,竿提线起,下头钩住的东西浮上来,就势一拉,出水竟然一个锅盖赛的大王八。惹惹眼睛清楚,心里糊涂。这叫嘛钓法儿?

八哥说:“老麦,这大王八快成精了,你怎么顺线扔下个铜环,它就上来呢?”这话也是惹惹要说的话。

老麦边摘王八拴王八,边说:“铁嘴八哥,你光动嘴皮子,今儿我传你一招。王八个大,一下上不来,再说这东西样子傻,心贼,一钩它嘴,它前爪子就抓住底草,硬拉,竿非断不可。这银环捆着线儿下去,正朝它脑袋去,它扬起爪子一挡,就撒开草。上边一提竿,下边水一托,不就上来?你要拿它当石头当草根,可就叫它跑啦,哈哈哈哈。”这话也是说给刚头多嘴多舌的惹惹听的。

八哥说:“哥们儿服了!”他和老麦果然熟。天津卫能人,真都跟八哥论哥们儿。认识能人,也算能人。八哥把惹惹一介绍,说了来意,老麦挺痛快,说:

“这不难。”

惹惹信他是能人,却不信他能钓着挂红绳的鲤鱼。河这么大,哪能要嘛钓嘛。再瞅老麦,人不奇,貌乎常,干巴黑瘦小老头,脸叫风吹得赛地皮,皱纹一条一条老深老深;破竹笠,赛破筛子,一圈帽沿破破烂烂;手里的竿子不过一根晾衣服的竹竿,上过插一节竹扫帚苗子,尖上挂根丝线。钩上没倒刺。家伙愈差,能耐愈大。再瞧老麦,上头穿件破布坎肩,晒得没色儿,下头换着裤腿,腿肚子赛铁球,斜挎个皮口袋,里边稀里哗啦地响,全是鱼。惹惹小时好钓鱼,这种老爷子见多了,可他一说一笑一张嘴,嘴里牙上鲜红鲜红一丝一块,赛流血,他是不是嘴烂了?

老麦抬头看天低头看水转头四下看地势,这一看,挺神气,好赛大将观敌阵,找一条破阵之法。老麦手一指东边说道:

“八哥,给我提着王八,咱到那边去。”

惹惹说:“我来。”抢上去一提王八,比料想得沉,赛提块石头。

东边水浅,靠岸一片苇秆草秆。日头在西,正晒这边。老麦捏着鱼钩在嘴里一抹,鱼钩变红。细看钩上锁了一条鱼虫。原来嘴里红丝丝含得都是鱼虫子。

八哥对惹惹说:

“这是咱鱼阎王的绝招。虫子含在嘴里,裹着唾沫有鲜味,把鱼。这一抹,正好把虫子穿在钩上。”

惹惹头次看人这么钓鱼,正好奇当口,竿一弯,水就响,真的拉住一条鲤鱼。夕阳一照,水翻金花。扯到近处一看,可惜脊梁背上没有红绳。惹惹才要说几句讨老麦高兴的话,怕他不肯帮忙。只听老麦对这钩住的那鱼说:“没你的事干嘛来?回去叫你爹来。”说罢竿尖一低一送,松了线,放跑了鱼。

八哥说:

“它能听你的?”

刚说出口,等在鱼阎王手里一抖,刹时弯成大弓。这鱼一惊一蹿出了水面,惹惹恍惚当是蹦出一个娃娃,金银白亮,后背飘着红带,定神才知,这正是他要的挂红绳大活鲤鱼!惹惹叫起来:“妈呀!好大!就是它!快、快、要跑!”急得乐得连蹦带蹿。鱼在水里蹿,他在岸上蹿。老麦都稳稳握着竿子,拿竿使线领鱼遛鱼诱鱼戏鱼累鱼玩鱼,眯缝笑眼,那神气好赛山间老者瞧着闲云野鹤。惹惹只顾发急,忘了脚底下湿泥,鞋底一哧溜,来个老头钻被窝,坐在泥地上,摔一屁股两手黄泥。

老麦哈哈哈大笑,说:

“大少爷碰事还真玩命!”

八哥手拉手拉起惹惹,大鱼已然上岸。足有七八斤沉,红鳍红尾金鳞金身,脑袋赛猫脑袋大,须子赛豆芽粗,肚子上的鳞片好比指甲盖大小。再瞧脊梁上总共拴三条红绳,都扎成大蝴蝶扣地。金红相配,大福大贵。惹惹眼瞧这鱼还不信是真事,止不住说:

“这不是神了吗?”

除非有人蹲在河里,把这大鱼拴在钩上;没人弄假,就是真能耐。就是世上人全不信,惹惹也信了。别人不信惹惹,惹惹也信老麦。

更神的是这鱼阎王全不当回事儿,好赛探囊取物,普普通通简简单单随随便使平平常常。他把大鱼放在木桶里,拔些草盖上,对惹惹说:“敬过神,别忘了放回河里,还指着他跳龙门呢!”说着露出满嘴黄牙。天津卫碱大,人牙都是黄的。

惹惹说;

“老爷子,赶明儿我真要拜您为师。我就喜欢能人。”

鱼阎王只笑不答,也不要钱。真能耐不卖钱,摆摆手叫他俩“去吧”!

路上,八哥说:

“你瞧咱这老哥们儿能耐怎样?”

“我真想跟他学两手,打小钓鱼没钓过半斤以上的,可看样子,老爷子不教。”

“你哪是学能耐的人。整天惹惹惹,钓鱼还不叫你受慢疾?再说,人家是嘛能耐,猫窝里也能钓上鱼来。每天不钓三十斤不回家,要不叫‘鱼阎王’!你顶头当个鱼小鬼儿。”

两人说说笑笑。一路进了南城门,再一直往北走。惹惹说:

“哥们儿,你说我家纸局还有救吗?”

“实打实说,够呛。这次不比上次。不光是你们把尹七爷气跑了,要紧是前次那股干劲儿没了。怎么说好呢,打个比方,人有病没吃过葯,葯下肚立时管用。可刚缓上气儿,病二次再来,还使那葯就不成了。”

“你别瞎比方。治病找王十二,治铺子我就找你!”

“嘿,我这辈子叫你粘上了。可借你不是娘们儿,不然我就用不着打光棍了。”

“你去找你嫂子商量商量——问她我能不能娶个小婆,黑脸的。”惹惹说完呵呵大乐。

两人满心高兴,轮着提那桶大鱼,到了黄家门口,四条膀子都赛泡了酷,酸透了。惹惹人还没进门,大嗓门就飞进去:

“灯儿,影儿!快拿大木盆来!挂三道红绳大活鲤鱼来啦!”

大伙出来瞪眼瞧鱼,听着八哥白晓这大鱼的来历,有说有问又听又问时候,九九爷消消把惹惹叫到前边铺子里说;

“大少爷,咱家又出事了。”

“嘛事?”惹惹问。瞅这九九爷眼神儿不对。

“咱家挨盗啦。”九九爷说。

“金匣子?”惹惹不知为嘛又说出这三字。

“不是。前头库房门给撬了,后院二奶奶存东西那门也撬了。”

“丢东西没有?”

“库房存的好纸好墨好砚台,全给掏空了。二奶奶那货房有嘛,我向例不知道,没数儿也没底儿。”

惹惹听了转身往外走,叫九九爷一把拉住说:

“你千万别喊去。这事没告诉二奶奶,告诉她人非出大事不可。当下灯儿影儿也不知道,事没弄清之前,我都瞒着。”

“谁告你的?”

“库房门被撬,是今早叫我看出来的。二奶奶那货房被撬,是精豆儿说的。大少爷,库房空了,咱铺子还指嘛赚钱?”

咯噔一下,惹惹觉得脚底下有个洞,一下掉下去。黑天黑地昏天昏地没天没地一片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阴阳八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