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八卦》

倒霉上卦摊

作者:冯骥才

嘛一样,没一样。世上没重样的东西。甭说人甭说脸更甭说命,两只蚂蚁瞅着一模一样,爬起来快慢不同;两个水珠瞧着不差分毫,可各呆在各的地界儿:一个沾在花瓣上,一个掉进阴沟里,一天一地一香一臭一个有光有亮一个无影无踪。再往深处说,一件东西自己跟自己也不一样。今儿模样漂漂亮亮,明儿绊一跤,摔掉大门牙,说话撒气漏风,即便补上个金牙,一张嘴照人眼,模样也变。再比方,天生一条油黑大辫子里,藏进一根白发,不当事儿。不知觉不知觉,辫子就花了,再变可就变不回来。

这里头多少道理且不说,且说惹惹进了家门,赛点着葯捻子的炮,说炸就作。兔皮帽一摘,死猫赛地远远扔到桌上。砸倒帽筒;马挂当中一裂,硬把两个盘花疙瘩绊儿扯断,穿鞋就上炕,大仰八叉一躺,眼珠子瞪圆瞪红瞧房顶,好赛瞧哪儿,哪儿着火。老婆桂花一开口,他就拿话呛。黄家人向例女人厉害。惹惹占上风也不过开头三板斧,桂花火一上来便丢盛卸甲一败涂地屁滚尿流。近一阵子,惹意在外边威风,时不时发点小火,桂花不觉顺他由他。气愈顺愈盛愈旺愈长,河是过了劲就要返回来。这叫做阴阳消长,一长一消一盛一表,一衰一盛一消一长。六岁的胖儿子肉球儿要跟他亲热,一条小腿刚跨上炕沿,就给盛气十足的惹惹一脚蹬下去。肉球儿哇哇哭,桂花两眼瞪亮,问他要干嘛?惹惹忽地一挺肚子坐起来,吼道;

“还问我,问你!好好的事叫你闹砸啦!我说别提那金匣子,你非叫我提。一提,二叔二婶全翻脸。好不容易圆好的事儿,一下子全毁啦!咱谁也没见过那金匣子,你知道那里头有嘛,为嘛总盯着那谁也没见过的破玩意儿。这叫我今后还怎么往二叔家去,全玩完啦!”

桂花是个大火葯罐子,惹惹冒火她就炸,惹惹一炸她更炸。扯脖子一叫,鼻子眼珠眉毛全离了位,声音赛杀鸡:

“好呵!作怪我,我怪谁。谁说你家有个祖传金匣子,谁说你爷爷有遗嘱放在里头,不是你那不长命的爹!谁猜那匣子里头装着珍珠玛璃大元宝,不是你这个王八蛋是谁?嘛,我闹砸了,当知谁说那匣子里的东西拿出一件就够吃半辈子?嘛,我闹砸了,我为谁?自来黄家人谁拿你当人?你忘了,大年初一去拜年,你那肥猪赛的二婶,见面就给你后脑勺。如今叫你进门上桌吃饭,就美得你不知哪是北了。你当人家拿你当人了,拿你当傻小子!当小跑几:当狗使唤!为嘛一提金匣子他们就翻脸?那匣子里头有你应该应得的一份!你在人家面前当孙子,受气往家里撤,算嘛男人:我倒霉跟你这王八蛋,没胆子有能耐也行,没能耐有胆子我也认了,任嘛没有,没吃没喝没穿没用,活象要饭的!孩子大人见了娘家人就往小胡同里扎,怕人笑话。我上辈子干嘛缺德事儿啦,跟你这脏包受穷还整天受气呀……。

说到这儿,大哭大叫大闹,眼泪赛开河。索性把头发拉散,一头扎进惹惹怀里,扯衣服捶胸口挠脸揪耳朵。惹惹知道拿嘛话也挡不住止不住她,愈闹愈大愈凶愈狂;他使劲一推,把挂花推个驴打滚儿,叫一嗓子:“我不活啦,跳白河去!”夺门往外跑,拿出个寻短寻死的样子,却赛逃灾逃难逃捐逃出家门。

在外头东转西转瞎转一通转,转悠来转悠去就来到北门外的鸟市,瞧瞧红嘴黄莺虎皮百灵,逗逗飞,远远叫,逗逗神儿,心里的乱七八糟才静下来,可抬头瞅见一只野雀,落在干树枝上往下打量。笼中鸟不得自由,却天天有人侍候吃喝,总比野雀空肚子瞎飞强,歇不住呆不久无家可归有家难回。这想法合上自己,好不自在。

一路走出乌市,便是院门口。这儿没店没铺没房,一大堆摊子棚子挤得热热闹闹,卖吃卖喝修破缝穷五行八作,江湖上的金瓶彩挂也夹在当中。先前一到这儿,必得看看洋片杂耍变戏法儿。今儿打不起兴致,瞧嘛都没劲。拉洋片的出洋相,耍杂耍的赛耍猴,变戏法的唬弄人。一个棚子吼喊乱叫锣鼓乱敲闹得正欢,上前冒一头看,原是打滦州来的影戏,这倒新鲜,有心钻进去瞧,只见门两边写着一副对联:

有口无口且将肉口传皮口,

是人非人聊借真人弄假人。

大对联旁还附一副个对联。

天下事无非是戏,

世间人何必认真。

一琢磨,立时没了心气儿,才要走,忽听右边一个声音朝他说。声赛敲钟,直贯双耳:

“这位大爷,您转过脸儿我瞧瞧。”

他扭睑瞧见对方。敦敦实实一个红胖大汉,油皮亮脸,双目点灯,秤头鼻子,大嘴赛船,大耳朵赛鞋底子,耳朵垂儿是两肉蛋,好比庙里老佛爷耳朵,满脸福相。板赛地挺着方肩圆背,坐一张木头桌前赛口钟。桌上摆着笔、墨,摇课使的三制钱,占筮使的竹筒子,插一把发红发暗又发亮的竹签子,一准是五十根;一叠子八格纸给小砖头压着,怕风掀跑。风干好事也不干好事。上边拿四棵竹竿挑块白布当棚,太阳照白布,一片光亮,唱戏赛的,却是个卦摊。可卦摊上唯独没半本相书,看来一切天机神数过去将来眼前祸福都装在他肚里了。

惹惹本是玩玩乐乐大闲人,嘛事不定心,无所求,不信命。天津卫算卦相面这套五花八门,走江湖所道“金批彩挂”,头一字“金”就指相面算卦。象什么梅花数马前课批八字黄雀叼帖坐地不语灯前神数奇门遁甲,相面相鼻相手相口相耳相痣,他都试过,向例当玩。说对了,一乐;说错了,也一乐。金批彩挂,全凭说话;谁信谁愁,不信不忧。今儿更没心思玩这个,抬手抱拳拱拱说;“谢您了,我还有事。”才要走。这红面相士说:

“哪去!您没处去,到十字路口了,该问问道儿了。”

这话一下逮住他。他一怔功夫,红面相士便道:

“您别疑惑我的话,您的事儿全在脸上。想打听,我告您。不想跟您要钱,只想给您指个明道儿。您要打算糊涂着,只管走,我不烂您。”

这话赛根绳,套住惹惹脖子,愣拉回来。惹惹说:

“我腰里钱不多,够你使三天。你要说对,我全摆在这儿,错了,我掉头就走。”

红面相士说;

“这话要是打别人嘴里说,我就叫他走。您说,我不当事。为嘛?俗话说——倒霉上卦摊。可不是您找的我,是我找的您。为嘛?您的事别人不知,我知。我看您人不错,害人之心没有,防人之心也没有。当下落到这地步,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家里逗着,外头挤着,瞧不着路,够委屈您的。我是不想叫您两眼一抹黑走下去。谁在乎钱不钱呀!”

愈说愈对心气儿。红脸相上拿眼在惹惹大睑上画一圈儿,便说,

“三十四,癸酉年生人,属狗,老人全不在了吧!”

开头三句就叫惹惹吓一跳。脚没蹦心蹦,红面相士笑道:

“这不算嘛,全在您脸上呢。脸上没有,我也说不出来。天有天道,事有事迹,人有人命,这叫做天定不能移。都说看相玄,其实不然。一人一个样,全是胎里带。人在娘胎里,没落世,命就定下了。可是,命是一码事,运是一码事,运能变,命不变。就说您小时候——我捏捏您耳朵——好,不错,够个儿,也够厚,轮大果满,幼福无边。我不单给您看相,还把相上的道理告您。人一生下来,打左耳朵开始,左耳朵七年,右耳朵七年,二七一十四,这叫儿运,也叫父母运,为嘛叫父母运?吃喝指父母呗!十五岁运气就到这儿——脑袋顶正中间,对,这儿,走天中。说到脑门,叫天庭。天庭必得饱满。您天庭还算不错。顶好的天庭是,其高如车壁,其广如肝肺,光滑无纹,不塌不陷无棱无角,好比鼓帮儿,这种人很少,您还够不上。为嘛?您脑门上头往后头抽点,下边往前头撅点,鼓还鼓,没成壁。一到十五,黄金成土。十五岁您家出点事?”

“我娘正是这年死的。”惹惹说,赛招供。

“我说是不是!”红面相士心里高兴,满脸生辉,说话一带劲,声调有顿挫,“您还克父母。为嘛这么说?您这两边,眉头上头,叫日月角。左边是日角、属阳,是您爹;右边是月角,属阴,是您娘。左角够高,老人主贵,您爹是个高贵人,吃过穿过,嘛都见过,金河银河,打兜里绕过。您祖业根基够厚,所以我说您小时候命不错。还是那句话,儿运就是父母运呗!可是到后头就坏事了。为嘛?您回去对镜子瞧瞧,脑门上三道,这叫冲级纹。出了这纹,必得是——财也散,事也伤,家也败,东西也坏。这不是您人不好,是您命不好。要叫我说,叫您赶上了。赶到您十五以后,一切全完。二十二走司空,您这正好一个坑.您摸摸是不?”

惹惹一摸吓一跳,叫道:

“我一直不知有个坑。”

“看相,要紧是看骨头,不看肉。肉有时候多,有时候少;皮有时候亮,有时候暗,可皮肉变得了,骨头变不了,这就是命。哪鼓哪瘪哪好哪坏哪祸哪福,都在骨头上。您二十二出过嘛事?”

惹惹一寻思,又吓一跳:

“那年地震,土地爷翻跟斗,我的房子扬了。我叔叔婶子叫我打老宅子搬出来。”

“人挪活,树挪死,树断根,人断气。这气不是人死活那口气,是您跟祖宗家业不接气啦!”

“我听得后脖子直冒凉气,别人不知道的,您全知道,我自个儿不知道的,您也知道。”惹惹说,两眼瞪得提亮溜圆赛一双玻璃珠儿。

“别急,我的活还没完。再说您这人,嘴大、手大、脚大。三大对三大。手大,心胸大,小事不走心,大事不当事;所谓‘口阔容拳,出将入相’。您这人不别扭,也不找别扭。换个人上吊的事儿,您往脑袋脖子后边一扔。要说心里有数没数,谁心里都有杆秤。可您的秤杆上没星,不计较。论肚量,您能进总理衙门做大事,可您没有官运。为嘛?在您嘴上。古人称嘴是‘口之城廓,舌之门户’。无论大小都得端正,最忌偏歪尖小单薄露齿,口若露齿,有事难遮。看相的把人嘴分做五种,一是方口,二是樱桃口,三是吹风口,四是仰月四,五是覆船口。您嘴大四方,口角齐正,原本好好一张方口,可您门牙差点,往外撅,把上嘴chún顶得略微往外掀起来,这就沾上点吹风口,做事欠果断,心肠热又软。再加上您脑门中间没纹,不是操心命。天生不操心,命不入官门,心肠软,不当官。您别急,还有句话等着您呢——不操心,却省心,不做官,不伤神,舒舒服服大闲人。我是不是觉出您的脾气来?我可不认识您,相上有嘛,我说嘛。”

惹惹只管鸡赛地点头。他给红面相上说是吹风口,怕露齿,闭着上下chún,更说不出话来。

“再说二大,是手大。您瞧瞧自己这两只手,掌长肉厚皮细指软,《白鹤神相》上说的‘贵人之手’总共四条,您一样没丢全沾上了。这种手富不怕富,穷不怕穷。大钱如船挡山外,小钱如风阵阵来。虽说您祖宗有钱不能得受,六亲不认靠不着,您也不缺钱花。钱打哪儿来,我不知道。可您穷不死,饿不着,一沾穷,必有贵人。”

“倒是常有朋友帮忙。接个短,找点活,不满您说,我人缘儿还可以。”

“我说我不知道吧。您不是穷命,可您再瞧瞧您的手。手指头够长,手掌不够宽。指头是钱耙子,手掌是钱库。有钱没库,有了金山存不住。就是几个铜子,放在兜里也痒痒。人家缺钱您就给,认识不认识领进家就吃,吃完连人姓嘛叫嘛也忘了。这才叫手大。您好交,朋友有事您好张罗,朋友也心甘情愿给您使唤。天时地利人和,您压根占着人和。我这话要有半点错,您现在站起身就走。”

“没一个字儿错!”惹惹叫道,“我爹我娘我老婆也不比你知道我!”

红面相士听得欢喜接着说:

“再说三大,脚大。人活在世,站着走路,全得使脚,死了一躺,脚才没用。脚是人根,也是命根。脚大命必大。”

“这话您甭细说,我说吧!去年坐车去紫竹林租界,一车人全掉沟里,最轻的把脖子摔断。只我一个爬上来,没事儿,连肉皮也没蹭破,这事奇不奇?老爷子,你算绝啦!过去我常说,谁算卦谁傻瓜,今儿我才明白,谁不信谁傻瓜!我再求您一件事,我眼下怎么样?是不是赶上倒霉事儿了?”

“我刚头拦您,就要告您这个。刚才这一大套,说的是命,现在说运。为嘛先说命,后说运?命是死的,运是活的,好比命是河道,运是水里的鱼。不知命。碰到好运,该抓不敢抓,不该抓得抓,好事弄坏、坏事更坏。眼下您以为山穷水尽,实则柳暗花明。您回去瞧鼻尖儿,人的运气一来,光亮鼻尖,您这是鼻赛灯苗。运气正高;运气一到势如潮,逢凶化吉鼠避猫。可人转运时候,好比冬去春来交节换气,总要三天暖两天寒,别怕!为嘛呢?不管您怕不怕,天该凉就凉该暖就暖,由不得您。当下是,明珠埋上许多年,有光不发实可怜,大风一日忽吹起,拨开云雾见晴天。您信我就听我的,别犯嘀咕,拿出胆子,爱嘛干嘛。不信您抽个签子瞧瞧,一准是“天地泰”。上阴上阳,阴压阳,可天边阳气愈来愈旺,上边阴气愈来愈衰。这里有四句话,‘眼前迷雾都不算,云彩后边是蓝天,蓝天万里再没影,大圆太阳头上悬’。少说三五月,多则大半年,阳劲儿一上来,您是新袍新褂新靴新帽新鱼新虾新房新轿,吉祥安泰,万事如意。到那时,管保是“乾天卦”,要有半点不对,我就不算个相面的!”

惹惹赛穷秀才中举,差点给红面相士叩头叫爹。左瞅右瞧没一个看热闹的。身后只有一个小卦摊,算卦那人没事做,背朝地趴在小桌上打磕睡。他便乘兴凑前压低声说:

“实话告您,我家祖传有个金匣子,都说叫我叔叔婶子独吞了……这是家丑,不该外扬。既然您这么神算,我打算问问您……”

红面相士立时张手制止惹惹的话,正色道:

“您打住,这不是我的事。人有命运,我便算命,世间是非,非我所能。我要瞎说,就是骗你。您这是衙门里的讼事儿。”

惹惹心里惭愧脸发烧,起身掏银子付钱,不料这相士说:

“银子您拿去,我的话要应验了,您再送钱来也不迟,到时别美得晕头转向,把我忘得一干二净就是了。”

惹惹叫这相士道破天机,心里的石头全搬走,满心欢喜,哪能甩袖子就走。忙把怀里的碎银子零铜子掏净了,撂在桌上,再三再四谢过才去。刚走出市口,迎面来个男人,跟他脸对脸站住,仰头瞅他。这人四十来岁,矮小精瘦,短打扮,后腰别一杆二尺多长斑竹烟袋,一头玉石嘴,一头大银铜烟袋锅儿,比嘴还大。光脑袋,梆子头,一瓣黄毛刚能揪住缠起一道红线辫根,赛个起兴的小猪**。干巴脸上一左一右鼓起两颧骨,赛核桃。上头架一副圆眼镜,镜片发蓝挡着眼神,眼镜却对着自己。惹惹认的人多,怕记不住得罪人,便说:

“哥们儿,嘛事?”

这人板着青巴脸说:

“谁是你哥们儿,我不认得你。刚头你叫人看相了?”

“你怎么知道?”惹惹一怔。

这人嘴一歪,左嘴巴一条弯沟,说:

“你本不该这么得意,却一脸笑,一准叫那个在江湖混饭吃的相士唬住了。”

“为嘛不该得意?”

“自己的宝贝在人家手里,得意嘛?”这人说完就走。

惹惹一惊,心想今儿怎么专碰奇人,上去扯住他袖子说:

“你能帮我?”

这人拿一对蓝眼再看他,直看得惹惹心里发毛,才冷冷说一声:

“你随我来。”转身便走。

惹惹身不由已老老实实跟在他身后脚后屁股后边。

此处有诗曰:

方离乱土岗,又入深水潭,

人事明处解,鬼手暗中牵;

打破葫芦皮,粹出把芽钻;

开花结葫芦,籽复在其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阴阳八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