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的女性》

第03节

作者:叶灵凤

三一、翅膀

在回家的路上,朱娴觉得今天好像看了一部最轻松的美国影片。一位醉心艺术的少女,瞒了家人,瞒了自己的未婚夫,去到郊外拜访一位偶然认识的画家,答应让他画一幅画像,画家是年青而且热情,因为偶然见了自己的照片,便立刻崇拜起来,用了极传奇的方式彼此认识了,少女抱了纯洁的心情去接近画家,但是同时又不能不瞒了自己的家庭和未婚夫,因此心里始终感到有两种情感在冲突。他们见面了,谁都很高兴,立刻熟识起来,一点都不生疏。她答应明天再来,给他正式开始画像……

以后怎样呢?朱娴在心里这样问着自己,谁也不知道,故事会发展到怎样的程度,谁也不会知道。

她开始有点不安。一路电车上的人很多,她觉得好像都在注意她,注意她心里的秘密,她将脸转到车外去了。

从郊外走入了市内,空气突然紧迫了起来。虽然依旧是一样可爱的新秋晴朗的天气,但晒在行人道上的阳光,总觉得混浊了一点。拥挤的交通和熙攘的行人,罩在充满了都市噪音的天空下,使人真有点连呼吸都紧张了。

她想到刚才送她上电车时,秦枫谷问她的话:

“朱小姐府上住在哪里?”

她迟疑了一下,回答了一句“住在法租界”,就没有说下去秦枫谷好像也看出她的态度,也没有往下再多问。

是的,这是她觉得自己应该谨慎的地方。虽然她已经到了他的家里,一面却不想使他知道她的住址,未免有点矛盾,但她不能不这样做。她宁可自己每天到江湾去,她不能让秦枫谷到她的家里来,她不愿冒这样的危险。

她知道这是自己的矛盾,一面觉得这种行动不能任旁人知道,一面却又轻率的做了。能永远不让家里知道吗?能保证没有旁的事情发生吗?想到这点,她对于自己今天的行动怀疑起来了。

但罩在这种疑虑之上的是少女的好奇心,艺术空气的憧憬。她为了满足自己的梦想,便不愿真正仔细考虑自己的行动。

“我要给他一点暗示,我的行动不愿人知道,也不愿说出去是我的画像,否则我便不去了。照他严肃的态度,他大概肯答应我的话的。否则,如果他们知道我常到一个不认识的青年男性家里去,那还辩白得清楚吗?”

她诚知道自己这种行动太冒险,但她却没有能力能阻止自己不去这样做。灵魂已经展开了翅膀,谁也不能阻止她了。

三二、构图

秦枫谷的画室里,这一天下午,充满了春天温暖的气息。搁在画架上的空白的画布,像少女洁白的胸膛一样,在里面鼓动着一颗跳荡的心房,立时想将她的心思倾吐出来。油画箱发着光,松节油发着醉人的香气,一切都好像兴奋的期待他主人的驱使。

秦枫谷的兴奋更不用说。从早上起来,他就觉得今天的空气特别的好,整个的世界充满了光明,人生是毫无欠缺的美满。他像是第一次作画一样的高兴,又像是最后一次作画一样的踌躇。他几次镇静自己,不要过于兴奋,但是上午计划构图,决定画像位置的时候,他握着木炭的手几次抖了起来。

他要画的是一张胸像。面部占着画像的上半,身体微向右面偏着。左手抱了一丛百合花,百合花该向四面散开,一部分的叶子遮着左手的手臂和胸部,右手盖着握了花的左手,左耳被斜掠下来的头发遮住。眼睛微微下垂,嘴角上带着一点微笑。背景是庄严的黑色,衣服是黯蓝,只有百合花和面部表现着青春的华丽。他不想多用娇艳的色调,因为他想表现的是女性的庄严和永久,并不是女性的诱惑和美丽。

这一切都在他的心里很纯熟,他仔细的画了几次速写,选了最好的一张,决定自己的构图,他想今天将底稿打好,轮廓勾准,明天再正式落笔,今天太兴奋了。

“该不会不来了吧?”

吃过了午饭,在他满腹的兴奋中,疑虑又开始抬起头来。他站在窗口望了通到他屋后的小路,听着每一次细碎的可注意的声音,他以为她随时都有出现的可能。

一点钟过了,他不安得一刻也不能忍耐。他知道自己这种状态的可笑,但是没有方法能制止,他率性披上外衣走了出去。

——也许她迷路了罢?

这样想着,他决定到外面马路上去等她,去迎接她,期待中的光阴使人太不能忍受了。

才转过竹林,远远的望过去,路边上正停住一辆人力车,从车上走下来的正是她。

蓝色的衣服,拥在胸前的白色的花,这是他的眼中在这世界上的唯一女性。

他连忙拔脚跑了过去。

望见有人跑来,望见跑来的是他,朱娴也扬起一只手来招呼了。

三三、铁丝网

照着秦枫谷的吩咐,今天朱娴穿了那件蓝色麻纱的旗袍,左面的头发沿着鬓脚松松的掩了下来。衬着手里的百合花,有一种深山幽谷中的出世的雅倩。

“我的时候准确吗?你看这几朵花值多少钱?”她将手里的花递给了秦枫谷。

“四角钱。对吗?我早知道你快来了,所以特地跑出来迎接。”他喘息未停的回答。

“差不多,五分钱一朵,一共十朵。如果不是老顾客,霞飞花店要卖八角钱一打哩!是我一个同学的哥哥开的,从开幕第一日起,我就是他的主顾了。”

她踏上了路旁的小径。

“朱小姐好像很爱花,是吗?”秦枫谷问。

“没有事做,我喜欢房里的瓶中不断的有一点鲜花。这是从小在北平养成的习惯。北平的花不算什么,院子里什么都有。上海却珍贵得可怕,连遍地都是的夜来香也要论打数卖。”

她细细的回答,小心的踏着碎石铺成的路。像熟的朋友一样,一点不生疏的谈着。

充满在秦枫谷心里的是和头上的秋空一样高远的快乐。

半小时以后,到了家里,对了斜坐在对面的她,在空白的画布上画下第一根线条的时候,他真有点不信任自己的眼睛。撞憬了多时的梦,在出人意外的顺利的场合下,现在竟真正的实现了。坐在对面的,正是他的理想、他的灵魂,他追寻了多时的一位女性,这叫他怎么不要怀疑自己的幸福呢?

“觉得疲倦吗?要休息可以休息一下。”勾好了一个最初步的轮廓,秦枫谷丢下了木炭说。

“还好,一点也不吃力。我看,你画得怎样?”

枫谷将画布远远的反了过来。

“你看,什么也看不出。”

画布上只有综错的复杂的木炭线条,粗粗的可以看出一个女性的轮廓。

“这难道是我的画像吗?为什么像铁丝网呢?”朱娴取笑的问。

“你且等着,慢慢的铁丝网中就现出人了。”

虽然竭力镇静自己不使慌乱,但是秦枫谷觉得今天的手,总有点不听自己的指挥。

“请将头再向左面偏一点。”他用庄严的声调说,完全想将自己从别的意念上拉开。

三四、嫉妒

四点半钟,秦枫谷畅快的吐了一口气,结束了第一天的工作。

将木炭拂去了以后,画布上留下了一个淡淡的轮廓,一个握着百合花的少女的影子。从不熟练的眼睛看去,当然看不出什么东西,但是在秦枫谷的眼中,他不仅看出了绚烂的色彩,一幅优美的画像,而且更看出了他自己的灵魂。

倾注在画面上的,是足以使画布可以燃烧起来的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热忱。

“明天起,可以正式开始了。怎样,朱小姐感到厌倦吗?”秦枫谷将画架推到墙角落里,一面用毛巾擦着手说。

“厌倦?不,我倒羡慕你,懊悔自己不曾去学画。”她懒懒的站了起来。说不厌倦,呆呆的坐了两个钟头的生活至少是有一点疲倦的。她将手里的百合花递给秦枫谷,自己慢慢的走到画架面前站了下来。

想到自己这两天的行动,自己也有一点惊异。她和秦枫谷的认识还只是几天以前的事,自己就这样坐在他家里,躲在远远的郊外,给他画像。他的朋友不知道,她的家人更不知道。万一人家问起来,要怎样解释呢?万一家里或刘家知道了,要怎样回答呢?自己固然知道是出于爱好艺术的热忱,而且鉴于对方的诚恳,由于一时的任性和好奇心,所以才答应了,其他是一点什么也没有的,但是这一切能使旁人相信吗?

她偷偷的望了秦枫谷一眼,她觉得很不了解这个人的性格。他有时好像很热忱,有时却又很冷淡。他会很爽直的无拘束的和你谈笑,但是执起笔作画的时候,他的态度又严肃得使人可怕。他望你一眼,好像只是将你当作一个对象、一个物件、一只花瓶和苹果一样,他完全不将你当作是人,是一个认识的朋友。在静静的两个钟之中,她觉得自己完全被冷淡了,成了一件艺术的对象,已经不是一个“人”的存在了。

她心里微微有点嫉妒,对着这画布上的模糊的影子,觉得她比自己幸福得多了。自己虽然知道自己这种想念可笑,但是又无法使自己不去这样想。

“怎样,你对于这样的构图有什么意见吗?”秦枫谷将百合花养在一只空瓶里,走过来站在朱娴的背后这样问。

她完全想出神了,不禁吓了一跳,连忙笑着回答:

“我不是艺术批评家,我正在嫉妒你的作品哩!”

回过头来的时候,她的目光正遇见了在背面紧紧注视着她的秦枫谷的目光。

三五、沉默的散步

回去的时候,秦枫谷沿着江湾路,一直将朱娴送到一路公共汽车的车站。这在秋日的午后,沿了人行道和她缓缓的走着,想到今天一天的生活,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完全是像梦中一样的恍惚。

真是太出乎意料的遭遇。他的画像不仅已有了对象,而且真正的开始了。在几天之前,半个月以前,谁能预料到这种事情呢?

朱娴好像也在心里想着什么,只是默默的走着。走到虹口公园后门附近的时候,她才感叹似的说了一句:

“住在郊外的人真是清静哟!”

听了她的话,秦枫谷问道:

“朱小姐不常到这边来吗?”

“很少来的。”

“那么,”秦枫谷接着说,“等画像画好了以后,不妨到吴淞去玩玩,那里是真正的乡野了,比这里更平静得多。”

回答他的,是一声含糊的微笑。

是的,她自己也不能决定。她不知道此刻的行动,如果在路上给一个熟人遇见了,传到她的父亲或刘敬斋的耳朵里,被质问起来,将要怎样回答。这画像有没有完成的可能,她自己能否按日按时前来,自己此刻也没有把握,她怎样能决定日后的事呢?

她有点懊悔自己的孟浪,又有点感伤自己的环境。纵然她自己知道这种行动并没有什么不正当,但是在旁人的眼中,恐怕就没有这样简单了。

默默的走着,她心里完全在考虑着这种种。她想爽快的向秦枫谷说出来,她可以按日来给他画像,但是最好避免接触第三者的耳目,以免有许多意外。

——我是订了婚的人,所以如果让人家见了我同另一个男子在一起走,是难免风波的。所以,请原谅罢,最好不要同我在一处走……

朱娴想将这样的话向秦枫谷说,但是在一个新认识的男子面前,这样的话怎好说出口呢?同时,她更怕这样的话引起他的误会,以为她有别种野心。因此,她在路上一直保持着沉默。

因为她不开口,秦枫谷便也不好多说话。他有许多事想提出,但是始终被阻在嘴边。

“明天见!”

“明天见,明天再见罢!”

两人这样说着的时候,在各人的心里,都想到有许多该说的话,今天大家都没有说出。

三六、女朋友

诚如朱娴的想象,秦枫谷的为人,有时很豪放,有时却又很拘谨。在作画的时候,他会忘记了一切别的事,但是丢下了笔,他的年青的心便止不住自己的幻想。平素因为没有什么顾忌,他可以随便的谈话。一旦心里有了潜伏着的幻想,那么,即使说到嘴边的话,他也会突然咽下去了。朱娴以为他有时拘谨,他更感到朱娴的行动简直是个谜。这位活泼健美的女性,肯大方的来给他画像,给一个本来不认识的青年画家画像,但是对于自己的住址,却又含糊的不愿意人知道,同时更避免在外间和他接近,好像恐怕被别人窥见了她的行动一样,但是有时说话和举动却又是那般坦白大方,这是为什么呢?藏在这个哑谜里面的是什么呢?

第二天她来的时候,秦枫谷的心里便像被扰动了的池水一样,不时要漾起一道涟漪。他细心的将油彩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永久的女性》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