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八卦》

祖传金匣子

作者:冯骥才

许是应上红面相士的卜语,好事有腿,你不找他他找你。第三天影儿就找上门来,对惹惹说:

“二奶奶请您去一趟。”

一听这“请”字,事就有光彩了。

急步出家门,大步进大门,九九爷迎上来说:

“大少爷这两天身子不舒服吧:您没到,铺子都快乱套了,几次打算叫灯儿影儿去看看您,都没腾出人来。刚头还说,没主角就要晾台了。”

惹惹听得满心高兴,咧开大嘴乐呵呵说:

“您说哪去了。有您九九爷,千条线万条线,也乱不了一根线头。我先到里头瞧瞧二婶,跟手就来,有嘛事您只管言语。”

两步跨过二道门。只见一清瘦老者,身穿银灰素袍,头戴玄色方巾,乌鞋净袜,淡雅爽利,正朝后院走着,步轻无声,好赛天上风吹云飘,细看却是二叔。惹惹忙打招呼说道;

“今儿太阳真好,又没风,正好晒书,回头我去给二叔帮忙吗?”

二叔微露一笑,摇摇手,手腕一转指指里院便去。二叔平日不好笑,笑一笑,比哭还难。今日居然对他解颐开颜,必是好兆。惹惹心想,要是好事,真的要给那红面相上重重送些银子去。

抬腿撩袍,三步跨过三道门。精豆儿笑嘻嘻迎上来说:“这几天没见着您,二奶奶天天念叨,再请不来,就要拿娘娘宫的宝辇接您去啦!来,快随我来吧!”说着朝他一笑。他忽觉得精豆儿小脸赛朵有红有白鲜活水灵的月季花儿。一怔当儿,已然站在房前,精豆儿立在台阶上说:“大少爷,干嘛站着不进屋呢?”跟手就听二奶奶在房里叫惹惹。赶紧再一大步,便进了屋。

只见二奶奶一脸喜相慈相和善相,再瞧不出前几天饭桌上提起那金匣子时的神气。那神气好赛撂下一张死沉死沉的帘子,这会儿帘子卷起,有光有色好看之极。二奶奶说:

“惹惹,这几天为嘛不露面?”

这话反叫惹惹发窘, 倒好赛自己有嘛亏心事, 支支吾吾吭吭吧吧应付一句:“我身子不大舒服。”这话是刚头九九爷的问话,要不他便无话可说了。

二奶奶并不问他身子可好,好赛就要他这句话,随后便说:

“惹惹,这几个月里里外都指着你,叫你受苦受累,我也不说客气话了。咱一家人相互没藏着的话。你也知道,你二叔是个就能喘气的活人,你弟弟是个就能喘气的死人,再说,黄家的正根还是你。不指你我指谁?过去你婶子糊涂,现时下明白了。你婶子没心眼,可脾气不好。先前有嘛对不住你的,你也别记着啦……”

惹惹使劲摇手,赛摇两片大厚肉,却止不住二奶奶的话往下说:

“那天你不是提到祖传的金匣子—一”

惹惹把一句话硬插进来:

“叔叔婶子待我这么好,我可再不能提那个。”

“你别拦我话。我问你一句实的——当初你爹跟你说过那匣子没有?”

“恍惚说过,我也记不清了,您想我爹死时我才多大呀……”惹惹说。有根有据的事儿,反叫他盖块布,桂花要在场。非把他嘴扯去,可二奶奶的话叫他要命想不到……。

“惹惹,你没爹,二叔是你爹。你没娘,二婶我就是你娘。告诉你吧,金匣子有,早就该给你!”这话把惹惹说傻了,二奶奶接着说,“为嘛早先不给你。我话直了——你那时整天闲着,没正事,怕你指着它,荒废你这人。你们黄家祖上有话,这匣子必得一代代往下传,里头的东西,不能往外拿,只能往里添。你没事干,穷急眼了,能保不动它?再说一个小匣子,还能装下金山银山。祖宗往下传它,不过传份意思,有它老黄家算有个根底罢了。精豆儿,你去拿来——”

惹惹直踩右脚,叫着不要。精豆儿打柜上端过一个大漆盘子,上边盖块红绸子。听说了半辈子这祖传金匣子就鼓鼓囊囊方方正正盖在绸子下边,这样子赛变戏法。惹惹说嘛不拉开这绸子,二奶奶伸手拉去,好一个照眼耀眼刺眼的小金匣子一下显露出来!上头铸花刻花招花镶花,有龙有凤龙凤呈祥,有花有鸟花鸟精神,有蝙蝠有对鹿福禄双全,还嵌着红宝石蓝宝石绿宝石晶晶发亮灿灿发光大钻石。精豆儿伸出兰花小指挑开匣子盖,黄布衬出五个金元宝,个个圆圆满满饱饱实实金煌煌,在匣子里也在惹惹眼珠子里。惹惹的眼珠子比金子还亮。

“二婶——”惹惹想说不要又想要,张嘴没活,鼻子下边一个大洞。

二奶奶说:

“甭含糊,也甭谢我,这东西你应该应份,这是你们老黄家的东西。我不姓黄,也没福气赠受。你要是不拿着,就是不接你祖宗的香火。惹惹,这东西你拿去!记着,打今儿,这家就是你的家,纸局就是你的业。还有,买卖不能叫你白忙活,每月初一关钱,你拿二十两,年底拿双份。”

惹惹腿一软,差点给二奶奶趴下叩头。宠劲过了,照样受不住。一时连二奶奶脸也不敢瞧,巴不得赶紧离开,又急着报恩报德,便说要到前头铺子去忙。二奶奶说:

“这金匣子外人谁都没见过,精豆儿赛我闺女,我不防她。你可万万别叫九九爷瞧见。先送回家去再来!”

惹惹接过金匣子,好沉伍手。一时美得忘天忘地,居然没谢二奶奶,捧着宝匣大步出来。精豆儿跟出屋说:

“我给你个包袱皮,来!”

精豆儿领他往东出一道小门,进一道小院。这院向例只给二奶奶贴身丫头住。往北有扇门通后花园,如今后花园废了,使砖堵死门洞,往南也有扇门,通一道院,是厨房和马婆子住室,再往南还通一道院,三间房,一间住着九九爷,一间住着灯儿影儿两伙计,另一间叫纸局当库房使。惹惹当初住在老宅子后花园的两间房,进出走后门,很少到前边来,更不轻易踏进丫头的住所。这院倒还干净清净,也嫌寡净,砖墙砖地,无草无水,虽说朝东朝阳,不知为嘛有股子阴气潮气冷气,进院一打激灵,好赛进坟场。精豆儿一推房门,里头却是有红有绿又艳又亮,花窗帘花被单花纸墙围,到处贴着画儿,还都是年前打马家口买来的上海石印月份牌画;柜上桌上摆满小零小碎,瓶儿罐儿壶儿碗儿灯儿花儿梳妆盒儿水银镜儿针线盏儿。一股香粉味儿胭脂味儿刨花油味儿混着人味儿,浓浓扑面扑鼻。惹惹站在门口没敢进,精豆儿回头一笑,说:“怕我就别进来。”这声儿这调儿这神儿这话儿,赛掏了惹惹心窝子,一怔当口,精豆儿朝他一招手,小手赛花瓣,又抓住惹惹的魂儿。魂飘身随,抬脚就进屋。

精豆儿一扬腿,跪在炕沿上,伸直小腰板打开玻璃被格子找包袱皮儿。小屁股一撅正对着惹惹,说方有方说圆有圆说尖有尖。胳膊一动,柔柔软软小腰,风吹柳赛地左扭右扭,一双绣鞋底子,好赛两牙香瓜片,要攥就一把攥个正着。惹惹忽上邪劲,再不退非上去。偏巧精豆儿身子一摇晃,哎哟一叫,赛扭了腰,猛地往后仰倒,不正不斜正正好好香软一团栽在惹惹怀里。惹惹嘛世面都见过,可是他怕桂花,唯独风月场的事儿向例不沾。这阵势叫他心怕,却推不动她。这小女人的劲儿不比老爷们小。小猫赛地在惹惹怀里打滚一折腾,光溜溜嘴巴,毛绒绒头发,几下就把惹惹蹭迷糊。跟手扬起小脸,一张小嘴,又轻又重又松又紧咬住惹惹大腮帮子。惹惹登时觉得天地都是肉做的,一时狗胆贼胆虎胆都上来,天不怕地不怕老婆更不怕,一翻身把这小女人压在自己肚囊子下边。只见精豆儿一双小眼赛一对小火苗,烧她自己也烧惹惹。惹惹的大重身子压她还剩半口气,她便喘着这半口气娇声嫩调地说:

“大少爷,我把身子给你,你要不要?”

惹惹不说话,只揪扯她衣服。她忽一使劲,生把惹惹推得一个屁股蹲儿坐地上。精豆儿闹得蓬头红脸,起身说:“今儿不行,二奶奶说喊我就喊我去,改一天。大少爷,咱得说好,你得使心疼我,别拿我当玩意儿。我命不好,三岁死了娘,没人疼过。后娘欺侮我,才来当丫头的,您要再欺侮我,连个人给我坐劲都役有,多惨……”说着眼圈一红,抬手要抹泪。

惹惹一翻身爬起来,打开匣子,拿出个小金元宝给精豆儿。精豆儿手一推,脸赛小白板,说:

“你拿我当嘛人了,拿这破玩意儿买我?我爹活着时候,家里开银号,打小我不认钱。”

惹惹说:

“我可没拿这东西当钱!戏里不都讲信物吗?”

精豆儿这才笑,说:“当信物,还成!”收了金元宝,不叫他再来纠缠,拿了包袱皮塞给他,又嘻笑又装横,推他出了屋。

惹惹抱着金匣子,出了黄家,好赛还在梦里头。人活三十几,财运艳福一齐来,哪样滋味都是头遵尝到。一忽儿琢磨精豆儿脸儿嘴儿肉儿,一忽儿又琢磨手里包皮里匣子里几个金灿灿小元宝。一想到老婆桂花,心里不对劲。再一想,老婆惦了多年的金匣子总算给自己捧回来,情不自禁出声说:

“总算对得住你了。”

话音没落地,就给人拾起来。这人说:

“嘛事对得住哥们儿?”

抬头一瞧这人不认得。这人急了:

“你怎么拿哥们儿当鬼看?”

再瞅,矮一头的小个子,黑硬一张短脸,头扣卷沿毡帽头,笑眯眯正瞅自己。不是别人,正是铁嘴八哥。这一瞅,醒过味儿来,八哥却换一副疑惑神气,上下打量自己两遍,说:

“你手里是嘛玩意儿?”

“嘛也没有。”

“没有这是嘛?”

惹惹一看自己手里的包儿,慌神了,忙说:

“没嘛没嘛。”

“没嘛就送给我吧。”八哥打趣说,上去要夺。

“没嘛,真的没嘛。”惹惹着起急来。

八哥变了口气,说道:

“愈说没嘛愈有嘛,你要不给我看,我转身就走,咱哥们儿打这就算完。”

惹惹难了。看得出,这多年顶要好的穷哥们儿脸上有点挂不住。惹惹向例肚子存不住事,嘴里留不住话。今儿若碰不到八哥,不出三天,也得找到八哥倒出来才舒服。他见左右没闲人,拉着八哥到一座庙后头,找个背人的墙旮旯,一口气,把前几天饭桌上怎么提金匣子,回家怎么错怪叔叔婶子闹金匣子,直到刚才二婶又怎么给他这金匣子,怎么来怎么去怎么回事说得净光光,完事赛拉泡屎一样痛快,张着大白笑脸看八哥。

八哥先是横着眼不高兴,随后弯起眼满心欢喜,直插嘴说:“哥们儿这回抖啦!”可等到惹惹把话倒尽,他却眼睛眉毛挤成一堆,脑门子上全是横纹。

“怎么,不好?”惹惹问。

“有点不对劲。”八哥边说边琢磨。眉毛拧成绳,两眉毛头直斗,眼珠子在眼窝里忽闪忽闪。

“嘛不对劲?”惹惹说,“大金匣子,五个大金元宝,全给了我,还安坏心眼?人家凭嘛给咱,要是想赖,愣说没有,咱有嘛词儿?大金元宝又不是臭虫,在谁屋里谁还嫌它别扭?”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你说你错怪了你叔叔婶子,这话不对!前天,我和老亮打听到北京琉璃厂宝文堂一位客商,带一船货打算出海到南边去卖。赶上涨潮十天半月走不成,又不想原船原货返回去,贱价卖给文美斋。我们赶去,拦下了两箱子笔,地道京造的写大条幅用的‘一把抓’。正巧孙猴知道保定府来个买笔的要这货,住在侯家后永安客栈。我们使不小劲跟两头说好,一头半价买下,一头加价卖出,马上跑到纸局去拿款。一看九九爷神气不对,客气还客气,可是客气跟客气不一样,有的客气为了近,有的客气为了远,咱干嘛吃的,看不出来?他转身进去,半天,影儿出来,一人给我们十个铜子说,这事你们就甭管了。这叫人情?甭送便宜来,就是一般打活的来,也没跟人这么说话的。我们冲谁。不是冲哥们此你。冲他们,扔两块砖头子进去!”

惹惹说;

“影儿那小子不会说话。生他的气,你不傻了。”

“你别胳膊肘朝外拧。你二叔不是我二叔,你二婶不是我二婶。打今儿往后再帮他们忙,我不是你哥们儿,是你儿子,你别拦我,话还没说完。我当时说,我找大少爷。你猜影儿那小子说嘛?他说你找错门啦,我们二爷二奶奶赶他走啦!我一听不对劲儿,跟手我到你家,没见着你,可嫂子也一肚子气连损带挖苦,呛我一顿。哎,咱不说嫂子,就说影儿那话,不是他编的呼,他又不是做小说的!”

惹惹听了发怔。八哥又说:

“我再给你泼点冷水,几十年他们为嘛按着这金匣子偏说没有?为嘛当下说给你就给你,比吐口唾沫还容易?你说你爹只听说过这东西,自来没见过。你怎么知道匣子里准是五个金元宝?所以我说不对劲儿。”

惹惹一惊,又怔。人怔,身子赛木头,眼珠子赛石头,傻站着。八哥说:

“打开,叫我看看。”

惹惹伸出脖子,大肉睑左右一扭一看,没人。掉身拿后背挡着外边,打开布包,露出匣子,掀开匣盖,现出元宝。惹惹说。

“全是真金,盖子上镶的全是宝石!”

八哥没搭茬,却问:

“你不是说五个元宝,怎么四个?”

“明明五个。”惹惹话一出口,忽想到刚头把一个给了精豆儿,马上破口说,“瞧,我怎么记错了。四个,是四个,没错。”脑袋里一下赛热馒头。多亏冷热别人瞧不出来。

八哥说:

“哥们儿,你挨赚了!先说这匣子上的宝石全是假货,不信你拿到珠宝行叫人去看,一码水钻,染色的水晶玻璃,纯粹样子货。我在东门外锦花珠宝店干过半年零活,假玩意儿逃不出明眼。这匣子也不是真金,攀金,你瞧这四角,磨得露铜了。再说这四个元宝,金倒是金的,值不值钱?也值!在咱哥们儿手里算大钱,可在人家有钱人手里不算钱。你自来不趁这东西,到手就当宝啦!你掂掂,一个不过三两,甭说别人,尹七爷一张画十二两,就值你这一匣子。你再拿脑袋好好想想,你黄家那大宅院连房子带地值多少钱?你这几个月给他们赚多少钱?你们祖上要拿这点东西当传家宝,不是好比咱们夜壶传给下辈?哥们儿咱挨赚啦!人家不过拿它哄你傻小子出力干活。这么一来,我倒认准你家真有个金匣子,可不是这个。哥们儿,人家拿豆腐干刻个字儿,换去玉玺,你却攥着这豆腐干以为自己当了皇上。哥们儿,嘿,你还真行!”

八哥说完,瞅着满嘴黄牙哈哈大笑。这一笑,惹惹更受不住,“啪”地把金匣子一摔,金元宝全轱辘出来,使劲一跺脚,叫道:“我找他们闹去,他们把我欺侮死了!”大步要返回黄家。

八哥扯住他说:

“你闹就能闹出真的?厄能耐想撤把那真玩意儿弄出来。你要去,你去,我走啦!”

八哥假走,想叫惹惹求他帮忙。不想惹惹正在火头上,有火有气有怨有怒都想撤,便朝八哥叫道;

“你走,走呀!你看我惹惹有没有能耐。我要再求你,我八字倒写着!”

八哥一听拔头就走。一根根折两半,掰了。

惹惹抬起金匣子,拿回家。桂花一见乐得满口小白牙。金子比嘛都亮,照花桂花两眼,竟然看不出明明挂在惹惹脸上的事。她把金匣子放在铺上,拿出四个金元宝掏出来排成一排,撂下窗帘,怕人偷看。一边忙着给惹惹温酒炒菜。一得空儿就回身伸脖探头往屋里铺上瞅一眼。待酒热菜熟端进屋,正要高高兴兴好好说说这金匣子事,忽然不见惹惹,出门叫也没人答应。

谁也不知,惹惹去找一位奇人。此人有名也无名。有名,名叫蓝眼多无名,就是说天津卫谁也不知蓝眼这一号。

这儿再添几句小诗,都是市面上常唱的歌词儿:

有名常无能,

有能常无名,

打雷不下雨,

下雨不刮风。

扬巴卖面条,

中间放芝麻,

一碗喝一半,

刚把香味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阴阳八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