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八卦》

神医王十二

作者:冯骥才

人活在世,各有各的招儿,各有各的路子,各有各的一套,这叫活法。

大老爷们拿几万根子垫底,拉几位官儿做靠山,再勾几个洋人发财,三房四妾七奴八仆一呼百应,到哪儿都有群属狗的鞠躬哈腰,活得来劲上劲有劲,这是阔人的一套。可是北门外官银号单街子上住着个小光棍,无名无姓,浑号八哥,照样活得有来厄去,别瞧他没钱没马没靠山没老婆没皮袄任嘛没有,却也有自个儿的一套。

小屋里外间,有明有暗,明处乐,暗处歇。热天躲在阴凉地界打盹,冷天躺在进阳光的地界睡觉。没一手拿手的本事,也用不着干长事儿。年年春来一暖,扛把长杆扫帚,走街串巷打烟囱;再暖,南边的鸟来了,就在南门外草地土冈杂树林子里支上小网逮鸟卖;谷雨一过,天明时上街卖伞,天晴时改做泥瓦,登墙上房掀瓦修顶子;入伏后,在仿衣街口摆个大木盆,熬锅萝卜红果梨片杏子倒在里头,再拿块大冰块一镇,俗话叫冰山,冰山顶上盖块湿布,这便是冰凉透骨镇口镇牙消暑消汗解渴解馋的酸梅汤;等到秋风一起,落叶一飞,被张小夹袄满街吆喝——套火炉!您别笑话他无赖游,混事油儿。这手活照样有个名目,叫“打小空的”。阔人办事,婚丧嫁娶宴席堂会,缺人手时,还非他不可。人情事理都懂,上下左右都通,满地朋友,满处路子。摸嘛都会一二三,问嘛都知二三四,个矮人精神,脸厚不怵人,腿短得跑,眼小有神,还有张好嘴。生人一说就熟,麻烦一说就通。人间事,第一靠嘴。有嘴笨舌说笨蛋,有嘴胡说白唬蛋。天津卫把耍嘴皮子的叫画眉,画眉是种能叫的鸟儿。他叫八哥,也是种鸟儿,八哥与画眉不同,八哥嘴算是种能耐。所以人称他:铁嘴八哥。

一辈子干一件事,早晚腻了。杂着样儿换名样儿变着样儿,有趣有乐。没人管他,他不管人。没长事没整钱,有零活有零钱。比起那些在官府大户买卖铺门当役当差自由自在得多,不受气不受管不受制。只要口袋不空,米缸不见底,不找活不受累,上街溜哒,抽烟喝茶,串门聊天,碰人说闲话儿,或是立在人群里看打架,打头看到尾,逢到关节处,插过去使他那张好嘴一说。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当个好人找个快活。皇上老子洪福齐天,还非得玉带金冠龙袍蟒服天天上朝听烦心事呢。

今儿大早,他帮着锅店街开米铺的苏家运一日沙木十三橼的棺材,漆皮子没磕没碰没划伤,顺顺当当办好,得了五十大子儿。跑到运河边歪脖大柳树底下穆家奶奶摊子上,实打实吃一顿贴饽饽熬小鱼,直把肚子吃成球儿,嘴chún挂着腥味,就近钻进一家“雨来散”戏篷子,要一大壶热茶,边把牙缝里的鱼渣滋滋响喷出来,拿茶送进肚,边使小眼珠将台上十八红的媚劲嫩劲鲜劲琢磨个透,直到这壶茶彻了又彻喝得没色没味,到茅厕长长撤一泡冒烟儿管气儿的热尿,回来刚落坐,一只大肉手落在他肩膀头上。

“八哥,再找不着你,我就扎白河了。”这人说。

八哥扭脸瞧,一张有红有白的大白脸笑哈哈,可带着急相。他笑道:

“哟,惹惹。嘛事又惹惹惹?”

惹惹这两字是天津土话,专门送给好张罗事的人的大号。屁股闲不住,到处冒一头,有事就来神,一闹万事休。这首小诗说的就是惹意这号人。

惹惹说:

“快帮我请个大夫,我二婶摔个马趴,够劲,够呛,要死要活,正在家叫唤呢。”

“叫她叫去。坐下来听戏,我再叫壶茶。”八哥说着按惹惹坐下,朝小伙计一招手,要茶。

惹惹赛坐弹簧,一挨就蹿起来,说:

“救人赛救火,我哪坐得住。不冲我二婶冲我二叔。我二叔人虽怪,从没给我脸子看,过去也没少帮我。”

“你眼里都是好人。看出坏就闹,闹完就全好。我看你二叔二婶,抬头老婆低头汉,一阴一阳。一个皮儿好,一个皮儿坏,里头全一样。”

“那就冲你嫂子,行吧。”

“有她嘛事?告她,保准她不叫我管。”

“不瞒你说。就是她叫我来找你的。”惹惹说。

八哥忽见惹惹腮帮上有个红红大巴掌印。小眼一转说:

“还为那金匣子?”

惹惹左右一瞧,压低声说:“这事天底下只有你知道。你非得叫我折脸求你不成?咱还叫嘛哥们儿呢!走——”正巧伙计端壶来,惹惹掏几个铜子儿“当啷”扔在桌上,朝这伙计:“这壶大少爷请你喝了!”拉起八哥推着后背一直出戏篷子,急着问八哥:

“快说,去请谁?”

八哥笑道:

“天津卫大夫都在咱肚里。华忙活着,也得跟咱论哥们儿。你先回去等着,我管保请来头号大能人。”

“我就喜欢能人,我跟你去!”惹惹眉开眼笑。

两人说着笑着,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一黑一白走着。惹惹面赛涂脂涂粉,八哥脸赛壶底锅底,惹惹走路腆肚,八哥走道猫腰;两人东西左右拐几个弯儿,来到果市口一家大葯店瑞芝堂前,八哥进去把个秃脑袋精瘦的小子,扯耳朵拉出来说:

“老亮,黄家大少爷的亲妈把尾巴骨摔了。快告我,天津卫哪位大夫专治跌打损伤、伤筋动骨?你要拿卖狗皮膏葯大力丸的唬弄我,你八哥就叫你们老板辞了你!”

老亮揉着耳朵,眯一只眼笑嘻嘻说:

“八哥向例口硬心软,哪是铁肠子!兄弟我正愁没机会给你报思呢。骨头的事,您非得找神医王十二不可。前儿,满天飞在天挂茶园唱《铁笼山》,一个跟斗打台上栽下来,脑袋戳进胸脯,叫王十二几下就抻出来啦!葯就是打我们这铺子里抓的。”

“王十二还用你吆喝?他十年前就和我论哥们儿。不过咱身子骨是铁打的,没用过他,他倒使过我,那次他腿肚子转筋,还是叫我连捶带揉帮的忙。哎,老亮,他当下住在哪儿?”

“您不是认得他吗?”老亮眯着小眼逗他说。

“你耳朵瞎了,没听我问——我是说他当下住在哪儿。你想拿我怄?”

“哪能?十二爷一直住在西北角贞士街庆合成当铺旁边那大红门里呀,要不我陪您去。”

“没挪窝就好找。老亮,后响多弄点酒,招呼狗圣、扛头、孙猴子全到我家,下酒的东西归我预备,咱们闹闹。”八哥说完,给老亮后脑勺拍一巴掌。老亮脑袋根毛没有,声音好脆,赛拍西瓜。随后招呼惹惹就走。

老亮揉着后脑勺,嘻皮笑脸说:

“您未必能找着。”

八哥来到贞士街,站在当铺旁空地上拿眼一扫,眉头皱成核桃,眼前两红门,一朝南一朝东,一大一小一破一新一个单扇一个双扇,哪知是哪个,心里暗骂老亮那小子脸上却不能挂相。

惹惹说:

“敢情你不熟。”

“我不熟你熟,你去请吧,我走!”八哥转身要走。

惹惹拉住他说:

“怄你当真?没你我找谁去?”

这当地,八哥忽见朝南大红门前的石头台阶上,有块膏葯,他假装没瞧见,手一指这门说:“就是它了!好长日子没来,我眼珠子不记事。”上去刚要敲门,一瞅这门不平常,满包铁皮满钉钢针,院墙一码是磨砖对缝,地道是使江米水粘的。门楼上没一块砖没雕花,好赛府县太爷的住家。心怵便说,“你来敲门。”

惹惹更怵,他说:

“我不熟,见人怎么说……要不咱上树往院里瞧瞧。”

“瞧嘛?”

“他家要没人呢,敲不是白敲。”

“花钱请大夫怕嘛?有事咱哥们儿托着怕嘛?敲,使点劲。敲得愈响,气儿愈粗,事愈好力、。”

惹惹说:“在理。”上来扬手拍门,手刚要挨门板,忽听马嘶人叫,扭头看见一匹马拉一车煤,疯赛地在街上狂奔,车夫拿着马鞭子在后边呼味呼味跑,一边大叫:“马惊了,快躲开!”街上人拼命往两边墙根扎。险中险,只见一个醉汉,大脸通红赛柿子,棉袄大襟两边咧,里头小褂也敞开露出长毛带肚脐的大肚子,大步迎面走来。偏不躲。马不躲人人不躲马,惊马撞醉汉,疯子撞傻瓜。“眶!”一声巨响,这醉汉硬叫马撞在墙上。马跑去,可醉汉紧贴砖墙连喊带骂动不了劲,原来肋叉子撞出三根来,楞插进砖缝里。一群人上来也没辙。这下醉汉给撞醒,破口大骂:

“操它奶奶那马!快把我曹四爷拉出来,我他妈要见阎王啦!”

惹惹跑上去说:“全躲开,我们哥俩拉!”说着捋袖子要干。

一个老头说;

“硬拉不成,肋条骨要是折在砖缝里,人就残了!”

另一个老头说:

“不拉总钉在墙上。元气撤出来,人不也得完?”

老人的话全有理,可两老人的话不一样怎么办?说话间,就听有人叫道:

“十二爷来啦,有救啦!”

忽见打东边跑来个小老头,灰布棉袍青头顶,一条乌亮大辫子,浓眉秀目,疾步如飞,他眼一瞅道边有个剃头摊,上去左手提壶,把一壶热水扔进铜盆,右手捞出个热手巾把儿,冒着气儿滴着水儿,几步到这大汉前。一手勾住大汉后腰,一手拿热手巾把儿死按在大汉脸上,把鼻子嘴巴全捂住堵住。大汉问得脸赛茄子,唔唔狂叫:

“没气儿啦,你要憋死你爹呀——”

这一招,气都憋在大汉胸膛,眼瞅着这胸膛赛吹气的猪尿泡鼓起来,直鼓成硬帮帮大面袋,气较劲,一嘣劲,“膨”地一下,肋叉子楞打砖缝憋出来,王十二手一松,大汉赛面墙倒在地上。王十二使手巾把儿擦擦手说:

“成啦!麻烦几位帮忙,把他抬进我家,我给他治。”

惹惹和八哥看傻眼,木头桩子赛地戳着。早有人上去六手八脚抬着大汉,跟在王十二后边,进了王十二家。直到人过去,“咣哟”关上门,才眨巴眨巴眼活动活动嘴醒过味儿来。

“这就是你那哥们儿王十二?”惹惹谈。跟手又说,“瞧,这门才是你哥们儿家。”

原来三十二家是朝东那单扇小破门,刚头差点敲错。惹惹笑着说:

“真敲那门,准碰一鼻子灰。”

“明知我眼没记性,少拿我找乐。傻蛋,这是你福气——人穷好说话,人阔难求事。十二爷要住那大宅门还怕你敲不开呢。”

两人斗这几句嘴的功夫,王十二家门一响开了,几个人拥着那大汉走出来。那大汉腰间紧裹着一条大黄布,居然不用人抬人抱人搀人扶,出门扭身要给王十二磕头。王十二眉眼有神,满面生光,伸出双手挡住大汉,叫他回家静养。大汉和那些人口里连呼“神医”去了。

没能耐的赛过眼烟云,有能耐的赛顶天立地。有钱有势没能耐,还是人中人,没钱没势有能耐,也是人上人。人上人是仙,仙上是神。惹惹打小打故事里也没听过这种能耐这种人,不是神是嘛?八哥拽他到王十二跟前,他闭嘴没话张嘴也没话,好赛王十二是人变的神或神变的人。非到这功夫,不显八哥铁嘴,张口就来:

“这位就是萃华斋南纸局黄家大少爷,一提萃华斋,保准您知道,锅店街上的老字号,头十年您一准还打那儿买过信笺嘛的是吧。大少爷久闻您大名,赛大炮炸耳朵。打早就说,非要瞧瞧您嘛模样,我说人家神医哪能想见就见,你去葯王庙看看葯王,就那模样。刚头一见您,他非说那葯王像就是照你塑的!大少爷没事不扰您,有事非求您。他婶子今早摔一跤,坏哪儿我们不懂,可不敢叫那些蒙古大夫下手。刚头你露这一手,天津卫更是除您我们谁也不信。十二爷!您只要拨楞脑袋,我们俩就整天跪在您门前等着。求不到菩萨决不走。哎,大少爷,你也说一句啊,别净指着我。”

惹惹吭吭巴巴说出一句:

“我就喜欢能人。”

“喀,嘛能人,能人到处有,神医就一个。”八哥借着说惹惹,捧王十二。

王十二当众显本事,正得意,得意心气好,再给八哥一说,说得腾云驾雾,不用他俩多泡多磨,进去换套鞋帽袍褂,拿个出诊使的绿绸小包夹在胳肢窝儿,随惹惹去黄家。惹惹要去雇马雇轿,王十二摇手说道:

“我天性清净,受不住富贵那套。常走路,沾地气,地气连身,胜似仙参。大少爷的腿要是不怕劳累,咱就走吧。”

惹惹乐呵呵道:

“我跟您学能耐,嘿。”

八哥小声对惹惹说:

“你瞧我这哥们儿怎么样?”

惹惹明白八哥瞎白唬,可是请到神医,脸上有光,心里开花,就是八哥说王十二是他爸爸也不驳。大手一拍八哥硬肩膀说:

“全仗哥们儿你了!”

事情一半意想得到一半意想不到,哪知王十二在黄家碰到了冤家。

这才叫,一扣接一扣连一扣紧一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阴阳八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