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的女性》

题 记

作者:叶灵凤

一九三五年的秋天,应了那时新创刊的《小晨报》之约,我写下了这部《永久的女性》。这是我第三次为每天出版的日报写连载小说,而且也是最长的一部。以前在《时事新报》所载的两部都只有六七万字,这回却差不多有十四万字,连载了四个多月。这小说结束不久,《小晨报》也就停刊了。

写这小说时,我正搬到上海市外不久。那时的我,不仅在思想上很苦闷,就是生活上也很空虚,不能安心读书,更不能安心执笔。这小说的写成,与其说是我的努力,不如说是我运用这机遇收拾我疏散的心情而已。因了住在市外,这小说的背景便也利用附近的区域;理想中的主人公的住处,那竹林深处的一座瓦屋,便是我散步时所时常见到的地方。久住闹市的我,新来到这郊外,当时的心情虽极不安静,但周遭的景色仍给我很深的印象。

这小说的整个故事,是用上海颇知名的一个洋画社作对象,洋画社的社员大都是我的朋友。但这是我的一个秘密,我从不曾对他们谈起过。当然,他们中间并没有秦枫谷、张晞天,更没有朱娴,也没有类似这样的故事,但我却采用了他们对于艺术努力的精神作我理想的对象,从这上面建筑我想象的楼阁。

这小说整个是一位画家和他的一幅画的故事。我想描写的是艺术与人性的争斗,艺术家为了爱护他的创作而牺牲他的幸福;这是一种颇熟悉的典型,但这也是一幕永久的悲剧。

全书的骨干,那一幅《永久的女性》画像,明达的读者当能看出,那是受了文艺复兴大师达文西的那幅《莫娜丽沙》的影响。

我自己从来不喜欢自己所写下的这类小说,因此几乎漠然没有好恶之感。以上所写,不过将这小说写作的经过,提供给有兴趣的读者而已。

这小说发表时,每天曾由丁聪先生作插绘,这回却因了印刷关系,只得割爱,另烦他画了一张封面。  一九三六年六月,作者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永久的女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