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错的纸牌》

天知我有 地知我无

作者:徐小斌

穿白色旗袍的赵一曼坐在一把椅子上,怀里抱着儿子宁儿。虽然照片呈现出一种古旧的黄褐色,却遮挡不住我们的女主人公极富书卷气的美丽。白净的象牙色的脸上,有那样一双深得看不到底的黑眼睛,那里面藏着深深的爱与忧郁。

有谁能想到这文雅娇弱的躯体内蕴藏着那样一种骇人的力量,有谁能想到这蓬勃内敛的生命竟结束得那般惨烈?

当然还有那脍炙人口的遗书——给儿子宁儿的最后的信,至今令人不忍卒读。

但是,赵一曼这三个字令我想到的,首先却是童年时读过的一本《少年文艺》,里面讲了一个赵一曼少女时代鲜为人知的故事。

赵一曼出生大地主家庭,按照多年以前的“出身论”,是绝对没有机会革命的了。但她却大生喜欢朴素的生活,嗜书如命。赵一曼原名李坤泰,少女时代的她气质高雅、清纯美丽,但个人生活却到了不修边幅的地步。她躺着看书,坐车看书,甚至走路时也要捧着一本书,有时走着走着,忽然撞在树上。更多的时候,她沉浸在书里,连冷热都不知,往往人家都穿上了裙子,她还穿着厚厚的毛衣。她有个非常聪明的小侄女,常常提醒她:“姑姑,该换衣服了!姑姑,该梳头了!”她笑一笑,也并不以为然。有一天,小侄女围着姑姑打转,姑姑却毫无党察。小侄女发现,姑姑的一双眼睛,牢牢地被一本书捉了去,那本书的名字叫做《前夜》。

直到姑姑把书放下,小侄女才放话:“姑姑,这本书好看吗?”

“好看,当然好看。”

“它讲的是个什么故事?”

“讲的……你现在还不懂,它讲的是个很美的爱情故事。”

“我懂,爱情,就是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在一起。”

“哈哈,对对,就是这样。”

“就像我的爸爸妈妈那样。”

“太对了,你真聪明!”

“那个女的好看吗?”

赵一曼拉着小侄女慢慢地走进小树林:“好看,她叫爱伦娜,她长得好看极了,最要紧的,是她的心很美。为了所爱的人,她能够毫不犹豫地献出一切……她是俄罗斯贵族的女儿,为了爱英沙罗夫,她失去了继承权,失去了国籍,甚至失去了父母的爱……”

“英沙罗夫是谁?”

“英沙罗夫是保加利亚的一个革命者。如果说爱伦娜是为爱而献身,那么英沙罗夫就是为祖国而献身,他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他的爱比爱伦娜更深厚,更无私,也更伟大……”

小侄女并不大懂得姑姑的话,但姑姑的神情感染了她,不知为什么她小小的心里升起了一种预感,姑姑将来也会走这条路!

姑姑眉宇间流露出了神圣和冷峻,小侄女听着周围树叶的沙沙声响,看着夕照把树林染成纯金的冠冕,她小小的心在颤抖。

几年之后,姑姑真的要去反满抗日了,临行的时候大家都很忧伤,愁云惨雾笼罩着这个家庭,大家似乎都在心照不宣:一曼也许会一去不返。小侄女想要大家笑一笑,想啊想啊,突然看着姑姑,眼睛一亮。

“姑姑,我给你猜个谜语吧!”

“好啊,什么谜语?”

“天知我有,地知我无。人知我有,我知我无。”

赵一曼猜啊猜啊,怎么也猜不出。

小侄女嘻嘻一笑,指着姑姑的脚说:“就是你脚上的破袜子啊!”

赵一曼一怔,笑了,笑得前仰后合。全家人都哈哈大笑,所有的忧伤一扫而光。

后来,赵一曼来到东北,成为东北抗日联军的重要领导人,与著名抗日英雄杨靖宇、赵尚志并驾齐驱。她率领抗联队伍,辗转在白山黑水之间。再后来,就是我们熟悉的故事了:她因受伤而被俘,受尽了日寇的严刑拷打,日军首领一开始就从她的非凡的气质中判断,她是共产党的重要人物。严刑无用,只好把重伤的她送进医院。在医院,她做通了一位韩护士和一位警士的工作,他们协助她,逃出了医院。她策划的计划差一点就成功了。

赵一曼在珠河县被日军枪杀。那是珠河县的凌晨,曙光和星星同时出现在天空上,赵一曼抬头看了看那奇异的景象,觉得那种光照十分迷人。日军宪兵让她转过身去,在那一瞬间,她对着黑洞洞的枪口,突然微微一笑。宪兵拿枪的手颤抖了起来,他们对这个不平凡的中国女人的微笑感到惶恐。

枪响了,我们看到那秀气冷峭的女人慢慢倒下去,她的脚正对着我们,那是一双秀美的脚,脚上的旧毛袜仍是破的,露出了脚后跟。再后来,这一切都浸透在新鲜透明的血液中,在星星与曙光的交相辉映下,露出一抹灿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出错的纸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